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193.第193章 光剑道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玄武皇者得意地哈哈一笑,抬掌又向耆宿期头顶拍去,这老家伙已经达莲境后期大圆满,差一步就能晋阶丹境,跟他并驾齐驱,还是有点实力的,不死他并不得安心。

     “休想!”两女同时怒声娇斥,双剑齐舞,一道道惊天剑光从云层间飞窜而出,缠绕交织得向此獠冲下。

     “不知死活!”玄武皇者冷哼一声,同时,他右手雄力再起。

     “玄影杀!”玄铁盾牌似一枚炮弹,瞬间就高速旋转着,摧枯拉朽般撞散了漫天的剑光,冲到两女的腰肢之处,两女面如土色,心中均是瞬间有了觉悟。。

     眼看两女就要惨死盾下,突然,众人大声惊叫,但叫声中,他们很快惊愕地发现,此高速飞来的盾牌上面,居然。。站了一个人。

     此人身着玄色窄袖蟒袍,腰挂白玉玲珑腰佩,剑眉星眸,俊秀的脸上除了优雅,还有一种邪气,他踏盾飞行,飘然出尘,长发整齐地梳在耳侧,竟如仙人一般。

     “祖师爷?!”媚姬美目一颤,轻声呼了出来。

     “是祖师爷!!”白云上,又有十余名剑宗长老赶到,他们的目中,均是写满了震惊。

     “天不亡我天丹,祖师显灵,祖师显灵啊!!”有一位白发长老甚至激动得号啕大哭起来。

     “祖师显灵,临月有救!有救了!”不远处的耆宿期嘴角流血不止,嘴唇颤抖地呼道。

     来者正是诛兵侯的一丝剑魂。

     只见他左脚轻轻一踏,脚下逼命的盾牌就像突然失去了力量一般,嘎然停止,在空中一个筋斗,就坠落了下去。

     诛兵侯静静浮在虚空中,他的目光,淡淡地向着玄武皇者望了过去。

     “玄武国?哪里来的东西?”

     他的第一句话,同样惊人。

     玄武国乃是临月建国后数千年后方兴起,那时诛兵侯早就死了,故他是并不认识的。

     “诛兵侯?!”玄武皇者面色一变,对于这名传说中的远古强者,他亦是不敢怠慢的。

     但他锐利的目光一扫而过后,脸色再次变得张狂起来。

     “原来不过一丝帝魂。。而且。。你当时也仅是丹境巅峰的修为。。不知何缘,你居然有帝境的帝魂之相,但又怎样,你凭一丝魂,要怎么和我打?哈哈哈!”

     他狂傲的笑声再次充斥天地之间。

     突然,他的笑意嘎然而止,因为,诛兵侯的身形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眼前,而且是鼻尖就要碰到他的鼻尖的距离。

     诛兵侯的身形同样高大,负手而立,冷竣的脸上波澜不兴。

     “你?!你找死!”玄武皇者吃了一惊,手中寒光一闪,三面玄铁盾牌闪现而出,向眼前的诛兵侯疯狂斩去。

     “咦?”他吃惊地发现,玄铁盾牌竟斩空了,直接从诛兵侯的身体上穿了过去,毫无阻力一般。

     “兵具、脉力,全都无法对帝魂造成伤害。。一看就知道你没跟帝境的强者战斗过。”

     诛兵侯目中依然冰冷。

     “难道。。此人曾和帝境的超级强者战斗?他是丹境啊,怎么说得经常跟帝境的超级强者作战一般?!”玄武皇者目中终于有了忌惮之色。

     “你。。留神!我。。只出一招!”诛兵侯眼中傲慢,他冷冷说完,他终于有了动作,只见他右手轻抬,五指成酒杯之状,酒杯中。。似有七彩萦绕飘动。

     玄武皇者面色紧张,盯着他手中酒杯,满心地凝神戒备。

     然而。。半响过后,诛兵侯仍毫无动作。

     再过去半响。。一切依然像静止了一样。

     “他怎么不动手?”玄武皇者满心的疑惑,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让你留神。。你傻傻站着干嘛!”诛兵侯有点不耐烦地道。

     玄武皇者眼皮直跳,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最可怕的是,他仍然没有发现,自己到底要留神什么!

     “算了,遇到个傻的!”诛兵侯打了个阿欠,右掌五指猛地收扰,酒杯一合,其内七彩光霞蓦地消失了。

     “怎会。。如此!!”玄武皇者同时惊恐地发觉,自己的玄武盔甲里面的身体上突然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十数把剑。。这些剑。。不是实体,是光,是七彩的光,它们绝也不可能从外面进来,而更像是从自己身体上长出来的一般!

     下一个瞬间,光剑爆炸而开。。空中的玄武皇者,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已经是满身的鲜血,几个大窟窿血如泉涌。

     “怎么。。回事!”玄武皇者败了,但他败得很不甘心,他是丹境。。他是剑皇,他怎么可能败,还败得如此莫名其妙!

     “光剑道?!”一个惊心动魄的名字突然回响在玄武皇者脑海中。

     “原来。。你是听过光剑道的,看来不是完全傻。”诛兵侯的剑魂目中露出一丝讥讽。

     “数万年前昙花一现的光剑道!但,这是怎么回事,它们什么时候攻过来的?”玄武皇者疯狂地吼道。

     “一切光,一切暗,皆入光之剑道,我的光,一直在照亮你的全身。。而你。。居然一直在发傻。。”诛兵侯有点无奈地解释道。

     有光的地方,就有他的剑。

     有暗的地方,就有他的咒。

     这就是光剑道的恐怖之处。

     “我让你留神的时候,你就该放出无光之域。。这是当年那群畏惧本侯的人,最后想到的应对光剑道的基本招数了。”诛兵侯耐心地教学地道。

     万年前,他的创立了光剑道之时,整个南域震动,无人能在他的光剑道之下走过一招半式!

     那时,他的光华。。如日中天,辉煌了整个南域天地。

     当然,也有一群人,为了对付他而苦心钻研了各种方法,这无光之域就是其中一招。

     但此时数万年时光已经过去。。当初那名光芒万丈的天才已经英年早逝。。光剑道彻底失传。。谁又还记得这些当初的人人必学的招数呢。

     听到此处,玄武皇者是彻底满脸的郁闷了。

     一切皆如计划一般顺利。。诛兵侯确实数万年前就死透了,这怎么突然跑出个诛兵侯的帝魂杀出来。。

     “怎么回事,谁放出来的?!日后,我非将他剥皮剁骨,以泄心头之愤。”他恨恨地心道。

     玉壁之内,林小铁自然是莫名地打了个冷颤,虽然表情奇怪,自然猜不到他已经被一名强大的皇者惦记上了。

     “哪里来的什么破玄武国,你们也太不中用了,一个丹境初期的剑皇就这么杀进来了,如入无人之境啊!!”诛兵侯突然脸一板,开始教训起耆宿期等人。

     众人闻言诺诺,同时面露羞惭之色。

     但下一刻,意外的事又发生了,诛兵侯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前额,轻呼一声道:“哎呀,我想起来了。玄武国?!数万年前,我前往西域天疆,斩杀十八凶兽之时,曾遇见一只小乌龟奄奄一息,我怜它身上有一丝洪荒玄武的返祖之血,救了它。。我返回临月国后,将它放生在临月国西侧。。”

     众人同时眼前一亮,齐齐望向诛兵侯。

     诛兵侯看起来才二十八、九的年纪,顶着众人的目光,他讪讪一笑道:“莫非。。这么巧。。那玄武国正是在天丹西侧?”

     临月学府众府主、长老们同时大怒,齐声道:“正是!”

     没想到搞了半天,欺压临月国数千年的玄武国,竟是自己的祖师爷带回来的。

     数万年过后,那头乌龟早就通了灵性,甚至玄武皇者等人的修行功法,全都是出自玄武,连国号,也以它为尊,以它为名!!

     “哎呀,哎呀,你们别这么看我。。这数万年过去,这小乌龟自己成了精。。那也。。那也不能完全怪我嘛,当年,那只小家伙还是很可爱滴。”诛兵侯面上不复冷竣,眼睛一眨,开始耍赖起来。

     “居然耍赖。。”

     临月学府的众人望向他的目光全都是一片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