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35章 闲事找上门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这几天,京都笼罩在一片阴云里,后宫之事被暂时封锁了消息,整个大越皇宫风声鹤唳,皇上万俟御风性子阴晴不定,早朝的时候频频发怒,又因为大越东南几个城池的水患,处理了一系列的官员。

     百官们上朝灰头土脸,连一向话多,早朝必须弹劾的莫中臣都闭紧了嘴巴,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开玩笑,六月里天这么热,万一得罪皇上被发配到边疆劳动改造,这一路水土不服,那可要了他的老命。

     虽然没有准确的消息传来,但看皇上愁眉紧锁的模样,众人也明白,皇后娘娘不好了,现在也就是在拖着日子罢了。

     说来奇怪,万俟御风娶后有几年的时间,后宫也有几个地位低级的妃子,却无一人有孕,一些官员们就是看准了这个空子,才想让适龄的女儿参加选秀,万一诞下皇子,可是一飞冲天,扬眉吐气,祖坟冒青烟的喜事。

     这种低气压,直接影响到饮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得瑟,纷纷夹着尾巴小心做人,一些聪明的官员,在下了衙门之后,酒楼茶楼都不去了,准时回府。

     莫颜一直在府上看书,在她从昌平坊归来的第二夜,二哥莫轻雨曾经回府一趟,他一脸憔悴,眼里都是血丝,胡子拉碴,身上的衣衫也不整齐,破了好几个大口子。

     莫轻雨如往常一般小心地来莫颜这边赔罪,听了她形容那天的际遇,一脸后怕,安慰她就当那天之事没发生,也不必惧怕,一切有他善后。

     没过两天,晚膳之时,莫轻雨再一次出现,这次郑重其事,到了偏厅,直接下跪,给莫中臣和吕氏磕头,表明自己想要去游历几个月,长长见识,也好体会一下民间的风土人情,并且发誓回来之后定和三教九流之人断绝来往,重新做人。

     莫颜虽然知道其中有故事,可二哥不说,她识相的没有开口询问,她总觉得私下里,二哥不是那么简单,或许在做事,一件大事。

     出乎意料,爹莫中臣和娘吕氏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取来一个包裹,而莫颜知道出门用银子的地方多,就把后来坑的一千两银票给了他,对自家人,她一向舍得。

     二哥莫轻雨是在一个细雨朦胧的清晨离开,他骑着一匹快马,马头上挂着出门的包裹和水壶,那天,莫中臣破例从衙门归来,自家大哥莫轻风也在,原本气氛很伤感,结果大哥一顿之乎者也,吓得二哥告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狼狈地调转马头火速逃离,冲淡了离别的气氛。

     莫颜有些不习惯,穿越来之后,二哥是对她最关心的人,甚至超越了爹娘。他时常提着各种零嘴小食出现在她的小院,给她死水一般的生活,带来新的涟漪。

     几个月不见,莫颜觉得她会很想念二哥,重要的是,二人之前商议好的联合写戏本子,不得不因为莫轻雨的离开搁浅。

     在府上闷了几天,莫颜一直都在看医书,有时候累了,揉揉眼睛,在池塘边的小池子坐一会,和丫鬟墨香,墨玉闲聊,偶尔去正院帮帮吕氏的小忙,生活也是不紧不慢,一天天的过。

     陈英写来了信,表示歉意,原本二人说好去庄子上小住,因为陈国公府上出了一些变故,未能实现,希望莫颜不要见怪。

     在读书的过程中,难免遇见一些不解之处,莫颜迫切需要找个懂行的人请教,看来此事又要延后。目前风声紧,两个人毕竟不是亲戚,走动,饮宴都要小心翼翼。

     六月十九是个好日子,一早起来天便有些阴沉,没有那么刺眼的阳光。早膳过后,家里庄子上的庄头找娘亲对账,莫颜闲来无事,又闷了好些日子,就请求出府一趟,到外面走走,顺便买些小食回来。

     吕氏见最近风声紧,也没有人到府中做客,家里平日只剩下娘俩,她又忙于府上的事务,便很爽快的点头同意,并且让丫鬟墨梨给莫颜取了个荷包,里面装了点琐碎的银两,让莫颜买零嘴吃。

     京都的主街上,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到处是走南闯北的行脚商人,偶尔还可在街道遇见商队,镖师队伍,前方打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XX镖局”,后面是一队长长的马车队伍和几十个络腮胡子的壮实大汉,和莫颜脑海里镖师的形象符合。

     “小姐,您看,前面那不是春情嘛,难道表小姐也上街了?”

     墨香坐在马车边,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她看到春情穿着一身粉色的绸缎衣衫,脸上涂脂抹粉,手上拿着一柄小团扇,正在左顾右盼。

     “咦?真的是她!”

     莫颜也觉得惊奇,夏若雪这个人最是精明,而且得知宫内之事,早就进宫陪着太后说话,趁机讨好去了,怎么有时间到外头乱逛?春情是个有小聪明的,迅速上位成贴身丫鬟,这个时候出现在街道上,有些奇怪。

     果不其然,在马车过去的瞬间,春情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是去了旁边的茶楼,就是进入胡同里。莫颜虽然疑惑,却没继续探究的意思,不管夏若雪做什么,现在都和她没利益关系,何必多管闲事。

     有时候,事有巧合,你不想管闲事,可闲事偏偏找上门来,马车刚行了几步,莫颜又遇见了那个她心中的犯罪嫌疑人,自命风流的袁小将军。

     袁焕之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在街道上漫步,看着松散,实则紧绷,他四处观望了一番,见没有人跟踪,这才放心地抬头张望,如愿在前面茶楼的二层,看到一条漂浮的红色丝巾。

     “在前面的胡同停车。”

     莫颜思索片刻,冷静地分析,最终决定下车看个究竟,她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的噩梦,想到无辜惨死的丫鬟,再加上西园诗会的诡异,一切像一张无形的大网,不知不觉,她已经被牵扯其中。

     “小姐,咱们要去茶楼?”

     墨香好像明白了什么,不由有些紧张,她想的不同,怕的是万一自家小姐忍不住,找袁小将军叙话,被人看到如何是好,对方已经被皇上赐婚,下月就成亲了。

     “墨香,你放心,我们只是小坐,到时候见机行事。”

     莫颜眯了眯眼,似乎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在牵引着她,此番定然能有巨大的收获,只要跟着袁小将军的步伐上楼。答案就在前方,很快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