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79.第179章 剑河尽头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半日之后。

     林小铁手中的晶筋早就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一柄无柄的软剑,又有三分似鞭,在空中一个盘旋,已变成了一条坚韧之极的白色长蛇,长蛇围着林小铁卷绕着蛇身,围了数圈之多,蛇头上长满了苍白色的树皮,显得有点干瘪枯老。

     整个房间中白光大作,强烈的光芒似要穿透一切,向四面八方冲去,但却被四周水波鳞鳞的光幕死死挡住了。

     半日之后,林小铁望着眼前的白蛇,目中露出满意的神色,这晶筋是极珍贵的原料,即使是最差的铸剑师,亦能打造出青霖器中阶的剑,而林小铁铸术精妙,外加灌进的是洪荒铸气,这无柄长剑的气息已经达到了极品的青霖气息,甚至比普通的极品青霖还要强大几分,蛇身上长出了白得反光的坚强蛟鳞,蛇身刀剑不能伤,极是坚固,缠住人的力量极是强大,能将普通的脉海修士活活勒死。

     但蛇,与真正的龙,依然有天壤之别。

     “还不够!”林小铁眉头紧皱,心知这点进步,依然无法让他拥有与龙辰逸一战的实力,两人之间的差距,无论天资还是出身。。实在是太大了。

     林小铁轻喝一声,身上骤现一个锦盒,里面整整齐齐摆了十八颗八角菱形的矿石,锋利的轮廓,身上毫无光泽,却有一股凌厉的斩杀气息浓缩在里面!

     他右手一翻,手中的火,出现了血光,竟是以血燃火,将房间照成了赤红的颜色。

     碳素晶是天底下至刚矿石,寻常之剑,融入一块碳素晶,即能让剑身达到恐怖的强韧,无物可断!

     争斗中,最可怕的事,不是落败,而是自己心爱的宝剑,在斗争中被斩断!

     这个损失,自然是无法弥补的。

     血色的炉火中,一块碳素晶在火焰中静静飘荡,剧烈的高温,让整个房间,都隐隐有水气蒸发透出。

     碳素晶在烈火中融成了一道滚烫的矿流,林小铁掌中使力,但此道滚烫的矿流却始终停在离竹剑三尺远的地方,再也无法寸进。

     “此二物均是天下极致的坚韧属性,竟互相抗衡,形成了一道排斥之力!”

     豆大的汗珠从林小铁面上流下,他眉头紧皱。

     良久之后,他目中出现毅然之色。

     “此二物互斥,但却受我的脉力驱动,与我的脉力互融,要融合此二物,唯一之法,便是。。”

     林小铁大喝一声,身上脉力暴涨,竟瞬间催动至巅峰的状态,脉力在空中,似活物一样,现吸纳起伏之态,令人心惊的是,这道脉海力量,竟是冲向这道滚烫的矿流,要将这道铁流融入自身。

     一声嘶心的暗吼从林小铁身上传出,他面上露出剧痛的表情,紧闭着双眼,望不到里面的眼神,但可想而知是痛苦非常的。

     脉力的本源,即是自身剑脉,以血肉之体去承受熔化的铁流,可想而知,林小铁此刻承受着怎样非人的折磨。

     但这道矿流融入脉形的瞬间,整条脉形浮现了点点棱状的异彩光泽,脉形在空中一顿,便向着无柄白剑一头扎了进去。

     一道华丽的剑光瞬间冲天而起,几乎就要撞破水幕,射向苍穹。

     此白蛇昂天长嘶,变回了白剑,剑身上,此刻多了一丝暗色的菱形光泽,令整柄白剑多了几分深沉。

     林小铁睁开双目,目中有一丝疲惫与惧意。

     这种冶剑方法,对于任何的人,都不谛于是一种惨无人道的酷刑的。

     林小铁虽然心性坚定,远超常人,但终究是血肉之躯,当然亦会产生本能的恐惧。

     “还不够。。我要让此剑,成为青霖阶之中,无物可断的软剑!”

     此剑出自晶筋,缠绕力量极强,如果又砍不断,敌人还不得哭死。

     林小铁目光一闪之下,再次取出二块碳素晶,抛入了血腾炉之中。

     这一次,他并未直接催动脉形融矿,而是再次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这个锦盒,里面放满了鹅卵形的瓷绿色的生物器官,正是火狐一族的辟火胆。

     林小铁毫不犹豫,抓起一只狐胆,一口吞了下去,半响之后,发现身体动静不大,便大手一抓,将这些宝贵的辟火胆不断地扔进了口中。

     片刻之后,这整盒无比珍贵的辟火胆,是狐族数万年来的珍藏,已经全部进了林小铁肚子中。

     若是宇文飞芒在此,一定会气得半死。。因为这辟火胆若是带到外面,那一定是能卖出天价的。

     吞下辟火胆之后,林小铁目中毅色一闪,便再次操控炉火,准备熔石铸剑起来。

     三日之后。。

     服用了大量辟火胆的林小铁,已能堪堪承受这煎人的热度。

     林小铁望着眼前的白色软剑,有一丝得意,这柔软的剑身仍然是晶白,但剑锋之上已经变成一片浓郁的暗色菱泽,发出一股森然的锋芒,剑柄乃是林小铁用最精纯的灵铁打造,呈流水的线条,两侧各镶了两块白玉,显得非常精致。

     林小铁已成功往此竹剑中,共融入了三块碳素晶之多,亦使此剑之锋锐,在凡阶之中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

     三块碳素晶,已是此剑的极限,毕竟像这种珍稀之极的奇矿,寻常铸者一生都不会遇到一次的,它们若带到外界,只有莲阶的剑,才有资格以碳素晶重铸的,像林小铁这种将三块碳素晶用在一柄凡阶的剑上,传了出去,会让普通铸剑师感到抓狂的。

     林小铁有点疲惫地闭目养神片刻,闭关至今,他已经四日四夜没有任何休息和睡眠,身体已有所透支。

     突然,他睁目,右手向储物袋一拍,取出一枚奇经果,吞了下去,身上脉海似活了起来,快速运转。

     林小铁整个人没入奇经果所散的淡淡玄青色光芒中,他做完这一切,再次闭上了双眼,身上的气息缓慢而清晰地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转眼间,又是三天三夜过去。

     林小铁片刻也没有浪费,继续为他刚得到的心爱的青竹剑打造起剑柄来,他不敢将此剑融入炭素晶,当然是怕此剑太过强大,他最终控制不了的。

     转眼间,檀香舟,已经载着二百余人,在这浩荡的剑气长河中走了七天七夜之久。

     这一天,林小铁突然双目轻启,平静的面容中有一丝兴奋之色。

     “到了。。原来。。这里就是这可怕剑河的尽头么。。”

     林小铁身形一闪,灰衣身影已经出现在船首,他的目光,跨越剑河,落在了天边的一角。

     那里,一座古老的传送阵巍峨而立,每一块石头,都似一座高峰,掩住了天空,峰壁上劲虬古朴咒文深印进石,这种古老的文字,不是临月国文字,亦不是太古文字,而是这世间无人见过的洪荒古语,石柱上散发强烈刺目的银光,银光中一股古老而沧桑的气息冲天而起,万年。。在这里,不过是一瞬,太过悠久的岁月,从这里流淌而过,时空如同停止,天道竟似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