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09.第209章 见皇必跪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眼见冷竣的兵族少年宛如无敌战神,挡在云山之上,数招之间,临月学府众精锐弟子已经是死伤惨重,只有数名八、九层的高手逃了回来,而那些七层的弟子根本无法逃脱血雨的范围,竟是在惨叫中被残忍屠杀殆尽。

     云山本白,此刻却是血流成河,云山染成鲜红,宛如地狱惨景,触目惊心。

     而施杀之人,却是面无表情,手握奇异的传说之剑,来生之约,身上散发出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力量,虽是凡境气息,却让人莫名从心底感到一股恐惧和震颤,而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此刻,兵族少年缓缓撕下衣角,轻轻擦拭此剑,仿佛四周的血腥场景跟他根本没有一点关系一般。

     “一群废物!”

     正在众人心惊胆裂之间,只闻冷哼一声,一股竟不下于兵族少年的强大气息冲天而起,雄浑喝声中,一条尊贵的身影傲然踏出,但一声喝,便让整座云山都剧烈震动了起来,庞大的气压瞬间降临众人身上,让众人本来颤抖的心在这股气压下一凛,缓缓平复了下来。

     来者正是临月国大皇子段杰!

     “哦?”兵族少年乍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息,他奇异的剑瞳缓缓收缩起来,聚焦在大步踏来的段杰身上,脸上首现凝重的气息,仿佛也知道此人实力,极强!

     “凡境之修,在本皇子眼中,尽是蝼蚁,你,也不例外!”

     张狂的声音中,大皇子踏步之间,身形瞬动之间已经来到兵族少年眼前,他身上的气息亦已催至顶峰,强大到令人闻之色变的程度,抬手就是凶猛至极的一拳,拳风间凝聚的恐怖能量,正是代表了凡境大圆满的至强力量!

     “喝!”在大皇子恐怖的威逼之下,奇异少年却是不闪不避,手一挥,来生之恋瞬间消失,化成一道光,回到他的体内,同时,此少年身上的气息亦疯狂膨胀起来,双掌运化之间,竟有剑光从掌间耀眼夺目,双掌平推,亦掌劲,亦剑招,接大皇子一拳!!

     “糟糕!”

     强招相接,引发惊天巨响,云山震动欲裂,风走云急,强大的余劲横扫,那些刚跳出生天的临月国弟子被余劲扫中震飞,均是面色大变,运劲自保。

     巨响弥久才消,风吹云散之后,露出了段杰与兵族少年的身影,两人一招过后,各退三步,强悍的力量竟是平分秋色,未分胜负!

     “此拳,他竟接下来了……兵族果然可怕!”残余弟子均是惊呼出声。

     而那兵族少年亦眼中闪过异色,瞳中剑光一闪,气势不减,凝神运招,一股强横的剑意冲天而起,竟是再运强招。

     “传说之中的兵族……果然不差!”大皇子段杰却是不慌不忙,甚至,他的嘴角还有一丝笑意。

     “但你的命运,早在万年之前就已经注定,你,只能配为吾所用而已!”

     面对来势汹汹的兵族少年,段杰冷笑一声,不闪不避,也没有运招,只见他手背上光华一闪,尊贵的临月皇戒无声出现,绽放出了耀眼的金色强光!!

     “啊!”一声惊喝,令人不解的是,这兵族少年在皇戒甫出现的瞬间,就脸色大变,一股来自生命根源处的禁锢犹如惊雷,在他的脑袋中炸响,令他不由自主地向着皇戒跪了下来!!

     这种感觉,他这一生,都没有碰到过,但强大得他根本无法抵御,因为,这个禁锢来自他的本源,来自他的剑!

     “守关者,你以为本皇子会毫无准备地进这洪荒宝库吗?哼,妖兵红月,当年诛兵侯一念心仁,放你一条生路,但也亲手给你的剑体加了一道禁锢!”

     “此剑,见皇必跪!”

     “光剑道的禁制,这世上已无人能解!”

     “吾是临月大皇子,手持皇戒与皇印宝剑,你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是被吾所奴役!哈哈哈!”

     最出人意料的结果,令意外的转变,众人皆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强不可撼的守关者,居然畏惧临月国的传国之皇戒,喜的自然就是既然搞掂了守关者,那他身后的洪荒宝库,自然就等于唾手可得了,自然人人大喜,目露贪婪之色。

     而兵族少年则是平静地跪着,他努力想站起来,却始终没有办法,于是看上去,像是发了呆一般,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或是疑惑之极。

     “告诉本皇子,你背后的,是否就是洪荒宝库!”段杰得意之极,傲然问道。

     “哼。”兵族少年却是冷哼一声,望向段杰的眼神中,甚至有几分轻蔑,意思就是你不敢跟我打,用这不知道什么样的戒指制服自己不算什么英雄。

     “这!”段杰大怒,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秘史中仅载此禁锢令妖兵红月见皇必跪,而没说怎么号令这柄剑!

     眼前的兵族少年跪是跪了,却是根本不听他的指挥啊。

     “皇子,宝库开启时限将至,届时所有人都会被强制传送回原界!”那名甲衣大汉的侍卫队长怯怯地提醒道。

     “哼,我知道!”

     段杰也是清楚,自己没时间在这耗下去。

     “一群废物,发什么愣,还不上云山!”

     在段杰一声喝令下,那几名剩下的九层侍卫如梦初醒,齐奔云山之颠的那个传送阵。

     “三位,你们也请吧!”段杰眼光扫向一旁的孤影笑、程剑雪还有左蓝仙子,一个请字,隐含着他对这三人的一种敬重还有忌惮。

     其中孤影笑和程剑雪两人都隐隐与林小铁有些牵连,段杰让他们先走,目的非常明显了。

     孤影笑叹了一口气,率先走向山顶传送阵,程剑雪美目却是不动声色,脚尖轻点,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传送阵白光中了。

     “不妙,他要动手杀人。”

     千纲草纪率先反应过来,拉着草藤悬席就跑。

     “跑,还来得及吗?”

     大皇子却是阴森森地笑了:“仙草园的废物,一个愣小子,一个老不死!你们竟站在本皇子厌恶之人的身后!”

     “你们,都得死!”

     “本皇子只出一招,一招留命!!”

     冷笑声中,段杰本来就催至巅峰的可能气劲猛地再次爆发,身上的脉海气息笼罩云山,甚至,他的背后有两柄虚色剑影冲天而起,正是大铸剑师为他脉河、脉海灌进的剑灵,此两道剑灵竟都是青霖上阶的宝剑,两道剑影幻化之下,化作两头凶猛的金狁,金狁与段杰本身的气息融合,让他强大气息再次上升了一大截,显得可怕之极。

     论实力,他的确是站在了凡境之颠!

     “一招留命……你,做得到么?”

     林小铁却是淡淡一笑,他大步向前踏上一步,身上的气息也猛地展开,血色脉海冲天而起,脉海中剑光四射,一头骨龙亦龙亦剑,浴血重生般张牙舞爪,向着那两头凶猛金狁一瞪眼,竟令得那两头虚影金狁颤抖地嘶吼连连,似是为了压抑内心的恐惧而发声。

     “咦,他竟然也有大铸剑师为其灌灵,但为何,同样是青霖上阶的宝剑灌灵,为何他的一头剑灵……竟在本皇子两头剑灵之上!”

     段杰表面不动声色,但他的内心无疑是震惊的!

     先不说能令大铸剑师耗费心神灌灵的,无一不是那些大家族的天骄弟子,眼前之人,默默无名,竟也完成了灌灵,甚至一头骨龙,竟吼住了他身上的两头金狁,此两柄宝剑可是他让临月国内顶级的大铸剑师灌灵的,每头金狁,能保留高达三成的可怕力量,融进他的体内!

     金狁乃兽中至尊,实力强横!

     但明显,这骨龙更胜一筹!

     这是段杰怎么都想不明白的。

     因为洪荒吞兵决并非吸食剑灵,而是直接吞,保留了完整的力量,甚至还有所增幅,而且吞兵决失传十数万年之久,他甚至根本没听过有此铸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