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37.第137章 快剑!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瑶妹!!”甲兽得脱重困,却无丝毫喜悦,目中泪水似缺堤的河水一样奔腾而下,双手颤抖着不敢去碰那一动不动的冰僵尸。

     “你们,必须死!”终于,此甲兽想起了林、念二人,眼中恨意涛天,抬爪一招,红色甲片的裂缝便要重新愈合。

     它声势惊人地冲出,要撕碎眼前这两名可恶的人类!

     眼前二人要身遭不测。

     突然,林小铁头猛地一抬。

     “有人?”他的感觉一向很敏锐!

     山洞四壁,一块山石上突然浮现一个白衣人影,此人甫一现身,手中便出现一颗跳跃着奇异暗光的光珠。

     林小铁眼角一跳,他分别感到一柄剑在空中以无匹的速度掠过,却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一丝细不可见的血红电光,跟在剑后面,在空中一闪而逝。

     但林小却是感受到了惊人的剑意!

     血光如电,在那块血红甲片快愈合的短暂无比的一瞬,以可怕的速度,直接从粉红的皮肉上刺了进去。

     好快的剑!!

     仿佛,世人无人能躲的一剑!!

     此甲兽只感觉身内一阵无力,巨肢一软,庞然的兽躯竟就轰然倒在了地上,扬起了漫天的尘埃!

     汹涌的血,从那块红色甲片下方汩汩泄了出来!

     此兽眼珠死死盯住不远处的宫装女僵尸,发出数声濒死的哀嚎,凄戚之极,整个山洞顶上震得山石飞溅。

     此剑过后,整个山洞一片狼藉,有一片山石被震裂了,却是露出了一块石碑,石碑用整齐有力的临月国文字,写着两行诗句:“血海雷剑开天堑,三王齐聚斩前尘!”

     “血海雷剑……三王齐聚……原来,那个人说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巨兽口中喃喃自语,低吼声中似有觉悟。

     “什么人?”

     林小铁的眼睛,却是死死盯住了头顶的白衣人影,此人影似真似幻,并未现出真身。

     “天堑?是什么东西?三王齐聚,又是什么意思?”

     念心晴却是脸有写满好奇地向林小铁问道:“这是临月国的文字,是谁写的?”

     林小铁摇了摇头,他也是毫无头绪。

     巨兽已是弥留之际,它淡淡望着面前的三名人类,声音中充满沧桑。

     “千年之前,有一名莲境的强者来过这里,他要杀我。”

     “此地莲境不能进,但他却来了。”

     巨兽陷入了回忆之中,悠悠地道:“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他手执一柄奇异的光剑……淡淡地说,要杀我,只要一招,我知道,他绝对不是在说谎。”

     “但他最终却是没有动手,说我对人族怨气太重,而且阳寿未尽,还有一段缘分未到,挥剑刻下两句诗,飘然离去……”

     林、念二人听到它说起千年前的事迹,不由得暗自神往,不知道是哪位莲境前辈到此斩兽除妖的。

     “三王齐聚……便是斩前尘之日……”巨兽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声音中有一股奇异的悲伤。

     “三王?”林小铁目光一凛,再次盯向了头顶上的白袍人。

     “老盯着我,莫非对我有兴趣?本公子洁身自爱,可不是那种人。”

     高空中的人影发出爽朗的笑声,飘然而降。

     林小铁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哦,那你是哪种人?”

     只见此人雪白短袍,非常整洁,额前一抹长发迎风飘逸,嘴角却带着一股狡黠的笑意。

     “此兽真不经打,本大爷轻轻一剑,这就倒下了,是此兽太弱,还是本大爷实在是太强了哈哈。”此人伸了个懒腰,戏虐地道。

     林小铁、念心晴二人的面一下子黑了,此人竟如此自恋。

     若无二人拼命战斗,他那一剑是根本没有机会趁虚而入,一击得手的。

     “你是谁!”林小铁眼中露出寒光。

     “在下宇文飞芒。”

     白袍青年淡淡地笑道。

     此人之剑,真是快到极致!

     快到令人害怕!

     快到令人不敢相信,这世上竟有如此快的一剑!

     林小铁目光落在此人手中的光珠上,此珠与御雷珠不同,御雷珠刻满古老的咒文,而此珠,却是晶莹剔透,珠中无数细不可见的暗色光芒在轰然震动,无数血色闪电围绕着的中央,竟是一柄细小的剑,此剑,散发着惊人的剑意,透着诡异的光芒,让人看不清楚颜色,没有实体,仿佛,只是一柄光剑,而这光,仿佛不可见,只是在无数血电的映照下出现了轮廓一般。

     “光之剑道?!”念心晴失声喊出:“你手上的,莫非!莫非!是那剑丹!”

     “姑娘好眼光。”宇文飞芒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手一点,珠子便在手中消失了。

     “剑丹?!”林小铁略带疑问地道。

     念心晴仍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喃喃地道:“剑丹,乃修成真丹境,晋身剑王之大能体内的剑道所凝聚!丹在人在,人死得丹!此丹,你怎么可能驱动,连寻常莲境修士都无法使用的!!除非,除非!”

     念心晴突然想到一事,顿时花容失色。

     念家乃是在天丹建国之初就存在的古老家族,念心晴突然想起数年前自己在族中经史阁一处落满灰尘的角落捡到一本古书,书已残存不堪,里面却是记录了天丹建国者,当年这片大地上无敌的剑王,诛兵侯的数件事情。

     念心晴声音有点颤抖地道:“剑丹除了可以凭庞大实力强行驱动,还有,就是。。血脉的联系,据古藉所载,天丹初代剑王,剑号诛兵侯,其俗家姓名。。也是复姓宇文。。”

     宇文飞芒愣了一下,显然,他低估了念心晴的见识。

     但他是豁达之人,微微一笑便坦然道:“姑娘之见识,真是广阔,诛兵侯宇文古拓,正是先祖。”

     此言一出,连林小铁也大感震惊的。

     南域大地,数万年的时光流过,当年那名传奇少年的故事,仍在天丹民间一代一代地流传了下来。

     据说此人资质之惊艳,对剑道悟性之强,世上罕有。

     七岁修行,十岁体内修出脉海,十五岁凝聚剑莲,晋身莲境,轰动整个南域!

     最令人惊叹的是,此人年纪轻轻,便以自己对剑的理解,开创了光之剑道,凝光成剑,以剑入道,大道无边,他的剑,威力也无边!

     快!绝快!

     一夜之间!

     少年孤胆,单人单剑斩杀了同为莲境的巫山四魔,扫平了强悍的天疆十八凶兽!

     再次震动了整个南域!

     绝世的快剑,让光之剑道驰名这片大地!

     但这种惊艳绝伦的光芒,却没有人继承下来。

     不知为何,宇文一族没有在宇文古拓的带领下走向辉煌,反而逐渐黯淡了下来。

     数万年后的今天,宇文一族早已无人修剑,宇文家的人,成了红尘世界中的凡夫俗子。

     即使在天丹国中,人们记得诛兵侯,却很少人知道他的俗家姓名了。

     光之剑道彻底失了传承,成了南域大地上无比华丽的昙花一现。

     他遗下的剑丹,亦无人能驱使,即使莲境,甚至丹境的修士!

     直到数万年后的现在,宇文家中诞生的一名男婴,身上居然有一丝返祖血脉!

     虽只一丝,已可让此剑丹勉强接受此血。

     这名男婴长大后,正是现在的宇文飞芒!

     宇文飞芒略一沉吟,便开口对林、念二人解释了一番。

     “一丝血脉?”林小铁眼中露出沉思。

     “没错,这一丝多也不多,少也不少,我能让这珠子陪我玩玩,但它听不听话,却是二说,每次动用此剑,我都有血气枯竭之感,故不可能连续动用的。”宇文飞芒打了个哈哈道:“明显我的血里那一丝祖血也就只能这待遇了哈。”

     “你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林小铁眼中露出疑问。

     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深知宇文飞芒可不是笨人。

     “很简单。”宇文飞芒笑了,滔滔不绝地道:“我告诉你们实情,你们才不会害怕我,不会怕我一剑把你们害了。害怕是个不好的事情,人若害怕了,便会顾忌良多,处处小心,小心了,便不会告诉我你口袋里有多少灵石,我不知道你有多少灵石,又怎么跟你做生意呢?”

     “那你就不怕我们谋你剑丹?”林小铁面不改色地道。

     “哈,这嘛,我的剑很快,我跑得更快。”宇文飞芒自信地道。

     “哦?”林小铁奇道:“继续说。”

     宇文解释道:“古拓先祖有令,家族后人世代从商,不准练剑!我这虽然稍稍违了点祖训练了剑,但!这一切都是为了钱,为了赚钱,这祖训违了一点点也是无妨的。”

     “经商?”念心晴脸上出现不解。

     宇文飞芒咳了一声,无比郑重正经地道:“嗯!我是一名商人!”

     这下子林小铁、念心晴面上均出现了无比古怪的神色。

     练剑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是为了赚钱而练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