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74.第174章 天崩地毁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与此同时,六畜试炼内,迷洞天崩地裂的可怕景像中,林小铁等人所处的那片山头亦岌岌可危起来。

     “我要走,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要走啊!放我出去!!”一名枯瘦汉子似疯了一样,眼睛冒着血丝,突然纵身一跃,向天空掠起,御剑而飞,他像一只脆弱的鸟,挣扎着想逃离这死亡的炼狱。

     林小铁目中异光一闪,此人他竟认识,是他第一天进入六畜试炼时段深那名弃友而逃的兄弟。

     空中无匹剑气疯狂旋转,瞬间,就将这片枯瘦汉子斩成了满天的血肉,他的惨叫,亦随之戛然而止了。

     所有人的心情均是无比沉重。

     “大牛,你……你没事吧?”念心晴见林小铁呆呆地站立着,不由得担心地拉了拉他的衣袖。

     林小铁眼神有点迷离,喃喃地道:“这是……歌曲的旋律……难道有人在奏曲?”

     “奏什么曲?”念心晴奇道。

     “你静心听,这天地剑光中,是不是有一种旋律?”

     天空中,乌云已经散去,高空之上,浩荡的剑气像江河,又像一条比世上最雄伟的高山还要巨大的蛟龙,凶猛地如风冲过,其身躯却涛涛不绝,看不到尽头,塞满了天地之间,照亮了天地所有,遮住了整个天空,仿佛要将天地吞落剑中。

     众人已经能看得清楚,这浩荡的剑气,亦是由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剑光组成,合至一处,则成炽热的白光。

     “以七彩为律,切七音成谱,你再听听?”林小铁望着眼前无穷无尽的七彩剑流,他的目光中,亦有无数的剑光翻飞涌动,在他眼中,这是一幅壮丽的天地剑洪图象,又是一曲大气磅礴、波澜壮阔乐篇,深深地印进了他的脑海之中,让他一生难忘。

     “乐曲……某一个地方……有六个音洞,正在奏乐……那是……六个古老传送阵!!”林小铁感受到的乐曲,赫然是空气中传播过来的阵阵铸气涟漪,这种涟漪,只有铸剑师能感觉到,他感应到了异空间中六大传送阵里面涡旋奇力不断运转,铸气荡漾开来,便有无数七彩剑气在铸气中酝酿,翻飞而出。

     来不及思考这里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下一个瞬间,宠大的剑气洪流再次涨大了一倍,将林小铁等人所处的山头吞进了剑流之中。

     “死亡。。要来了么。。”

     念心晴秀发之下的美目充满了绝望,突然,她伸出纤纤柔荑,轻轻拉住了林小铁粗糙的手掌。

     这些剑气吞天撼地,正是避无可避,林小铁和她均是束手无策的。

     林小铁只觉右手被一只柔软之物紧紧抓住,回头望了念心晴俏丽的面容一眼,叹了一口气,却是没有躲开。

     此刻危难,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两说,自然也没有这么多拘束了。

     俩人的身影消失在剑光之中。

     “咦?这是什么?”林小铁突然出声轻呼,因为,他发现,自己腰间竟突然发出了一团柔和的白光,凌厉无匹的剑气射进此光之中,竟如泥牛入海,消弥于无形了!

     同时发现这一奇异现象的,还有段杰,他从怀中掏出一物,竟是那石巨人所遗的玉雕迷你兽像在发出一圈一圈淡淡的光芒。

     但不同的是,段杰身上的光,只有十丈,只罩住了龙辰逸、龙斯等人,红流公子、左蓝等人却是不见了影踪。

     而林小铁身上的光,却宽达近五十丈,形成了一个巨型光球。

     真正的试炼已经开启!

     只有获得了魂雕之人,能进入真正的试炼,其余人,剑光绞杀!!

     这是何等残酷,怪不得段杰是铁了心,要得到一尊魂雕的!!

     段杰见状,脑海轰的一声,不敢置信的目光呆呆瞪着林小铁。

     “那家伙。。怎么可能杀掉其它五大巨兽?!”

     其他学府的弟子更是像望妖怪一样望着林小铁。

     林小铁自然是没有留意到他们目光的。

     大地已经被剑光轰碎,林小铁的身体在空中不断下沉,他身上的巨型光球亦随之下坠。

     林小铁愣了一下,然后双指向虚空中一点,一艘黯然无光的褐色大船在雨中迎风而长,转眼就长到数丈大小。

     甲板上有一间双层的楼阁,林小铁与念心晴跃落了檀香舟之上,两人死里逃生,相视一眼,忍不住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不远处,段杰亦召出了一艘皇家巨船,但可惜身上白光只能罩住船的一小块,船很快便在剑光中化成灰烬,只剩脚下的一块甲板而已。

     段杰面上暴怒,很快再次召出一艘小木舟,刚好能载上身边众人。

     小木舟在空中一荡,便向着剑光的边沿冲去。

     此刻,龙辰逸坐在皇家巨船上,回头恨恨地瞪了一眼林小铁,虽然满心不甘,不知为何,此子不死,他总是感觉如芒刺在背,但此时此刻,当然是逃命更要紧的了。

     目送小木舟远去后,念心晴有犯难地问道:“小铁,我们要往哪里去,才能逃离此地?”

     林小铁思量片刻,望着眼前空荡荡的甲板,突然笑了起来,道:“逃么,不急,我们船大,倒可以多装上一些人的。”

     念心晴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林小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肠起来……这……怎么有点不对劲?!

     林小铁却淡淡一笑,脚下轻踩,檀香舟向着一些未被剑光波及的大地冲去。

     蚁地上,一名头戴乌毡帽的青年正在狼狈地奔逃,他的背后,无数卷动的剑气如风追来,像吃饼一样,将大地斩成了虚无!此青年亡于奔命,剑也扔掉了,鞋子也跑掉了,哭丧着脸,更想到自己尚未娶妻,未知女人滋味,如此年轻便要死去,便忍不住放声哭嚎了起来。

     原本……人之将死,哭嚎几下也不算得什么。

     但这名青年哭丧的脸突然瞬间僵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艘檀木舟,船的边沿上,立着一男一女,两人正用古怪的表情讪讪地看着他。

     那戴帽青年脸上还保留着眼泪鼻涕的哭丧相,六目相投,气氛有点怪异。

     “咳……那个……兄台……”半响后,林小铁终于出言打破了尴尬道:“牛某有小船一艘……专职船家,良心企业,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你……可要上来?”

     那名青年发现林小铁的船竟不惧那些可怕的剑光,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下来。

     “我要!我要上来,快,快让我上去!”青年终于反应过来,惊喜交集地喊道。

     “那个……事先声明,林某的船,可是很贵的,你确定要上来吗?”林小铁有点不敢肯定,再次小心奕奕地问道。

     说话之间,那青年背后的剑光突然扑近,他屁股被剑气削掉了小片血肉,顿时气急败坏地道:“我要,我TM确定要上!”

     林小铁还是不放心,内心掂量了一下,片刻才道:“我这是做公道生意,绝不会勉强客人,我有言在先,这船价是一万灵石哦,兄台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一万,窝槽,你打劫啊!”那青年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骂道。

     “我也觉得贵了点,那就算了,我绝不勉强客人。”林小铁装作理解地点头道,一跺脚,檀香舟就要驶离。

     “上,我要上啊,啊啊,别走!”青年清醒过来,嘶声喊道。

     “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坐一趟船要一万灵石绝对是黑心价啊,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即使面皮厚如林小铁,他都不禁脸上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不用了!绝对不用了!”青年嘶吼道。

     “你确定?有点偏贵哦。”

     “我确定,我百分之一万确定!”剑光已经逼后那青年身后,不断削进他的屁股,屁股都快开花了,他崩溃般哭丧着脸喊道。

     林小铁大喜,右手一挥,檀木舟便降了下去。

     船栏边上,念心晴早就笑弯了蛮腰,俏丽的容颜在漫天的剑光映照下,美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