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84.第184章 鬼罗步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林小铁轻轻点了点头。

     “咦?”林小铁突然低头从怀中掏出一尊哞天牛妖像,此像里面,竟有一道红影在闪闪发光,并似乎随着时光,红光在慢慢变暗的样子。

     龙辰逸亦手持石巨人妖像,同样发现了这一事实。

     “有时间限制!”

     他与林小铁同时心头一震,两人互相警惕地对望一眼,跳远几步,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向那些舞剑的身影靠了过去。

     此种机缘万年难求,两人均是不可能舍得错过的。

     玉壁前,每一团宝光中,都有一名青年在练习着各种绚丽的剑招。

     有的青年抛出一柄长剑,长剑在空中寒光一闪,化出成千上万把宝剑狂斩而下,气势惊天。

     他的头顶,有一串金字闪烁,其招式名曰“剑爆流”!

     有的青年端坐在地,蓦地眼睛怒睁,目中寒芒一闪,数十丈远的山头竟被拦腰斩断。

     这是“玄心斩”之招!

     有的青年手指运转之间,三柄长剑在空中快速地螺旋盘转,所攻击的角度均是刁钻无比,完全封住了一个人的全身死穴,骇人异常。。

     这是“三剑流之螺旋剑阵”!

     这一团团的宝光,竟有十数处之多。

     林小铁在各团宝光外快速走动。。那沧桑的声音说了。。进玉壁只能取一式传承。。

     机缘一生只有一次,他当然想挑最强的招式来学习。

     突然,他目光一顿,落在了一名端坐地面,修习内功心法的青年身上,此人身上。。竟有龙气,吞吐之间,龙气化形而出,形成一个模糊的龙体,龙体抬爪之间,四周山石竟同时炸裂而开。

     这青年的头顶,写着“御皇决”三个金光大字!

     “临月的国剑,名为御皇,乃是恐怖之极的国器,这御皇诀,莫非有什么关联?!”

     此名听起来就极为不凡。

     林小铁大喜之下,就要一脚踏进这团宝光之中。

     突然,一只锦衣手掌从旁边伸出,伴随着一个高傲的声音传来。

     “站住,这心法。。本皇子看上了。”

     林小铁心中微惊,身旁边一闪,抬头望去,正是段杰到了。

     “你。。”林小铁心中愤怒,面上却只是寒光一闪。

     “本皇子没时间与一名铸童纠缠。。滚!”段杰冷冷地喝道。

     “传承未得。。若在此地动手。。免不了错过巨大的机缘!”

     林小铁心性过人,自然懂得隐忍之道,他转眼间心绪已平复如常,只淡淡扫了一眼段杰,便举步走向别处。

     段杰走进这团宝光后,这宝光立刻变成了乳白的颜色,林小铁延伸出体内剑意,却被这团乳白光芒挡了下来。

     “果然。。这团宝光只能进一人。”

     林小铁放弃了袭击的打算,转头望向了别处。

     “这是。。鬼罗步?!”

     突然,他的目光被一名身影疾走如风的中年人吸引住了,此人年纪近四十有余,剑眉厚髭,右手手腕上有一道波浪形的剑纹明暗闪烁不定。

     “鬼罗?!”

     林小铁本就身体矫健,胜于常人,再因为经常年铸剑,身体比普通青年强壮许多。

     “这鬼罗步看起来威力一般,但步法精妙,用来逃命。。竟是上上之选!”

     “这剑术看起来也比其它的容易修习许多。。正合我意。”

     林小铁是果断之人,心意已决,便举步走近了这团宝光之中。

     “众人修剑,均取刚强威猛之势,然剑者,利器也,杀人何须惊天之势,一臂一刃,斩首矣!”

     剑眉厚髭中年人突然身形一停,对着林小铁淡淡地道,目中有一股孤独之意。

     他的身体是由光线组成,不是实体。

     林小铁心中一凛,淡淡点头。

     “有缘得吾传承者自行感悟之。鬼罗步法,以势欺人也,讲究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实变幻,人不知踪也,欲进则先退,欲左则势右。。。。。。”

     剑眉厚髭中年人亦不废话,直接言传身教,身体如风运转,亦如鬼魅一般!

     “欲进则先退,欲左则势右。。。”林小铁目中精光四射,按照此人脚步,开始一步一步跟在后面奔走着。

     半天之后,林小铁气喘吁吁地趴倒在地,心道这步法果然有点诡异,走的方向身姿皆是匪夷所思所思,看似简单却要一个向左的动作需分解为数个向右冲的假动作及几个急停扭转来完成。

     林小铁再次艰难地走完一圈此步法的第一步的动作后,估算了下时间,自己走了五十秒左右,据中年人竟说,此步法需在一秒内完成,方算修成了第一层。

     林小铁眼中有一丝沮丧。。

     “注意我的脉形波动!”剑眉厚髭中年人不客气地冷哼道。

     “咦?”林小铁眼中异光一闪,这光线组成的中年人,体内居然真的有脉形,而且,他能清晰地看到他体内脉力波动的方向。

     “左足出,脉力出大敦而收涌泉,回旋舞,脉冲肾俞而至肩井,流转三次震脉直下鹤顶。。”

     中年人的话语滔滔不绝,身形似鬼影舞动,手中的剑,荡着淡淡的波浪左右冲击,竟是令人防不胜防。

     林小铁眼中露出一种倔强的神情,他口中狠狠地一咬牙,再次练习了起来。

     果然,脉力在体内按此术运转,他的身形,猛地加快了数倍之多。

     “此术,大妙!”林小铁此时才真正感到幸运,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这一练就是一个时辰,林小铁半息也没有休息过,一遍一遍地重复练习这鬼罗步与鬼罗剑术。

     练到后来,他的双脚都开始肿大了几分,他的嘴角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本来就是身体敏捷之人,练这鬼罗步法倒是事半功倍,据他自己猜想,自己虽然并未在一秒内完成图谱中连贯的动作,但也相差的不远了。

     他凝神望着这中年人,将他全身的步法与脉力波动深深地印进脑海后,才向他深深地一躬身,走出了光团。

     那名光线组成的剑眉厚髭中年人静静望他离开,并未道别,只是目中突然露出一股深邃与思索之意。

     “吾来自北域,吾宗。。擅修缘道。。能感应自己一生的缘份羁绊。。此人。。竟与我有缘。。并且缘不止于此。。按理说,我只是留影此壁,而现在数万年时光过后,我之真身,应该早已死亡。。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