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34章 想歪了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莫颜之所以答应眼前之人,也是因为双方共赢,合力躲过前面排查的官兵和御林军,两个人身上都有秘密,不同是,她出不起银子,不然就能让眼前之人跟着她回府。

     “你放心,一会儿我就派人去你府上告知一声。”

     男子见莫颜配合,便也真心为她着想,“你不用担心,我没有恶意,天亮时分你就可以回去,我会派马车相送。”

     “别吵醒我爹娘,派人告诉我丫鬟就成,还有过了今日,咱们就当没见过。”

     这一切都怪二哥,说跑就跑,当人家哥哥一点不负责,莫颜嘟嘟嘴,突然想到,这些京都在排查的御林军和官兵,不会和二哥要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吧?

     莫颜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可眼下,若是不通知墨香和墨玉,这两个丫鬟闹起来,整个御史府都知道了,爹娘一定会半夜起来,京都满大街的找人,事情就闹大发了。

     男子所谓的府上,在靠近内城的一处民宅,这边都是富贵人家和七品左右小官的宅邸,此刻还算清净。男子很匆忙,把莫颜安排在一间客房,派了一个婆子伺候。

     这间客房很是素淡,水墨画的屏风,连纱帐都是同款,看得出,主人应该是一个淡漠之人,或者,对书画热爱。派来的婆子话不多,只是在半个时辰之后,送过来墨香随身的帕子,代表信息已经传过去了。

     一夜无眠,当东方泛出鱼肚白之时,门被再次推开,婆子很自然地打开水,伺候莫颜洗漱,又给她找了一套女装,不大不小,正好,貌似正是京都流行的款式,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简直和量身定做一般。

     男子说话算话,果然派了一辆马车相送,并且一切顺利,只不过在上马车的时候,莫颜在胡同转角,碰到一个带着斗笠的小子,她辨认人的功夫有一套,绝对不会认错,定是那天在街上碰见的,嚣张跋扈的南平王的车夫,可他怎么会出现在此?难道这里是南平王的产业,或者秘密据点?

     莫颜被蒙上了面巾,只用眼下的余光看人,可见对方藏着秘密,昨夜下了雨,两个人一直兜兜转转,光是绕就能把人绕晕,她根本不记得路。

     回到府上,天光大亮,院子里的聋哑婆子早已经起身,正在打扫庭院,见到莫颜,也没有很惊讶,只是打了一个手势,然后默默无闻地洒扫。

     墨香和墨玉两个丫鬟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坐在游廊口上眼巴巴地等待,二人提心吊胆,一夜未眠,生怕早上夫人会过来找人,那二人都不知道怎么圆谎,如果要让夫人知道小姐失踪一夜,定会打个几十大板,撵她们出府。

     “小姐,您可回来了!”

     小丫头墨玉快步跑到莫颜身边,眉眼都挤到一起,带着哭腔道,“您要是再不回来,我和墨香姐姐就要去夫人那里跪着请罪。”

     “别怕别怕,以后绝对不会了。”

     丫鬟们一脸憔悴,莫颜也觉得很是惭愧,她讪讪地举着双手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昨夜怪她,心血来潮,想一出做一出,还有那不靠谱的二哥,也是赶巧了,不然不会发生此事。说到底,起因都是她想到外面转转,这次必须认真检讨。

     马车停在后花园侧门,昨日二哥为方便二人回来,只是虚掩上,倒是便宜了莫颜,她见两个丫鬟没精神,让墨玉先回去补眠,而墨香得跟着她到正院去给娘吕氏请安。

     昨夜下了雨,解了暑气,早上没有平日那么闷热,爹莫中臣天不亮就上早朝,府上只有娘俩儿,莫颜快速的喝完一碗粥,想回到院子去小睡一会儿补眠。

     “老爷,您怎么回来了?”

     门口的丫鬟墨梨赶忙打了帘子,莫中臣迈着大步进门,蔫头耷脑,一脸愁容,哀叹了一声。

     “这是怎么了?又得罪了皇上?这次是发配到哪劳动改造?我让丫鬟给你收拾东西。”

     吕氏端着茶碗,挑了挑眉,习以为常,自家老爷经常说皇上不爱听的,结果常被发配到某个穷乡僻壤的个小山头做苦工,等气头过了,再把人叫回来,反正这么多年,一直在升官,可见皇上也不是真生气,小惩大诫而已。

     “夫人,可不是这么回事儿。唉。”

     莫中臣叹了一口气,这事说起来话长。前些年,大越一直和边境几个国家不睦,南平王率军出征,打得对方节节败退,周围的几个小国便隐隐有了联合之势。

     可大越也不是没有友好邻邦,一直和东边的大吴关系不错,两国经常互通往来,贸易。皇上万俟御风也娶了大吴的长公主作为皇后,夫妻感情不错。

     前段时间,宫里有些传闻,皇后娘娘因为是异族,而不受太后待见,太皇太后垂垂老矣,在后宫自己成立个小佛堂,并不管事。皇后就一直受太后娘娘磋磨。

     “确有此事,太后老人家不是一直想要选秀,给皇上找个大越的贵女?”

     就是因皇后娘娘的身份,让大越百官觉得是外人,将来生了皇子,血统不纯。总是劝着皇上选秀,塞个自己人进去,永平侯府就是其中野心勃勃的一份子,夏若雪,夏若晴都是未来皇上妃子的候选人。

     “到底有什么事,你倒是继续说啊!”

     吕氏是个急性子,她从座位上站起身,瞬间想到一个问题,瞪着眼睛道,“莫不是看上了咱们颜颜?我可不依!”

     进宫之后,再尊贵也不过是个笼子,整日勾心斗角,那些女子,就算心思单纯的,也要进入大染缸,谁活到最后,才是笑得最久那个,后宫的枯井,不知道埋葬多少冤魂。他们家颜颜心思简单,决计不能送进去。

     “你想哪去了。”

     莫中臣哭笑不得,自家拿着闺女当宝贝,在外人眼里没准一文不值,他没表现出来这方面的意思,不知道自家夫人怎么就想歪了。

     “是皇后娘娘昨夜喝的燕窝粥里有毒,现在人要不行了。”

     莫中臣坐在椅子上,听说昨夜宫内进入了刺客,刺杀未遂,整个皇城都在戒严,若皇后娘娘薨了,那事情更加复杂,一个不好,捅到大吴,必然要引起两国的纷争。

     好好的尊贵长公主,嫁到大越,没几年便香消玉损,而且死于中毒,大吴必然得讨个说法,后宫空旷,皇上并不算多好色,妃子不多,到底行凶之人是谁?

     莫颜一惊,想到昨夜在街道上碰见的御林军,难道是为了抓捕刺客?还有那个给她一千两的神秘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呢?似乎两件事,有什么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