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50章 装糊涂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万俟玉翎离开之后,莫颜再度陷入到黑暗之中,身边只有一个毫无知觉的墨香,剩下地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她怕黑衣人有同伙,不敢点亮灯火,只能在地上艰难地摸索,靠着感觉,摸到黑衣人之后,迅速地翻着袖兜和腰间,今夜受了不小的惊吓,又没睡好,被连累差点丢了小命,若是一点好处没捞到,真是太憋屈了。

     窗外狂风暴雨,雨点打着窗棂啪啪作响,给这个黑夜更增加了一丝诡异的气氛。万俟玉翎出手快很准,这些黑衣人几乎一时间同时毙命,竟然毫无反抗的能力,可惜刚才内室太黑暗,她来不及看清楚。

     “怎么都这么穷?”

     莫颜自言自语,这些黑衣人口袋空空,摸索了好几具尸体,连块碎银子都没看见。莫颜一寻思,这些人的统一着装,没准是在临出门前换上的,她的魔爪又摸到了里衣,果然零零散散地收缴几张银票,其余没有任何物件。

     都是职业杀手或者死士,除非为了陷害人,否则怎么能随身携带有标记之物?莫颜摸了一圈,再次回到墨香的身边,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在破晓之前,来了一队人马,悄无声息地抬头了尸体,并且处理好血迹,等到天明时分,骤雨初歇,墨香迷迷糊糊地醒来,她揉揉眼睛,看到自己坐在地下,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小姐,奴婢昨夜打鼾,所以您把奴婢扔下小榻了?”

     墨香狐疑地盯着莫颜,扭着腰想从地上爬起,无奈这个姿势久了,身体僵硬,用手撑着地面半天,也没坐起身。

     “你不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

     天色微亮,楼下已经有房客起身,浩浩荡荡地去一楼用早膳,根本不清楚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伙计好像也不知情,一切如常,只有房间里那个人形的墙壁和青砖间隐藏的血迹,提醒莫颜,昨夜并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发生的。

     “这这这……怎么会这样!”

     墨香揉揉额角,回忆半天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好像她半夜起身找不到自家小姐,然后出了卧房进入外面的小厅,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姐,昨夜您是不是在夜里唱小曲,然后打扰王爷了?”

     墨香指着墙壁上的洞,面色惨白,这样的话,等于男女共处一室,南平王坏了自家小姐的名声,应当负责才是!

     “你家小姐有这个爱好?”

     莫颜上前扶起墨香,主仆二人走出门,也难怪墨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切都恢复到昨日的模样,地上的血迹,不仔细根本看不出任何,血腥味道淡化了不少,只有墙壁上的窟窿来不及补救。

     二人穿过墙壁上的窟窿,万俟玉翎正在坐在不远处的桌边,还是那身不染任何尘埃的白衣,一脸漠然,眼神中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时间不早,继续赶路。”

     万俟玉翎说完,站起身,走出门,只留下莫颜和墨香大眼瞪小眼,墨香哆嗦着,见南平王走了,这才小声地嘀咕,“皇亲国戚怎么样,损坏小姐的名声,就应该负责,男女共处一室……”

     “墨香,你越来越像我大哥了。”

     莫颜忍受耳边的折磨,没有说出刺客之事,若是让墨香知道她和二十几具尸体一起睡了一夜,这丫头一定能吓傻了,莫颜自己是法医,不怕这些,不代表丫鬟能接受。

     楼下的马车早已经等候多时,吕氏见莫颜下楼,松了一口气,直接把人领上第二辆马车,让墨梨,墨香和跟来的婆子去后辆马车坐,她要和女儿说说心里话,不用人伺候。

     南平王的车驾在最前,后面的跟上,一路转弯,向驿站进发。

     马车上,吕氏仔细的观察自家女儿的脸色,昨夜她听到了动静,当时就想过来查探,被南平王的护卫拦住,说是不用担心莫颜的安危,这边派人保护得很好。

     “颜颜,你昨儿睡了一夜,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吕氏问得小心翼翼,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知道一路上不会太平,南平王是大越的中流砥柱,早已经成了其他国家眼中钉,再说大越本身内部斗争激烈,万俟玉翎是皇上的亲皇叔,却比皇上万俟御风小上几岁,地位着实尴尬。

     “娘,我睡的还不错,就是早上看到墙塌陷了一大块。”

     莫颜一脸茫然,她不敢说自己看了个全套,那样的话不吓出病来,就是妖孽了,可她也不能这么便宜万俟玉翎,那厮昨夜打穿了墙,把黑衣人引到她的偏厅,一定是故意为之。

     “这样啊。”

     吕氏心中怨念,一大早,她想过来看看,刚出房门,便被李德请下楼,说自家女儿早已经在马车里等候,等她上了马车才知道,对方完全是在诓人。

     原来是中间的墙壁破损,看来昨夜动静不小,吕氏很是纠结,自家老爷让她们母女跟着赈灾队伍一起走,到底是对是错?才第一天就摊上这种事,而且墙壁破损,有损颜颜名节,她这个当娘的不敢声张,只能吃个哑巴亏。

     “娘,墨香咋呼了半天,说是有损女儿名节。”

     莫颜和万俟玉翎的房间就是隔壁,墙壁上开了大窟窿,等于一间房,男女共处一室,皇叔大人是不是要给个说法?此刻莫颜这个想法不强烈,因为她发现万俟玉翎就是个瘟神,麻烦精,只要和他碰面,总能发生点什么事。

     “胡说八道,此事就当没发生过。”

     吕氏面沉似水,眼眉中间蹙起,她衡量利弊再三,最后决定一切当没有发生过,要是传扬出去,女儿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名声,更要声名狼藉了,京都的那些女子如猛虎,最后谣言就得变成莫颜为了染指南平王,使用巨斧在夜深人静凿开墙壁。

     莫颜还不知道吕氏所想,不然一定哭笑不得,她正在没心没肺地吃着糖醋小排,昨夜刚见过尸体,早上就吃肉食,当然了,这些没压力,以前加班的时候,忙的就在解剖尸体的台子上,对着尸体吃泡面,有时候累得狠了,就在台子上睡一觉。

     雨过天晴,突然没有那么炎热,路上行人众多,百姓们依然早出晚归的讨生活。街道上青石板路,偶尔在凹陷的地方,积了一汪雨水,等到马蹄子踩过,飞溅起来。

     莫颜早饭吃得不错,有些困意,她把马车的车凳子放下,躺在上面,心里琢磨白天一定要睡好,万一晚上再发生什么事呢?不过她已经打算好,若是今晚投宿,绝对不和麻烦精做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