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06.第206章 无名者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程剑雪的身后,站着一名奇异大汉,此人身高近丈,寻常壮汉站在他身边,亦显得跟个孩童似的,最惊叹的是他的头和脖子上的肌肉都极其发达,长满了又黑又粗的兽毛,不像人,更像一头猛兽,此刻,它双目像狼一样狠狠地盯着眼中渺小的人类,似只要任何人对程剑雪不利,他就会立即扑出,将那人撕碎。

     林小铁此时修为已经不低,但被这大汉一瞪,竟有被恶兽盯上的生死危机的感觉,心中大凛,知道此大汉实力不凡,忍不住无声退后一步,拉开了点距离。

     “你别怕,他是我的狼叔,他是蛮荒国霜狼族人,不通人言,但很善良,不必担心。”程剑雪淡淡一笑道:“跟我说下来生之恋的故事,我对这柄剑很有兴趣。”

     “原来是来自蛮荒国的人。。”

     南域三国,以蛮荒国最为边远,所处之地,皆是穷山恶水,蛮荒国人也极少出现在临月大地上。

     程剑雪天赋极其罕见,林小铁先后见她召雪道、剑道都展现了惊人的实力,到现在也没摸透她的真正身份,到底是灵师还是剑师。

     “这故事其实我也只知一半,简而言之,这剑,也就是鬼兵红月,真正的来历没有人知道。”林小铁闻言淡淡道:“这柄剑的主人,史册已经抹去了他的姓名,就叫他无名者吧。”

     程剑雪对自己有恩,林小铁还是耐着性子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故事不长,当年南域还没有建国,正是群雄纷争的时候,战争很残酷,天天征战,民不聊生。”

     “乱世出英雄,那一年,一个普通的村子里,出现了两名少年和一名少女,其中一人,就是无名者,另外两人的名字,你们却是熟悉,就是诛兵侯宇文拓和他的妻子柳梳音。”

     林小铁快速地说道。

     “是梳音仙子!”程剑雪闻言美目中闪过一丝异芒,与诛兵侯齐名的梳音仙子当兵随诛兵侯剑指天下的飒爽英姿,可是临月国内,所有女弟子的偶像人物。

     “没错,这三人皆是不世奇才,有志平定天下,甫出世,他们强大的实力就引起了南域所有势力的震惊,像所有故事里一样,诛兵侯与无名者都暗中爱慕着梳音仙子,三人间的关系变得极是奇妙,诛兵侯彼时年少张狂,又生性洒脱,留下一封书信,离开他们攻打下来的王城,远走北域,去寻找他心中最强的剑道。”

     “诛兵侯自动退出后,无名者和柳梳音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林小铁说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如此说来,临月国的建国者,不应该是这个无名少年么,应该是他娶了梳音仙子啊!”林小铁说的故事太震惊,程剑雪听得美目眨啊眨的,不由得讶然问道。

     “按理来说,是这样的,但惊变发生在新婚之夜……”林小铁又叹了口气道:“那一夜真实发生了什么,无人知道,只是有野史记载,柳梳音在新婚之间袭击了无名者,并夺走了他随身的佩剑,无名者重伤,而同一夜,来自玄武大地的大批修士攻城,无名者重伤却坚持带队守城,失去了宝剑又身受重伤的他,与玄武的修士在城内大战了一天一夜,战状极是惨烈,他最后力竭被擒,其余人全部战死。”

     “你胡说,梳音仙子不是这种人!”程剑雪闻言,不由得摇头道。

     “你敢诽谤开国夫人!!”白发老者同时大怒骂向林小铁。

     “我说了,真实发生何事,无人知道。”林小铁面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道:“但那一夜,柳梳音的确没有出现,无名者孤立无援,绝望地苦战一天一夜之久,这难道真的没有问题么?”

     程剑雪和白发老者闻言同时语塞。

     “后来发生了什么?”千纲草纪忍不住追问道。

     “无名者被擒,柳梳音失踪,他们再一次出现,已经是三年之后。”林小铁淡淡说道:“无名者被玄武擒捉,不知是因被心爱之人背叛,还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已经心性大变,再次出现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名立志一统南域的少年,而是,一个恶鬼。”

     “恶鬼?!”白发老者像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脸上一颤道。

     “没错,他的左眼,出现了一个不应该存在世间的东西,那是鬼瞳,来自黑狱的禁咒之物!”

     “他已经不是自己,而是被鬼瞳控制了身体的怪物。”

     “那一战,是无名者带着玄武修士,对阵柳梳音带领的临月修士,那一战,无名者重伤柳梳音,并夺回了他的宝剑,也是那一战,无名者的鬼瞳和他的宝剑被一名来自异域的神秘铸剑师完美融合,鬼兵红月,第一次出现在人间。”

     “那时,没有人知道,这柄鬼兵会给南域带来何等何怕的灾劫!!”

     “而那名神秘的铸剑师,亦不曾被记载,只知道因他铸的这柄剑,无名者彻底鬼化,成了一个真正的魔鬼。南域从此进入血史时代,他杀了多少人,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当诛兵侯光剑道大成,从北域回来,召集群雄会战鬼兵的时候,整个南域的人口,只死剩鼎盛时期的百分之一而已。”

     “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诛兵侯光剑道大展神威,毁灭鬼兵,无名者最终从鬼瞳和鬼兵的控制中翻然醒来,想起这些年的杀戮,泪落如雨。”

     “杀了这么多人,他不再是当年那名意气风发的天才少年,而是一名罪人。”

     “秘史中,最后的记载,就是柳梳音决意孤身与无名者一会,而诛兵侯一人挡关,万夫莫开,那些想复仇并杀掉无名者的人,都畏惧他的威名,被他拦了下来。”

     “那一场会面后,无名者就消失了,再无记载。”

     林小铁不想多说,细节都直接抹去了,一口气将事情说完。

     “那来生之恋,又是怎么回事?”程剑雪望着媄媄道来的林小铁,听得入了神,眼中忍不住问道。

     她也没想到林小铁在野史上如此博学,美目望落在在他认真的脸上,闪着奇异的光芒,。

     “无名者与柳梳音本该是恩爱夫妻,但经历如此惊变,这些年的争斗,两人的心都已是千疮百孔,相对无言,百感交集。无名者虽然脱离了鬼瞳的控制,已经觉醒,也明白了当年的真相,奥悔不及,但过去的,终究是回不去了。”

     “他已决定离去,终生不再出现在柳梳音面前,他带走了毁掉的鬼兵红月,说会为她打造一柄传世的宝剑,那柄剑的名字,会叫来生之恋,有一天,会有人带着这柄剑,带着他的思念,出现在柳梳音的面前,而他,将不会再出现。”

     “而今,已过去万年岁月之久,柳梳音和诛兵侯都已归于尘土,没想到,无名者,最后的结局,竟是在洪荒宝库终老,而他,亦真的铸出了来生之恋。”

     林小铁叹了口气道,铸剑何其艰难,更何况是这么一柄奇剑,竟耗尽了这位一代奇人一辈子的心血,但柳梳音自然是并不知道这一切的了。

     “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新婚之夜,梳音仙子为何会袭击无名者,她又去了哪里?”

     程剑雪黛眉轻皱,忍不住追问道,美目中若有所思的样子。

     “万年之前的事,谁又知道呢?只是有传言,这事的真相可能和柳家家主有关。”林小铁摇头道,这些事都是雨王府中的秘史记载,也不知道父亲哪里搞来的。

     其实林小铁还是隐瞒了一些细节,例如,当年的无名者是一名孤儿,宇文拓生性洒脱,不爱权势,到手的江山,他眼也不眨就能拱手相让,甚至死后下令,宇文家族之人不得修行光剑道,是真正的无欲之士,但柳家当年却是先后依靠无名者和宇文拓的实力,乘势成了一等一的大家族,势力之大,在南域一时无两,如日中天。

     柳梳音的父亲本来只是一个乡村中默默无名的教书先生,最后却几乎成了南域中登上权势顶峰、主宰天下的人。

     当年诛兵侯建国后,很快就退隐山林,将江山交给了柳家,柳家家主接任成为新皇,这究竟是为什么,也是当年一大公案,至今悬而无解的。

     而今万年时间过去,柳家亦被淹没在滚滚红尘中,这段历史,也渐渐无人提起了。

     “柳家家主?”程剑雪闻言眼睛突然一亮,道:“程王府中,对这名柳家家主倒有一些记载。”

     众人自然是聚精会神地听着。

     “听说,当年诛兵侯退隐,并非完全自愿。他即使再生性洒脱,也知道建国之初,不该就这样离去,他之所以带着妻子和家族离开了诗意天城,听说,就是受这柳家家主所逼。”

     “被逼的?”林小铁皱眉道:“当年诛兵侯光剑道天下无敌,谁能逼他。”

     “诛兵侯再无敌,也不能干掉自己老丈人吧?”程剑雪没好气地道:“再加上那柳家家主不知道修行了什么神秘的功法,竟是亦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晋阶到了丹境,实力可与诛兵侯一战。但宇文家族相比柳家,自然就显得极是弱小了,不能敌之。”

     “天下甫定,诛兵侯不忍两族再起兵祸,从而选择了拱手让出诗意天城。”

     林小铁眼中异光闪动,心知这柳家家主大有问题,他本是一名普通的乡村教书先生,最后竟能修炼到丹境,只怕是炼了什么邪术。

     程剑雪此时与他目光相触,彼此皆知心中的疑问。

     “看来那柳家家主不是什么好人,当年会不会是他内外勾结,暗中想谋害无名者,柳梳音被父亲所逼,万般无奈之下,为保丈夫性命,才袭击无名者,只为父亲承诺不能害他性命。会不会是这样?”

     “但柳梳音没想到,丈夫性命虽然活了下来,但以为自己背叛了他,极怒之下,性情大变,被鬼瞳乘势控制了身体。”

     千纲草纪听了半天,感到有些头疼,推测着道。

     “过去太久了,真相已经没人知道,说不定眼前这名奇异少年还能了解一些,我们倒真是无法印证了。”林小铁叹了口气道:“若真是如此,此人当真可怕,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此人连自己女儿也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