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05.第205章 奇异少年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火光,淡淡地从冏脸木头人身上散出,此火,本是普通,但燃烧着二层铸气的火焰,威力何其可怕,刚开始是一丝,散落地面,熔金裂石,很快,这丝火仿佛将天地间的云彩和石头都点燃了一般,放眼望去,天地之间都是张牙舞爪的可怕火舌,令人闻之生畏。

     林小铁抱着念心晴,千纲草纪则是扶着白发老者飞奔,众人皆是面色惨白,脸上全是汗,背后的火像要吃人一样滚滚扑了过来。

     最后,林小铁率先冲到了银色传送阵前,转身手一挥,无柄网剑化成白色长蛇飞扑而出,拉了千纲草纪一把,千纲草纪则是死死拉住那白发老者,两个算是一路滚进了传送阵中,灰头土脸的。

     银色光圈的背后,是一片无边无际的云海,这些云,没有飘动,从眼前静静铺展到天边,望不到尽头,似亘古存在,在此凝固了数亿年之久。

     这里,风是有形状的,每一片风荡过,都掀起一阵阵涟漪围着众人的身体,慢慢向四周扩展而去,却吹不动任何云彩,奇异非常。

     云海之上,有一座云堆成的山,云层是雪白无瑕,这座山更是洁白得像最纯净的梦。

     山上有一座悬崖,悬崖上有一棵老蕉树,老蕉树的树干内部有一圈浓烈的银色波动扩散而出,这银色,已经密得近乎实体,想必,真正的洪荒宝库,就在后面!

     这老蕉树似乎活了无数的岁月,大部份的树干都已干枯,只有一两片的蕉叶仍是青绿之色。

     山下,以段杰为首的临月国弟子将此山,团团围住,这些人的目光,落在此蕉叶之上,人人心中都是砰砰狂喜地跳动,目露疯狂和贪婪之色。

     此蕉树的叶子,竟正是那蕴含了浓密生命之力的蓝狐叶,如此至宝,竟有两片之多,简直是闻所未,更令人疯狂的,是那棵蕉树,要知道,千百年来,世间虽有蓝狐蕉叶存在,但从来没有人亲眼见过蕉树的存在!

     若得蕉树。。岂不是坐拥一座金山?!

     难道,临月国大地上的蓝狐蕉叶。。正是源于此地?!

     那这棵古树,到底又是什么来历!?

     悬崖古蕉树下,有一名少年,还有一柄剑。

     少年静静跪在长剑的前面,他的表情,平静如水。

     无数的风正是从悬崖中呼啸而下,似这里,才是世界的中心,是这片时空的起源。

     一片肃杀之意,卷起有形的风势,从这名少年的身上浓浓地散发出来,他仿佛。。杀神!

     他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一头黑亮的柔发在风中轻轻飘动,穿着合身的暗红战袍,衣领高高地竖起,罩在他的下巴上,他身体还未长成,却已经看出他体态颀长,俊秀的少年面孔,眉目如画,有一双薄薄又精致的嘴唇,脸上肌肤晶莹无瑕,散发着棱形的折射光泽,这一切。。完美得。。仿佛不像人类!

     普通长剑只有三尺,这柄长剑却五尺有余,几乎与这少年一般高大,剑身微弯,似刀非刀,似剑非剑,中间有一道镂空的半月形状,里面似有一股晶莹似水的能量在轻轻荡漾着,使这柄宝剑从剑柄至剑尖,皆成了淡淡的玉色。

     剑身呈奇异的柳丝流线状,奇异的是,剑柄是一个细色的字雕成,细看之下,竟是一个恐怖的“鬼”字,剑体内自成天地,壁内一轮残月高悬半空,残月下,柳树成行,微风吹拂,风若有情,回卷之间,在空气中荡出一个个若有若有的“约”字,似梦似幻。。似在等待着什么人,或是什么美好的事发生,但无数岁月逝去后,终等不来约定的人,此剑的宿命,注定了是一片寂寥。

     一鬼一约,亦是鬼之约定!

     “咦?这柄剑?!”

     林小铁初见此剑时只觉得脑海中猛然一闪,一种极其熟悉又震惊的感觉从心中浮了起来,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直到他猛擂了几下自己脑袋,才灵光乍现记了起来。

     “以前在雨王府,父亲要我熟读的几本品剑录里,就有记载此剑!”林小铁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是鬼兵红月!”

     “什么?不可能,鬼兵红月是历史传说,此剑,不是说被毁掉了吗?”仙草园的白发老者也算见多识广,面色大变,但马上又摇头道:“这段历史是开国君主诛兵侯亲自记载,当年围杀此剑的主导者,正是诛兵侯,当年此剑作恶,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诛兵侯顺应天命毁掉此剑,这亦是他剑号的来由啊!”

     林小铁忍不住暗暗点头,这白发老者虽是医师,但对临月国历史竟也如此熟悉。

     “没错,诛兵侯亲载,当然不会造假,鬼兵红月当年的确已经被毁掉了,但剑却没有死,甚至,剑的主人亦没有死!”

     林小铁悠悠地道,这段秘史,临月国中人知道的不多,当年鬼兵红月纵横天下,无敌于世,最后惹得南域三国各大高手联合围攻,最终不敌,鬼兵毁掉后,他的主人亦从妖化中清醒,望着自己曾手握鬼兵杀的无数生灵,血流已成河,他潸然泪下,欣然受死,但诛兵侯却没有杀他。

     “鬼兵,的确已毁,这剑,也完成了蜕变,它的名字,不再是鬼兵红月,而应该叫来生之恋。”

     林小铁叹了口气地道。

     “来生之恋?你胡吹的吧,你怎会知道剑的名字!”仙草园老者满脸的不信。

     “我当然知道,这个故事我都熟读过无数遍了。”林小铁耸了耸肩,有点生气,不理那老头,也不打算继续讲下去了。

     “林寨主,我也想知道,为何此剑名为来生之恋?”

     正在此时,林小铁鼻间突然飘来淡淡的芬芳,同时,一个清脆悦耳又不失高贵大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林小铁面色一变,猛地回头,竟有人能无声无息地走到他的背后而不被发觉,若那人有心偷袭他,那此刻的他,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是你……”

     眼前之人一身白衣如雪,清冷高挑,衣裙轻轻垂落地面,容颜倾国倾城,眼中带着淡淡的微笑,不是程剑雪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