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二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二章同窗的你

     一早起来先准备好早餐,接着我就跑去庭院里浇花。

     庭院是几家共用,我征得其他两户人家同意在一角整出空地,摆满用瓦盆种植的花。

     它们都出自老头子的故乡,离开时我带了种子和当地一些土壤,搭乘邮轮长途跋涉期间,种子陆续发芽,旅途颠簸也没有影响它们的生长。

     到现在这些生长期短暂的植物似乎适应了马林弗德气候,长势越发旺盛,有几株枝桠间结出小小花苞,眼看着不久就会开花。

     提着铁壶一盆盆浇完水,接着,我弯下腰细细的观察这些植株。

     清晨的马林弗德空气很好,临近海洋的缘故风里挟着几丝湿润,太阳出来之前柔和天光映衬下一盆盆植株茵绒绒的,叶芽理直气壮地攀附着插/在盆中央的支杆,偶尔几株靠得近了枝蔓缠绕,看上去拥挤热闹。

     只是…它们大部分没有颜色,不,或者说它们象水色夜凉的月光,晨风拂过带起枝蔓摇曳,薄软清弱如同绢绸质地。

     听到身后由远及近的沉稳脚步声,我收回翻检叶片的手,起身,拍拍尘土,略略侧首,对着走到身边的人微笑,“日安,先生。”

     从庭院外边进来,一大早拜访别人家的是昨日另外那位略年轻的男人,比起昨晚的随意,今早他一身西装革履,雪白制式披风,宽檐礼帽,正式又严谨。

     另外他身后跟了两个年轻人,衬衣长裤,标准的海军士兵装束。

     “日安,千岁小姐。”对方回以温和微笑,说话间四下看了看,随后露出几丝略显局促的神色,顿了顿又说道,“我是阿多斯,卡普中将的副官。”

     见他一副欲言又止,我想了想就告诉他,“卡普先生昨晚睡在客房,现在差不多…”应该醒了?或者还没有?

     昨晚那位卡普先生和老头子果然过于兴奋,大半夜还不肯休息,我犯困了等不及自己去睡,等早上起来发现客房被征用,只是不晓得那两人昨天是不是通宵。

     然后说到这个…

     我上下打量阿多斯先生一眼,果不出所料的看到他手上拿了一个包。

     ………

     察觉我的目光,副官先生笑了笑,语调有些尴尬(==)的说,“是卡普先生的外衣,昨天失礼了。”

     说完他回过身,招来等在几米开外的两位年轻海兵其中一位,把手里的物件交给对方,低声嘱咐几句,那士兵领命而去,随后他才又回过脸来。

     “今早有个会议,实在是失礼了。”他边说边抬手按了按帽檐。

     我大概知道这位先生反反复复的词不达意是个怎么回事,昨儿卡普先生一身小黄鸡衬衣沙滩裤上别人家做客,顺便歇下,今早副官先生就苦命的来叫起,还必须带衣服。

     遇到那等热情奔放不拘小节的上司,副官先生各种话都说不利索也是情有可原的嗯~

     心里默默远目几秒钟,我扯了扯嘴角,“阿多斯先生太客气了,卡普先生是家父的朋友。”

     说完我就闭起嘴,然后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我这人讨厌麻烦,更讨厌人际关系,很久以前没成为‘光荣穿越人’的时候我就死宅,到现在一穿再穿了我还是忍不住想宅死。

     可惜注定不能关在家里长霉,虽说那是我至高理想来着,为了让老头子长命百岁,家里蹲的理想必须再议。

     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无中生有的热络,自来熟什么的真心困难啊喂!

     ………

     现场就这样静默下来。

     隔了好一会儿,阿多斯副官先生象是找到话题,他朝前走几步,倾身去看那些盆栽,一边说道,“这些是千岁小姐的?”

     细细看了许久,副官先生直起身,神色间带出些讶异,“整株植物都是白色的,似乎…”

     “是的。”见状我跟着站到他边上,蹲下去,拿手抚过就近一盆植株枝叶,低声道,“它们来自家父的故乡。”

     “我记得,杜兰德.斯科特先生出身北海的弗雷凡斯吧?”尾音虽然用的是疑问音调,他的语气却是恍悟,“人称[白色城镇]的国家。”

     “您记性真好。”我垂下眼帘,慢吞吞地点点头,“这些植物是白镇特产,想必阿多斯先生也知道,那里的土地植物都洁白无瑕。”

     而导致这种叫我叹为观止的奇特景观,原因却是弗雷凡斯地下的珀铅矿产。

     收回附着在叶片上的手,我起身,对着后方疾步走来的黑发男人点头,“卡普先生。”

     换掉昨晚那身夏威夷沙滩风装束,藏蓝西装,制式披风的卡普先生看起来英武得很,并且人未到声先至,“从楼上看下来,这些玩意也不是全白啊~”

     不知为什么能把方才我和副官先生的谈话全部听进去的卡普先生,一手点在庭院一角这些盆栽上,“除了最前边两排,后边的颜色层层加深,是我眼神不好看花了?”

     我隐晦的抽了抽嘴角,对黑发男人莫名的发问表示不知作何表示。

     考虑几秒钟,我抬高视线对上一脸正色的黑发男人,说道,“因为故乡土壤不够,我带的种子生长期很短,从发芽到开花结籽只需要两个月。”

     “除了前两排,其它盆栽的泥土我掺进沿途经过的其它岛屿土壤,弗雷凡斯出发抵达马林弗德,路途耗费几个月,到现在它们已经间隔好几代。”

     “因为土质的缘故,它们恢复原本该有的样子。”

     ………

     这些类似我原本生活世界牵牛属,别称‘朝颜’的植物,这个世界分布同样广泛,可只有在弗雷凡斯当地,它们才会长成如此,新雪一样的白色。

     离开老头子故乡搭船前来马林弗德途中,我在培育种子过程中刻意更换土壤比例,一代代繁衍下来,到如今,比例不同长出的植物果然有变化。

     除了完全由白镇土壤养育的那些,其它的植物后代陆续产生叶绿素。

     这样的结果…

     “不知道卡普先生听说过没有…”

     等对方的眼神从盆栽那里移过来,我故作无意的笑了笑,接着往下说,“南海有一种极美味的甜橙,果香四溢,汁多味美,可惜的是那种植物只生长在特定岛屿,一旦移植,结出来的果子就酸涩不堪。”

     所谓‘淮南橘淮北枳’,弗雷凡斯生长的全白植物,离开白色城镇那片土地会渐渐恢复,而那里的人…想来…

     “有时候人体健康也会因为环境发生变化。”我意味深长的添了一句。

     我不是科学家无法做出权威判断,更无法确切说点什么,只能隐晦提醒,至于…有没有效果,亦或者海军高层会不会对此有所察觉,那就跟我没关系了。

     那是一整个国家,凭我一个人能做什么?如果不是老头子的身体突然垮掉,我慌了手脚极力追查,根本想不到原因竟那样可怕。

     一年来我看过老头子所有检查报告,包括两个月前抵达马林弗德,借用老头子的名义申请调阅他在职时所有医疗档案,十年前他退休为止身体都还算健康,早年军旅生涯留下的旧伤不算,五脏六腑却绝对不会出现病变。

     十年不到时间,体质算很好的人内脏急速衰竭,除了中毒,我想不到别的理由。

     在弗雷凡斯生活三年,我和老头子相依为命,既然不可能是饮食出现问题,根源自然就在环境上,更何况白镇地貌那般诡异。

     我能做的只是尽力游说老头子离开,至于那片土地的其他人。

     毕竟故土难离,而且,到目前为止白镇也没有任何危机。

     珀铅矿,带给弗雷凡斯繁华的‘白色黄金’,它埋藏的恶果,不知道再过多少年会爆发?

     ………

     卡普先生的表情显得很是茫然,瞪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他忽地抬手向后挥了挥,紧接着,收到示意的阿多斯副官静静地走开。

     等副官先生和年轻的海兵站到一段距离之外,卡普先生又拿很古怪的眼神上下打量,嘴里一边说,“你这姑娘说话,十句里边有一半我听不懂。”

     “昨晚听说你抬手能掀掉一张桌子,我还以为是个直爽的孩子,没想到思路弯弯曲曲象参谋部那些文官。”

     眼神打量完,他抬手开始摸下巴,神情有些复杂。

     我囧了囧,又囧了囧,嘴角狠狠一抽,一时竟无言以对,‘一半听不懂’和‘参谋部的文官’,这位是在吐槽吧?

     “算啦~”卡普先生拿开摸下巴胡茬的手,摆了摆,豪爽地龇出一口大白牙,“等下跟我去海军本部。”

     “哈?”我被这神展开弄得一脑袋雾水,去海军本部,为毛?

     “杜兰德让你加入海军啊~”卡普先生很好心的阐疑解惑,说着停顿几秒钟,嘴角的笑容加深几分,“不是你说希望钱多事少待遇好吗?”

     那和加入海军有关系么?我脸皮一颤,忍不住反驳,“谁都知道,海军是全民保姆吧?”管天管地,从海贼那种刑事犯罪,一路管到夫妻打架的家庭纠纷。

     钱多事少待遇好个p!

     “别以为我书读得少就骗我啊!”

     再说,“每年征兵不都是三月么?”现在九月都过一半了亲!等明年吗?我斜眼,鄙视之。

     “你很清楚嘛~”也不知是没听懂还是装作没听懂,卡普先生不以为意的笑道,“放心吧~三月征兵结束,不代表你不可以参军啊~”

     “往这期军校里加一个人,这点关系我还是有的,要知道…”他挤出一个搞怪的表情,“欠着杜兰德人情,我这次不还,万一哪天他就死了哈哈哈~”

     ………

     我深呼吸好几次才压下暴揍对方一顿的冲动,死死瞪了他好一会儿,抬手揉额角。

     昨晚我看着这位就缺心眼,此刻一番交谈下来,更发现他简直不带脑子出门,当着家属的面这样说是多么拉仇恨啊魂淡!

     捏了好半晌额角,我放开手,沉沉呼出一口气,直接上手什么的…武力值不够有待商榷,另外,这人笑容里有浅浅的苦涩,似乎也不是…

     可能就是不会说话哈~老头子素来也口无遮拦得很,想必他们这些军队出身的,对生死都看得比一般人淡。

     良久,面前的卡普先生收起笑容里刻意带出的轻快,眉宇间掠过几丝阴郁,哑声开口,“杜兰德的情况…很糟糕了吧?”

     “嗯——”我把脸偏向另一侧,眨掉眼角险险溢出的热意,“不中断治疗,最好的情况是还有一年。”

     从发现那天开始,我逼着老头子去口碑最好的医院,找过许多医术高超的医生,得出结果却大同小异,后来没办法,才来的马林弗德。

     老头子曾经是军人,退休后一样享有军方的医疗保障,老头子本人不愿意,我却不会任凭他固执下去。

     “加入海军吧丫头,杜兰德担心你。”卡普先生的话里似乎别有所指。

     回过神,我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需要很多很多钱。”犹豫片刻,抬高视线直直看进对方眼睛,让他看清楚此刻我的决心,“还有手术果实的情报。”

     赚到很多很多很多钱,我就可以请到全世界最好的医生,如果世界顶尖的医生都束手无策,那么只能寄希望…印象里那颗手术果实。

     “恶魔果实,你怎么知道…”怔忡几秒钟,他目光微变,神情徒然凛冽,“你是能力者?”

     抿了抿嘴角,我沉声回答,“正因为我不是。”

     正因为我不是恶魔果实能力者,才迫切想找到手术果实,即使没有果实,找到如今持有它的能力者下落也好,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让对方答应救回老头子。

     因为如果连他也没了…我就真的是孤儿了啊~

     ………

     久久的静默过后,卡普先生终于开口打破沉寂。

     “连海军都已经好些年没有手术果实的消息,上一次它出现…”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下来,面上掠过一丝复杂神色,复又改口,“普通士兵的薪水确实不高,这倒是问题,不过你还是了解得不够啊丫头~”

     什么意思?我抬高一边眉梢,静静等着。

     “除了手术果实,能够救命的珍贵药物可不少呢~”卡普先生一脸嘚瑟地啧啧两声,方才继续往下说,“加入海军,才有机会接触那些资源情报啊~”

     我确实知道得不多,也没机会知道更多,即使我不是半路跑错频道掉进这个世界,就算土生土长的平民也没机会得知这些秘辛吧?

     加入海军能够从内部查找到一些东西,他说得似乎很有道理,只不过…

     “丫头你的眼神真是古怪啊~”象是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卡普先生抬手摸了摸后脖颈,“在怀疑我?真是个喜欢疑神疑鬼的姑娘。”

     “只是觉得您过分热切。”我嘴角一撇,决定丑话先说在前头,“对自己的情况,我有自知之明,像我这样的人,实在看不到什么价值令得卡普先生如此厚爱。”

     虽说你和我家老头子好基友一辈子,可…关心朋友就好了,你关心别人家女儿做什么?这已经属于没事献殷勤的范畴了好吧?让我如何不多心。

     卡普先生神情一顿,“都说了是还杜兰德人情。”

     “多大的人情?”我追问,多大人情让这位海军将领不依不饶哭着喊着要人参军啊?可别说是一眼就看出我天纵英才啊!

     自己多少斤两我自己还不清楚吗?还人情什么的反正我是不信。

     似乎被问住,隔了好久卡普先生才牙疼似的抽了抽嘴角,“救命之恩。”

     语气依稀有些不甘不愿,顿了顿,他又哼了声,开口说道,“你果然适合去参谋部,都一样喜欢先考虑最坏的结果。”

     随后这位卡普先生左右看看,猛一挽袖子,很神奇的变脸,“你到底去不去?”

     “医疗部已经安排好杜兰德的治疗进程,今天开始入院,剩下你个死丫头他不放心,你是想让老夫把你绑去海军学校吧?”

     说话间他捏了个拳头凑到嘴边呵气,一副再啰嗦就直接动手的霸道模样。

     ………

     “那今后就请卡普先生多多关照了呢~”我温柔微笑。

     对方的表情就此顿住,“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