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31.第131章 水墨奇矿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哞天谷深处,是一处水潭,水潭深处有一处漆黑无光的洞穴。

     潭水冰冷,还隐隐有牛尿味传来,林小铁目光却死死盯住潭底。

     “这是!!水墨矿?!”林小铁脸色大喜。

     水墨矿,剑荒大陆百大奇矿之一,暗铁色,八方棱形,拳头大小,触手见汁,汁浓成墨,乃制笔奇矿,其内蕴生水铁矿力,有调化阴阳,引动五行之能,其打造之水墨笔,多用于制符铭印,为符剑师闻之疯狂之物。

     林小铁铸剑出身,见矿比见到钱还开心,当下也不理念心晴目瞪口呆,一头扎进了水潭之中,潜到水潭底下,翻石敲土地找寻起来。

     半响之后,背后一声怒吼传来,正是那龙斯终于突破风华三才剑阵,赶紧追了过来。

     他心惧二人抢先夺得哞天牛幼崽,尽全力赶来,此刻,并有一丝气喘,待见得林小铁正埋头在水潭处悠闲地捞矿的时候,他不禁气得肺都要炸了!

     “小子,我要跺了你!”龙斯咬牙切齿地扑过来。

     “哦?追来了?!”林小铁从水潭中冒出头来,手指向龙斯的方向一点。

     龙斯只觉身边再次风云急走,一种熟悉的不详感觉冒上心头。

     “你混蛋!”三道直涌高空的巨大风壁,再次将龙斯团团围住。

     这三把风华剑是之前斩杀那逢旦等人所得,林小铁这几年杀的人不算少了,储物袋中的战利品都有数十柄剑,光是这些剑就足够吓人了,其中不乏一些强力的青霖低阶的剑。

     这龙斯先是轻敌被困,现在是暴怒之下主动冲进了阵中。

     林小铁早知他会追过来,摆好了剑阵请君入瓮。

     “有种放我出来,我们光明正大一战,一决胜负,你敢是不敢!”三才剑阵内传出龙斯暴怒之声。

     林小铁愣了一下,道:“你这个人实力不错,但是有点傻,你说过我不如你,我也说过打不过你,还决何胜负?”

     “你!你!!可恶!!”

     林小铁意在激怒此人,果然,阵中再次传来龙斯的暴怒的吼叫声。

     念心晴在一旁看得“咯咯”直笑,道:“林兄,你可得赶紧了,一会他出来,得吃人。”

     “快了,还有一两块,我捞完就走。”林小铁再次沉入潭中。

     “你,你离我远点!一身的尿骚味!”念心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哈,不错,居然找到二十多块水墨矿。”这里的价值只有他最是清楚,林小铁一声轻笑,也不见怪,边说边以召水符召出清泉,清洗自己一番。

     片刻后,林小铁与念心晴跃过水潭,龙斯眼睁睁看着他们二人肩并肩的背影,悠闲地走进了水潭深入的漆黑洞穴中,消失不见了。

     洞穴里漆黑一片,林小铁打了火把走在前面,念心晴则一脸紧张的抓着御雷珠跟在后面。

     这洞穴里非常空旷,其顶高十余丈,怪石嶙峋,林小铁自然细细地查看一番,发现这些都只是普通的风化沉积岩,大感失望。

     洞穴很深,一会笔直向下,一会弯曲着急拐,林、念二人急行一刻间,终于在前面出现了亮光。

     前面出现了分岔路口,一左一右,左边的漆黑一片,右边的洞口有一丝微弱的亮光传来。

     “左边的洞穴应该是哞天牛的窝了,传送阵的气息却在右边,怎么走?”念心晴望向林小铁。

     林小铁皱眉,心中略一思量。

     哞天牛的窝,那肯定是有大量宝物的,单说那哞天牛幼崽,就已经价值连城。

     宝贝就在眼前,要是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但其中的风险,念心晴也非常清楚,龙斯此刻一定正在急速追来,龙辰逸亦随时可到。

     “我们走右边,去传送阵。”林小铁很快作出了决定。

     念心晴眼中出现失望之意,但这明显是最理智的选择,她点头表示赞同,便要举步向右走去。

     “等等。”林小铁眼中闪过一丝异光,拉着念心晴走进了左边洞穴,还故意在显眼处重重留下了脚印,然后二人在岩石上轻步走了回来。

     “你这是为龙斯准备的吧,大牛兄,好。。计谋。”念心晴脸有笑意地道。

     她本来想说林小铁心眼好鬼,但生怕得罪林小铁,便临时改了口。

     林小铁却是毫不在意,也不去看她,向着腰间储物袋一弹,一亮白光就射进了左边洞穴的石头中不见了踪影。

     念心晴目露不解,林小铁已经走进了右边的洞穴,只得急忙跟了上去。

     话说龙斯此刻正是在急速接近二人,他的脸,气得变成了灰紫色,眼珠子里怒火中烧,经过前两次教训,他对林小铁再也不敢小视,一边在洞中疾驰,一边握剑双眼警惕地扫视四周,生怕再次落入剑阵之中。

     待得到了分岔路口,林小铁在显眼处故意留的脚印落入他目中,一种不妙的念头在他头脑中急速膨胀。

     “他去了左边的牛窝!!该死的!”龙斯仗剑一头扎进了左边的洞穴。

     正在此时,一丝铸者与宝剑的奇妙联系在洞穴的空间中轻轻一荡,左边洞穴的岩石里,一把玄铁剑急剧缩小,转眼间已经到达了只有锈花针大小的程度,而其中的能量密度,也正以令人感到可怕的速度在增加。

     一道强烈的白光在哞天牛洞中闪出,然后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龙斯正在洞穴中急行,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四周石块飞坠,巨响声中,整座洞穴竟开始倒塌,来路巨大的洞穴被无数落下的巨石堵得密不透风。

     “又中计!”龙斯仰天怒吼不已。

     他此刻气上心头,面如判官,姓年轻人分别只有感觉只有七层的实力,却怪招层出不穷,自己连续被耍三次,眼中已是怒极恨极。

     洞穴的另一侧。

     “这是。。爆剑术!”念心晴俏剑亦是震惊异常,脱口问道:“爆剑术一般人都要领悟三年才能小成,你这么快就学会了!”

     她用狐疑和不敢置信的目光打量着林小铁。

     林小铁自然知道她所指,轻轻点了点头,他拥有游仙枕,领悟的速度,比旁人快了十倍以上。

     念心晴倒吸一口凉气,铸者在剑荒大陆的地位非常特殊,强大的铸者能化腐朽,铸凡铁成神剑,是每个帝国互相争夺的重要战略资源。

     而像临月国,乃至念家,都会不遗余力地培养自己的铸剑师。

     剑,对剑士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神兵利剑,更是国家的重要战备。

     进,能剑斩天下;退,能威镇一方。

     培养铸师,要耗费巨大的资源,如果选错了人,所有资源必付之一炬。

     而据天丹宗卷所载,培养千人,方得一人晋升铸徒,而铸剑师,更是万中无一。

     临月国内,每一名铸剑师的出现,都是轰动全国的大事,必然是会引起各大家族疯狂争夺的存在。

     “大牛兄!你是否有兴趣到念家修行,念家虽小,但一定倾全族之力提供相当资源的!”念心晴美目眨了眨,试探般发出邀请,如果自己能请回一名青年铸剑师,那自己私盗御雷珠这种小事,自然不会被追究了。

     林小铁略一思量便摇头道:“我喜欢清净,此事不用再提。”

     说完,他转身朝亮光传来处快步走去。

     念心晴面上失望之色一闪,但很快就消失了,美目眨了数下,已计上心来。

     当下也不急,先取了那雷灵珠再说。

     念心晴也掠身向右边亮光闪去。

     哞天谷口。

     哞天牛与玄天器弟子的厮杀已至白热。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下不五十具血淋淋的尸体,而哞天牛无鳞甲覆盖的肚腹下肢均见数道伤口,其深见骨,鲜血汩汩直流不止。

     形势已经逆转,玄天器残存弟子以土剑为盾,步步逼进,无数的风剑、火剑从高峰上疯狂倾卸到哞天牛的身上。

     哞天牛身形已经小了一圈,不复刚出现时的惊人气势,此刻喘着粗重的气息,不要命地与剑士厮杀在一起。

     它的眼中,满是血红。

     它的心中,满是忧挂。

     回头,山腹中哞天母牛正在产崽。

     此刻,它不能退!死也不能退!

     身后山腹中突然传来地动山摇的爆炸声,它心中大惊。

     但它已无瑕顾及。

     疯狂的牛吼声中,此牛再次悍不畏死地将数名黄衣弟弟子嘶咬成粉碎。

     而同时,数柄长剑也贯穿它的后肢,鲜血似涌泉一般射出来。

     战况愈加惨烈。

     眼前豁然开朗。

     辽阔荒凉的戈壁上,一座熟悉的古老传送阵出现在眼前,四根巨大石柱,劲虬之笔风刻篆下数道古朴的花纹,似是某种古老的咒印,石柱上散发一种古老而沧桑的气息,四柱之间诡异地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林、念二人的面色却突然变得很古怪。

     因为,传送阵巨大石柱下还有一物,观其形貌,独眼短肢,头生双角,颈披鳞甲,体形似一座小山,竟是那哞天母牛!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此母牛此刻大腹便便,已经晕死过去的样子,身下大片的鲜血流淌成河,已经将这片戈壁染成鲜红。

     谷口公牛拼死阻敌,竟是为了让这母牛趁机通过这传送阵逃跑!

     可惜这母牛虚弱,逃到此处竟无力驱动传送阵了。

     这是天赐良机,送上门的异宝!

     此宝不取,天诛地灭!

     林小铁眼中厉色一闪,唤出怒江长剑,轻步靠了过去。

     念心晴犹豫了一下,俏脸上出现不忍之色,并没有出手。

     那母牛似有所觉,虚弱地睁开独眼,望见林小铁手中长剑,顿时低沉地怒吼一声,独眼中强光闪动,一把透明的菱形光剑向着林小铁头顶狠狠刺下。

     林小铁早有准备,手中怒江剑黑气翻滚,黑蛟腾空而起,与光剑在空中相撞发出震耳的巨响,同时,林小铁的身形消失了。

     母牛又惊又怒,努力挣扎,却无法站起,它眼中闪过狠厉的异彩,向着天空,牛口一张,一阵奇异的声波穿透云层,直达星空,然后声波像被什么东西反弹了一下,竟以数十倍的震动速度向地面扫来,恐怖的气息笼罩住了母牛身边方圆数里。

     无数的戈壁乱石在与这音波甫接触的瞬间就立马粉碎,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