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36章 偷听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莫颜特地等了半刻钟,她估计袁小将军已经到了雅间,这才拉着墨香进门。

     此处是京都一家比较有名气的茶楼,但是因为最近京都的气氛,来的达官贵人不多,一楼大厅里只有几个来歇脚的富贵人。

     莫颜给了伙计碎银子,要求到二楼小坐片刻。对于选择雅间,她并没有问伙计,而是随机找了一个靠窗户的雅间。墨香见自家小姐没有提一句袁小将军之事,也是略松了一口气。

     当然,莫颜绝对不是随便选择的座位,这要得益于这具身体敏感的鼻子。袁小将军身上总带着一种似有若无西域花香,这种香料在京都的铺子不常见,因出产少而珍贵。上次两个人打了个照面,莫颜记得,刚上楼的时候,她便又闻到同样的香气。

     主仆二人坐在雅间,伙计很快上了茶饼和茶水,莫颜没有说话,对着墨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把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辨认隔壁的声音。

     隔壁雅间内,春情正坐在袁焕之的大腿上,眼角眉梢荡漾着春意,眼角能滴出水来,她嗲声嗲气地道,“爷,西园诗会,您怎么能救了林苗月呢?咱们不是说好了,您娶我家小姐,让奴婢做陪嫁跟过去,将来……”

     “爷说的话当然算数,到时候会想办法把你要来。”

     袁焕之温润如玉的容貌瞬间变得扭曲,春情背对着,所以看得不真切,若是此时她看到袁焕之那一抹阴狠和眼中的嗜血,一定会惊叫出声。

     “林苗月有什么好,一副小家子气。”

     春情见袁焕之心情不错,便依偎在他身上撒娇。说起来,二人相识也没有多久,真得益于缘分。

     前段时间,袁焕之随着南平王凯旋,地位水涨船高。一日晚间,春情睡不着,在后花园散步,突然见到一个黑影昏迷,她好奇去看,扯下对方的面巾,发现正袁小将军。

     春情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便使了吃奶的力气,把人拖到假山石洞里,又喂了水,等袁焕之醒来,才知道对方中了烈性春药,不知不觉走错路,进了永平侯府。

     半夜出没,又穿着一身黑衣,能做什么好勾当,可京都人就是对袁焕之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觉得他是一个英雄。春情水到渠成奉献了自己的身子,当时袁焕之答应说娶夏若雪,这样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纳春情为妾。

     “是啊,都没我们春情好。”

     袁小将军嘴边挂着凉凉的笑意,这蠢笨又自作聪明的丫鬟,本来上次就要杀死,他体力不支,若是人死在永平侯府,定要被人查探一二,春情是夏若雪的贴身丫鬟,不如留着,就当一个钉子,随时可以打探情报。

     “爷,您真是……”

     春情的胸脯拱了拱,自从上次享受过鱼水之欢,每晚都很空虚,她盼星星盼月亮,才等到二人见面的机会,可惜是光天化日,还是如此场合。

     “春情,听说京都有两个小姐的丫鬟被害,爷最近一直担心你,以后你不要随意出府走动。”

     袁焕之盘算怎么打听一些事,就随便找了个话头,谁想到,在春情这里,他得到巨大的收获。

     莫颜一边听,一边冲着墨香摇头,她感到不可思议,袁焕之竟然和表姐的贴身丫鬟苟合,二人如此暧昧,这么说,永平侯府有个风吹草动,瞒不住袁焕之。

     “爷,说起来可真怕,那天我们小姐还说让奴婢下楼找她们,多亏奴婢聪明没去。”

     春情拍了拍胸脯,在袁小将军健壮的胸前蹭了蹭,语气多了一抹幸灾乐祸,“李月娥自己下楼找丫鬟,回来受了伤,脸都白了呢。”

     袁焕之眼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他不着急继续问,在春情的腮边印上一吻,温柔地道,“你没事就好,不然将来爷又少了个知己。”

     两个人你侬我侬,紧紧依偎在一起,袁焕之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莫颜听着衣服摩擦的声音,翻了个白眼,袁焕之真是高人,基本上没问什么,都是春情自己吐露出去,包括当天莫颜一直在茶楼,没有离开,更不可能去案发现场之事。

     “墨香,咱们走。”

     若是停留太久,出门碰到熟人会引起怀疑,莫颜从后门直接上了马车,直到马车走远,她的心跳依然扑通扑通的,看来估计的没错,杀人凶手有九成就是袁小将军,具体原因不明。

     “小姐,您刚刚听到什么了?”

     墨香一脸狐疑,雅间的隔音不错,对方声音又低,她根本听不到,只看到自家小姐的脸色变来变去,十分严肃。

     “这事,回府再说。”

     莫颜一脸讳莫如深的模样,说太多会把墨香吓到,而且现在一切都是推测,她没有证据。可是,就算有证据,又能怎么样呢?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有钱有权就可以主宰人的性命,死者不过是两个地位卑微的丫鬟而已,有谁在乎?

     带着墨香在街道两旁的铺子逛了逛,买一些开胃的酸梅。夏天天热,京都的饮食偏向于清淡,莫颜还是喜欢吃重口味,又酸又辣的食物。

     这一溜达,时间就过得飞快,转眼之间,便到了正午时分,而莫颜也带着丫鬟来到朱雀南街,她撩开马车的帘子向一侧张望,这边正好是上次几个人小聚曾经喝茶的望仙居。

     正午时分,街道上的人稀少,受京都形势影响,望仙居的大门紧闭,想必里面也没有多少茶客,莫颜突然动了心思,这里离案发现场比较近,她想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

     “什么,小姐!那个地方太晦气了,咱们还是不要吧?”

     墨香鸡皮疙瘩抖了一地,面带一抹不自然苦笑,天啊,自家小姐竟然突发奇想,万一坏人就藏匿在院子可怎么办,二人不是凶多吉少了?

     “怕的话你就在外面等着,我就在院子里看一圈。”

     莫颜安抚地拍拍墨香的肩膀,一个女子惧怕这些很正常,可她不同,当法医,什么案子没见过,牛鬼蛇神,早已经镇定无比。死过人的地方,最多算是凶宅,也就是这个时候讲究,听说案发现场旁边的邻居都搬走了,觉得不吉利。

     兜兜转转,很快到达胡同,墨香虽然害怕,还有点护主意识,哆嗦着在前面带路,寻思万一遇见歹人,她以身挡刀,好让自家小姐有逃生的机会。

     “别那么紧张。”

     莫颜好笑地摇头,看墨香咬着嘴唇,挺着小胸脯在前面走,竟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感。其实没那么严重,嫌疑人袁焕之还在茶楼里喝茶,再说她也会几招,身上带着二哥走时候送给她的削铁如泥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