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三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三章同窗的你

     九月下午的太阳混着浓烈暑气,毫无遮蔽的地表长时间曝露被晒得热意蒸腾,反扑在人身上犹如烟熏火烤。

     高空万里无云,也没有风,除了偶尔不知哪来的蝉鸣,世界安静得象是凝固下来。

     好热——我两眼放空直视前方,一边汗如雨下自我催眠自己是一根无知无觉木桩,一边在心里默默忧伤。

     会落到此刻这般下场,说起来都是血泪。

     两天半前的早晨,庭院里一番谈话的结果皆大欢喜。

     卡普先生是个说话算话的大丈夫,我去往海军本部报名,老头子去医疗部,当然,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我和老头子谈过,趁着同行的间隙。

     老头子原本就是退役海军,一年前开始求医过程中使用的也是海军医疗保障。

     它们独立于各国医疗系统之外,只需要确定身份,每一位现役或退休的海兵都能免费使用任一国家医院设施。

     而最后我和老头子会来马林弗德,为的却是海军本部的医院,医疗水平高过世界其它国家,即使无法完全治愈,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这里能够最大程度保证老头子的生命。

     我的原计划是老头子呆在马林弗德接受医治,我则探访名医,或者手术果实。

     磁鼓岛,双子岬,都是目的地。

     弗雷凡斯位于北海,离开它我和老头子搭乘的是海军随军家属专用船舶,途中几经辗转,我不巧错过双子岬灯塔那位看守人。

     大概是时间久了脑子不好使,等到想起双子岬住着目前世界顶尖的医生,已然为时已晚。

     抵达马林弗德,我就盘算回程,只是计划尚未施行,我要赚很多很多钱,为的也是伟大航道比我想象的更加危机四伏。

     这里甚至找不到走固定航线的船舶,就算有我也没门路搭乘,所以需要很多金钱,数额至少必须到能够安全抵达双子岬,并且请动医生顺带付足各种医疗药材费用。

     或者再去一趟以医术闻名的磁鼓岛。

     ………

     对于我坦白的计划,卡普先生的回答是,磁鼓岛双子岬,这两处岛屿几乎每月都有海军军舰途经,只要我从海军学校毕业,他可以徇私帮我分配到往那里去的军舰上服役。

     然而那并非最佳方案,卡普先生认为海军本部医疗水平不比磁鼓岛低劣,至于双子岬那位,他或许能想办法。

     另外,手术果实…这颗目前下落不明的恶魔果实,世界政府与海军都在极力寻找,单凭我个人力量,自然是比不过。

     所以啊~加入海军的好处比不加入多,至少…万一海军找到手术果实,目前已经是中将的卡普先生还是有权力命令那位能力者医治老头子的撒~

     于是,说来说去,大概就是所谓的朝中有人好办事?

     话题转回来,老头子对他自己的健康一点也不担忧,对于我信誓旦旦的‘赶紧毕业霸气侧漏找到珍贵药物回来’这件事,他的态度也是可有可无。

     老头子让我加入海军的目的,是他不放心。

     按照他的话,意思大概就是,‘这世界太危险我家如花似玉的姑娘哪天被人抢走可不得了还是放在军队里以策安全’。

     以上槽点太多,我已经不知从哪里吐起。

     总之,卡普先生,我,老头子,三个人各有各的目的,于是,加入海军就是唯一的,能够让三个人都满意的答案。

     盖棺定论,我就包袱款款跟在卡普先生后边踩进海军门槛啦~

     ………

     被卡普先生领着填写几张表格,顺便去见过几位不晓得身份的长官,这当中卡普先生还与我粗粗介绍一番海军本部情况,结合我自己稀薄的印象,得出结论如下:

     海军本部统帅位置上坐的是空元帅,那是谁?

     现任风头最盛的大将是佛之战国,这位我认识,在曾经的屏幕上。

     经久不衰的话题,恶势力闻风丧胆的猛人,中将卡普,如今站在身边这位,我对他的了解其实比他认为的深刻,当然同样是隔着屏幕。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海贼王哥尔.d.罗杰如今还默默无闻,也不知是还没下海,亦或者没干出一番事业(==)。

     总之,距离我脑子里残余印象的传奇时间,不晓得需要多久,保守估计绝对超过二十年。

     二十年,足够我结婚生孩子然后孩子动作快点顺便抱孙子。

     于是,大海贼时代啊~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再于是,既然恨不生同时,那就算了。

     反正我原本也没想做什么,顶多就是借着某些预知,来保证老头子长命百岁。

     ………

     既然本意上不存在任何冲突,关于海军本部种种就无关紧要,很快,别的烦恼找上门来,我发现自己军旅生涯的开端,其实很骨感。

     不走寻常路加入海军的发展是现在这样。

     我直挺挺立在位于海军本部几幢办公楼后边,一处宽大平阔的训练场上站军姿。

     并且一站就是两天半。

     依照这形势发展下去,估计就是三天。

     说到这里我必须介绍一下,训练场上的难兄难弟们。

     呃~好吧~或许对他们来说,九月中旬还能站在海军本部训练场上是一种荣耀。

     老头子临时跟我普及过海军的一些必要常识,比如新兵训练场位于马林弗德附近海域某个岛屿,海军本部这边军校八月下旬开课。

     每年三月底征兵结束,新兵菜鸟们完成训练就分赴各处基地驻守。

     九月这时候,仍旧留在海军学校的是士兵中的精英,等待他们是更加严酷的训练,体能、搏击、枪/械、文化课程、战略部署,所有海军初级军官必备素质都逐一通晓。

     到年底,精英学员毕业,真正融入海军这个巨大的钢铁机器,成为它维持运转的一颗零件。

     老头子说,每一个海军将领都是那样成长起来,开始他们只是从世界各地汇集而至人海中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日久年深,他们被磨砺成最锋利的刀刃。

     每年海军本部训练营,是传说中‘未来英雄的摇篮’。

     说话时老头子一脸的怀念,甚至与有荣焉。

     对此,我表示泪流满面,至于理由,当然不是感动,而是蛋疼。

     人家是大浪淘沙过后的金粒,半路出家的我就特么是个走后门的。

     想当然,前途一片坎坷。

     ………

     打从听老头子嘴里说出‘未来英雄的摇篮’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在这期的海军训练营里交不到朋友。

     两天半下来情况一如我所预料,甚至更…不妙些。

     因为连几个教官似乎都不太乐意。

     第一次来到训练场,我是被一位蓄着小胡子,目测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领来,卡普先生介绍对方是副手教官之一,总教头(==)到现在我还没见着人影。

     副手教官板着张脸将我搁在训练场队伍最末端,然后要求我站军姿。

     精英们完成每日必须各种准备训练开始绕场地千米跑道一百圈长跑,我站军姿。

     精英们搏击练习,我站军姿。

     精英们训练射击,我站军姿。

     两天半下来,除了直挺挺站军姿,我没有第二个动作,估计副手将官觉得我长在训练场上比较…符合民意?

     来的时候我可是发现啦~刚进来那会投掷到身上的视线基本都是不以为然,余下的不是藐视就是不屑,连副手教官在内,大概都看不起关系户的我。

     中场休息更没有人来说话,偶尔会有奇怪目光一扫而过,我琢磨着他们是在各种揣测。

     ………

     默默叹了口气,我收回脱缰野马似的心思,眨了眨眼,试图眨掉额角流下来不小心途经眼角的汗滴。

     好热——

     中午休息过后,下午是剑术课,执教的教官面生得很,从出现时他肩上披风肩章绣的纹样看,是个准将。

     教官神色严厉,寡言少语,只开口要求对战练习,随后他人就立在训练场最前端,静静审视学员们的实况,并且同样忽视我的存在。

     不多时学员们各自领回竹剑用具,并且很快找到对手,顷刻间训练场上烽烟四起,刀光剑影杀气腾腾,直接把我淹没在训练场一角。

     同期同窗有二十多个,一票大男人,个个拥有山峦一样巍峨雄壮的身高,放平视线根本看不到脸,也不知是天气还是惯例,训练场上他们着装一致,长裤赤膊,我的视野里充斥着结实紧绷肌肉。

     此刻遵照教官命令彼此争斗,小麦色/胸大肌,八块腹肌线条坚韧,亮晶晶汗滴随着动作折射日光,九月绚烂太阳下更显英姿勃发。

     许是一开始就排斥,我站的位置总被同窗们有意无意拉开距离,现在捉对厮杀,你来我往同样也在附近清出方圆十米空位。

     加上我原本就站在队伍末端,属于容易忽略的角落,于是…距离拉开了反而看得更清楚。

     宽肩细腰窄臀长腿,晃得我眼晕。

     好热——真真是天干物燥。

     ………

     左侧方风声袭来的时候,我不巧正分神,人鱼线什么的…汗水打透布料勾勒出腿部力与美的线条…什么的…

     毫无预兆间,疾狂危险风压撕破空气,转瞬扑到极近处。

     本能对危机的反应越过意识直接下达命令,我一个就地转身一脚飞旋而起,足尖在空中划个半圈,狠狠踢落来袭之物。

     那物沿着反击轨道飞出,落在几米外地上,敲击声短促而沉闷。

     收势站定的同时我下意识侧身,以防御姿态,视线锁定袭击者。

     那是个年轻男人,红棕发色,双手保持着握紧竹剑下劈姿势,而他手中竹剑,一半握在手掌,另一半不知所踪。

     被我冷冷盯死的年轻男人满脸错愕,他的对手表情同样颇微妙。

     这两人位于我左侧十米之外,从此刻他们凝固的动作看起来,刚刚飞过来落点直逼我脑门的玩意是其中一人手上断剑的前半截。

     大概是一个激动没把握好力道?红棕发色的男人一剑劈下去,他的对手举剑反击,两两相撞其中一截反弹飞出。

     是个意外来着。

     三个人面面相觑片刻,我嘴角一抽,慢吞吞地转回脸,放松警戒,继续挺胸收腹,双肩后张,目视前方。

     ………

     我转身打算继续站军姿,却发现训练场内热火朝天的打斗,不知怎么竟就此中断,一票同窗们眼神古怪,视线有志一同的投掷而来。

     不多时,远在场地前端的教官缓缓地出现。

     走到近前,先是静静瞅了我好一会儿,随即他又踱着步子前后绕着我走过一圈,最后站在我面前,“千岁百岁。”

     虽然有点莫名其妙,我还是立刻回答道,“是,长官。”

     教官身材魁梧,往跟前一站我只到对方衣襟高度,根本看不到此刻他神色如何,不过…训练规定,学员必须有问必答,没有命令不允许做多余动作,于是…

     刚刚站军姿的我似乎违反规定了,不会被惩罚吧?

     静默中,教官抬起手直直伸过来,而后…

     面无表情直挺挺站立,我表示自己是一根木桩,所以教官压在肩膀上的手掌…沿着肩部线条往下一路揉捏…的举动…

     直等到一双手从肩膀被检查到手指,教官才松开仿佛带着点x骚/扰意味的手,语气不轻不重开口道,“你反应不错。”

     “是,长官。”我只能这样回答。

     ………

     “学过剑道?”

     “没有,长官。”

     一来一往问答过后,现场重新沉默下来。

     我默默盯着一支手臂距离外这片衣襟,先研究了布料,而后研究了扣子材质,至于附近斜睇的审视意味十足的注视…个人表示五感过分敏锐有时候不见得是件好事。

     又过了好一会儿,教官用没有太多起伏的冷淡音调说道,“给她一支竹剑。”

     说完他又往边上走开一定距离,我把视线跟着偏移,教官随即扬了扬下巴,“和你的对手做一次对战练习。”

     诶?!我偏过头,看向右侧靠近的存在感。

     对手…我的…教官下达命令,应声而出的是一票同窗当中位于我右侧方位的一人。

     这位兄台身材高山仰止,一眼过去我矮了他快一米,o(>﹏<)o。

     深色军裤,短靴,黑色卷发,不甚英俊的五官,样貌甚至有些古怪,行进间动作却显出一种异常精悍的感觉。

     “波鲁萨利诺,请多指教啊~”站到近前的人慢悠悠的扯了扯嘴角,微微倾身将手中竹剑递出少许。

     我伸出手握住竹剑一端,手下施力收回却受到阻碍,似乎是对方尚未放开?

     怔了怔,我抬高视线,却发现他有意无意地拉近彼此距离,炎炎烈日里,阴影不轻不重把我脚下日光全数遮蔽,隐在背光处的一双眼睛眸色晦暗莫测。

     咫尺间,这人挡掉大部分目光,开口说话的音量压得极低,带着点诡异腔调,不知出自那片地域,音色里依稀仿佛…别有所指。

     “耶~你的腿抬得那么高,韧性真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