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阴阳家谱 > 第二十一章 少年
最快更新阴阳家谱 !

    高中就读的学校离我的家不远,并不是一座重点学校,所以相对教学坏境和学习压力没有那么大,学校有宿舍楼可以供偏远地区和外地的学生住宿,当然像我和小胖这种离家近的孩子,都是走读的。

     学校总体来说,占地面积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我和小胖从来都算不上什么好学生,总是大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当然不是正面教材的那种。打架翘课补考一样不落,索性小胖家有钱,我家……呵呵呵,捡起这段记忆以后我才觉得当年我在和平街也算是一方小霸王,过的是少爷般的小日子,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但是就姚军那帮人看风水的名声在外,谁又敢不让我几分呢。

     谢雨涵写给我的地址就是这所高中,可是光有个地址,让我来做什么,我却不清楚。

     阿珂惯例的又独自失踪了,舜夕珍据说要去拜访一个什么朋友扔下我潇洒无比的走了。

     只剩下一个无比陌生又看上去柔柔弱弱的雨斯琴,屁颠屁颠的跟着我,说是要尽忠职守的按照家族的安排好好保护我。

     阳光下,林荫道,带着一个漂亮的妹子,如果是光倒回十年,我想我一定是FS无比。

     可惜年纪大了,美色于我,诶……

     “姚哥哥,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啊?”雨斯琴长着一张娃娃脸,长长的睫毛,乌黑溜圆的眼珠,笑眯眯的看着我。

     S娘们,我内心暗骂一句,即便是舜夕珍不提醒我,我也明白,那种大家族出来的,哪里有可能真的天真无邪,不过是迷惑人的皮囊罢了。一边客套的道,“我就是想来看看以前读书的学校,看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来。”

     “哦”雨斯琴娇滴滴的应了一声,一手挽着我的胳膊,“那我今天就陪姚哥哥怀旧怀旧?我读书的时候家里管的紧,也没机会谈个恋爱,今天陪姚哥哥来也算是圆了一个念想了。”

     我的胳膊被她紧紧拽着,被迫的压迫在她胸部的位置,雨斯琴看着瘦瘦弱弱的,这该有的地方还是曲线丰满。

     好吧,既然她都不在意,我自然也是乐意。

     校园里的林荫小道里还是猫着几对小情侣的,我和雨斯琴一身休闲装倒也不算突兀。

     我内心一阵翻涌,想当年读书的时候,哥也是单身狗的道路一条走到黑,虽然相貌堂堂风流倜傥,不少少女投怀送抱,暗送秋波,但是由于整天和小胖腻歪在一起,导致我的高中生涯一直没有发生什么风花雪月的情节,没想到这次却是如雨斯琴所说,弥补了一下当年的遗憾。

     “咦。”雨斯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声。

     “怎么了?”我连忙把自己从思绪中拉了出来,抬头看向她目光所望的地方。

     她指了指前方躺在草地上看书的少年,轻声说,“那不是在火车上坐在我们附近的那个少年吗?”

     我这才看清那个躺在地上的人,不由得眸子紧了紧。

     是的,那个少年就是阿珂让我注意的,有问题的那个人。

     原来在火车上,不止阿珂注意到了,雨斯琴也注意到了。

     这下我更是不敢小看雨斯琴了。

     难道这个少年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吗?

     我暗自远远用手机拍下少年的照片,带着雨斯琴去了教学楼。

     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当年簇新的墙头经过风雨的洗礼已经开始斑驳,开裂,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值得庆幸的是,当年我的班主任还在学校教书,那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严肃老女人,当年我们就是这么称呼她的,再见到却是心潮澎湃。

     “段老师”,段飞霞,当年教我们的时候是三十多岁刚刚成家立业,现在已经是人到中年,鬓发开始发白,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眼角眉梢开始有明显的皱纹。

     段飞霞回过头看到我,也有些怔愣,“你是?姚卓卿?”

     她的声音有些激动的颤抖,当年我曾是她十分疼爱的学生,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是我曾经帮了她一个很大的忙,她对我就像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可是这几年,她和小胖一样,消失在我的记忆里了。

     “你回来了?你大学毕业后,就和小胖一起突然失去了联系,我找了很多的渠道,托了很多的关系,可是我找不到你们。”段飞霞倏然起身,快步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像是要看看我是不是别人伪装成了她想象的那个人。

     我点点头,“段老师,是我回来了,大学毕业后我发生了点事情,我失忆了,最近好不容易想起来以前的一点事,所以赶紧回来找你们。”

     段飞霞的眼睛红红的,明显能看到泪花在滚动,“想起来就好想起来就好,对了,这位是?”

     我连忙挣脱雨斯琴一直勾着我的手,尴尬的朝段飞霞笑了笑,“这是我朋友。”

     “哦。”段飞霞长长的应了生,带着不可名状的暧昧态度。“你这臭小子,海角段老师,莫非忘了以前住我家的时候了?”

     我嘿嘿一笑,“飞霞姐,你可别埋汰我,这不是看您在学校这样子,想起来以前你当我们班主任的时候,不敢放肆吗?”

     “你这皮猴还有不敢的事情吗?”段飞霞的情绪明显的稳定下来了,开始打趣我。

     雨斯琴客气的和段飞霞打了招呼,乖巧的站在一边看我们聊天。

     我和段飞霞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聊着,聊着这些年在做些什么,聊我的诊所发生的一些趣事,聊段飞霞现在已经晋升成了教导主任等等。

     “对了飞霞姐,你说小胖也失踪了。”重逢的喜悦之后,我突然想起了段飞霞说的话。

     段飞霞点点头,“当年你大学毕业之后,我就突然联系不上你们了。去你家,没有人,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联系不上,小胖则是失踪了。”

     “失踪,什么叫失踪?”我心急的问道。

     段飞霞无奈的看看我,“他就是突然,人不见了,没有任何被绑架的痕迹,所有的东西都在,就是人不见了。他的父母过了一个月才发现,从国外赶回来,可是一点线索也找不到,整个人好像凭空消失,这些年他的父母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想要找到他,可是一点收获都没有,他的母亲眼睛都要哭瞎了,两口子也再没心思做生意,整天就是东奔西跑,捕风捉影的找人,公司都破产了。”

     我冷哼一声,我本来就不喜欢小胖的父母。小胖不过十来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出国做生意去了,经常把小胖丢到我家来蹭饭,一年到头也不回家来看看自己的孩子,银行卡上打点钱就算是进了义务了。

     开始的时候小胖还总盼着逢年过节的父母能回来陪陪他,到后来大概他自己也想通了,完全把我当成了唯一的亲人。

     他的父母现在听上去也是挺惨的,但是过了一个月才发现儿子不见了也真的是,呵呵呵。

     “我本来想着来学校看看以后就去小胖家找他,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小胖我一定会找到的。”我象征性的楼了一下段飞霞的肩膀。

     她点了点头,“今天去我家吃个饭吧。糖糖想你了。”

     段飞霞是个可怜的女人。

     年轻的时候嫁了个外地人,看着本分老实,两口子过日子也过的庭和睦。直到段飞霞生下了女儿糖糖,她老公的本性就开始暴露了,经常酗酒打人,还在外面勾搭不三不四的女人。

     我和小胖有一次看到段飞霞露出的胳膊上青青紫紫的,一时正义感爆棚,就把她老公给打了一顿。

     她老公当时是个做生意的,黑道白道还有些路子,找了一伙人想要来教训我们。

     好在姚军的招牌异常好用,道上人一听说是姚军的儿子,立马反戈把她老公卖了个底朝天。

     姚家的血统向来是护短的,这样的火苗子姚军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最后的结果是段飞霞的老公生意彻底失败被赶出了这个城市,他和段飞霞的婚姻也以净身出户告终。时候段飞霞才告诉我们,她早就想离婚了,只是那个混账男人威胁她如果她要离婚,就要把女儿糖糖从窗口扔出去。段飞霞是个孤儿,从小靠自己奋斗长大,也没个娘家靠山,为了女儿糖糖只好忍辱负重,没想到给我和小胖随手解决了这么大一个困难,之后就一把我我们两当成亲弟弟看。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和小胖虽然屡屡翘课打架,还安安稳稳的度过了高中的原因。

     当然我们两也并不算什么不开窍的,虽然不爱读书,但是仗着小聪明和段飞霞填鸭式的补课一南一北各自考上了大学。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目前看来也并没有什么别的线索可以追查,不如去看看糖糖那个丫头,“对了,飞霞姐,你帮我看看这个人,你熟悉不熟悉。”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正事,那个诡异的少年。

     我掏出手机,打开相册,给她看了那个我偷拍的少年的照片。

     段飞霞看了一眼,“咦,是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