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六十二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六十二章多云转晴转阵雨

     片刻过后,鼯鼠终于还是开口,“黄猿大将先生。”开了口立刻沉默下来,几番欲言又止最后象是不知从何说起,眉宇间一片冷峻。

     “耶~现在还是按照她说的,凡事要循序渐进。”抬起手指摇了摇,波鲁萨利诺笑眯眯地从沙发上起身,走到玻璃墙前站定,哑声说道,“先解决死亡事件。”

     几分钟前离开的两个人进到隔壁房间里,隔着单向透视镜,此时室内发生的事一清二楚,连声音也通过隐蔽处的接收装置传输过来。

     鬼蜘蛛首先示意在场另一位海兵退场,随即慢吞吞走到这堵特殊材质的墙边站定,隔着单向透视镜,若有似无盯了波鲁萨利诺一眼,之后一言不发偏过脸,和其他人一样把注意力放到房间中央。

     波鲁萨利诺知道鬼蜘蛛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是在告诉他,他遵守之前的约定,一切交给千岁百岁。

     …………

     房间中央,安吉丽娜站在放置物品的桌子边表情有些莫名。

     又等了一会儿,见那士兵走出去阖上门,她狐疑的看着鬼蜘蛛,接着又把视线定在室内第三个人身上,眼神里带出些轻微的惶然。

     千岁百岁裹着一件看起来非常不合身的披风,旁若无人地直接坐到桌子上,一双脚垂落晃晃悠悠,嘴角噙着笑,闲适地从衣襟里伸出手随意翻检起那些物品。

     玻璃墙这一边,鼯鼠中将缓缓踱到波鲁萨利诺身侧,抬眼看看对面,眉心微不可察颦紧,却也没有说什么。

     拿眼角余光瞥了并肩而立的中将一眼,波鲁萨利诺嘴角勾了勾,他知道鼯鼠眼底浅浅的不悦究竟为什么。

     鼯鼠是个老派男人,战场上精悍骁勇平时却绅士又严谨,甚至有些古板。

     大概在持重沉稳的中将眼里,千岁百岁的举止显得轻佻了吧?波鲁萨利诺心想,她穿着他的大衣,赤着双足,如今又坐在桌子上。

     对鼯鼠来说,女人这样的行为太过轻浮…

     心念飞转,随即不自觉笑起来,波鲁萨利诺觉得她这样没什么不好,被误会比被另眼相待来得叫他放心。

     千岁百岁性格很糟糕,可总是有男人被她明艳不可方物的样貌迷惑。

     当年在军校的时候就很多人对她有些心思,往后肯定也少不了看中她美丽模样的男人…不过好在她无情得厉害,只要他看紧些,就不会叫别人有机可乘。

     …………

     考虑几秒钟关于潜在情敌的问题,波鲁萨利诺一边面不改色一边在心里叹气,他的忧郁某人从来不会发现,以前不会以后大概也不会,真是前途一片黑暗。

     叹完气顺便给自己点一根蜡烛,偏移的心思又一次回归:

     千岁百岁在一堆尤利尔中校遗留物品当中翻翻捡捡好半天,似乎是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就打开密封袋从里边拿出来把玩。

     东西是一枚宝石胸针,款式古朴大气,它的原主人应该是尤利尔中校,因为安吉丽娜一样盯着胸针看,眼圈渐渐泛红。

     或许是情人的遗物使得心情激荡,年轻女人的表情变得泫然欲泣,眼底晕出浓厚水汽,看了宝石胸针一会儿,又抬眼看看拈着它的人,几次象是想制止又碍于情势不敢开口。

     千岁百岁对咫尺间那女人的异样情绪半点也没察觉,仍旧把胸针拈在指尖,一言不发地转动饰品,仿佛很着迷的看着车矢菊蓝宝石映着灯反射泠泠艳光。

     又过了半晌,才看似不经意的抬起眼睛,继续把玩的同时轻声开口。

     波鲁萨利诺随即收敛心神,一边聆听通讯器里传来的千岁百岁的声音,一边翻开手里的卷宗看着。

     他拿的是安吉丽娜的资料,白日里年轻女人找到本部,鬼蜘蛛安排士兵给对方做笔录,同时交代人手去彻底调查。

     此刻他正翻阅的卷宗,除了那女人自己的口述,还有部分是她的生平记录,而这些也正是千岁百岁询问的内容:

     安吉丽娜于年前和海军本部一位少校结婚,丈夫此刻随着舰队执行巡航任务。

     马林弗德海军本部当中,安吉丽娜的情况很普通,随军家属,丈夫每隔一段时间外派,妻子留在驻地,或许等到亲人平安归来,或许等到阵亡通知。

     当然,她有情人这种事也不算什么很…特殊的情况,至少马林弗德随军家属当中,类似情形不罕见。

     年轻的军人家属承受的精神压力,比任何一个普通家庭主妇都要深重,一面是经年累月的担心受怕,一面是独守空闺寂寞难耐。

     加上海军内部对两/性方面,原本就不像普通人看得那么重,留守军属与其他海军将官发生点什么香艳的事,不会受到过分指责。

     据安吉丽娜自己坦言,几个月前她与尤利尔中校相识,不久后开始秘密约会,昨日双方约定见面,结果一方失约。

     …………

     许是千岁百岁的态度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也或许是她肩上的将领披风带来某种压力,安吉丽娜虽然边说边小小声抽噎,倒也有问必答。

     也不知是因为有情人觉得羞愧,还是畏惧千岁百岁身上带着高级军衔的将领披风,安吉丽娜说话时头也不敢抬,眼神始终停在胸针上。

     比起年轻女人的惊惶不安,千岁百岁的态度显得轻曼,声线轻缓低柔,言语间指尖不经意地转动,车矢菊蓝宝石随着角度变幻辉芒流转。

     大概也是因为千岁百岁表现得可有可无,安吉丽娜的情绪慢慢平稳,回答问题也不再磕磕碰碰,说话变得流畅。

     隔着玻璃墙,波鲁萨利诺静静看着千岁百岁与安吉丽娜交谈,直到此时为止,谈话内容与他手中笔录毫无区别。

     每个问题与答案都详细记录,半点差错也没有。

     “记忆力非常好呢~”将手中文件卷成圆筒状,拿它不轻不重敲在另一手掌心,他微微挑了挑眉梢,喃声说道,“过目不忘吗?真是,又一次叫我惊讶。”

     仅仅是刚刚看过一遍,居然记得一清二楚,连顺序都不变,这母夜叉…哼笑一声,自觉被隐瞒了很不悦的波鲁萨利诺表示,要找时间好好欺负她一次才能甘心。

     花了些时间把笔录上的全部问题重新问过一边,等安吉丽娜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千岁百岁忽然偏过脸,目光飞快扫过玻璃墙,紧接着平淡的移开视线。

     怔忡片刻复又领悟,把文件往边上一递,波鲁萨利诺拿眼角斜觑鼯鼠,示意对方接下,最后低声说道,“接下来是重头戏,你看看笔录。”

     …………

     对面房间稍稍静默片刻,千岁百岁又一次开口。

     接下来的发展果然如波鲁萨利诺所料。

     她重新询问起安吉丽娜,每个问题也还是笔录上的内容,只是听着听着,波鲁萨利诺就发现其中奥妙所在。

     依照笔录问过几个问题,接下来千岁百岁把次序打乱。

     看似没头没脑发问,重点放在细节上,每隔几个问题就挑出某个细节,反复问一次,象是她记性不好,忘记已经问过一次,

     安吉丽娜显得莫名其妙,不过也很有耐心的回答。

     如是反复,又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在千岁百岁又一次提出笔录中,昨夜安吉丽娜等候情人期间所做某件事,这时候,对方的回答出现微妙偏差。

     千岁百岁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她加快询问速度,挑着笔录当中显得微妙的问题,接二连三发问。

     而一次错误开始,接下来更多误差就接踵产生,安吉丽娜的回答渐渐相互矛盾。

     波鲁萨利诺听见鼯鼠咦了声,而后他身边这位中将浅浅的叹气,说道,“审讯手段很老练,黄猿大将先生,这位年轻小姐原本隶属情报安全部门?”

     翻阅文件的动作停下来,鼯鼠抬起眼睛,视线看向对面的千岁百岁,眉宇间透出少许诧异,“她看上去不象受过特殊训练,真是出人意料。”

     盯着千岁百岁细细看了好几眼,又沉默几秒钟,鼯鼠才接着说道,“情报部门审讯那一套宪兵队也使用,在节奏把握上倒是比不过她。”

     波鲁萨利诺但笑不语,他才不会告诉他们,实际上情报部门里边很多手段,雏形原本就是出自千岁百岁。

     海军本部每个驻区都有宪兵队,专门针对海军内部人员事务处理,那个特别兵种直属驻区最高长官,每位成员都接受过情报人员亲身指导。

     鬼蜘蛛怀疑千岁百岁是转行间谍,如今鼯鼠也这样问。

     两个中将是觉得她的行为模式有些熟悉吧?和情报部门作风依稀仿佛类似。

     细节观察,逻辑推理,痕迹检测,甚至…犯罪者行为心理模拟,这些种种都是千岁百岁带给海军的范本。

     当年她在锡兰号的表现被编制成课程,一直沿用到如今。

     沉默中,波鲁萨利诺把目光遥遥放到歪歪扭扭坐着的那人脸上,如果不是空白将近三十年,如今她披着他的大衣,不该有谁觉得惊讶。

     聪明到妖异的千岁百岁,当年波鲁萨利诺就认为,她的成就会比他和萨卡斯基都要高。

     …………

     他看着她,她同样不着痕迹瞥一眼过来,目光精准寻到他的视线。

     他和她两人隔着单向透视镜静静对视。

     良久,她的嘴角绽开笑意,微挑眼角仿佛蕴了一汪清水,眼波流转间带着奇异荡漾。

     也不过转瞬间,千岁百岁收回目光,波鲁萨利诺把双手插/进裤子口袋,唇稍勾了勾。

     …………

     直到此时,安吉丽娜才蓦然察觉不对,抬起脸,看着千岁百岁的眼神里带出戒备。

     却在这时候,千岁百岁忽然停下那些已经出现错误的问题,转而开口说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早上你去城区教堂做礼拜?你是教徒?”

     仿佛没发现对方的敌意,她耸了耸肩,“说起教堂,我倒是有件实在想不明白的事呢~”故意停顿几秒钟,别有深意盯着安吉丽娜的眼睛,象是说故事一样,这样笑道:

     “有对姐妹参加远房亲戚的葬礼,姐姐在葬礼上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葬礼结束回家,晚上姐姐就杀了妹妹,我实在想不出原因,你能告诉我吗?”

     波鲁萨利诺微微皱了皱眉,也不知为什么,或许是错觉,这一刻千岁百岁的眼睛仿佛带着某种魔力,即使她看的人是安吉丽娜,旁观的其他人,包括他在内都有种…

     沿着问题思考立刻回答的冲动。

     下一秒,安吉丽娜自言自语般说道,“男人在葬礼上一直看着妹妹,一定是爱上她。”而开口之后,面色微微一凛,眼睛蓦地瞪大,仿佛是不敢置信。

     “所以你杀死爱莎,象那个嫉妒的姐姐。”不给对方任何缓冲,千岁百岁给出答案。

     安吉丽娜神情顿时剧变,“你…”

     “葬礼的答案代表你的动机。”

     千岁百岁轻轻的笑起来,“凡事要有证据,刚刚你推翻笔录当中不在场证明,几个细节表示你根本不是独自在家,而是外出。”

     “当然,你也可以继续考虑改变说法,给出一个完美的无法推翻的答案,只是那之前…你剪过指甲了吧?”

     说话时目光放低几分,随即重新抬高视线,看着安吉丽娜曼声说道,“你的手洗得很干净,只是你或许不知道,血渍没那么容易能清除,只要用这个…”

     又停顿下来目光四下张望,片刻过后如释重负的笑道,“紫外线手电,只要用它一照,你指尖残余的血渍就看得一清二楚哦~”

     …………

     千岁百岁一边笑着一边探出手,却不想还没来得及覆上目标物,安吉丽娜猛地扑上前一把夺过桌上那个密封袋。

     年轻女人抱着怀里的东西,脚下不停后退,瞪大的眼睛,眸光凶恶。

     千岁百岁若无其事收起手,随即又扬高指尖,随后有辉芒微微转动,是胸针上的宝石,也不知怎么,神色扭曲的安吉丽娜顿了顿,眼神不自觉追过去。

     这时候波鲁萨利诺看清楚,千岁百岁的手指动作带着奇怪频率,车矢菊蓝微芒流转间竟给人一种诡异感觉。

     看得久了脑子开始眩晕,仿佛有雾气一点点侵蚀意识。

     目光瞬间空茫又蓦地惊醒,波鲁萨利诺瞳孔微微缩紧,赶忙移开盯着宝石的视线,转而把注意力落在千岁百岁的脸上。

     他看着她,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

     是…催眠!

     她居然拿一颗小小的宝石,利用转动时刻面折射光芒进行催眠!

     这女人!

     这样也就能解释她刚刚为什么拖延时间,那根本不是想从笔录里找破绽,千岁百岁是在催眠安吉丽娜。

     房间里很安静,她的询问节奏把握得巧妙,对方思路随着关键问题起伏,紧张感导致精神过分紧绷,而这当中千岁百岁一直在转动宝石,不知不觉间安吉丽娜就掉入陷阱。

     真是…险些连他也中招,这母夜叉。

     深深磨了磨牙,想清楚之后波鲁萨利诺又是一惊,接着眼角抽搐的发现,隔着玻璃墙,好久没有反应的鬼蜘蛛神色空茫,一副睁着眼睛睡着的样子。

     果然也被催眠了…抬手揉揉额角,牙疼的嘶了声,波鲁萨利诺果断转开视线。

     …………

     安吉丽娜站在原地,神色定格在无比扭曲的瞬间,只是眼神变得呆滞,显然,这被催眠成功的年轻女人再无反抗之力。

     波鲁萨利诺轻轻叹息一声,撩高眼皮,静静看向千岁百岁。

     她收起指尖的宝石,神色冷淡,语调平静而公式化:

     “你原本不是在寻找情人而是想威胁他。”

     “你早知道他另外有情人,甚至知道对方是你认识的朋友,你不敢哭闹因为怕被抛弃,于是恨意转嫁到情敌身上。”

     “昨晚你杀死情敌,接着去了他常常带女人幽会的地方,原本想威胁他,结果你发现第三个女人存在。”

     “所以第二天你来海军本部,表面上担心失约的情人,实际上你害怕,如果单独相处会被杀死,在他工作的地方,威胁不成你可以揭露他的秘密,让他死。”

     “你其实很聪明,你发现他的秘密,你想要挟他只和你在一起,如果他不愿意,你会向海军本部告发。”

     “他为了得到巨额金钱勾引女人,指使她们套取可怜丈夫工作中的情报,窃取海军机密设定计划令军人殉职,目的达成后杀死女人。”

     “人类七宗罪,你和他犯了贪婪、嫉妒和淫/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