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阴阳家谱 > 第十九章 影子
最快更新阴阳家谱 !

    出门看到舜天勤一双手,左一个右一个的拖着谢家两个老人家,两个人都被用绳子绑着,用抹布堵了嘴,正含含糊糊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心里有些烦躁的对舜天勤道,“弄晕了吧,太吵了,惊动邻居就好不好了。”

     舜天勤看了我一样,没有说什么,利落的把两个人一掌打晕。

     我们一路把三个人运到楼下,索性路上并没有碰到什么人。把谢雨涵扔在了后备箱,另外两个绑着的和舜天勤一起挤在后座,就这么一路急驰回到C市。

     回到C市,舜天勤在家里看着谢家三人,舜夕珍把我送到了医院,并且通知了罗小娜来照顾我。

     一连串的拍片,挂号,包扎,之后,我被强制留院观察。

     “让你别去,你不信我。”罗小娜去打饭了,阿珂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了。

     我屁股向上,脸闷在枕头上,艰难的回过头来,阿珂一脸冷漠的看着我。

     “你怎么知道我会出事?”我拍了拍病床的床沿。

     阿珂顺从的走近,坐在了我身边。

     “亏你还是姚家的人。连风水面相都不知道么?”阿珂脸带嘲讽的数落着我的无知。

     我颇有几分哑巴吃黄连,感情这还是怪我学艺不精。

     “把东西给我吧。”阿珂伸出一只朝我摊开,那只手白嫩嫩的,掌纹明显,着实好看。

     “什么的东西?”我一脸迷茫的看着她,“我可没偷拿过你的东西。”

     阿珂的小手就这么突然的贴上我的身子,上下其手,“那个银色的小球呢?还给我。我能感觉到它在你身上。”

     “那是你的?”我掏出兜里的小银球递给她,“这是什么?”

     阿珂随意的把小银球装到了口袋里,“你就当它是个护身符吧,可惜没有帮上什么忙。”

     我突然想起了再那个黑白的,谢雨涵的家里,谢雨涵周身笼罩的那层银白色,难道是因为这个银色小球。保住了谢雨涵的魂魄?

     “阿珂,你会诚实的告诉我你的来历,你来做什么的吗?”

     我看着阿珂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突然有种冲动想要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而来。

     阿珂想了想,“再过一阵子吧,姚卓卿,你是不是要去S市,我跟你一起去吧。”

     “好。”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阿珂,如果她心怀不轨,我已经把我后一步的棋子暴露给他了,“阿珂,我希望,你和我是一路人。”

     阿珂看了看我,随即转过头去,“姚卓卿,你要相信我,我没有任何害你的想法。”

     我一把抓住阿珂的手,一脸特别诚恳的说“我信你。”

     阿珂恼羞成怒,还空着的手一拳头锤在我的伤口上,毫不留情。

     我呲着牙,笑着看阿珂红着脸冲出了病房一脸的得意。

     我出院的时候,谢雨涵已经清醒了,休养了好几天,谢家二老已经去世了。

     和唐娟一样,谢家二老被鬼气侵蚀了太久。生机已断,谢雨涵果然应了她该有的命运,终于成了孤独一人。

     再次见到谢雨涵的时候,她的脸色很差,浓黑的黑眼圈,头发剪成了男式的短发,一身的素净,臂膀上挂着小黑布表示家里有人去世。

     “谢姐。”我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终究还是内心愧疚没有能帮上一把。

     谢雨涵朝我惨笑了一下,“连累你了,姚医生。”

     我慌忙摇摇头,“谢姐……”

     “你别说了,是我咎由自取,如果不是我贪心想要和宝宝在一起,就不会害我爸妈丢了性命,我现在终于相信,这个世界有得就有失。”谢雨涵认真的对我笑了笑,我想她真的是想通了。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我变成谢雨桐的场景,如果谢姐当时就选择了放弃这个孩子,会不会就不会有后面的依依不舍,难以取舍,最后连累了家里的其他人?可是这些,谁又能知道会不会造成另外一个不想要的结果呢?人生,选了,就没有后悔的办法。

     谢雨涵的孩子由雨家选了一块风水上佳的坟地,选了个合适的日子迁了坟,并布了个风水阵消散戾气。

     “姚医生,之前你问我的事情,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跟你说。”谢雨桐平和的看着我,“郭立平死后,我收到过一封信,说如果我想了解郭立平的死因,让我到S市走一趟。”

     说着谢雨涵写了一个地址递给了我。

     我低头一看,这个地址,我太过熟悉,这个分明,就是我和小胖就读的中学。

     我想S市我必须尽快的去了,也许那里有我需要的答案。

     七七四十九天终于过去了。

     舜天勤和黑白老头也准备打道回府了,临走前黑老头偷偷把我拉到一边,跟我叮嘱了一遍什么人生的性福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千万不要屈服于恶势力之类的屁话,把我说的一头雾水。

     我决定了和阿珂,舜夕珍去S市具体日子,家里却突然的有人来访。

     那是一个扎着双麻花的素净姑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害羞又美丽。

     我的心突然被撞了一下,女神!

     这就是我想要找的理想女神的样子。

     “我叫雨斯琴,你好,我是代表雨家来协助你的。”女孩扭着衣角,一脸紧张的看着我。

     我哦了一声,盯着她看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雨家的人。

     我这才明白黑老头走的时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不想让舜家一家独大,也想在我身边安插一个人。

     不过,这样的美人计,我喜欢。

     “别说了,我知道你来干什么的,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我挥挥手,我不能拒绝舜夕珍留下,自然也不能拒绝雨斯琴来,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下,人越多,我才比较有安全感。

     阿珂和舜夕珍没有什么不高兴,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件事情的发生,只有罗小娜小小的抱怨了一下,但是这些并不重要。

     S市之行,势在必行。

     临行前一天,阿珂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我坐在床上看着电脑甚至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只觉得床微微的一沉,抬起头,阿珂已经不请自来的坐在了我的床上。

     “找我什么事?”习惯了阿珂的神出鬼没我倒是没有什么惊讶,只是有些奇怪她居然主动来找我。

     阿珂一脸认真的看着我,“你把从废弃学校挖来的那个匕首带上吧。”

     “你怎么知道……我”我吃了一惊,应该没有人知道我把匕首带回来的这件事情。

     “我就是知道,你别管我。”阿珂突然有些孩子气的嘟着嘴。“你带着,就当护身符用。”

     “好。”既然她不想说,那我就不问。

     我莫名的想要相信她。

     阿珂点点头,起身就要走。

     我一下子拉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冰凉凉的,“你说过,去S市,你会告诉我。”

     “是的,我会告诉你的。”阿珂点点头,也没有回头看我,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我顺势放开了她的手,告诉自己,去S市一切都会有答案的。

     阿珂刚走没多久,门又被敲响了,我起身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是穿着睡衣的舜夕珍。

     “你也有事找我?”我朝她挤眉弄眼一番,却换来一个大白眼。

     “我想告诉你,小心雨家的那娘们,她在道上很有名,可没有表面上去那么单纯。”舜夕珍一脸认真的看着我,小心的警告着。

     我点点头,却没有答话,其实,我谁也想相信,却谁也不能相信,小胖的那个梦,给了我警示,现在的我,分不清周围的到底是人是鬼。

     “放心吧,我有分寸,你早点睡”送走舜夕珍。我仰躺在床上,还有太多的事情我没有答案。从事情开始,就像是一个连环,我一点一点解开迷雾,却一个答案都没有找到。

     早上出发的时候,罗小娜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想她不是舍不得我,只是为了她自己不能出去玩而哭泣。

     许诺了一大堆的假期和将近总算是把这个小姑奶奶给搞定了。

     这次并没有开车去S市,而是选择了坐高铁,一路上,阿珂和舜夕珍一左一右的挨着我坐,雨斯琴只好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坐到了我们对面,一路上那哀怨的表情,看得我差点举手投降。

     正待要起身去餐车车厢买吃的,阿珂突然拍拍我的肩膀,朝着不远处一个人努力努嘴。

     我抬头望去,却是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小年轻,一身休闲服,正插着耳机闭着眼睛在听歌。

     我有几分不解的看着阿珂。“怎么了?”

     阿珂轻声伏在我耳边道,“你仔细看他的影子。”

     我连忙又看,这才看出几分名堂来。

     我们的高铁正在穿过隧道,周围特别黑,只有隧道里的灯映射进来,忽明忽暗的,那少年的影子被投射在车厢的玻璃上。

     却不是他的样子。

     墙上的影子分明是个女人的摸样,一头长波浪,和少年纤细的五官不同,墙上的影子看上无论是脸颊鼻子还是下颚,看上去都是珠圆玉润的。

     “呀。”我轻呼了一声,却被阿珂一肘子变成闷哼。

     “别乱出头。”阿珂丢下一句别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