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八十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八十章八百万众神

     气氛诡异的凝固,片刻过后,被挡住导致看不到表情的木勺老板开口打破平静,语气非常慷慨,“过些天我把损失列出来给岁岁小姐。”

     紧接着,鹦鹉五子先生扭着腰窜入,一把捞走我怀里的两只团子,丢下个幸灾乐祸眼神,随后一溜烟逃进人群。

     小家伙和花团子被抱到安全区域,没了顾忌,我猛地抬脚一个撩阴腿过去。

     立在跟前的海军蜘蛛先生迅速往侧边一闪,险险躲过绝对会叫男人蛋疼的攻击。

     “喂!”他呆愣过后立刻露出愤怒表情,“你这混账干什么?”

     可我哪里会给他反应时间,趁着他还没站稳就迅猛地扑上去,将练得相当纯熟的防狼招式接二连三往他身上招呼。

     插眼、锁喉、撩阴腿…

     这不是干什么不干什么的问题,这是每个妹子碰到色/狼的条件反射。

     …………

     男人躲避的动作精准又流畅,错开挖向眼睛的手指,侧首避过横切咽喉的手刀,左腾右挪,动作看似细微却每每能够脱离攻击范围。

     他一边躲避,还一边非常惊讶且无辜的拿眼神瞪我,虽然不说话,表情却明显是在指责我无理取闹。

     几番攻击都落空,怒气顿时更加浓厚,我咬了咬牙,接着又一次扑上去,抬脚…

     “同样招式对我起不了作用。”他哼笑一声,身形微微后撤。

     踹出去的腿猛地下坠落在地上,我借力揉身而上,手握成拳头,迅速一记————[碰]拳头狠狠亲在对方一侧眼眶。

     那人‘嗷’一声,脑袋微微后仰。

     收起拳头,我心满意足原地站定。

     …………

     猝不及防被揍个正着的男人,身形踉跄一下又瞬间稳住自己,抬手抚过眼睛位置,慢吞吞撩高视线,眉心攒紧,“你…”

     “中将大人。”斜地里有人忽然开口,是原本安安静静站在一边的那斯文男人,他上前一步堪堪拦在两人之间,“请稍等,这其中有些误会。”

     双手抬高少许,斯文男人作一副调停的中间人模样,“里镇的诸位听我说,我们并不是来闹事。”

     “中将大人他只是…”

     说到这里又停顿下来,他把目光对上我的,神色语调都显得诚恳,“鬼蜘蛛中将大人不太会说话,这位小姐你能冷静点听我解释吗?”

     “啊~我听着。”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已经给过他一拳了,我暂时不会继续动手,所以你可以慢慢说。”

     “那么————”对方苦笑一声,环顾周遭一圈,收起视线复又涩涩的开口,“能请其他诸位也冷静点吗?”

     我顺着这男人的注意力转头扫了店内一眼,嘴角翘了翘却没有回答。

     此刻附近情势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几分钟前高朋满座杯筹交错的景象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薄薄的淡青雾气。

     木勺老板和闻讯赶来的里镇居民站在雾气当中,形成一个包围圈,他们后方更多模模糊糊虚影若隐若现,听不到丝毫声音,如有实质投在中央聚集而来的目光,无一不是带着敌意戒备。

     要知道,妖怪们从来来无影去无踪。

     方才趁着闹腾得厉害,木勺先生早就递出消息,召集里镇居民们悄没声进行围观。

     想来也是骤然发现形势不利,那位看似温文尔雅的男人才当机立断介入的吧?

     …………

     里镇居民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这种情况下,作为包围圈中心的一众海军们气势微微绷紧,他们领头那男人,中将蜘蛛先生顿时面沉如水。

     我好整以暇的微笑,“那么海军先生,我们等着听解释。”

     又等了一会儿,那位斯文的男人似乎叹了口气,表情显得有点儿为难,可他还是开口说话,“中将大人并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希望缔结契约。”

     “据闻,里镇居民实际上能够离开岛屿去到外面世界。”

     “呃~中将大人非常喜爱毛绒绒…”

     也不知为什么,说着说着就有点磕磕绊绊起来,神色简直象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连带他盯着我的眼神都有些闪烁,“小姐你…相当符合。”

     “哪里符合?”挑了挑眉梢,想了想又转开视线上下打量面色凶恶的海军中将几眼,等看清楚那人眼睛里所带的意思,我忽然就明白过来。

     “你说的误会…”重新把目光对上一直努力解释的男人,我嘴角不自觉抽了抽,“海军中将先生认为我是毛绒绒?”

     闻言对方慢慢点点头,之后露出牙疼的样子。

     见状我的嘴角抽搐得更加活泼,果然是误会,而且还很大…照这意思,海军中将当众的语出惊人是见猎心喜,不过那并非女/色,而是个人爱好。

     …………

     ‘误会’解开,我和对方反而更加相对无语,两人面面相觑,半天都没人开口,显然双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诡异气氛终止于一记重重哧哼。

     “是你自己说球球是你家孩子吧?”蜘蛛先生蓦地开口插话,面色难看得很,“如果同意,里镇居民是可以找个主人的不是吗?所以我问你愿不愿意啊!”

     说着说着双眉倒竖,大步上前转过拦在他面前的人,他一脸凶恶的对着我龇出鲨鱼牙,“你误解到哪里去了喂!哪个男人会调/戏一只猫啊魂淡!”

     谁跟你说我是猫啊!我噎了下又瞬间反应过来,忍不住抬手扶额,“抱歉,这确实是误会不过我不会负责,该反省的是蜘蛛中将你。”

     “开口要养什么的…你们海军其实都是文盲吧?”

     一个一个都叫人不知说什么是好,不是开口撒下瞒天大谎就是语出惊人,脑回路根本不在一个次元啊喂!

     说辞都不带换,除了‘情人’还是‘情人’,能怪我往奇怪地方误解吗?

     想起来就头疼…呃?

     哪里来的‘一个一个’?不是才初次见面吗?这种似曾相识的蛋疼无语,和波澜壮阔的吐槽感是怎么回事?

     重重揉了揉额头,飞快把脑海里浮现的诡异感觉重新压回意识深处,我放下手,艰难的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花团是我家孩子,不过可惜,我们不是同一物种。”

     “不是?”海军中将眼睛睁大几分,随后表情变得很失望,“那就算了。”

     废话!不算了你还想怎么样啊?我果断翻出一个死鱼眼,结果没等一口气松懈,紧接着听见他又一次开口,“把你的孩子给我,我会好好照顾…”

     后半句话还没说完,落在他身后的那人一个箭步窜上前,死命捂住海军中将的嘴,“鬼蜘蛛中将大人!”

     …………

     看了看面前这两位神情一个苦逼一个郁闷的海军,我继续抬手揉搓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好半天才忍住一口老血喷到对方脸上的冲动。

     冲着这份执着…唉~~~算了算了。

     抚平满额头青筋,断然转开注意力,我对着附近炯炯有神围观的邻居们挥挥手,“既然是误会,抱歉啊~耽误各位的时间。”

     浅青雾气晃动几下,飘浮在最外层,若隐若现虚影无声无息散去,无边无际空茫又一次产生变化,片刻过后,灯火通明的店堂显露出来。

     木勺老板远远扫一眼过来,随即转身走回柜台后方,神色自若开始摆弄面前的酒单;原本在店里消费的几桌里镇居民陆续坐回原位,进食的进食谈天的谈天。

     许是危机解除的缘故,海军中将连同他手下那些人神色微不可察松了松。

     男人松开捂在明显是他上司的蜘蛛先生嘴上的手,笑得温柔又斯文,“给小姐你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我是克里维。”自我介绍之后他上前几步,语调友好又谨慎,“请问我能荣幸的知道小姐的名字吗?”

     静静看了对方一会儿,我点点头,“千岁百岁。”

     “岁岁小姐?!”木勺老板惊呼一声,“您————”许是太过惊讶,木勺老板猛一下褪去幻化出的壮汉形象,以原本型态飞速飘到我面前,疾声说道,“岁岁小姐怎么可以将本名告知人类?”

     “没关系。”我摆了摆手,睇了眼木勺老板后边神色诧异的男人,笑了笑,“只是知道本名,还不足以约束我。”

     “可是…”

     “我说了没关系。”缓声打断似乎还有继续说什么的木勺老板,我眯了眯眼睛,“就当作月圆之前,我暂时充当这几位的中间人好了。”

     短暂的静默过后,木勺老板不甘不愿的叹气,“既然是您的决定。”

     叹完气,木勺老板转个方向,咬牙切齿对着自称‘克里维’的男人说道,“好运的混蛋听着,岁岁小姐有任何不愉快,就等着今后永远被里镇拒绝吧!”

     “这个威胁包括整个海军,给我牢牢记住这点。”

     …………

     等木勺老板摇摇晃晃飞走,留在现场的海军中将挑高一边眉梢,语气不无惊讶,“千岁百岁?你什么来头?”

     “有些事还是不必深究,对吧?”我笑了笑,接着在此人露出讥诮神色的时候,随便给他一个说法,“就当做是里镇居民一致对外的团结好了。”

     听得我这般回答,他冷冷掀了掀嘴角却也没有继续追问,原地站立片刻,啧了声,随后神色微微一整,开口道,“海军本部,中将鬼蜘蛛。”

     “千岁百岁。”我重新给自己作出介绍,以回应对方此刻慎重的态度。

     双方一开始产生交集是源自各种误会,不过到此时气氛似乎朝着友好方向发展,先前人类城镇里海军将领好似诱/拐/犯的行为,方才一开口要求‘包/养’的惊人要求,种种不愉快都经过友好交流而消除误解。

     我是因为脑海中吉光片羽的感觉,进而对他们产生了细微的好奇心。

     想来这些海军来到里镇一定带着目的,他们没办法对我做出什么敌意举动,所以那个叫克里维的才会率先让步,试图缓和紧绷气氛。

     然后,双方各退一步,于是皆大欢喜。

     “要坐下来长谈吗?”我偏过头看了眼海军中将,接着自顾自往原本的位置走,“里镇的食物风味很特别,对人类却也无害,各位有兴趣尝试吗?”

     …………

     不多时,三个人坐到我原本的那处位置上。

     中将鬼蜘蛛,克里维先生,加上我,余下几位海军则选了紧挨的那张桌子,距离不远不近,能够在发生意外第一时间内有效控制局面的巧妙方向。

     “你的士兵很不错。”我扫了邻座一眼,多少有点赞叹。

     几个年轻人看着平凡扔进热闹地方很快会找不到,气息也掩饰得极好,不过刚刚双方对持的时候,面对密密匝匝的异类包围,却没有任何一个露出胆怯。

     这样的稳重,倒是比骁勇嗜血之辈来得强大。

     许是自己麾下被夸赞,鬼蜘蛛中将哼了声,神色不变,音调里却隐约带出点愉快,不过开口时他倒是半字不肯接我的话题,“现在剩下的都是里镇居民吧?之前其他人类呢?”

     “被排除了。”耸耸肩,我坦白回答道,“防止有谁趁乱生事。”

     “那小鬼也不在。”中将先生扭头左顾右盼,“还有球球哪去了?”

     “五子会照顾我儿子。”我没忍住翻出白眼瞪他,“花团是我家的不是球球,现在能把注意力收一收吗?你是人类不是猫,别弄得想娶我家孩子似的。”

     结果这人整张脸又拉下来,像个没得到糖果闹脾气的小鬼,“球球也不是猫。”

     丢出一句可能气糊涂导致实在不好深究的话,好半天才在他边上克里维先生死命打眼色的制止下,缓和黑如锅底的面色。

     …………

     半晌,收敛因为个人爱好而导致脱线的行为,海军中将露出与他身份相符合的气势,冷硬精悍,盯着人的目光如刀锋利。

     “作为中间人你值得信任吗?”

     “海军机密任务告知不相干人员,其中的风险…即使你不愉快,我也必须先得到承诺。”

     “我不值得信任。”我眯起眼睛,微笑,“我才刚醒来没多久,里镇的居民都还没全部见过,更别提什么秘密。”

     鬼蜘蛛中将没说话,不过他的表情明显很嫌弃,瞪了我好几眼,眼睛里写满‘要你何用’的含意,良久,他哑声开口,“你还真是诚实。”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骄傲挺胸,隔了会,我在这人凶恶的瞪视下曼声道,“你们想要什么自己行动,万一和对方无法达成协议,到时候我可以出面。”

     “你这么有用?”这人摆明了不肯相信,顺便还瞧不起,“里镇的异类们兴趣都很奇怪,之前海军几次前来遇到的条件千奇百怪。”

     说到这里停顿下来,他微微眯紧眼睛,低哑声线,语调别有深意,“中间人事成之后也要报酬,你要什么?”

     “这就要看海军想要什么,虽然我不要求等价交换,不过…”我掀了掀眼皮,斜乜他魁梧的身材一眼,“你要有心理准备,当然,现在直接拒绝也可以。”

     这世上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得到,里镇的规矩谁都必须遵守。

     …………

     中将先生的脸色一阵风云变幻,也不知想起什么,他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好了,阴森森磨了半天牙,又狠狠哧哼一记才满脸悲壮开口,“我答应了,只要你能有用。”

     “哦~”我点点头。

     接着双方彼此对视,短暂静默过后,他眉梢一抖,“你想要什么?”

     “不知道,再说吧~”我没好气的挥了挥手,“总之不会要求你拿身体来换。”方才几次偷觑他眼神里古怪含意我还能看不出来么?

     情人什么的…亏这帮子海军没文化到除了这个想不出别的东西。

     我要他做什么?采x补x么?哪来这么好胃口?要知道我基本上吃素啊魂淡!

     许是我的态度非常不好,海军中将噎了下,眼神几经变化,最后偷偷松了口气的样子落在我眼里显得格外令人愤怒。

     于是…暗暗磨了磨牙,暂时按捺满腔怒意,我伸手接过面前两人用眼神无声交谈后,海军中将从兜里取出来递到眼前的物件。

     一个火漆封口的…折成巴掌大小的文件封袋。

     将它拆开,里边是一张泛黄纸页,上边画着…一个长形密封容器,一颗椭圆蛋形不知名物体半悬半浮。

     “你们要找谁家孩子?”我把纸上上下下颠倒看过好几回,最后抬高眼睛,“这是颗没孵化的蛋吧?找到孵出来养吗?”

     他的整张脸脸皮立竿见影抽搐,“不是蛋,里镇居民应该见过这种东西。”

     吼完之后,这海军中将抬手扶额,手指死命揉搓额角,“你这女人…为什么每次听你说话,我总是有种想拔刀的冲/动?”

     絮絮叨叨一会儿,他放下手,眼神奇怪的变得恍惚,“我们见过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