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38.第138章 哥,对不起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念心晴正准备说点什么,正在此时,那甲兽庞大的兽体突然出现了变化,只见它遍体的铁甲同时泛出了点点晶光,同时体形却飞快地缩小了起来,转眼就由山头的巨大缩小成了寻常人的尺寸。

     “化形?!”念心晴轻呼一声。

     林小铁虽不清楚化形是什么东西,但眼前所见,这具甲兽竟赫然缩成了一名粗黑壮汉,宽阔的颧骨,脸上几道纵横伤疤,****着上身,腰间以下甲片密布,看不清楚是衣服还是体甲,有七分似人,倒有三分像兽。

     “妹妹。。”此名壮汉胸口有一个血洞,仍不断冒血,他生命气息正在急剧衰弱,却挣扎着爬到那宫装女僵尸,双手颤抖着,拨去浅蓝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上的冰渣,将它紧紧地抱入怀中,低鸣悲呼,泣不成声。

     念心晴心中一颤,似有一丝不忍。

     林小铁皱了皱眉头,手持长剑,大步走了过去。

     此獠作恶多端,这些年不知道残杀了多少年轻剑士,这甲兽也不像什么好人,一并杀了便是,他可不会犹豫。

     突然那甲兽像感应到什么似的,抬头望向林小铁。

     林小铁手中长剑紧握,脚步不停,继续走了过去。

     “瑶妹!”低沉而痛苦的声音从此名黑甲壮汉口中吼出,然后是阵阵疯狂的肆意狂笑,回荡在整个巨大洞穴中,“甲族今日灭了族,绝了种,预言既现,而尔等,就随我一同下黄泉吧!哈哈哈!”

     话音刚落,只见此兽浑身上下突然冒出红光的丝线,此线,带血,在此兽体表高速窜动,构画出了,一幅绚丽的脉象图,而同时,此兽体内一股竭斯底里的最后的生命能量惊人地聚焦了起来。

     一种剧烈的不详的预感充斥了林小铁等人的心。

     “它要自爆脉形,快!快阻止它!”念心晴见识广博,一下子惊叫了起来,她同时豁命般冲了过来。

     宇文飞芒亦是面色大变,他手指一摆,剑丹赫然再现,同时脚步向后一退,在虚空中一踩,身形周边发出一股淡淡的涟漪,整个人竟消失不见了踪影。

     “来不及了!”那股可怕的能量已经成形,念心晴手中剑光一闪,快速向那甲兽刺去。

     “等等!”突然,面前的林小铁猿臂一伸,有力的臂弯揽住了念心晴纤细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抱得悬空,一把扯了回来。

     念心晴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了林小铁,面上露出一抹红霞,虽然转眼即逝,亦尽显娇羞之态。

     林小铁却没有留意这些,生死在此一瞬,他脑中高速思考,果断做出决定,然后他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将手中长剑飞快地收了起来。

     他微微举着双手,示意手中无剑,同时退后数步沉喝一声:“你赢了,我们投降!”

     “啊,你干什么?”念心晴满脸的不解。

     林小铁面不改色地答道:“脉海巅峰修为在这山洞自爆,你我有几成存活机率?”

     念心晴沉默半响,面色不由得黯然地道:“没有机率,我们都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没有人会认出我们的尸身。”

     “但。。它会放过我们吗。。”念心晴美目中依然满是忧虑之意。

     “应该不会。。”林小铁轻轻叹了口气,目光落在那名濒死的甲兽身上。

     念心晴亦低声叹了口气,身体向林小铁靠近了些,既然有缘同葬,黄泉路上多个伴,总是好的。

     林小铁自然没有发现这些,他的目光正在与甲兽的目光剧烈对峙着。

     “人类……是甲某一辈子的仇人!”此兽淡淡地说道,“我只给你们说一句话的机会,一句话后,或者生,或者尸骨无存!”

     它目中生命余光闪耀,体内脉力一触即爆,静静地注视着林小铁二人。

     林小铁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一滴汗珠滚了下来。

     念心晴亦一脸紧张盼望似的望着林小铁。

     “大牛兄一向多计,说不定……说不定真能活下来。”她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全押在了林小铁身上。

     林小铁沉默良久,才沉重地呼了口气,心中在快速思考着今日之事。

     他脸上虽强作平静,心中亦是紧张之极,眼光望向此名黑甲壮汉怀中的女尸,缓慢开口道:“甲族有冤,令妹有恨,此恨滔天,那名手舞玄符的蓝衣英俊青年,一去不返,甲族的惊天冤仇,难道就永远不能昭雪了么?”

     那名黑甲壮汉闻言,浑身剧烈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但转眼间就变成了冲天的怒火,狂吼着就冲过来:“你认识那名罪人,你们这群卑鄙的生物,我杀了你们!”

     “且慢!”林小铁同时张口大声吼出,“我不认识那名英俊青年!”

     “那你怎知。。怎知如此详细?!”此兽冲了的身体猛地停下,它恢复了一丝理智地想道,那名罪人离开已是千年前的往事,林小铁年轻,断不可能认识那人的。

     “此事不难。”林小铁目光平静地解释道:“其一,方才你言甲族灭族,其言悲怆,显然有莫大的隐情;

     其二,你痛恨人类,表明甲族灭族,必与人类有莫大关联;

     其三,六畜试练只供修为尚浅的凡境剑士进入,那人必是一名青年;

     其四,甲族强悍,极擅山石之内作战,防护力绝强,怎会被脉海修为的人灭了族?这表明,那人必与甲族颇有牵连,最有可能的,便是与甲族之人,成为了朋友,或者恋人;

     其五,令妹胸插邪剑,中门被破,身体无其它残缺,似是被人一击致死,这种事一般是被人偷袭所致,故此人必与令妹有莫大关联,所以我推测,那人极有可能是令妹恋人,那相貌必然是英俊非凡的,不难猜测。”

     “而且,你用甲剑吸纳火剑而逆生火元,这种吸纳外灵化为己用之术,是玄符舞的灵剑秘术,故那名青年,应该是玄符舞弟子了,玄符舞弟子多着蓝衣,我猜他穿蓝色剑衣,就是自然了。”

     林小铁一口气说完,然后深吸一口气,望向此兽,静看它的反应。

     甲兽大汉愣了一下,林小铁之言,既行大胆猜测,又有理有据,在情理之中,竟将实情猜得了个七七八八,倒是令他有几分吃惊的。

     甲兽未及答话,他怀中女尸突然通体闪过一片朦胧异光,光芒流转之下,一道娉婷宫装女子身影从女尸上化光绰约而起,光线有些模糊,甚至断断续续的,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此名女子一头披肩的青丝,眉间有英气起落,却带了一丝哀戚,雪肤在青丝间若隐若现,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而她茫然抬头,目光悠远飘来,似隔了千年,隔了生死,目光轻触,是那血流不止满脸伤疤的甲兽大汉,一丝悲伤的弦,无声颤泣,似荡了灵魂,化作阴阳恸乐,一声一声,如泣如诉。

     “哥,对不起。。”一声悲音在空气中轻轻荡漾,她玉手轻起,似要抬手,抚摸甲兽大汉满脸的残痕与苍桑,而正在此时,悲弦骤断,哀曲断章,无数寸断的光线无风飘起,纷纷射向天际,此女影就要随着光去,美人红尘,玉颜逝灭。

     对不起这一生,灭了族。

     对不起这一世,连累了哥。

     对不起自己,一生中最爱的人,杀了自己,无尽的悲,在此刻漫天漫地弥漫,纷飞,哀戚,有如悲雪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