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阴阳家谱 > 第十六章 谢雨涵的故事
最快更新阴阳家谱 !

    谢雨涵陷入了深深的会议中,我也不敢打扰,只是静静在一边等着她缓过神来。

     直到那只烟烫到了她的手指,她才慌乱的挥了挥手,朝我抱歉的笑了笑,“都说男人只爱18岁的女孩,不管多么老实看上去多么好的一个男人也不会例外。当年我爸是教育局的干部,一路扶持着他,他自己也确实能干,肯干,一路就这么顺利的升了上去,被调到了那所学校当校长,然后我的噩梦就这么开始了。”

     “起初我以为,他真的是因为他工作忙,所以回家晚,也抽不出时间来陪我,甚至连夫妻那档子事也几乎没有。可是,”谢雨涵的嘴角扯起一丝讥讽的笑容。“那天我们结婚纪念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就没有告诉她直接去了学校,我以前听人说过,年纪大了,不要玩惊喜,搞不好就变成惊吓了。那天了我确实被惊了,但是不是吓,而是怒,他居然和一个高中女学生在他的办公室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我想谢雨涵这个形容大概是已经十分的喂完了,因为我分明能看出提起这一段她的表情有着无限的怨恨和哀伤,我想不管郭立平对待婚姻怎样的不忠诚,在这么漫长的婚姻生活中,她还是爱着这个男人的。

     “那个女生?”我打断了她的话,这个故事的大概我外面流传了很久,我需要的是更细节的内容。

     谢雨涵忍不住又点了一支烟,“那个女孩叫狄思绮,是个高二的学生,成绩不怎么好,当时是想求着郭立平给她开后门,一来二去的就勾搭上了。这件事当时早就在学校里闹的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只有我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狄思绮。”我重复了一下女学生的名字,暗暗的记了下来。“听说那个女生跳楼了?”

     谢雨涵点点头,目视前方,却没有焦距,“青春期的女孩子爱情就是全部,那个女孩子最终为了郭立平跳了楼,虽然郭立平是我的老公,但是不得不说在感情方面,郭立平真的是个人渣。当时舆论压力很大,他被迫和那个女学生分了手,转身就和另外一个女学生勾搭在了一起,结果狄思绮就崩溃了,在学校跳了楼,这件事情就再也包不住了。”

     “另外一个女生?叫什么名字?”我想我可能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谢雨涵咬了咬牙,“唐娟。比狄思绮还大一届。”

     果然是唐娟。

     “那后来?”

     谢雨涵冷笑了几声,“狄思绮一跳楼,他和唐娟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再加上这么多年,他的位置是怎么坐稳的,他心里怎么会不清楚,我当时和他说的明白,要么跟我出国,要么离婚。他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是懂得要怎么选的。”

     “我们很平静的在国外生活了三年,直到他出事的前两天,他老是做噩梦,梦到自己回到了学校然后被推下了楼,一连好几天,他整夜整夜的不敢睡觉,结果就因为疲劳驾驶出了车祸。”又一支烟抽完,谢雨涵有些疲倦的仰躺在沙发上。

     我猛然的抓住了一个重点,“你是说他做梦做到了被推下学校,他有说是从哪里被推下去的吗?”

     “从学校的宿舍楼顶,就是从狄思绮跳楼的地方被推了下去,所以他很害怕,我们在国外住了三年,也一直有人间歇性的给我们通一些国内的消息,包括那个学校闹鬼的消息,郭立平觉得是狄思绮回来找他报仇了。”

     郭立平的经历和我的梦对不上号,但是显然,郭立平和我做了同样的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唐娟也死了。”我突兀的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谢雨涵很明显的怔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哈大笑起来,“死了,都死了,死的好!”

     “唐娟死的时候,心口破了一个大洞,虽然心脏还在。”我平淡的叙述着。

     谢雨涵一个哆嗦,明显我的话有点吓到她了。

     “她的心口也有一个破洞?”谢雨涵不自觉的用了一个又字。

     我点点头,这种死法太过怪异,两个有关联的人,又同样是这样的死法就更怪异了。

     谢雨涵试图为自己点一支烟,但是她的手却一刻不停的在发抖。

     “郭立平发生车祸的时候我在场,这一切来的真的太过诡异,我们慢速的向前行驶着,前面有一辆运载钢管的货车,路边窜出来一只狗,司机就猛一个急刹车,一根钢管救突然飞了过来,直接插在了他身上,当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心脏的位置被前后贯穿了,连心脏都已经不再身体里了。我还……我还跟他说话了。”

     “你跟他说了什么?”

     “我让他保持呼吸,我打电话叫救护车,他会没事的。然后他还回答了我。”谢雨涵终于稳住了一点自己手,顺利的点上了烟。

     烟圈在我们两个之间飘散着,谢雨涵突然眯着眼睛道,“他说,他的心没了。”然后我才看到,他的心被钢管顶出去了,穿过驾驶位置的椅子,落在了后排的座位上,然后他还在那里诡异的笑,对,那个表情是在笑。

     我想象着谢雨涵诉说的那个画面,忍不住也冒了一身冷汗,这个场景,和小杨说的,唐娟临死前的那个场景何其相似?

     我觉得谢雨涵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毕竟她也能算是半个当事人。

     “谢姐,我说了你不要害怕。”

     “你说吧,我的承受能力已经很强大了,应该不会让自己变得更糟了。”谢雨涵勉强的笑笑,但是我总觉得她还有半截子话没有说出来,可是她也终究还是没有说。

     “唐娟和郭立平的死法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唐娟不是车祸,而是莫名的死在了自己的别墅里。”

     谢雨涵恐惧的望着我,“姚小弟,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那种东西?”

     “谢姐,你说呢?你信吗?”我诚恳的望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到蛛丝马迹。

     谢雨涵摇摇头,“我不想相信,我害怕,可是有时候,我又希望这些是真是存在的,那样我可能还能抱有一丝希望?”

     “谢姐,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真的觉得遇到那东西,你可以来找我。”我递了一张名片给谢雨涵,谢雨涵看了看,笑了起来,“你莫不是以为我疯了吧。”

     我笑着说,“怎么会呢,医生只是我的职业,我兼职帮人看个风水,真的有哪方面的困扰我也会帮你尽力解决的。”

     谢雨涵客气的点头,“那你是为了唐娟的死而来?你是她的什么人?”

     “她算是我的病人吧,可惜见了一面她就死了,现在倒是成了悬案了。”情况了解暂告一个段落,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听说谢姐回来的时候已经怀孕了,那岂不是郭校长的遗腹子,怎么不见孩子和你的父母?”

     谢雨涵没料到我会突然问题,匆匆朝着卧室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孩子生下来身体不大好,没多久就去了。我父母年纪大了,这件事情对他们打击很大,现在不太愿意见陌生人,这不我天天在家照顾他们,连工作都没法去了。”

     我点点头,这也就能解释走廊里那些堆放着废旧物品了吧。

     “谢姐,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照顾老人也累的,你也多保重,有什么问题你打我电话。”我谦虚的告辞,郭立平和废弃学校的来龙去脉我已经了解了,就连唐娟和郭立平的关系都被挖了出来,那下一步呃?下一步我又能做什么?

     回到C市,出门像丢掉回来像捡到的阿珂依旧没有踪影,整整24小时没有看到人了,有时候我倒是希望她就这么消失倒是一件好事了。舜夕珍和三个老头口口声声的表示女鬼的净化工作很顺利,等到七七四十九天以后,学校无论启用或者拆除都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了。

     我思索这要去一趟另外一个城市,那个我从小长大的城市去找一些应该属于我的记忆。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最近这一段时间里,我的嘴一直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就连随口说的一句让谢雨涵有事来找我也一语成鉴。

     当我看到谢雨涵端坐在我的会客室里,我也是有几分不知所措。“谢姐,你怎么突然来了?”

     谢雨涵看到我,立即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来,“姚医生,你说,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你,我想来想去,还是应该跑这一次。”

     “是关于狄思绮?”我皱了皱眉,按照谢雨涵的叙述,废弃学校的女鬼应该就是狄思绮,可是狄思绮现在不是应该被舜家和雨家的老头镇压了,正在受苦受难的被消磨,最后魂飞魄散吗?难道她又出来害人了?

     谢雨涵艰难的摇摇头,“不是,那天你到我家来的时候,我有点怕你是JC派来套我话的,后来我从旁打听了好多天,才确定能狗来找你帮这个忙,我家的两个老人,可能是被鬼附身了,而这个鬼,极有可能是我那个短命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