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11章 心机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关于南平王的传闻,莫颜这段时间就算不出府,也听到不少,听说他才得胜归朝,为人低调,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在京都百姓们心中地位极其高,是神一样的存在。

     刚才那双清冷而不含任何感情的眸子,莫颜突然觉得后背一凉,莫名其妙地想起前世在解剖室冷库里的尸体,也是同样的冰冷,她揉揉额角,把此等人物作为未来夫君的备选,真的能搞定吗?

     “颜颜!”

     夏若雪提着裙角,从珍宝阁门口跑出。刚才她在二楼挑选珍宝,把楼下的意外看了个彻底,那么一瞬间,她站起身跑下来,只是想看那人一眼,谁知到了门口处,马车早已经消失在街角。

     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失望还是落寞?或许有那么一天,爹娘可以改变主意,若是她能成为南平王妃,付出多少辛苦她都愿意,只为站在那人的身后,被京都所有的千金小姐们嫉妒。

     “表姐。”

     莫颜在丫鬟墨香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夏若雪蒙着面纱,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处,优雅地和她打招呼,莫颜从夏若雪的眼神里捕捉到一抹失落,她心思一动。

     “今儿倒是巧了,我正想去看你。”

     夏若雪眨眨眼,嘴角挂上招牌式的微笑,亲昵地拉着莫颜进入到珍宝阁中。

     珍宝阁很大,有三层,一层二层分别为珠宝首饰,三层比较特殊,很少接待来客,听说三层有很多奇珍异宝,莫颜曾在侯府花会的时候听说过,可惜谁也没有资格到三楼,无法窥视其内部。

     大厅中已经有几位官家小姐正在选首饰,看到莫颜和夏若雪如此亲密的手挽手,很是诧异,她们的爹爹官职不高,所以纷纷客气地过来打招呼。

     借夏若雪的光,莫颜上到二层,很快有伙计送来茶水点心,态度客气,而夏若雪所在雅间里桌上放置一盒子珠宝首饰,看样子,她正在挑选。

     “上次侯府花会,表妹你摔破了头,倒是让姐姐我吃了几天的挂落。”

     无外人在,夏若雪收起人前的模样,她眯了眯眼,皮笑肉不笑,话里话外都是讽刺,可是明面上,又让人挑不出错来。莫颜听说她身边有宫中的嬷嬷教授礼仪,想必学以致用。

     “难道表姐对我心中怀有怨恨吗?”

     莫颜拉着一把椅子坐在对面,低着头挑选匣子里的首饰,有一条红宝石手链,宝石晶莹,她一眼就看上了。

     “怨恨?怎么会呢!”

     夏若雪也摸不准莫颜是什么意思,她是个凡事都要从大局考虑的人,京都那些贵女心眼多,她必须保留一个好名声,让所有人知道,是莫颜刁蛮任性,她夏若雪仁慈大度,不计前嫌。

     正好有女伙计来介绍首饰,夏若雪收起刚刚的轻慢,变得柔和,她微微一笑,指着前面的首饰匣子,“表妹,这些都是珍宝阁新品,你挑选两样,就当上次你受伤,表姐的赔礼。”

     女伙计低垂着眼睛,心中思量,侯府千金就是不一般,这气度没的说,上次的事,听说是莫小姐自找的,她还能如此平和,果真有大家之风。

     常年摸爬滚打,莫颜怎么会不明白夏若雪的小心思,但是送上门的珠宝首饰,不要才是傻子!她就是要让夏若雪出了银子做冤大头,还讨不到好。

     “表姐,你对我真好。”

     莫颜眼里溢满感动,用帕子点了点眼角,主动赔礼认错,“上次的事明明是我不对,害得表姐被我娘误会,妹妹在此赔礼。”

     “姐妹之间,客套什么,这条手链不是你喜欢很久的么,这次刚好有新货。”

     夏若雪没想到莫颜有此变化,面色僵硬片刻,转移了话题,她话里话外给人误导,莫颜没有银子,喜欢名贵的首饰,贪慕虚荣,因此费尽心机地得到。

     御史府什么情况,京都谁人不知?对左都御史莫中臣一片赞叹之声,背地里也会叹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个流连花街柳巷,喜欢和三教九流打交道的败家子,还有个虚荣无脑又花痴任性的女儿。

     珍宝阁财大气粗,在角落有冰盆,四周摆放着鲜花,在二楼窗边可以看到街景,品茶吃茶点消暑,再好不过。莫颜仔细挑选首饰,琢磨是否应该挑选最贵的,以成全表姐夏若雪大度的好名声。

     “哦,对了,表妹,刚才万分惊险,吓得我的心都跳出来了!”

     夏若雪拍着胸脯,吐出一口气,她姿色不过平平,一张圆脸,眼睛不大,勉强算清秀端庄,不是美人,在莫颜身边,显得容貌更加普通,这也是她不待见莫颜的主要原因,凭什么没脑子的都能有花容月貌,老天着实不公!

     “什么惊险?”

     那套红宝石手链有些过于富贵,莫颜觉得太压人,根据她脑子里的印象,紫珊瑚价值不菲,她不若选择紫珊瑚,到时候配上一套淡紫色的衣裙,参加西园诗会绝对可以吸引人的眼球。

     夏若雪提起刚才马车之事,莫颜揣着明白当糊涂,她总觉得这个表姐不安好心,所以一脸懵懂地抬眼,“表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颜颜,你为什么拦住南平王的马车?”

     夏若雪索性直接了当,她一脸宠溺的摸着莫颜的脑袋,笑道,“当时真是把我的心吓出来了,万一被马蹄子踩到可怎么办,你头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呢!”

     一句话,有多重含义。旁边的两个伙计瞪大了眼睛,伸长耳朵听着八卦。这种地方,一旦有什么传言,马上会传播出去,夏若雪的话诛心了,提醒旁边的人,莫颜曾经丢了大脸,这次又不怕死的拦截南平王的马车,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表姐,上次因为我的事,你说你吃了挂落,不会脑子也受伤了吧?”

     莫颜假装不解,眼睛泛起水光,一头雾水地看着夏若雪,“南平王的马车?哪里有,妹妹怎么没看到呢,而且我一直在马车上,怎么能被马蹄子踩到呢?”

     墨香在旁边,内心激动,这一回合,自家小姐大胜!夏若雪想用言语设计陷害小姐,谁想到还没得逞就被反击回去,小姐完全不承认,这次,脑子坏掉的人,可是她夏若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