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70.第170章 甲鹂之羽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哪来的畜牲!!”

     段杰淡淡扫了一眼血狼,又望向地上的红流公子,目光中有一丝鄙夷地道:“红流,你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如此实力,日后如此当我的……臣!?”

     “是……是!!”红流跪倒在地,目中又惊又惧,不敢答话。

     段雅已死,段杰如日中天,整个临月国日后都是他的,红流又如何敢顶嘴。

     “段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段杰布局,引他杀掉段雅,然后派段雍领钺王城大军围剿铁尘寨兄弟,结果就是荒狮兄弟惨烈战死,侏九生死不明,铁尘寨一千条人命血流成河!!

     直到现在,果儿和胖子仍是不知所踪,石卫为保护他们也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如此深仇,林小铁日夜惦记着,此刻,终于仇敌在前,他的眼中,却多了一丝耐心与沉稳。

     段杰后面站着上千名剑士,这是一股放到哪都是吓人的力量,林小铁当然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报仇的。

     来日方长,大皇子可不是那么好动的。

     林小铁思虑之间,连出数招,拉开跟龙辰逸的距离,但后者似乎不想放走他,连是极敌连攻!

     正在此时,段杰出招了。

     “皇天霸式,第一式,皇拳极!!”

     他左手抵住狼头,右手散发出无穷气势,时间仿佛静止,所有人的眼睛都忍不住落在他的拳上,拳周似有强大的能量包围着,甚至能看到奇异的轮廓!

     此拳轰出,惊天动地!

     血狼的头颅都被轰塌了,发出了凄惨的嚎声,倒飞了回来,拳威不息,直撞向狼的心窝,竟是要将此狼一拳击杀!

     强,实在是太强!!

     众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段杰眼中,则是出现了满意的神色。

     “血狼!!”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灰衣身影急扑而至,左手拂袖,袖中竟有一道宏大的气息骤然一闪,这道惊天拳影就被击得粉碎了!

     众人再次大吃一惊,就连龙辰逸也是不敢相信,段杰亦是震惊,目光冷冷地落在此人的身上。

     此人当然就是林小铁,他刚才左手袖中出现的力量,亦出乎他的意料之中,竟是沉眠的血吟突然苏醒,帮他击碎了这一拳,此剑晋阶暗金器后,已经是太过强大,他本来是控制不了此剑的,但血狼与此剑同根同源,血狼有难,血饮出鞘,一举化解危机!!

     “哼!皇拳极之下,有死无生,你救不了它!!”段杰不满地冷哼一声,林小铁虽然救下了血狼,但血狼受的伤却是极重,头颅全塌了,狼身亦被拳威击得凹了进去,气息极是衰弱!!

     “跟我们斗,哼,今日让你明白,贱民就是贱民,区区外门弟子,乡村小辈,敢和我们抢东西,这就是榜样!”

     红流阴狠地向林小铁喝道。

     血狼此时的确模样凄惨,无力地趴在林小铁的脚边,不断shen吟着。

     “乖,没事的。”数千人的目光集中在林小铁身上,只见他温声细语,缓缓抬起右手,按落血狼的额头上,现场之人看不到的是,他掌心中强大的一轮铸气,此刻如江河一般灌进了血狼的体内!

     血狼的本质是剑魂!

     铸气可以是一切剑的克星,也可以是一切剑的补品。

     在众人惊叹的眼光中,血狼身上的伤飞快地愈合了起来,它的头颅恢复了骄傲,它身上的血光再次冲天,气势猛地重新崛起!!

     “什么?他竟能治好这头狼,他是医师?!不像啊,他没有医纹!”

     现场众人自然看不出血狼的剑魂兽属性,均是惊疑不定。

     段杰刚说完林小铁救不了血狼,转眼间血狼就龙生虎猛了,脸上不禁难看了几分。

     血狼咆哮着,挡在林小铁与段杰之间,它知道眼前这人很强,它拼死也要保护主人!

     “乖,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林小铁淡淡招手,就将满是不情愿的血狼重新收进了血饮剑中。

     下一刻,林小铁负手而立,他的目光,望向了段杰,与后者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撞,不惊,不惧,沉稳如山,隐隐有抗衡之势!

     “有点意思。”段杰惊讶地发现,这个穿着朴素之极的青年对自己竟是毫无惧色,他身形一晃,就出现在两人之间的一座高峰上。

     林小铁同样纵身而上,两人相对而立,彼此打量着对方。

     “嗜血,阴狠!”林小铁心中情不自禁浮现两个词。

     段杰却毫不客气地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林小铁,然后傲慢地道:“你就是那名得到戮魔圣器之人,正好,本皇子给你机会,说说这东西怎么用?”

     说完段杰竟是抽出了当初林小铁卖给龙辰逸等人的铁剑,不知道怎的辗转到了段杰手里。

     “圣器,只有圣人能用……你杀气太盛,无用!”

     林小铁淡淡地道。

     “哼!放肆!”

     段杰身上气势崛起,向林小铁疯狂压来,林小铁却是面色如常,不为所动。

     “叼民,看来今日你是打算死在这里了!”段杰脸上出现了残忍的笑意,一挥手,林小铁的身前身后同时闪现数道人影,是七名须发皆白老者,每一人身上都是凡境大圆满的可怕修为,皇城的实力果然可怕!!

     “哦?你眼中还有民之一字!”林小铁亦是笑了,段杰曾一日间屠杀数百平民,嗜血凶名远扬的。

     他的笑,异常的平静与淡定,有种令人看不透的感觉。

     现场所有人皆是不解之极,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在临死前,仍笑得这般云淡风轻。

     围观之人竟对这青年有点暗暗佩服起来。

     “说得好,杀!”段杰哈哈大笑,猛地挥手,他已经迫不及待看到林小铁死亡时的血腥场景,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渴望,一种疯狂的欲望!

     七名老者同时目露凶光,或极招灵术上手,或宝剑出鞘,异光闪耀,眼看就要将林小铁围杀当场。

     林小铁没有说话,一掌轻轻推出,此掌,平缓无奇,但掌心间却是多了一物。

     段杰乍见此物,竟是面色大变。

     “停手!”他的声音竟是变得尖锐,冲过来,气劲一扬,将七名老者震开!

     “皇子……何事惊慌?!”七名老者均极为不解。

     “收声,下去!!”

     段杰厉色喝道。

     那七名老者互相看了一眼,各自疑惑,但惧于段杰威势,均是点头,纵身跃下了山峰。

     山峰上只剩下了段杰与林小铁二人。

     “你……你既然是自己人,为何不早说?”段杰靠近林小铁,声音低沉地道,眼神中竟多了一丝紧张与恭敬。

     林小铁的掌心间,多的那样事物,赫然是一根甲鹂之羽,此羽林小铁对比过,与一般的甲羽不同,多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这根羽,正是他从段雅的尸体中搜出来的。

     他早就猜测到了,段雅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这甲鹂之羽,最初的出现,是跟寂风岭有关,寻找九天玄莲的人,死在了那里。

     第二次出现,就是在绝风崖,他在段雅、段雍身上均感受到了个东西。

     段杰此人傲慢嗜杀,肯定布不了这么精妙的局,诱他杀掉段雅,再端掉整个铁尘寨,他就早猜到,背后一定有人,有阴谋。

     而他更是敏感地察觉到,这个阴谋,极有可能跟这甲鹂有关!

     他猜测,这甲鹂之羽,正是他们这些人的身份象征,同时亦是他们通信来往的方式!

     今日与段杰相遇,直到试探的大好机会!

     故林小铁突然遇出此物,果然一举奏效!

     身为大皇子的段杰,对林小铁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参加行动的,难道你以为真的只有你么?你觉得凭你真能成事?”

     林小铁声音瞬间变得极是严厉地道。

     “是……是段杰让……那位大人失望了!”段杰的声音中甚至带了一丝颤抖与恭谨。

     他此刻终于想明白了一切。

     当初他听说有一名七层的弟子得到戮魔圣器的时候,便满心不信,刚才更看到林小铁战败红流,单挑龙辰逸,一拂袖间便破了他的霸天皇式,举手投足便治好了血狼,这些均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竟同时出现在这名年轻人的身上。

     他隐隐觉得,这背后应该有个解释。

     原来……是那个组织的人……段杰心中豁然开朗!

     那个组织里出来的人,个个都是无比的强大的可怕,林小铁的强,在他眼中,此刻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林小铁此刻却不平静,原来背后,真的还有一个强大而神秘的组织。

     是什么人,竟能让身为大皇子的段杰都如此敬畏!!

     是什么人,能让段杰、段雍、段雅都俯首听命!

     这个组织一定极为可怕,一想到果儿可能落在了他们手中,林小铁的心中就跟被火灼烧似的。

     “大人让我询问,那名雨王府的人……招了没?”

     林小铁强忍住心中的激动缓缓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