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月铸剑师 > 211.第211章 郡主债主
最快更新邪月铸剑师 !

    “若本郡主要救呢?”

     来人声如银铃,却含了一丝威严,素音传来之际,玉手轻扬,手起寒生,天地之间如临寒冬,一堵巨大的雪墙迅速在林小铁与段杰之间崛起,雪,凝结一切,甚至连段杰本来源源不绝灌进金色旋风的脉力也被冻结、切断,金色旋风变成了一束束冰霜,放眼望去,金风变成了无数雪梭,云山之颠,犹如冰雪之顶。

     金色旋风消失,林小铁压力顿消,抬头望去。

     眼前护住他们之人白衣长裙,纤腰玉指,风姿绰约,容颜犹如冰雪,却胜银妆裹素,一身雪域修为,隐而不发,与段杰的金色掌气无声对恃着。

     “是你!”

     林小铁与段杰同时轻呼,一者喜,一者却是盛怒。

     “程剑雪,你敢对皇者动手!!”段杰脸上怒意沸腾,眼中凶光四射。

     “此人,还欠本郡主一场债,我要留,你不能杀。”来者正是程剑雪,她略一思量,便冷冷地回道。

     “你可知道,对皇者动手,是什么罪名?”段杰眼中出现了残忍的神色,死死盯着程剑雪。

     程剑雪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毫无所惧,只是冷笑一声道:“大皇子,你别忘了,你只是皇储而且,并不是皇者,你一日未成皇,便不能号令番王!”

     “况且,临月国传统,番地之内,君命有所不授!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站在谁的地盘!”

     段杰一愣,程剑雪的回答不卑不亢,正中要害,六畜试炼本就是在幽冥之地内部,此地一切事务,都属于程王宫事务,程郡主完全可以便宜行事,况且出了这洪荒宝库,外面就是她的地盘,千军万马,自己还真讨不了好!

     “哼,驼老,出来,我们走!”

     段杰怒吼道。

     话音刚落,林小铁只感身上冒出了一团团的黑烟,此烟腥臭之极,在空是几个翻滚,变成了人形,又一头扎进了云山上其中一个不知名弟子的死尸中。

     在众人惊惧的眼光中,这具尸体竟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嘴角透着诡异的笑,下一刻,更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这尸体上的血肉竟似煮开了的开水,翻滚了起来,片刻之后,这名弟子的腰慢慢驼了下来,他的脸容亦变得皱巴巴,眼球中黑色的血水直流,正是记忆中驼老的模样。

     “杀咒转生!他到底是人是鬼?”

     仙草园的老者惊呼出声,所谓杀咒,就是谁杀掉驼老,谁就会被他诅咒,而诅咒只有一次,而驼老却不会死,他能借尸重生,生生不息,永远杀不死,而仙草园惊惧的原因正是,此招是鬼道之招,根本不是人类所能修习的!

     驼老阴森森地冲林小铁笑了一下,面容极是可怖。

     林小铁受伤极重,想起刚才的惨状,亦发狠地回瞪他一眼,心中誓要找到方法斩杀掉此人。

     “别死啊,叫大牛的小子,本皇子出去后慢慢跟你玩。”段杰发狠地道。

     “等等,你的皇戒呢?给我!”林小铁突然扬声冷冷地道。

     “若不是外人救你,你早就死了,还问我要皇戒。”段杰哈哈大笑道。

     “你的一招可以重发,我答应接你一招不死,可也没说明不准外人插手,现在,我不是未死,活得好好的!”

     “况且,驼老就不是外人吗?不是驼老先动的手吗?!”

     “将皇戒给我,否则你言而无信,你就不配为皇!”

     林小铁大声喝道!

     “你!!”段杰一招多发,又理亏在先,笑声戛然而止,脸气得跟猪肝一样的颜色!

     “你!!该死!!”

     段杰不愿继续耽误时间,更不可能将尊贵的皇戒拱手让人,立刻转身,带着驼老迅速走进山顶的银色传送阵中,身形随即消失了。

     段杰的身形消失后,众人吊在空中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你……为何救我?”

     林小铁受伤极重,被本纲草纪扶着坐了下来,他不好意思地望向眼前的程剑雪问道。

     两人前后几次动手,而程剑雪并不跟他计较,现在更是二度相救,这一次相救,更是直接得罪了临月国的大皇子,林小铁的语气中有了几分歉意。

     程剑雪当然知道林小铁的心思,莞尔一笑道:“我刚才不是说啦?”

     “额?你说什么了?”林小铁不解。

     “我是你的债主啊,你答应我的事,你忘了,你死了,我向谁要魔丹去?!”程剑雪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道。

     “哈,是魔丹啊,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压寨夫人那事,吓死我了,咱先说好,我那是说着玩的。哈咳咳。”林小铁眨眨眼,面上也挂着笑意道,他受伤颇重,笑到一半便咳了起来。

     程剑雪甫听到压寨夫人的时候脸上一寒,正要出言斥责,但看他重伤仍死撑开玩笑的样子,又不由得又好笑又好气起来。

     “得了,你的寨子都不在了,还找押寨夫人呢?”程剑雪白了他一眼,玉手往怀中一拍,一个青玉色光泽的瓶子浮现了出现,抛向了仙草园老者。

     “啊?这是……玉灵圣散?!”仙草园老者尖叫了起来,比刚才见到鬼还激动。

     “有了此物,以你的医力,让他一天后复原,没问题吧?”程剑雪望着老者确认道。

     “郡主放心,有了圣散,老夫如果不能让他复原,那这大师兄真是白当了。”仙草园老者拍着胸脯道,语气中极是尊敬,这程郡主出手就是大手,一招救命,一宝疗伤,完全是一条龙服务。

     “那就好……我在洪荒宝库中等你,事情紧急,你恢复后速来!”

     程剑雪突然黛眉轻皱,似有点心急地扫了一眼传送阵,然后对林小铁叮嘱几句,便身形瞬动,飘然离去了。

     伊人已去,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仍然环绕,林小铁坐在原地,有点仿然若失的感觉。

     “小铁,你还去夺皇戒救念师妹吗?”本草纲纪小心翼翼地问道,段杰可怕,那驼老更可怕,是正常人都不会想去面对他们了。

     “当然去!”林小铁闻言眼中神色一凛,毅然道:“念姑娘是林某朋友,又因我而受伤,我一定会助她康复!”

     “那就好!”本草纲纪大喜。

     而他没发现的是,仙草园的老者眼中出现一丝淡淡的惋惜,扫了一眼仍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念心晴,又扫了一扫林小铁,却是没有说话。

     “那我们现在就偷偷过去吧?”

     “嗯?”

     “那家伙睡着了?”

     “嗯?”

     林小铁抬头,那名兵族少年熟睡的样子落入他眼中……

     因为皇戒在场,他就必须跪着,跪着无聊,很无聊……然后,他……竟是睡着了……毕竟少年……

     “嗯,跑!”

     此少年的恐怖之处,众人仍是印象深刻,这下子众人不用多言,仙草园老者拉着草藤悬席,本草纲纪扶着林小铁就踮着脚尖向传送阵跑了过去,很快,他们的身形就消失在了传送阵中。

     风吹,云飘。

     不知道到底睡了多久,这兵族少年终于醒了。

     “嗯?”

     冷俊的少年面上有点落寞,作为兵族,刚出生不久的他根本不懂人语,他只是本能地对攻击他的人出手,正当感到有些好玩的时候,就被皇戒镇住了。

     此刻一切归于平静,他的眼神又重新变得极度无聊起来,淡淡将手中半月长剑倒插悬崖大地上,重新双膝跪倒在长剑前,双目便重新闭上了。

     天地旋转,时光轮回,他的生命,仿佛与这片云海融为了一体,亘古绵长,不灭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