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62.第162章 母女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风原,烈风怒驰,草原的草,铺天盖地,一名美丽缟衣女子立于草原之上,她的脸,望着西方,似在静静等待什么。

     “好美的女子,你是谁,没想到我们学府弟子中还有这等美人哈哈!”不远处,突然转出三名青年弟子,这三人均是脉河修为,甚至有一人达到了凡境五层,见到火中雪孤身一人,身姿诱人,色心大动之下,竟围了过来,且出言不逊。

     火中雪没有回头。

     突然,西边的天空一暗,似有某个庞然大物盖住了天空,一下个瞬间,暗空破碎,一涌惊人的热浪划破天际,一个数十丈之巨的火阳,带着高速的自转,烈焰疯狂吞吐,从天空以毁灭一切的姿态沉重降下!

     同时从空中降落的还有一名女子傲然的沉喝声:“末日骄阳!”

     一招末日!一招骄阳!

     火中雪缓缓抬头,巨大的火阳映入她幽幽的眼中。

     “千年不见,母亲,你对我的思念。。依然火热啊!”她一声轻喝,玉手起抬,大地震动,地脉中的火元素竟同时沸腾,像一锅煮开了的水一样,无数的火似箭!冲天而起,与火阳狠狠撞到一起!

     巨大的爆炸声中,火阳瞬间爆裂,火焰转眼间就将方圆百丈吞没了!

     “啊!怪物!救命啊啊!!!”

     无数的草木在接触火焰的瞬间就被烧成了飞灰,而刚才出言不逊的三名青年弟子更是满目惊骇地叫着喊着,逃跑的过程被熊熊火焰包围,烧成了飞灰,连骨头都没有剩下来的。

     狂暴的热浪在这个空间回荡,久久才平静下来。

     火中雪依然一身缟衣,负手而立于场中。

     天空上,一名女子傲然降落,她容貌绝美,鹅长俏脸,与火中雪有三分相像,眼中的骄傲之意,却更为炽烈,满头的红发骄傲而精致地扎在头顶,恰到好处地插着几株大红的艳花,身披精致的绣凤罗绫,紫红的裹胸压得很低,将浑圆的双峰露出了大半,充满了成熟的you惑之感。

     “雪……吾儿……”这名xin感女子正是魔狐女王所化,她降落在附近一座小山坡上,居高临下望向缟衣女子,语气中带了一丝严厉:“你私自离开古尘井,本座,准了么!”

     话音未落,遍随着女王的厉责,庞大的脉力瞬间降临,火中雪双肩一沉,已身有所感,同时,她身边的虚空中,竟同时闪起了点点火光,几个闪动之下,火光就变成了一道道龙卷风,风,是焰风,风中,是最熊烈的黄焰,铺天盖地,将火中雪围死在中心。

     这是绝杀之招!

     火中雪却是笑了,她口中默念数句晦涩的咒语,身体猛地轻颤一下,只见,她一头火红的长发,突然伸展至数十丈长,似一条条火蛇一样直扑四周焰风,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些火蛇,焰光中透着青色!

     这是,最炽热的青炽之火!

     火蛇的牙齿,泛着青白炽光,几口狂咬之下,空中的焰风竟被撕吃一空,无数火蛇在半空中同时张口嘶吼,恐怖异常。

     “青炽之火……”魔狐骄傲的目中首见忌惮之色。

     “此火,我五百年前修成……母亲,雪儿的进步,你可满意。”火中雪面无表情,幽幽地道。

     “青炽亦火……在本座面前……一切的火都是虚幻。”魔狐眼中争斗之意大盛:“狐族之中,本座才是狐王,今日,吾会再次让你明白!”

     “狐王……”火中雪目中惆怅,一丝悲伤若隐若现,幽幽道:“母亲,千年前那天,为了这个狐王,你将我骗到古尘镇魔井,为了这个狐王,你一夜之间杀光了跟随我的上百名部下,杀光了我的丈夫,为了这个狐王,你杀光了我的十数儿女,你可曾想过,他们。。亦是你的子孙!!”

     火中雪目中突然闪现一丝浓烈的恨:“但为什么!为什么连那天我刚产下的幼狐也不放过!!”

     她的目中,闪过刻骨的恨意,声音也变得尖锐了起来,似回忆起了当初的痛苦!!

     魔狐骄傲的艳目中闪过一丝狠厉,略显疯狂地道:“只能怪你太强!!为了将你连根拔起,为了不让你有一丝一毫被救出的可能,为了此生不再见你!但你!为何苍天偏偏又让你出现在我面前!!为何!!!”

     “狐族是我的,所有的狐,都属于我一个人!”魔狐面上狰色大盛,阴森森笑道,“我警告过跟随你的人,我甚至哀求过他们回来,他们偏偏执迷不悟,他们说你是三尾的天狐,他们崇拜你,越来越多的狐选择追随你!他们都选择抛弃我,他们就是该杀!!他们都该死!!”

     魔狐狰狞又疯狂的喊音响彻天际。

     火中雪目中的悲伤如冰霜般破碎,转眼变成碎冰的锋利边缘,突然,她亦哈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魔狐怒道。

     火中雪笑声渐消,变成冰冷之语:“我是笑自己,笑自己太天真,母亲,你知道么……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就已经拥有了超越你的力量……只是,你不高兴……我的火,每盛一分,你都会更加忧虑,为了让你开心,为了不引起你的嫉妒,我压下了自己的火……刻意隐藏了自己的真正的能力!!”

     “但今日……三尾天狐熊熊烈火,为你降临!”火中雪声音蓦地一沉,同时,她娇柔的身躯上,缓缓升腾起了一股庞大得惊天动地的脉力!

     “这不可能!”魔狐面色瞬间大变,因为,眼前的火中雪的气息以惊人的速度在攀升着,转眼间突破了凡境九层大圆满的境界,浩荡的脉力澎湃不息,比一般的脉海更辽阔了一倍以上,但火中雪的气息仍未停止,在魔狐惊惧的目光上,一直窜至了足足三倍凡境九层大圆满的境界,才缓缓停止了下来。

     “这就惊异了么?”火中雪霖脸冷笑,下一刻,她身上出现了巨大的火莲虚影,幻莲境界爆发而出,气势比之前更强大了十数倍以上!

     同时,火中雪的双目,即泛起了点点晶光,她的缟衣长裙,无风自舞,气势惊天!

     “幻莲!!怎么可能!!”魔狐女王嘶声尖叫了起来!!

     此时,火中雪袖子轻轻向前一挥,魔狐只觉胸前一股巨力压来,她连忙双手向前顶去!

     “膨!”一声巨响过后,魔狐嘴角泌出一丝鲜血,最令她畏惧的是,她体内的脉力竟被撞得翻滚凌乱,本身完美的大圆满脉海修为竟出现了松动!

     火中雪玉掌伸出,同时,在魔狐女王的头顶,亦出现了一只熊熊的火焰巨掌,火中雪玉掌向下一按,火焰巨掌带着毁天灭地之势压向魔狐!

     魔狐面色大变,不敢硬接,一咬右手食指,鲜血流出,以鲜血在空中飞快地画了一个符印,符光大闪之下,魔狐亦以一个惊人的速度飞出了巨掌范围。

     “轰!”巨响过后,魔狐回头望去,原本站立的地面十丈之内,变成了一个深深的大坑,里面焦黑一片。

     魔狐望着眼前深坑,感受着火中雪身上的似超越一切的巨大力量,不由得倒退了一步。

     这是绝对超越了凡境的强者力量!

     莲之下,随意斩杀!

     这就是火中雪的自信!

     “不可能,我才是最强之狐,我是至高无上的魔狐女王!!”

     魔狐脸上闪过恼怒与疯狂之意,大喝声中,她身上燃起熊熊火光,火光骤然膨胀,变成了高大的山头般,一头满口锋利牙齿的凶兽魔狐从火中缓缓爬出,每爪落下,大地震动!

     魔狐女王现了本体,这代表,下一招,必是拼命的至中之招。

     令人惊鄂的是,此魔狐利齿一闪,竟咬破双掌,双掌鲜血直流,同时驱血出招。

     “祭吾血,焚吾命,落五狱,血毒骄阳!”巨狐嘶声吼道!

     鲜红的血光,混合着熊熊的火光,在天空中,交错成一幅血火异景,艳丽而恐怖。

     血光,映着火中雪苍白的面容,她缓缓轻吐一语。

     “母亲,这招,名叫三阳共天……你传我末日骄阳那天……我就创了此招……雪儿如此聪明。。你。。开心吗?”

     火中雪同时轻语,她这时话语温柔,却带着冰冷,有种说不出的寒意,令人毛骨悚然。

     火中雪右手双指向天空一点,天空瞬间变色,三轮巨大的烈焰骄阳同时现世,方圆百里的温度急剧升高,不少草木无风自燃,化作飞灰。

     下一刻,血阳、三阳高速相撞,强烈的火之力量混乱而狂暴地炸烈而开,巨大轰鸣声震耳欲聋,有不少的剑宗弟子正巧闻声赶来这一区域察看,他们未及反应,瞬间就被烧得面目全非了,惨叫声不断,这时的魔狐平原有如。。死亡火狱!

     战场之中,火中雪艳红的长发,有一丝凌乱,三个巨大的火阳的下方,压着一头鲜血淋淋的巨狐。

     火……灭了,风……停了。

     “雪儿……难道……你真要杀我……”巨狐口中,传来女声,带有哀求之音。

     火中雪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三个巨阳一缓,并未击下。

     “雪儿,你小时候,一窝幼狐……你最怕冷,我总是赶走你的兄妹,让你偎着我入眠……”巨狐的目中落下泪水:“你们姐妹中,你最不爱打扮。。被她们嘲笑,我总是一遍一遍教你梳头,你却总也学不会……”

     “母亲……”火中雪闻言,心中一软,目中亦见晶莹,她的双眼,突然变成魔异的湛蓝色,似一面镜子一般。

     往日温馨场面,那些尘埋多年的画面,曾以为都忘了,此刻竟如昨日,历历在目。

     “雪儿……母亲知错了……你……你不要杀我……”巨狐哭泣道,声泪俱下。

     “啊,娘……我……”火中雪回忆起小时候的一幕幕亲情画面,再乍见眼前巨狐血迹斑斑,无限可怜,竟心神大乱,玉手一挥,空中三个火阳,无声消失。

     亲情血浓于水,她……发现,自己终究无法冲母亲下此毒手。

     她脚步慌乱,往重伤的巨狐奔了过去……

     母亲的伤很重……自己下的手……很重!!火中雪此刻心乱如麻!!!

     正当火中雪的娇影冲到巨狐跟前时,突然,身前的巨狐传来一声渗人的狰笑,巨狐的前爪如电般刺出,凶狠得就像狼爪一样,瞬间就穿透了火中雪的胸膛!

     带血的爪子,从火中雪的后背穿出,血淋淋一片,触目惊心!

     “娘……你……”火中雪瞪大了双眼,俏脸写满震惊,满目的不敢置信,眼球中出现了再次变得狰狞可怖的魔狐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