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32.第132章 得来无不费功夫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哞天吼!”念心晴花容失色,她身上的御雷珠攻击力惊人,却没有防御效果,与声波相碰立马喷出大口的鲜血,一股强悍的压力降落她柔弱的双肩,她痛苦的呻吟了一下,不由得跪了下来。

     “不好!”林小铁同样身形被声波击中,急提全身脉力与音波对撞。

     裂!

     林小铁护体脉形竟被直接震得四分五裂,林小铁同时喷出大口鲜血,他面色大变,心中思绪急转,将手中幽霖剑和一柄同样是中阶的怒江剑向地下一插,手向储物袋一点,上阶木禾剑飞出,插在他的身前。

     三剑成角状。

     “三才剑阵,起!”林小铁沉声大喝。

     三道黑气骤现,互相联结成黑色的屏障,剑气在空中嗡鸣不已,一层厚厚的黑气剑壁在三剑之间迅速形成。

     这三才剑阵,将林小铁与念心晴围在了中央!

     三才剑阵困敌一流,剑壁的防护能力自然是卓绝的。

     音波接连冲击而至,与黑气剑壁互撞发出轰震耳海的巨响,林小铁体内血气翻滚,脚一软,竟有脉力不支之意,不由得大惊失色。

     以他强大堪比八层的脉海力量,即使有三才剑阵和上阶青霖剑为辅,抵挡这哞天吼竟还是太勉强了,可见此牛兽的强大。

     而林小铁更是知晓,若非这母牛虚弱,这哞天吼所剩威力不足五成,不然此刻只怕他与念心晴都在音波中爆体而亡了。

     想到此层,他心中杀意更盛!

     正在此时,那母牛张口亦喷出一口牛血,音波戛然而止,同时,它发出了一声凄厉异常使人闻之毛骨悚然的痛嚎之声。

     好机会!

     林小铁手指向下方狠狠一点,三把长剑同时呼啸飞起,带着劲风向着母牛身上刺下。

     母牛失血过多,已经命在旦夕,撑到此刻,已是奇迹。

     它的目光,望向腹中胎儿,这目光,竟。。充满慈祥,充满温柔。

     好像风静止了,时光不再流动,它的世界里,只剩下它的儿让它牵挂,让它不舍,让它流泪。

     母牛巨大的独眼,此刻竟一片水离。。朦胧。。

     成片的泪水,带着悲伤,带着不甘,潸然而下。

     似在低吟。。我的儿,对不起,未生。。便已经死亡。。

     似在哭诉。。我的儿,抱歉,来生。。看不到你成长。。

     黑色长剑带着劲风刺下!

     却在母牛头颈、肚皮上方硬生生停了下来!

     林小铁并非心慈手软之人,在动手杀戮时向来果断狠辣。

     更何况,他被音波击伤,此刻乃是含怒出手!

     但,他眼中竟见一丝犹豫。

     念心晴见林小铁立在场中,面上神色变幻不定,不敢上前打扰。

     母牛独眼亦泪水涟涟,无力地望向林小铁。

     “罢了。”林小铁手一点,空中三剑立马倒飞而回,飞进了他腰间储物袋中。

     做人,还是要有底线,不然。。自己又与禽兽何异。。

     林小铁叹了口气,挥手召出幽霖剑,走近母哞天牛,一剑在它的肚皮上划了一道口子。

     他的木禾剑怨气过重,不适合接生,这幽霖剑倒是趁手。

     母哞天牛肚皮中鲜血与异物涌出,腥气扑面而来,林小铁屏住呼吸,伸手探下去翻找起来。

     母哞天牛自然知道林小铁在做什么,它已无力生产,再拖下去崽儿必然不保,这会也只有剖腹生产了。

     它强忍痛楚,低鸣数声,似在感激,又似在呻吟。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小铁望着眼前的小牛崽,叹了口气。

     此哞天牛崽约一米长,身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的液体,眼皮薄薄的,并未张开。

     林小铁叹气是因为,此牛崽已经没有了呼吸。

     母哞天牛的眼中充满了悲痛欲绝的神色,低声悲鸣。

     突然,它眼中再次充满坚决与慈爱之色。

     此牛崽脐带未剪,只见母牛低吟一声,它小山一样的躯体竟迅速干瘪了起来,像被什么东西快速抽取着身体的精华一样。

     母牛巨大的独眼最后怜爱地望了一眼下方的小牛崽,然后就沉重地永远合上了。

     数万年的生命精元顺着脐带传进了小哞天牛的身体里,它的身体,竟隐隐发出了暗黑色光泽,同时,它的个子竟在飞快地。。缩小。。同时,它身体上的暗黑色光泽也愈加明亮,直至此小哞天牛缩小成了一只小狗般的大小,身体内暗黑光泽已经透体而出,奇异非常。

     最令人吃惊的是,此小哞天牛腹中竟开始起伏。

     “活了?!”林小铁亦是震惊不已,将它抱了起来。

     此崽眼皮紧闭,似乎,陷入了沉眠之中。

     “恭喜林兄!”念心晴大喜地走了过来,望向此崽时,俏目中亦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火热之意。

     “得了这么个东西,何喜之有?”林小铁的确是对这哞天牛并不了解的。

     “你。。你真不知道?”念心晴惊讶地望着林小铁,像望着什么怪物一样。

     林小铁摇了摇头道:“请念师妹指教。”

     念心晴眼中露出了复杂之意,半响才道:“人生三大苦,爱别离,怨曾会,求不得。只想要的东西,总是得不到的,顺其自然的,反而会拥有。”

     她这番话,自然指龙辰逸付出如此惨重代价来抢夺的哞天牛,竟就这样落到了林小铁的手上。

     “说点有用的,别说废话。”林小铁眼有不耐。

     “呵呵,林兄别急,此兽,是个宝贝,你待我说来。”念心晴感叹过后,展颜一笑,将这哞天牛之事简要说了一番。

     “这哞天牛真有一丝洪荒血脉?!”林小铁心中大震。

     “此事天丹各城各族均知,这哞天牛之血有一丝夔神牛气息,只是年代已久,此血脉已经不明显罢了。”

     “即使如此,这成年哞天牛,能凝结妖莲,晋级莲境,极擅群战,拥有强大的战力!”

     “而据小道消息,这龙家取此兽,更有秘密的用途,听闻极为重要,故不惜死掉众多弟子也要得之。”

     念心晴一口气说了许多,虽然她也对此兽眼热异常,但以她现在对林小铁的了解,自然不敢有非分之想的。

     夔神,洪荒年鉴中有描述,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

     “那为何,六畜迷洞中此二兽只是妖海修为?”林小铁马上发现心中感觉不对之处。

     念心晴微笑道:“此六畜迷洞中的鬼雾,隔绝了天地元力,令人类脉海修士无法进入此地,入则爆体而亡,而同时,隔绝了天地元力也令此地的妖兽终生无法晋给莲境的!”

     “原来如此。”林小铁点头,突然想到一事,再次问道,“那这哞天牛长到成年需要多长时间?”

     “百年即可!”

     “百年。。”林小铁无语,然后摇头苦笑。

     想来这东西还是用处不大,自己带着此物,就是个活靶子,出了六畜迷洞估计就得被一群人追着砍。

     别说百年,就连百天自己撑不过去!

     “还是拿此物与龙辰逸交易来的好。”林小铁打定主意,取出一柄晶莹小剑,这剑是巫思儿的,仔细看去,剑体内有一座剑府在虚空中静静浮动。

     林小铁将手中的哞天幼牛向着晶莹小剑一点,此物就消失在眼前了。

     “剑府?!”念心晴再一次被震惊,这种辅助类宝物可是有价无市的,她再一次深深打量了一下林小铁。

     “故人之物而已。”林小铁抬头,望向那母哞天牛的躯体,此刻,此牛的尸体已干瘪,成了灰状,林小铁轻轻一碰,就立马崩塌飞灰了。

     “可惜!”这哞天牛一身是宝,竟就这样没了,林小铁心中大是懊恼。

     “咦?”林小铁眼尖,在飞灰中发现一物,探手一抓,只见掌心中赫然出现了一尊玉雕的迷你小哞天牛,此牛独眼短肢,神情栩栩如生,与这母哞天牛竟一模一样。

     林小铁端详半天,发现无甚异状,便将此物往怀里一抛,走进了传送阵中。

     “该死的随机传送,希望这次顺利传送到妖狐平原!”念心晴也轻步走了进来,俏脸略带一丝紧张地道。

     正在此时,身后的哞天洞中突然传来了惊天的巨响,地动山摇中,一支阔剑突破山岳,以不可阻挡之势,带着沙石冲天而起。

     显然是有人动用了某种威力极大的剑术!

     阔剑中一人,满面怒容,正是那龙斯。

     “林小铁,你别走!我龙斯与你势不两立!”龙斯一声怒吼,从空中像只苍鹰向传送阵直扑而下。

     林小铁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向着龙斯开心地挥了挥手,然后口中迅速传出了一连串晦涩而古老的咒决之声,传送阵发出了耀眼的白光,转眼间就遮住了他和念心晴的身形。

     “混蛋!!!”龙斯睚眦欲裂,在空中狂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