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08.第208章 洪荒残剑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兵族少年逞威,而段杰此刻却是毫无惧色,威严之声冷冷喝来,直灌进众人耳中。

     “为本皇子,斩杀此人!”

     皇令已下,众人同时一凛,目中再露强烈杀意,一声喝:“列阵攻击!”

     大喝声中,临月国仅余的数十名精锐凡境高手迅速集结成形,重剑手列队顶在前面,灵师纷纷手上祭出强烈的金光,施展各种强大的灵术,准备远距离的灵术攻击!!

     阵势成,强大的杀意冲天而起,杀阵缓缓向那兵族少年推进。

     当云山出现这些陌生人脚印的瞬间,悬崖上的少年的双目,停止了转动,变成了两轮血月,冷冷的血光,似来自地狱,毫无感情地望向山下来者不善的人类。

     云山之上,成群的临月国弟子正气势汹汹地持剑疾行,突然,一道惊异的声音响起。

     “咦?!那人不见了!!”

     众人凝目往悬崖边一看,那名少年冷俊的脸和那柄邪异的半月血剑身形突然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小心偷袭!!”孤影笑手执不群之芳,大吼一声。

     话音未落,突然,他发现自己眼前的虚空瞬间破碎,碎影中出现了一个细洞,此洞幽深非常,洞中浮现出一根碧绿青翠的柳丝,此柳,仿佛锯人的弯刀,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扎进了孤影笑的目中!

     孤影笑心神大震,他身上的八层脉海力量瞬间催动至顶峰,凝聚在双目,形成一道尖锐的芒刺,狠狠迎向目中的异物。

     两者相撞,却是青翠柳丝直接催枯拉朽地斩碎了芒刺。

     孤影笑毕竟久经战阵,他震惊中不失镇定,沉喝一声,身体内剑脉中所有的青色小剑皆沸腾起来,剑尖一抖,在身体内高速流转,全部灌进双目,从瞳孔中急射而出。

     这些脉内青色小剑,乃他的本命剑元,如果剑元被破,他的修为,是必然大降的。

     但此刻为了保命,自然顾不上这许多了。

     青翠柳丝似一柄锋利的针,在剑元长河中一向无前,所过之前,青色小剑应声而断。

     孤影笑嘴角吐血,苍白的面孔没有丝毫血色,再次咬牙,这一次,他双目中终年不散的奇异雾气瞬间凝结,成形一柄柄雾剑,在瞳孔中排成一列列整齐的剑阵,同时,孤影笑大吼了一声,他身上传出一声轻响,似乎有一道禁制轰然碎裂,瞬间,他身上的修为疯狂地膨胀,瞬间已经越过八层脉海的巅峰,其势惊天,足足膨胀数倍才缓缓停止了下来,力量更是大增,气息达到了比普通的脉海九层大圆满还要恐怖的程度。

     同一时间,他身上散出一道脉海才拥有的剑意横扫全场,灌进了不群之芳中。

     这柄粉红色的精美花剑瞬间光华大放,一支巨大的骨臂,戴着王者之戒,凭空现世,这次的强大召唤,竟是引动了莲境的骨灵王亲自动手,骨臂内传出轰天的巨吼,从不群之芒的光芒中冲了出来,隔空伸出二指,向着孤影笑目中的青翠柳丝狠狠一夹。

     下一个瞬间,却是孤影笑发出一声撕心的惨烈叫声!

     青翠柳丝气势惊天地将无数的雾剑斩得粉碎,下一刻,骨指冲至,青翠柳丝无声地闪了数下。

     骨指竟同时节节崩毁,同时,一道愤怒而嘶哑的吼声从不群之芳内吼出:“这是。。兵族!!!!!这剑,洪荒残剑!!”

     骨灵王痛苦的吼声震动四野,在众人的脑海中轰然引爆!

     “洪荒残剑!”

     众人闻言,均是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中听到的!!

     此时,孤影笑召唤的整根粗壮的骨臂瞬间崩毁殆尽,缩进了不群之芳中,此剑,亦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同时,孤影笑只觉目中一凉,青翠柳丝已经快射进他的眼中。。

     “救我!!”

     生死存亡关头,孤影笑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吼叫,向着段杰和红流大呼求救。

     红流也修习瞳术,又是他好友,但此刻红流的眼中却是忌惮之极地纵身一跃,离那青翠柳丝远远的,哪会救他。

     孤影笑只得绝望地望向了段杰。。如果此刻有人能救他一命,也只有这名大皇子了。

     “他……他不会救我……”

     远处的段杰,冷冷的双目,毫无感情地望着将要惨死的孤影笑。

     “咦?”正在此时,林小铁却是惊疑地一声轻喝,因为,众人喊出洪荒残剑的时候,他体内的洪荒吞兵气决竟是同时剧烈一震!

     这种震动,只发生在林小铁体内,外人无法察觉。

     但那兵族少年却如同听到惊雷,双目一凛,如临大敌般扫了林小铁一眼,在他震惊的这一瞬间,杀向孤影笑的那道青翠柳丝失去了支持的力量,自然也轰然崩碎了。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孤影笑死里逃生,自然是又喜又惊,喜的是大难不死,惊的自然就是林小铁并没有出手,竟然就镇住了这名看似强大无比的兵族,他望向林小铁眼光中,自然也是充满了感激。

     “杀了他!”

     同时,孤影笑未死,其他的人已经挥剑杀到了那兵族少年跟前,众精锐弟子挥舞着无数长剑冲出,在空中划过瑰丽剑光,狠狠斩向此少年。

     此少年嘴角露出了轻蔑的轻笑,他左掌抬起,与一名为首壮汉的右掌撞在一起,两股巨大的气息引起了惊天的爆炸声浪,同时,数十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却是狠狠斩在少年的身上。

     “铛!铛铛铛铛!!”

     无数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此名少年被长剑削中,身上闪起无数的火星,长剑划在他雪白的皮肤上,只留下一道浅不可见的细细划痕而已,一道闪光过后,连划痕也是消失了。

     “刀枪不入之剑体!”

     众人目中露出了更加震惊之意。

     同时,为首壮汉感觉手掌传来一震剧痛,这名少年的手掌,是冰冷的,像铁,但下一个瞬间,他的手掌就消失了,红流公子的掌心中,只剩下一柄剑,剑尖血红妖异,闪着无情的寒光,刺透了他的掌心!

     为首壮汉惨叫一声,连忙抽掌倒退飞出。

     “他是兵族,他的手,是掌,也是剑,比掌还猛,比剑还利!!”

     为首壮汉咬牙道。

     话音未落,这名少年身上强大异常的兵族脉海气息爆发,将身边众人震退,同时,他身体腾空而起,右脚在空中划过一道潇洒的回旋踢。

     数名剑宗弟子头上中脚飞出,一摸颈脖,竟惊恐发发现脖子上一圈鲜血,如泉涌出。

     “难道他的拳脚皆含剑气,触之即伤?!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三人皆是倒地而亡。

     突然,这名冷俊少年目光一挑,落在了悬崖边老树的身上。

     这时,两名身影脚步轻盈,没有发出半点声息,正偷偷摸摸地向那白银光圈飞速靠近,已经快要一脚踏了进去。

     正是红流公子与陆虎二人。

     “卑鄙,我们拼死与兵族作战,他们却胆小怕死,还想着浑水摸鱼!!”

     有人愤怒地喊了起来。

     冷俊少年面上露出一丝不屑,他的身体瞬间化成了点点夕光,此光极淡,直冲天际,再从天上斩落。

     红流公子只觉天上血光一闪,心中暗道不妙,身形正要后撤,脚板却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眼前一柄奇异流线长剑贯穿他的左脚,深深插入了地下。

     未待红流公子发出惨叫之声,血剑身上突然散出数圈血色的剑芒,此剑芒竟似锋利无比,直接穿透了红流公子的身上,将他斩成了数截!

     红流公子震天的惨叫声,这才终于响了起来!

     但这也仅仅维持了几个呼吸,下一刻,他身上的血液竟似被异力牵引,全被吸至了体外,形成一个血球,在空中波动闪亮,他的惨叫声,自然也是停止了。

     少年的冷俊目光,再次望向了陆虎。

     陆虎早在天上红光闪动之时,就一个翻滚远远躲了开去。

     “此人的气力虽然是凡境,但真实的实力根本不是凡境的,连红流都被他一击即杀,可怕之至,根本不是我们能抵御的。”

     同时,陆虎的身形却消失了。

     他的身上浮现出了一层奇异的宝光,淡淡的,却似有隐匿的奇特效果,手上抓着一张剑符……极是神异。

     而且,他的左掌中,赫然抓着一截干枯的蕉茎,茎上赫然有两片蓝狐叶!

     少年望着古树上被扯断的枝头,目中露出怒意,他轻指一点身前血球,瞬间,天地间血光涛天,血球在空中爆天,化作血箭无情落下,普通的弟子被这血箭射中,马上便是透体而亡的结局,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天地间似下了一场血雨,而这一片山头,血液聚成溪流,赫然已经成为了可怕的血狱。

     其中,有一支特别粗大的血箭,狠狠射向了陆虎。

     陆虎心神大震,一咬牙,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张水蓝色的剑符,他将剑符向着虚空中一拍,一柄水蓝色的珊瑚宝剑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珊瑚剑符?!怎么可能!”有人惊叫了起来,因为,这珊瑚剑是龙辰逸配剑啊!

     陆虎召出来的这柄剑符,与他曾用来诛杀哞天牛的那支珊瑚分剑一模一样。

     “此人必有异宝,才拥有那么多强大的剑符!”林小铁看在眼内,心有所思,杀心已起。

     “珊瑚刺!”

     一道水蓝剑光划破天际,与那支粗大血箭轰然相撞,两者发出惊天巨爆,双双消散了。

     陆虎此时,脸上一松,就要向山下窜去。

     冷俊少年不敢离开古树,他目中怒意再现,双目的红月消失了,变成了两柄寒光闪闪的剑,目中剑光一闪。

     山下的陆虎大惊,因为,他感到,平静的虚空下面,有一股冰寒的剑意正在接近,此剑意,竟是直取他的心脏。

     逼命之际,陆虎大吼一声,他也是果断之人,抬起左臂护住心窝,一声切骨之声过后,他的左臂应声整条跌落。

     陆虎面上露出狠色,右手抓起断臂和蓝狐奇叶,也不理那段杰,一言不发地奔山下远远的去了。

     陆虎本来就是七层的脉海修为,有此两片蓝狐奇叶相助,来日相见,他必然是修为大增的了。

     林小铁眼中闪过佩服之意,此人手段狠辣,但的确是条汉子,能知进退,更是悍不畏死,虎口夺食,日后遇上,可不能大意。

     他与此人有仇,虽有意在此时击杀此人,念心晴还受伤未醒,他自然不能此时离开去追杀陆虎的了。

     这也为他日后留下了很大隐患,今日的一念之差,没能阻止一个强大之极的敌人的崛起,林小铁后来也是懊悔不已的,当然这是后话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