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九十四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九十四章永无乡(0808123言情独家发表)

     对于千岁百岁要求的‘负责’,黄猿大将先生表示羡慕嫉妒恨,(>﹏<)。

     虽然是被要求对一颗红彤彤肉团子负责,但是…这话是从千岁百岁口中说出来的啊~如果是他被要求那该多好,他既可以…也可以…

     怀着各种妄想,黄猿又羡又妒的瞪着鬼蜘蛛,一晚上,直到碎片岛居民迁移真正开始,他隐藏怨怼的眼神都时不时戳在鬼蜘蛛的后脑勺上。

     …………

     按照预定计划,居民们以家庭为单位向海军登记乘船名单,确认后,经由海军安排陆续登上军舰,到了海军通告时间,第一批乘客出现在码头。

     后半夜开始,碎片岛城镇陷入一种紧张又喧闹的氛围,即使安排妥当,以黄猿和鬼蜘蛛为首的海军将官士兵们,仍是不敢大意。

     碎片岛城镇的居民们背井离乡,虽然多少有所准备,真正动身却还是会出现这样那样意想不到情况。

     海军暂时驻地整晚灯火通明,从将领到传令兵,每个人都谨慎又小心,打足精神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凌晨将至时分,第一艘承载岛屿居民的军舰缓慢驶离港口,铁灰的船舶浮在深蓝波涛间,缓缓的朝着极远天边那线鱼肚白而去,就象载着民众开赴未知明天。

     留守在港口的海兵们安静目送,片刻过后又立即投入另一场忙碌,连感伤的时间也没有太多,下一波奔赴此地的民众已经涌来。

     太阳升起…

     日当正午…

     不知不觉,头顶挂的火球渐渐偏移…

     一直到日渐偏西,嘈杂的岛屿才变得冷清起来。

     海军收录登船名单只剩下最后一批乘客时,一直呆在港口的黄猿和鬼蜘蛛,才总算稍稍缓和了紧张很久的神经。

     虽然登船过程中存在许多状况外,到底还是没有引发太大骚动。

     岛屿居民们对海军抱有各种冷淡偏见,最后也还是依照海军安排行事,并没有太多排斥或者暴/乱行为。

     最糟糕的设想没有出现,这就是最好的一种结局。

     …………

     停在港口的军舰放下折梯,排队等候的居民们开始朝前移动。

     黄猿看了看头尾都老长老长的队伍,笑了笑,低声招呼鬼蜘蛛一起回驻地,他们在港口守了一天,照现在的情势看,最后一艘军舰启航过程也出不了大错。

     此刻岛屿迁移进入尾声,对于黄猿和鬼蜘蛛来说,接下来…他们海军才刚刚开始。

     …………

     码头显得拥挤,黄猿和鬼蜘蛛两人不时避让登船居民摆放的各色行李杂物,行进间眼角余光间或掠过无数张脸。

     有老人,有孩子,有年轻夫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微的惶然。

     看着这样的场景,黄猿和鬼蜘蛛也没多少闲聊心思,两人走得更加沉默。

     他们知道民众的不安,却也说不出任何冠冕堂皇的话,如果不是动力岩,如果不是火山即将爆发…这片岛屿没有哪个人需要如此失措。

     无声的叹了口气,黄猿移开与道路边一个家庭对视的目光,这家三口,那个孩子抱在母亲怀里,小小幼儿吮着手指,滴溜溜看着周围的眼神无辜又好奇,根本不知道父母此刻神色无助又彷徨。

     “希望一切顺利。”

     黄猿低低的自言自语,他希望迁移居民平安到达目的地,希望航行过程中新世界海域能稍稍宽容一点,那些惊涛骇浪那些暴戾海贼,不要打扰这些背井离乡的平民,让他们顺利到达,并且此后继续安定生活。

     他为着即将远航的民众低声叹气,一抬眼却见鬼蜘蛛停下来,表情有点奇怪的说道,“波鲁萨利诺,你觉不觉得,今天登船的人数有些不对?”

     “象现在,是我眼神不好吗?”鬼蜘蛛侧身避让到路边,下巴抬了抬,“这些人当中似乎混着…不太对劲的东西。”

     “耶~”黄猿挑了挑眉梢,顺着鬼蜘蛛示意的方向看了眼,抿了抿嘴角,“不是错觉。”

     鬼蜘蛛没有看错,实际上他也发现了,登船的大批民众当中,不知怎么,偶尔会混着微妙存在。

     尤其是此刻夕阳西下,码头等候的人群显得格外拥挤,可奇怪的是,按照名单安排登上军舰时,维持次序的士兵一无所觉。

     碎片岛居民迁移,海军不制止他们携带财产登船,这导致行动非常繁琐,大批民众带着数不清的杂物,甚至家养的宠物,猫狗飞禽。

     猫狗飞禽一类宠物,海军不会阻止登船民众携带,因为宠物已经能算家庭成员,可是多出来的微妙身影…

     …………

     “诶~小心。”

     鬼蜘蛛低声开口,顺便上前几步,扶起经过他们面前这一大家子行人中,不小心摔在地上的孩子。

     小孩子是从这家子的车上滑下来,那家大人带着家具行李,男人女人都在推车,没注意就让孩子掉到地上。

     鬼蜘蛛扶起孩子,黄猿随即扬声招呼自顾自赶路的家长。

     听得声音,那家男人停下来,谨慎的看了眼路边的两位海军将领,随后小心地走上前,微微鞠躬道谢,最后伸出手…

     怔了怔,黄猿盯着面前这男人的手,半晌才缓缓眯起眼睛。

     直到那家人诚惶诚恐离开,很快融入赶路人潮,黄猿这才收起视线,哼笑一声,“原来是这样。”

     鬼蜘蛛扶起的那孩子,交还给那家男人时,一瞬间,稀薄日光里,孩子的身影淡化消融,最后定型为一只木质摆设。

     怪不得摔倒了也不哭,或者说…怪不得那家大人会放心把孩子搁在一堆行李上边。

     原来根本不是人,而是妖魔。

     …………

     定了定神,黄猿就站在原地,屏息凝神注视经过身前的每一队行人,良久,不出所料发现行经的民众当中有几个微妙存在,和一整天登船过程中他们发现的气息类似。

     有些混在民众家具里,有些则悄悄紧跟在人的身边。

     是里镇的妖魔。

     黄猿和鬼蜘蛛察觉的同时,那些存在也同样发现他们的目光,双方视线交汇,仿佛若隐若现的影影绰绰,竟也无声颔首。

     “千岁百岁说的,里镇的迁徙,原来是这样。”

     黄猿哼笑一声,“小骗子。”他一直介意她说的明日开始启程,原本以为里镇异类们是有别的途径,原来…

     她说,一部分早几日随船离开,说的是商会和各国使者们的船吧?

     剩下的一部分或许跟着海贼船走,除了最后留守的大妖怪,随着城镇居民悄悄驶离的是人类家庭拥有之物?

     物品的妖怪,或者…家养的宠物。

     不过,妖魔们这样离开,他倒是放心了啊~

     …………

     又一次发现自己上当受骗,黄猿大将先生表示很伤心。

     又因为伤心,他决定加快速度赶回去,给自己受创的心灵讨回公道,(~ ̄▽ ̄)~。

     于是,蓦地转身,急匆匆就往海军暂时驻地那边走。

     刚走出没多久,不远处道路尽头,鬼蜘蛛的副官克里维疾步赶来;黄猿身形微微一缓,顿时有些儿诧异的问同样停下来的鬼蜘蛛,“克里维怎么…”一副见鬼的样子?

     “鬼蜘蛛中将大人!”双方一个照面,克里维直直小跑过来,象是看到救星一样,连和他上司的上峰打招呼都忘记,“您快回去看看吧!”

     耶~黄猿瞥了神色莫名的鬼蜘蛛一眼,又打量克里维几眼,不知为什么,忽然之间有种很古怪的预感。

     鬼蜘蛛的副官一直沉稳得象个老头子,火烧眉毛都不会惊慌,现在几难得情绪外露,而且还是明显非常担心他家上司,实在是…奇怪了啊~

     …………

     接下来一路无话,因为克里维副官话都说不利索,被他的焦急情绪感染,鬼蜘蛛和黄猿索性用上月步,在最短时间内赶回海军在碎片岛的暂住地。

     还没到驻地中心那幢楼,一阵非常非常哀怨的哭声就魔音穿脑一样飘荡在空气里。

     每个看见黄猿和鬼蜘蛛的海军士兵,眼神那叫一个诡异,简直象侧目斜觑负心汉。

     接着,黄猿就明白过来。

     海军暂时驻地,他们两个将领落脚的那幢楼,一楼大门开着,一个呃~千娇百媚身影正扒着门,哭得死了谁似的。

     海军士兵们在附近探头探脑,顺便鬼蜘蛛几个心腹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都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鹦鹉五子,昨晚自己孩子不幸变成别人家的妖怪,堵在楼下哭得天昏地暗,顺便,样子非常好笑,难怪会让海军士兵们误会。

     扒着门的妖怪背上背着一个大包袱模样的东西,象是个襁褓,两颗圆滚滚婴儿裹在里边,顺便胸前还绑着一个包,也是一个婴儿…

     这场面简直就是被抛弃的女人带着孩子杀上门来找负心汉的节奏!脚下一停,黄猿果断决定自己还是不上去添乱,反正…当事人是鬼蜘蛛啊~

     他还是静静旁观就好嗯~

     如此狗血剧情,等回马林弗德,他可以嘲笑鬼蜘蛛到后半辈子啊!

     = ̄w ̄=。

     …………

     看清楚堵门的是谁,鬼蜘蛛身上瞬间飚出冷气。

     领回上司的克里维不愧是贴心副官,迅速开始清场,第一时间斥退附近偷窥的士兵们,紧接着带走守在门边的几个心腹,逃难一样把现场打扫干净,顺便自己也逃走。

     看到鬼蜘蛛和黄猿,扒着门的‘人’哭声一停,红着眼圈一抽一抽的瞪两个海军将领,满脸哀怨。

     黄猿嘴角一抖,抬手扶额。

     鹦鹉五子不哭了转过脸瞪他们,然后,瞪杀父仇人一样瞪着他们一步一步走近,尤其瞪着鬼蜘蛛。

     两个海军将领一只妖怪终于在一楼门口遭遇,三双眼睛彼此对视许久,鹦鹉五子扁着嘴,哀哀怨怨,“我的孩子呢?”

     鬼蜘蛛又是一阵冷气乱飚,黄猿就开始咳嗽。

     过了一会儿,鬼蜘蛛僵着脸目不斜视的挨着堵门这只走进楼里边,黄猿好笑的拦住咬牙的妖怪,说道,“百岁照顾着呢~”

     至少他和鬼蜘蛛去港口那以防万一时,离开前,那颗红彤彤肉团让千岁百岁小心翼翼捧着藏在她房间。

     听得他这般说,原本脸色铁青的妖怪缓和下来,“岁岁小姐照顾吗?真是太好了…”说着又抬手抹眼泪,“离开前我想看看孩子,就看一眼,可怜的宝宝…”

     “耶~你想要回去也可以啊~”想了想,黄猿好心的提出建议。

     “可是孩子已经认得妈妈了啊~”结果,据说是孩子亲爹的妖怪,哭声更大起来,“嘤嘤嘤~都是我不好嘤嘤嘤~”

     妖怪嘤嘤嘤的哭,听得黄猿额角青筋直爆,忍了好几回才忍住把‘人’丢出去的冲动,没奈何只好闭嘴,磨着牙领着上门找孩子的哭包往楼里走。

     虽然哭得梨花带雨,但是!这是公的吧?!这样女气没问题吗?

     还有!你身上绑着三只婴儿,哭得这么大声,不怕吵醒了变成四重奏吗?

     …………

     上到二楼,黄猿立刻就把满心烦恼抛到九霄云外,二楼公用厅里,千岁百岁侧坐在沙发上,听得声音抬起脸,看到他就笑得温和,“回来啦?”

     “耶~回来了呢~”黄猿抢上前去,笑眯眯的挨到她近前,“今天怎么样?孩子乖吗?”

     其实是红彤彤肉团不是孩子,不过…她这样家常的态度让他很高兴,象是回家听见妻子的问候似的,一身疲倦霎时间消失无踪。

     笑着弯腰蹭近了嗅一嗅她身上的香味,接着黄猿才拨冗分出注意力在场的别人:

     油润润的眼睛瞪圆了,母鸡蹲在沙发背上的球球。

     半趴在千岁百岁腿上,象是怕羞躲他的卷毛小罗西。

     黄猿抬手把一只毛团一只小鬼的脑袋各自揉过一把,最后,目光落下几分,停在千岁百岁侧身守着的沙发内侧,眉梢轻轻一挑。

     沙发软垫堆在一角,千岁百岁侧身半坐着,她身边盖着小被褥,一颗没巴掌大的小脑袋露在被子外边,小小眼睛闭紧了,嘴嘟着,脑袋胎毛稀稀落落…

     这是…那颗肉团子…吧?

     看了几眼忽然多出来的婴儿,黄猿把惊讶藏在眼睛里,“耶~睡着了,很乖嘛~”

     “我哄了好久,这孩子你们一走就哭,还是球球衔了鬼蜘蛛中将房间里的衬衣出来垫着才骗睡觉了。”

     千岁百岁的声音压得很小,说完又皱眉,“孩子太弱,接下来需要很精心照顾。”

     黄猿同样撩高眼皮,顺着千岁百岁的视线看向直直僵在沙发边上,一副想走近又不敢走近的鬼蜘蛛。

     鬼蜘蛛的眼神一直盯在婴儿身上,半晌才魂不守舍的慢慢挨近些,音量低得不像话,“怎么变成婴儿了?”

     “再长大些稳定下来就好了。”千岁百岁起身让出位置,“要抱抱吗?”

     “啊不…”鬼蜘蛛如临大敌的瞬间后退,“还是算了,免得伤到。”一边说一边瞪大眼睛,整张脸都扭曲,“怎么喂养?吃什么?”

     抬手揽过站起身的千岁百岁,顺便把抱着她不撒手的卷毛小鬼拎到自己手上抱稳,黄猿的嘴角抬高些,“养孩子的问题,你可以请教孩子的正牌父亲。”

     要知道,上楼以后,孩子亲爹一直眼巴巴看着呢喂!

     …………

     “岁岁小姐…”终于得到注意力的正牌爹眼睛里含着泪花,一手护着胸前的布包,一手反到后边扶着大襁褓,“出发前,我来看看宝宝。”

     哽咽的一边说,一边朝着沙发挪近些,伸长脖子看,“起名字了吗?”

     “诶?”被问着的鬼蜘蛛一脸茫然,“还没————”

     “那…那…”妖怪爹泪如雨下,磕磕巴巴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半句有用的话。

     隔了一会儿,黄猿看到鬼蜘蛛眼角直抽搐,可能是无法直视哭得太惨的这妖怪,抬手扶额的鬼蜘蛛口气非常无奈,“你来取名字吧~”

     婴儿的妖怪爹抽噎声一顿,整张脸顿时容光焕发,“叫柿子,好不好?宝宝叫柿子。”

     可能因为感激不近,名为五子的鹦鹉妖怪破涕而笑,眼波如水,千娇百媚。

     黄猿不忍心继续围观他老朋友鬼蜘蛛整个人僵直的尴尬样子,随即捞着怀里和臂弯里一大一小两只,脚跟一转就往千岁百岁的房间走。

     临行前顺便打声唿哨,招呼毛团球球跟上。

     厅里那一幕非常伤眼睛的画面,黄猿表示,他不忍心看下去。

     ‘柿子’什么的…他能说这种名字比鬼蜘蛛的审美还不如吗?有个审美诡异的家长,小婴儿也是很辛苦啊~

     不过算了,反正那小婴儿是鬼蜘蛛的责任了啊~

     阖上房门,随手放下卷毛小鬼,让他和窜上来的球球一边玩耍去,黄猿低下头,凑近怀里这人的耳边,低低的哄骗,“百岁,回马林弗德以后,想抱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