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03.第203章 霜泪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林小铁离开了,现场一片死寂。

     “那名叫大牛的外门弟子,竟然击败了龙公子!”

     “南辰北迪,龙公子可是与朱笛齐名的临月学府两大天才啊!!”

     “这怎么可能!”

     天才,是比学府内红流、乔狮等天骄更强的称号,这一代的年轻弟子,能获得天才称号的,也仅仅是龙辰逸与朱笛两人而已,可见这名号里所含的实力与尊荣!

     而上一代的天才弟子,也只有段杰与孤之羽缺两人而已。

     但今天,天才败了,龙辰逸败了,没有人真的认为他会败,而已是败在一名试炼前默默无名的外门弟子手上!

     “这个叫大牛的外门弟子究竟是谁?他的师傅是谁?!”

     “他怎么这么强,他真是外门弟子吗!难道是耆宿期府主秘而不宣的弟子?!”

     六蓄试炼外,临月学府大部队内亦像炸了锅一样,耆宿期感到有点头痛,因为这一刻,所有的莲境以上的强者都围在他身边,问他这个问题。

     但他偏偏真的不知道这大牛是谁!

     而且,这大牛真的不是他的弟子,他的关门弟子只有朱笛一个而已!

     更可怕是的,他亦不知道这大牛的师傅是谁!

     “快,给我将府内所有的莲境强者找来,谁偷偷摸摸培养了一名这么强力的弟子,还藏到外门弟子中去了,找,找出来,本府主……重重有赏!!”

     耆宿期被问得烦了,干脆大声喊道。

     众人顿时哗然,看来这还真的不是耆宿期的秘密弟子了。

     这一天,一名叫大牛的神秘弟子的名字迅速在临月学府内崛起!

     临月学府内这个名字很快就传遍了全府,达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弟子见面就是说起这名字的程度!

     甚至,这名神秘弟子的诸多传奇事迹也被好奇者挖了出来。

     例如,他在试炼前被阴阳道姑赶了出来,没有资格参加试炼,最后还是跟着楼无痕的弟子进去的。

     还有,他曾在魔狐山脉中号令群狐,魔原上救下霍霜,加斩白蛇,蚁原上火烧蚁群,种种传奇事迹都成为了所有临月弟子口中的谈资!

     甚至,有人将大牛在留影壁对抗大皇子皇权的事迹也传了出来,有人将这名叫大牛的弟子,和一年多前消失死去的林小铁联系到了一起,一时间,这两个名字成为了临月国内对抗皇权的风云人物!

     甚至,这大牛以一名默默无名的外门弟子,击败了作为亲传弟子的龙辰逸,更是成了许多外门弟子的偶像!

     无数的人,开始寻找这名大牛的修炼踪迹,也有些弟子,崇拜地希望见他一面。

     很快,这个传奇的名字就被有心人记进了史册,将他的出现,与大皇子段杰、雨王大弟子孤之羽缺并列到了一起,称他们是临月三剑,代表临月最具潜力的三大强者!

     所有人都坚信,若这三个人有朝一日,获得奇遇,突然凡境,真正踏进莲境,他们的潜力,将绽放最惊艳的剑华!

     但这些都是后话,此刻,化身为大牛的林小铁,刚抱着晕迷的念心晴,进入了洪荒宝库的内层,此刻,他更是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洪荒宝库内层,此刻竟是一片死寂,大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临月国弟子的尸体,一眼望去,尸体延伸到了天边,死亡似没有尽头,触目惊心!!

     这些弟子能从残酷的试炼活着走出来,每一个,都是临月国的精英战力,没想到竟在此地死了大半之多!

     这些死掉的弟子有被刀剑斩死的,有被铁锤砸死的,更多的是被活活烧死的,从他们死前的姿势看,他们一定是恐惧到了极点,疯狂地往回跑,可惜这宝库内层能进不能出,这些人被堵在传送阵附近死得密密麻麻的,死样扭曲的脸诡异吓人。

     战火已熄,仅余不久前大战留下的狂风呼啸。

     林小铁抱着念心晴,衣袂飘飘地站立在这片死之国度,竟是这个辽阔空间中唯一的两个活人了。

     “究竟是是什么可怕的东西,能将这数百脉海精英斩杀于此?!”

     林小铁眉头紧皱,心中显然也是忌惮之极。

     正在此时,林小铁脸色一变,单手抱住念心晴,右手召剑,木禾剑随心气势爆发,挡在林小铁面前。

     只见两道快得无与伦比的光芒,一红一白,似纠缠,又似争斗,从外层的传送阵扑了进来。

     “好快的速度!”

     来者似根本不在意旁边的林小铁,直接掠过他,一头扎进了另一边的悬崖深处一个巨大银色传送阵中!

     因其速度太快,连林小铁也没法看清里面究竟是谁!

     “刚刚进去的是谁?”

     林小铁的耳边突然想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却是意外地看到仙草园的那名白发老者。

     “你们怎么跟进来了?”林小铁心中感觉一丝意外,他要去找大皇子算帐,普通的弟子见到段杰,大气也不敢出,别说还主动找上门了。

     白发老者的身后,却是站着另外那名头戴整洁方巾的青年,此刻他对林小铁咧嘴一笑道:“有什么好意外的,说到底,念师妹可是我们的小师妹,救她不是你的责任,而是我们这些当师兄该为之事!”

     “再说我们虽打架上帮不上忙,也止不住皇印的伤口,但以医道保住念师妹魂识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方巾青年补充道,他的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他是一个临月国内一个普通村落里的医师之子,以他的卑微身世,成为仙草园内门弟子这种事对于他无异于遥不可及的幻想,是念师妹,偶然看到他精湛的医道和执着的精神,向逸医仙推保了他,这才有了他的今天。

     “眼前的遍地尸体你们也看到了,洪荒内层凶险非常,大战将起,乱战之中,普通医师没有修炼战斗之术,而我力量有限,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林小铁虽敬佩他二人的勇气,但仍是要将事情的凶险说清楚。

     “你负责取回皇戒,但仍需要医者才能使用它来治疗皇印伤口,你打你的架,不用顾虑我们。”

     “医者不战,但并不代表医师都是怕死之辈!我,千纲草纪,第一个不怕!”

     方巾青年受激,眼中猛地冒出怒意,闪着傲然光芒沉声道。

     “想不到,临月学府中,我遇上的第一条好汉。。是没有战斗能力的医师。。”

     普通医师是没有战斗能力的,念心晴能战斗是因为她身负雷电之体而已,除了雷电之力,她也是没学习别的剑招的。

     林小铁心中欣慰,这临月学府中还是有些热血之士的,哈哈一笑,没有回答千纲草纪的话,他的目光缓缓移到了千纲草纪背后一人的身上。

     千纲草纪和白发老者的背后,竟还站了一人,一名神情有点畏缩的瘦弱少年,他轻咬着苍白的下唇,有点怯意地望向林小铁,仔细望去,他的眼神中还带了一丝羞愧。

     “你怎么也跟进来了?”林小铁皱眉道。

     “我……我担心左蓝,她,她在里面会有危险……”

     这名瘦弱少年赫然正是消失许久的霍霜,那名天生地狱瞳的软弱少年,在林小铁赠了他一片蓝狐叶后便消失了,没想到这会跟着进了宝库内层。

     林小铁凝神感受霍霜身上的修为,以他现在八层的脉海修为,自然是轻易地就看透了霍霜身上的修为半点都没有增加,仍是初见时的五层的脉河初期修为!

     “蓝狐叶……已不在你身上了罢……”林小铁看向霍霜的眼神流露出一丝失望。

     霍霜闻言,苍白的脸上涌现出一片羞红,仿佛因内心被林小铁看穿而羞愧不已,低头半响不语,久久后才结结巴巴地道:“蓝狐叶是,是至宝,左……左蓝姑娘更需要它……”

     林小铁无言,他当初忍痛将神奇又珍稀之极的蓝狐叶送给霍霜,虽说自问没安什么好心,就是看好他是黑狱双瞳的主人,此人若双瞳同时觉醒,以黑瞳的强大力量,他日后将是临月国中称霸一方可怕的人物,林小铁只是想作一份人情,先跟他搞好关系罢了。

     林小铁临走前还特地叮嘱一二,让他服下此叶提高修为,没有想到这霍霜还是一转身就将蓝狐奇叶送人了。

     他现在感觉……肉有点痛,头有点疼!

     同时,林小铁心中也暗暗警觉了起来!

     “如此想来,左蓝此女应该已经不动声色吸收了那片蓝狐奇叶,那她现在很可能已经亦是八层的修为了……此女进宝库前后一直隐藏修为,有这种心机,我得提防一二!”

     “年轻人,你区区五层修为,闯入这宝库内层不是找死吗?又如何保护那左蓝仙子呢?左蓝仙子何种地位,她不是你该爱慕的人,别不自量力了,免得枉害了性命,又如何对得起父母?!”

     仙草园的白发老者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地道。

     这霍霜赠了左蓝这片蓝狐奇叶的事在临月学府的试炼弟子中早已传开,只是林小铁不知道罢了,学府内的弟子都认为霍霜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私地里都对他这种人非常的不屑的,可以说霍霜的名字再一次在临月学府内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

     “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但我就是喜欢她!”

     突然,霍霜的脸变得异常的倔强,他一个字一个字强硬地盯着那仙草园白发老者说道!

     他对林小铁有愧,但对这些外人可没有!

     “自进学府以来,你们就嘲笑我,说我怕死!”霍霜似被老者的话刺激了,他毫无征兆地像野兽般吼了起来道:“没错,我怕血,更怕死,我不想死啊,更不想打架,我知道我修为太差,剑法更差,天天被骂,我知道我只是一名区区脉河的弟子,默默无闻,但我就是喜欢她,你们凭什么笑我,凭什么说我不配喜欢她!”

     白发老者见霍霜突然吼起来,也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不禁反过来骂道:“老夫不过好心好意教育你,你别好心当驴肝肺!!”

     “我不要你们的好心,我只是想进来,进来看看她遇到危险没有!”霍霜被骂,脸上恢复了点冷静,见白发老者怒目圆瞪,不甘生了点怯意,低头道:“她进去的时候,我是怕了,我怕死,不敢跟着进去……我现在还是怕,但已经不那么怕了,我不会拖累你们的,我……我想了很久,还是要跟着她,我只知道,如果里面真那么危险,万一我永远看不到她了,我……我忍不住跟着进来!”

     霍霜说到动情之处,眼中不甘流出了着急的泪水,里面这么多死人,他也不知道左蓝是否遭遇了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