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04.第204章 二轮铸师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左蓝仙子……并没有在这些尸体中,她一定进了宝库更深的深处。”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林小铁突然开口缓缓道:“我偶得机缘,修习了玄符舞的秘术灵剑道,若左蓝仙子在这个空间,我能感应得到她的灵剑气!”

     “啊!谢……谢谢!”

     霍霜闻言大喜,结结巴巴向林小铁道谢,他依然不敢望林小铁的眼睛,毕竟他送自己的礼物被自己转手送人,其实他是一个内心很敏感的人,林小铁没说什么他自己就感到惭愧极了。

     “你我目的并不相同,霍兄,宝库深处必然凶险非常,请自己小心。”

     下一刻,林小铁叹了口气,摆摆手道。

     霍霜脸色微微一变,有点苍白,林小铁的意思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他又怎会听不出来,此地危险,他们的目的又不相同,他是为了左蓝而来的,林小铁这话中的意思明显是你找你的左蓝,我找我的大皇子,大家各自保命,林小铁不会为了一面之缘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施矛援手。

     “嗯……大牛兄,你并不欠我什么,倒是霍霜有所亏欠,若有一日霍霜有能力,必会偿还!”

     林小铁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但霍霜却是没有生气,向着林小铁躬身行礼,然后一咬牙,踏上了浮空的横木,向着另一端的传送阵漂去。

     “此人倒记得我救过他的性命,知恩图报……在这个残酷的修行界……倒是少见。”

     林小铁暗自点头。

     “时间紧急,我们也走吧!”

     林小铁向千纲草纪两人点头,千纲草纪挥手之间,召出了一张碧草的草藤悬席,林小铁将念心晴轻轻放在了上面,这散发着玄异青光的草藤似蕴藏了生命力,念心晴躲在上面,沉睡中紧急的俏眉也稍稍松了下,似痛楚有所减轻的样子。

     林小铁感激地望了千纳草一眼,这东西明显也是异宝,此人肯拿出来,也是因为相信了自己的为人。

     三人跳上悬空的横木,飞渡悬崖,在悬崖另一端,三人看到了更多的临月学府弟子尸体,还有成堆的皇城侍卫的尸守,这些尸体有数百之多,显然都是攻陷此地的时候被守关者所杀的,死状之惨令人触目惊心,最显眼的是,在这些尸体堆的中心,还有一截木头在熊熊燃烧,仔细看去,竟是一个木头人,由几截圆木拼成,手脚关节处都做得灵活无比,表情却是一个大大的“冏”字脸,摇头晃脑的,显得有点怪异。

     它似乎还没死,望着林小铁三人飞渡过来,冏脸的双眉还蠕动了一下,只是它身体上的火已经是残焰,尤如柴,烧到了最后,快成了碳。

     它耗尽了当年主人留在它身上所有的铸气,没有了铸气,它不过就是一截木头而已。

     更奇怪的是,林小铁与它眼神对接的一瞬,身上的一轮铸气欲冲体而出,有不受控制的奇异感觉,令他喉头一甜,口中鲜血瞬间泌出,已经是受到了内伤!

     “怎会如此!”林小铁大吃一惊,铸气是他自己辛苦修炼所得,从未出来过被外物影响的情形,今天的情况非常反常,反常得令他察觉到了危险!

     “铸……铸气……给我铸气……”冏脸木头人脸上像是欣喜地在笑,还可爱地摆了摆自己的木头双手。

     “这些人,就是被它杀的?!它是……火属性的二轮铸师!”

     仙草园的那名白发老者突然惊叫出声。

     “二轮铸师……比我还高一个等级……”林小铁终于明白自己内心的危险感觉怎么来的了,也明白了自己的铸气怎么会失控,对方是二轮铸剑师,完全压制自己一个等级,斩杀脉海强者就像切菜一样轻松,幸亏它只是一个傀儡,不像修士,铸气会自己恢复,它的铸气用一分少一分,也正是因为如此,最后段杰等人才杀了一条血路过去!

     不,与其说段杰等人杀了过去,还不如说是这冏脸木头人铸气耗尽,最后慢慢停下了动作,但段杰等人依然不敢斩杀它,最后只是绕路走传送阵,依然不敢靠近它半步!

     余威至此!

     可见当时战况是何等惨烈,段杰等人对它又是畏惧到了何种地步!

     “你,你别靠近它,我们绕路!”

     仙草园白发老者看林小铁突然向冏脸木头人走了过去,不禁惊叫出声来。

     “没事,它伤不了我们,我看看。”

     林小铁表示哥很强,也不慌,对白发老者摆摆手,让他淡定,然后继续靠了过去。

     “嘎,铸气……给我铸气……”

     冏脸木头人似完全不觉得有危险,只是单纯地高兴地双手舞动起来。

     它只是傀儡,意识单纯之极,它铸气已尽,仅纯最后一点点撑住它的意识而已,转眼间很可能便会死去。

     “呀!”

     林小铁额头铸纹浮现而出,一声喝,伸手就向着木头人的脑袋抓去!

     “二轮的铸剑师……若能为我所用,那……岂不是所向披靡,段杰又算什么!?”

     林小铁的打算也很明白,他要收服这木头人。

     “啊?!”

     正当林小铁的手与木头人脑袋接触的瞬间,林小铁却是受痛一声惊叫,想往后退,却发现他的手将被黏在上面,有种奇异的力量将他体内的铸气疯狂地吸食进了冏脸木头人的身体中!

     “不妙!”

     林小铁心中大惊,一声大喝,身上血海修为瞬间爆发,死命将手一甩才挣脱了那木头脑袋!

     冏脸木头人吸得铸气,双目中瞬间火光大放,手脚同时摇摆,竟在缓慢站起来!

     “完了,完了,作死啊,这是作死啊!!”

     仙草园的白发老者脸上颤抖着吼道。

     正当危险之刻,林小铁突然伸出右掌,向着冏脸木头人狠狠往下一压,将它压得再次一屁股坐倒在地!

     “哼!那是我的铸气,你敢!”

     林小铁的铸气虽被抽出体内,但仍有一定掌控力,此刻死死锁住铸气,不被冏脸木头人利用。

     冏脸木头人却根本没有生气,反而小孩子玩耍打闹般开心地“嘎嘎”笑了起来。

     在笑声中,冏脸木头身上浮现出两轮古老的木月,此月,同样经历无数岁月,异样沧桑,以木头人为中央,亘古不变地缓缓旋转,同时,这两轮木月甫出现的瞬间,林小铁就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离体的铸气!

     “它,它在转化我的铸气!”

     林小铁再次大惊,不用多久,这冏脸木头人就能转化光它吸过去的部分铸气。

     “它吸了我不到一成的铸气,也够它放出一招强招了,不妙!”

     “我们绕路,快跑!”

     林小铁抱着绿藤飞席掉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

     “我早就说该绕路啊,你个混蛋,等等老夫啊,火烧过来了,啊啊!!”

     白发老者和千纲草纪见林小铁率先跑了,同时面色大变,特别是白发老者,他年纪大,手脚不便,更是跑得一抖一抖的,边跑边骂林小铁,气得须发皆动的!

     林小铁早就说了,生死各安天命,他照顾着念心晴安危就行,也不理他俩,早就跑得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