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二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二十二章新月之笛

     一个女人究竟能美丽到何等程度?

     看着千岁百岁,波鲁萨利诺才有了真切的认知。

     世上漂亮女人有很多,单论样貌,不比千岁百岁逊色的他也见过,却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如她一般要命的吸引目光。

     外表美艳的女人或妖娆或魅惑,风情万种通常只会勾起官能欲/望,其中或许也不乏聪慧灵秀,到底没有像千岁百岁这样,近乎妖异。

     轻描淡写言语,红唇漫不经心开阖,看似谜团重重的困局霎时水落石出,那双黑白分明的瞳子,眸光冷锐锋利如刀,顾盼间是令人无法逼视的璀璨生辉。

     比起这样的千岁百岁,世间其它万种美丽,千娇百媚,刹那间变得黯然失色。

     她接过现场主导权开始,随着她诡变机敏行事,峰回路转破解凶案,即使强大冷漠如原大将黑腕泽法,注视她的目光,一双看透世情的利眼也盈满不容错辨的欣赏与惊叹。

     今天晚上,波鲁萨利诺深信,在场所有男人都和他一样,将铭刻于心。

     某种微妙的翻沸血气在身体里躁动蔓延,波鲁萨利诺不可控制地抬起手,指尖轻轻拂过触手可及的微启唇角,哑声笑道,“如果是百岁,即使死亡之吻也没所谓呢~”

     话音落下,她怔了怔,眼底杀机若惊鸿掠影,也不过转瞬间,仿佛是更深处有危险阴暗之物将凶戾强压下去。

     深深盯了他一眼,她忽地偏过脸,嗷呜一口直接啃在他的手指指尖。

     “——!”波鲁萨利诺狠狠一窒,呼吸瞬间灼重,却只能浑身僵硬不敢乱动,唯恐一不留神就陷入异常糟糕的境地。

     她其实咬得不重,齿间啃噬他的皮肉,慢慢地一点点研磨撕咬,柔腻湿润触感变成悠长细腻的折磨,细细刺痛里派生出会令人发狂的酥/痒。

     这样情况下,因为哪怕是最微小的动作,也会叫他理智失衡。

     ………

     隔了不知多久,几分钟亦或者几秒钟,总之对波鲁萨利诺来说,糊成一团的脑子里已经不存在时间感,裹着指尖的温软撤离,美妙的煎熬终于结束。

     磨完了牙,千岁百岁的神色也变得沉静,眼眸恢复清澈,方才一刹那的暴戾阴霾,如昙花开谢般杳无痕迹。

     恨恨白了他一眼,然后她悠悠地起身,把脸转到别的方向。

     波鲁萨利诺垂下眼帘,扫了眼湿漉漉的指尖又飞快转开视线,暗自苦笑一声,随后跟着站起来,故作不经意地把手背到身后,握掌成拳。

     收紧的力道,握在掌心的指尖,指甲缝隙渗出浅浅血丝。

     神色自若的撩高眼皮,目光环顾周遭一圈,波鲁萨利诺发现,其他人眼光极其古怪。

     许是还没从目睹他和她的互动里缓过神,众人的视线在他和她之间反复打转,面上神情是掩不住的愕然。

     渐渐的,年轻海兵们把注意力停在千岁百岁身上,眼神流露出一种非常细微的异样。

     冷哼一声,波鲁萨利诺强迫自己压下心头浮现的不悦,错开那些会让他想发怒的目光,眼睛看向为数不多仍然停在他这里的注意力。

     这其中尤为尖锐的一道视线,是泽法。

     那男人眯着一双灰蓝眼睛,神色冷峻,眼底深处透出一线揣度思量。

     两人四目相对,片刻过后,泽法忽然意味不明的哼笑一声,复又调开视线,却什么也没说。

     ………

     又间隔良久,自远处被空气捎带来的诡谲动响,惊破这片古怪又凝滞的气氛。

     沉闷又尖利,仿佛是隔着门扉什么东西死命抓挠,又象是厚厚纸张被撕裂,然而,那些声音细碎又短促,不过转眼间就消失。

     听得异动,在场所有人神色俱是微变。

     特里顿准将蓦地抬手按住腰际长刀,“卫兵!”沉声下令的同时足下纵起,刹那间朝着发出声响的方向疾掠。

     鹰隼般身影眨眼间消失在拐角尽头之外,收到命令的卫兵即刻紧随而去。

     依旧留在现场的数人彼此对视一眼,泽法往前迈出几步,从原本与外海的一墙之隔站到众人与走廊拐角之间位置,挡掉遭遇突袭的可能性。

     波鲁萨利诺伸出手,一把将千岁百岁扯到自己后边,之后才望着异状突发的方向,眉心微不可察颦起。

     那个方向是都姆兹一行人的住区,除了国王、宠姬、宰相,房间里还住满奴隶,可是一般情况下,奴隶们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脖子上锁的微型炸/弹,随时可能炸烂脑袋。

     那么,很可能就是方才离开的女侍,和正在审讯她的卫兵,那两个人发生了什么意外。

     ………

     想了想,波鲁萨利诺拿眼角余光瞥了眼藏在人群最后方的诗蔻蒂,她的那名侍女是唯一一个不戴锁圈的近侍,应该是后宫女官之流,并且得到诗蔻蒂的信任。

     也或者,原本侍女就不是奴隶。

     如果那意外…是女侍做了什么?

     一瞥之间,波鲁萨利发现诗蔻蒂被军医扶着,或者也可以说带着点扣押味道的制止行动,她的神色看起来与其他人一样,迷蒙不解里带着些惊惶未定。

     相信那些惊惶,是千岁百岁带给她,而并非其它原因。

     细细审视国王宠姬几眼,波鲁萨利诺随后收起视线,目光下调,复又发现千岁百岁看着与他相同的方向。

     静静盯着诗蔻蒂,千岁百岁的眼睛里眸光幽暗莫测。

     顷刻间,她察觉他的目光,回过头,唇稍浅浅勾起,无声无息露出一个带着些许恍悟的,半嘲半讽的笑意。

     眉骨微微一跳,波鲁萨利诺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装作没发现,千岁百岁这一刻流露出的诡异眼神。

     ………

     等了一会儿,前去查探的人有了回音。

     伴随纷沓而至的步履,一行人自尽头拐角走出,特里顿准将走在最前方,后面跟着卫兵,而那几名卫兵手下抬着一件重物。

     不多时,几人已走到近前,特里顿形色匆忙,身形微顿,随即挥了挥手,之后卫兵将挟裹浓郁血腥气的重物搁置到地上。

     那是一张织金叠翠的毯子,内里影影绰绰裹着什么,墨汁般的腥膻汁液透过布料纤维,在重重繁花图案间氤氲熏染。

     视线飞速环顾周遭一圈,特里顿的声音低沉又阴郁,眉宇间盈满怒气,“要看吗?”

     “不看,我大概能猜到是什么。”回答特里顿的是千岁百岁,探出脑袋扫了织毯一眼,语调嫌恶,“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哦?”特里顿神色缓了缓,复又开口道,“那你能猜到是谁吗?”

     “还能是谁,自然是巴古阿。”千岁百岁极是肯定的回答。

     原本想制止她从身边溜走的波鲁萨利诺动作一顿,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眼诗蔻蒂,低声问道,“巴古阿?现在才死吗?”

     “耶~都姆兹后宫的效率可真低啊~”一边说一边不无讥讽的冲着国王宠姬冷笑。

     ………

     待得波鲁萨利诺收回盯着诗蔻蒂的视线,目光一转就看到站在织毯边的千岁百岁,翻着死鱼眼瞪他。

     嫌弃完他,她重新看向特里顿,“在哪里发现的?应该不是他的住舱吧?”

     停顿几秒钟,仿佛思考着什么,随即她又挑了挑眉梢,“如果巴古阿是门门果实能力者,没被毒死自然会逃走,逃走前他是不是正在做什么?”

     特里顿的眉宇间飞速掠过些复杂神采,盯着千岁百岁的目光顿时染上深意,“巴古阿在诗蔻蒂的房间。”

     “他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不过没来得及找到就…”说话时抬起下巴点了点那织毯,特里顿以一种依稀同情的神色说道,“恶魔果实能力者死亡会导致能力失效,他…”

     “不看也好,会吓着年轻姑娘的。”到最后,特里顿的语气变得古怪,皱起的眉心,表情似乎有些反胃。

     沉默片刻,千岁百思垂下眼睫又一次开口,声线低沉慵懒,带着一种接近审判的冷漠,“你知道情人心肠冷酷擅于用毒,所以你一直预备了解药。

     “毒发时将它很快吃下去。”

     “这一刻,你无比愤怒,因为情人的背叛,你决定逃离前报复。”

     “你动用能力进入她的房间寻找,盛怒之下居然忘记,这世上有些毒是能够靠着皮肤接触就侵入身体。”

     “你又一次毒发,挣扎中试图回去,可惜后一种剧毒让你只来得及撕开空间,仅仅迈出一步你就颓然倒下。”

     “怀着怨恨,你咽下最后一口气。”

     ………

     结束一番给予死者的语言,千岁百岁抬起眼睛,嘴角现出一点笑意,“我说得对不对?”

     最后这句话问的是特里顿,语调里透出点邀功一样的意味。

     良久,特里顿叹了口气,沙哑厚沉的音色深处,有起伏不定的别样情绪,“你这姑娘…真是聪明得叫人害怕。”

     啧了声,波鲁萨利诺盯了目光灼灼的特里顿一眼,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随后飞快的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千岁百岁身上。

     “其实我一点也不聪明,只是遇见的人太多。”她嘴角的弧度加深少许,漫不经心的耸耸肩,复又偏开脸,目光投向后方,“诗蔻蒂夫人还好吧?”

     “想晕倒就晕过去,毕竟你是贵族,又能吹响新月之笛,我不能拿你怎样的。”

     随着她话音落下,原本惊惧交加的诗蔻蒂神色一松,身形晃了晃,整个人顿时瘫软到扶着她的军医身上。

     许是猝不及防,军医诶了声,一时有些手忙脚乱,一边扶住昏迷的人,一边慢慢顺着力道让她平躺下来,最后腾出手按住她侧脖颈,试了一会儿脉搏,之后抬头,“只是昏迷,她需要休息。”

     “带她下去吧——”特里顿神色冷淡的挥手示意,顿了顿,复又说道,“有胆子站在凶案现场,被揭穿了也有恃无恐,这样的女人不会柔弱到哪去。”

     “想必她的昏迷,理由不是看到巴古阿。”说话时双手环臂,眼帘低垂,自言自语般,一番言语也不知是对谁。

     随即,卫兵当中分出人手慢慢将诗蔻蒂带离此处。

     ………

     直等到国王宠姬退场,始终冷眼旁观的千岁百岁才开口,“她有恃无恐,却也担心我会不管不顾杀了她。”

     待得众人的视线投射而去,她抿了抿嘴角,接着说道,“毕竟是孕妇,无论如何,未出世的婴孩是无辜者。”

     “所以你才说那番话,让她放心?”波鲁萨利诺想了想,随即有些恍悟,而了然之后心里却也浮现出少许复杂,“百岁你是为了她的孩子?即使她行事…”

     “小孩子可不是为了背负才出生。”她看了他一会儿,目光微微渗出些明亮光彩,“每个婴儿都是希望,是上天赐予的无价之宝”

     “耶~百岁你很喜欢孩子呢~”她眼底纯粹的柔软与喜悦,叫他也跟着快乐起来,“将来一定会是好妈妈。”

     “或许吧——”她的语调不置可否,眼底的光却逐渐黯淡。

     沉默下来,她随后又低下脸,盯着地上用织锦包裹的一团,神色重新变得阴郁,“黑色的是中毒之后的血吧?”

     “他在找什么…新月之笛吗?”

     “不。”特里顿回答道,“新月之笛已经由海军暂时保护,毕竟是重要的东西。”

     想了想,把目光放低几分,一边看着织毯一边说道,“诗蔻蒂的房间许多地方被翻动,尤其是放置珠宝的角落。”

     “找到巴古阿的时候他脚边扔着一个空匣。”

     “要看看吗?”问过之后,特里顿从边上的卫兵那里接过一样用厚厚纱巾包裹的东西,将它解开托呈到半空,“匣子是空的,巴古阿最后碰到的应该是它。”

     ………

     说到这个…波鲁萨利诺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梢,“百岁你怎么猜到诗蔻蒂擅于用毒,连透过皮肤接触的毒/药也想到?”

     “因为那女人手上只戴银饰。”听他这样问,原本想上去查看的千岁百岁停下来,“难道你们不奇怪吗?”

     “白天看到的时候我就奇怪,都姆兹的人身上饰品精致又昂贵,连女侍都像个珠宝架子,可是诗蔻蒂的一双手戴满银饰,而她也只有手上才戴。”

     “她的耳坠项链,发鬓的珠钗首饰,都是黄金宝石。”

     “通常与众不同之处,必定有其用意,而纯银是用来检测毒/药。”

     “之前那女人哭的时候,手背上的银饰有个位置隐约发黑。”

     “而且她抬手掩着嘴,手指根本没有碰到嘴唇,就着灯光,手的皮肤反射一种奇怪光泽,不注意不会发现,那是覆着很浅很浅的一层蜡。”

     “所以我推测她擅于用毒,因为只有经常接触剧毒才会那样保护自己。”她摊了摊手,脸上的表情恬静得像个孩子,“蜡是用来封闭皮肤毛孔,反向推断,她手里一定有能够透过皮肤直接作用的剧毒。”

     沿着她的言语飞快思考一番,波鲁萨利诺眯起眼睛,“耶~果然,在细节观察方面,没有人比得上百岁呢~”

     “我知道导致巴古阿死亡的毒是什么。”上前一步挨着她站定,他低头,嘴唇靠近她小小的耳垂,压低声音,情人耳语般喃声问道,“百岁你也告诉我,你故意什么也不说,是为了那个替身吧?”

     语毕,波鲁萨利诺微微偏过脸,静静看着咫尺间的这张脸。

     片刻之后,她慢慢的往前迈出一步,又略略侧首,站在离他触手可及的位置,挑高了唇稍,缓缓的,柔声回答,“是,那又如何?”

     ………

     果然如此…波鲁萨利诺在心里无声的叹息。

     千岁百岁看似平静,偏偏一双眼睛里又盛满山雨欲来的压抑感,糅杂她嘴角甜美如蜜的笑,纠结成一种妖异之色。

     猜到巴古阿有解药,也猜到他会又一次中毒,然而她缄口不言,为的是替身王的死。

     她喜欢孩子,认为婴儿不应承担父母过错,所以她奈何不得怀有身孕的诗蔻蒂,然而,她却会任凭另一个凶手自寻死路。

     她是在为来自北海那可怜男人报一箭之仇。

     真是…令人嫉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