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90.第190章 星辰之炼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等他出来,立即格杀他!”

     此时,段杰淡淡吩咐,他身后十数名白发苍苍的老层强者神色凛然,拔剑在手,严阵以待,加上段杰、龙辰逸等天骄押阵,他们自信非常,这么庞大的力量,即使林小铁不是一个人,变成一头巨兽,只要不是莲,就必死无疑!!

     而此时,林小铁身后的铸纹,荡出巨大的涟漪,仿佛铺天盖地向着四周密集地散出,并毫无阻碍地冲进了玉壁之中。

     整个玉壁的轮廓,逐渐在林小铁的心中清晰地出现。

     “相同的旋涡铸气,不同的闪电状铸纹,三锤之下,铸山成玉,同样霸气狂傲的铸术!”

     林小铁心中暗自叹服,他很少服人,但这一次,是全身心地对铸造此山的剑师拜服万分。

     突然,林小铁耳朵微动,一阵几乎细不可闻的幽幽回音似乎在天地间飘荡。

     这声音微弱之极,若不是林小铁修炼了闻息术,是绝对听不到的。

     “这是。。我的天赐铸纹释放的涟漪,与此山的铸造纹路相撞的回音!”

     蓦地,他的脸上再次出现古怪的神色。。

     “这。。这回音的旋律。。”

     他面上再次浮现惊叹之意。

     因为,耳中回荡的幽幽不绝的山音,竟就是林小铁在六畜天崩地裂之时,在可怕的万剑长河中听到的七彩韵律!

     回忆中,那幅壮阔的天地剑洪图象。。再次光芒夺目地浮现林小铁的脑海中。

     他忍不住跟着这股无比雄伟的乐篇,口中轻轻哼了起来。。同时,他的右手,出现一把又黑又重的大锤,正是跟随他良久的玄铁铸锤。

     乐篇在天地间回荡,林小铁闭目轻吟,手中铸锤跟着这奇妙的旋律一下,又一下重重地落到了眼前十多丈高的玉壁之上。

     玉壁有感,两者旋律合一,竟使大山轻轻震动起来,一人一壁的身上同时发出一股刺眼的亮光,此光向着广阔的天地四周散去,照亮了方圆百里之地。

     “他在干什么?!”

     “该死的,快停下来!”

     剑宗众弟子有人心生惧意,大声破口大骂道,经历了六畜试炼之恐怖天崩地裂,看到天地异变就已经让他们胆战心惊的了。

     林小铁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似乎。。铸纹内的奇异能量。。突然活了过来。。

     他的浑身上下出现了淡淡的莹光,这莹光,不是脉力,而是铸气流动形成,这使他整个人如浴光瀑一般。

     紧接着,这团围绕林小铁的淡淡莹光急速外扩,眨眼之间就变成一个十丈余高大的莹光身影,这身影一身长袍,似人形一般盘膝坐下,手挥巨大的铸锤,相貌的耳、鼻、眼睛,和一头飘飞的刘海,在光线之中依稀与林小铁有三分相似的样子。

     林小铁高举铸锤,这个莹光身影同样铸锤高高举起,达二十余丈,指向天空,盖住了白云,盖住了风,仿佛成为了这片天地中唯一的瞩目。

     “天哪,这是什么功法?”

     在众人口瞪目呆中,林小铁的巨大虚影,一记重锤狠狠砸在玉壁之上,大地震动,玉壁竟下沉了一寸,壁内一声清亮的声音向四周反震而出,形成了一股狂风。

     这片不过数里的地面,似乎承受不了这股力量,竟出现了裂缝。

     “我的妈啊,他到底要干嘛!?”

     “完了完了,这次一定是要死在这里了!”

     “我还没讨老婆啊!!天哪!”

     数名剑宗弟子仰天哀嚎,本以为逃出生天,但没想到这次是遇到疯子了!

     这片土地是悬空的,大地裂了,飞行器具又不能用,这掉下去必死无疑啊!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众剑宗弟子望向林小铁的眼神就像见了鬼一样。

     “这!!这是。。山河铸术的起手式?!”段杰的目光首次出现凝重。

     “什么?!山河铸术?!”

     红流公子的双眼充满了不敢置信。

     “山河铸术,那不是荒神所在的天荒道的镇派绝学吗?!他怎么可能会此术!”

     龙辰逸也有点坐不住了,失声狂吼着道。

     他望着玉壁前锤起锤落的林小铁,再望着空中那高大十余丈的光影青年,心中的恨,已经要爆炸一般。

     他是龙辰逸,除了段杰,他才是剑宗中最令人瞩目的明星!

     他要杀林小铁念心更加坚定了。

     突然,一声清脆而响亮的碎裂声在空中传来。。

     林小铁依然闭目,却不再吟唱。。他手中的沉重的玄铁铸锤,竟然已经碎成了数块石头!

     同进,风静了,天地静了。

     林小铁枯坐玉壁之前,却仿佛陷入了沉睡。。一动也不动。。

     那此普通剑宗弟子也静静立于光罩外盯着这名灰衣青年,目光惶恐,仿佛生怕他再次发疯来砸裂大地。

     而此时,林小铁却是同样一脸惊讶地发现。。自己竟出现在了玉壁之内。。

     而之前他站立的玉壁前,则是出现了一道门,里面有无数深邃的星光旋转,竟是星空之门!

     “他进去了,那里面必有奇遇!!”

     众人谁不知道里面一定有东西,皆是议论纷纷,莫是拿这玉壁毫无办法。

     突然,段杰有点气急败坏地吼道:“普天之下,莫非皇土,普天之内,皆服皇权!!”

     段杰一声吼,突然身上的皇戒突然冒出了耀眼的光芒,天地间突然传来无声的巨震。

     皇戒号令,莫敢不从!

     皇权之力,号令天下!

     即使坚硬如留影壁,竟也在皇者之戒的面前,开始无声地震动!

     竟似亦有臣服之感!

     “奇怪?这留影壁不是荒神所留吗?按理说,不应该对皇戒有感应!啊,除非。。”

     龙辰逸突然震惊地道。

     “除非,除非壁内留有有前代临月国皇者的气息!”

     左蓝跟龙辰逸并臂而立,淡淡说出了下半句,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均是好奇之极。

     而段杰此时,竟是高举皇戒,一步踏进了留影壁之内,此时,壁内的传承当然已经不在,更是晚了一步,星空之门亦已经消失了。

     “混蛋,那家伙怎么打开星空之门的!”

     段杰在留影壁内恼怒地吼道。

     外面众人对大皇子发怒,皆是瑟瑟发抖,不敢回应,他们哪知道林小铁是用什么方法打开星空之门的呢?

     这段杰在玉壁前站立许久,捉磨了半天,始终束手无策。

     他不是铸师。。又岂能窥明其中诀窍。

     他恼怒之余,目光扫向了一旁仍晕死的念心晴,她俏脸的脸依然苍白,没有血色,长长的睫毛紧紧闭合着,长睡不起。

     “居然敢帮助一名贱民,对付本皇子!”

     段杰眼中浮出了强烈的怨毒之极,提着长剑望着念心晴漂亮的脸蛋,目露凶光地走了过去。

     而此时星空之门内部的林小铁,正有点晕头转向地抬头,眼前所见,竟是漫天的星空。。

     他自然不可能猜想到段杰居然能凭手中的皇戒再次踏进留影壁的。

     进了这里,亦是偶然,这门一开,就强行将他的身体吸了进来。。这会儿,他还出不去了!

     只见此时林小铁站在一叶轻舟内,这舟是透明的,其内奇异的烟气氤氲,似是由能量组成,不是实体。

     在庞大的星空中。。一人一舟显得无比渺小。。顺着星河,轻轻向前飘荡前行。。

     前方,有一颗树,此树已枯,空朽的树皮仍在时光中站立,遮住了星空。。

     树下,一张青石台,两张石凳,一老一青,两个人影,正在凝神下着棋。

     老者须发俱白,已是垂暮之年。

     他的对面,是一名二十七、八的青年人,这名青年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背负修长剑鞘,飘然出尘,神色俊朗,剑眉星眸,长发整齐地梳在耳侧,俊秀的脸上有一股诡异的邪焰隐约起伏,举手投足之间已有宗师风范。

     林小铁望见此人,却如惊雷入目。

     应该说,临月国内无人不识。

     因为。。此人形容相貌,竟与临月国中那名传说中的开国强者雕像一模一样!

     他。。竟是临月国的开国君主,临月学府的创派祖师,诛兵侯!

     他建国之后,并未称皇,而是将皇位传给了一名姓段的大将,飘然而去!

     故他的称号一直只是侯,虽然只是侯,但却比皇更让人拜服!

     林小铁这回真是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咳咳!”林小铁回过神来,心道幸好此地无人,不然此幅吃惊之相被人看到,估计要被笑死了。

     一叶轻舟。。缓缓向前漂流。。

     一日之后,林小铁仍神彩奕奕地等着拜见这位天才的传说人物。

     三日之后,林小铁有点疲惫了。

     七日之后,林小铁感觉自己有点抓狂。。

     因为,这星河太辽阔了,他感觉自己与那棵枯树明明隔得不远,但这数日过去,两者的距离却似乎一点也没有缩小!

     短暂的崩溃过后,林小铁突然心中一动。。他一拍储物袋。。一袋晶莹可口的奇经果落入了掌中。。

     他大口一张,吞下了一颗!

     他身上脉力立即轰然运转,将他整个人罩进了一股淡青色的光芒中,他的气息立即上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