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52章 抢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从上次遇见流民之后,已经过了三天,每天都是在赶路中度过,一直在官道上,有一天晚上来不及赶往驿站,只好投宿在荒郊野外。

     这个时候,就体现了红泥小火炉的重要性,吃着黑炭头李德送来的烤鸡,配上热乎乎的百合粥,莫颜觉得露宿在野外也不错。马车宽大,车凳下面铺着厚厚的垫子,最机智的就是做了一顶适合马车上用的蚊帐,那一晚没有事情发生,莫颜睡得香甜。

     说来奇怪,这几天,莫颜就没看到万俟玉翎出马车,记得上次遇见黑衣人的时候,对方说有一种叫做寒毒的东西,莫非那个麻烦精中毒之后,已经躺在马车上起不来了?

     “小姐,刚才那个黑炭头告诉奴婢,一会儿马上进城,要在前面的泸州城停留一天,做做补给。”

     墨香从红泥小火炉上拎下来一壶热水,夏日里,喝着凉茶固然降暑,可没过一会儿,就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可喝上热茶不同,喝的时候满头大汗,过后会觉得凉爽很多。

     赈灾的粮草还没有准备齐全,听一路上的流民形容家乡的惨状,万亩良田化为乌有,比上到京都的奏折严重得多,这些父母官,一向是报喜不报忧,眼瞅着流民上京,隐藏不住了,还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点也不管庄户人家死活。没了田地,没了吃食,日子怎么过?也只能背井离乡了吧。

     “恩?停留一天,那正好可以去街上逛逛。”

     莫颜笑眯眯地点点头,立刻心情大好,最近每天赶路,她除了看医书,就是看《大越异闻录》打发时间,有时候累了,就和墨香聊上几句。

     日子过的索然无味,这对莫颜来说算是个恩赐,她还没从前几天的惊心动魄中回过神。身为法医,对尸体见怪不怪,多凄惨的都见识过,却从没有那晚那么震撼,她现在对古人所谓的武功,抱着敬畏之心。

     上次在黑衣人身上摸出来不少银票和碎银子,莫颜数了一下,约莫有一千多两,这简直就是意外之财,反正人已经不在了,没准备被南平王的人扔到乱坟岗子,不知道便宜了谁,不如她做那个打扫战场的人。

     “小姐,泸州城的酒十分有名气,夫人说要买几坛子酒带过去。”

     说起泸州城,墨香滔滔不绝,这一路上短暂停留的时候,她经常和店家搭话,打听一下消息,泸州是一行人必经之地,也是大越一个比较大的贸易往来中心。

     在泸州,百姓们早晚都习惯喝一小酒盅的水酒,这是当地的特色,听说街道上,根本没有茶棚,到处都是酒肆,一些百姓,商人路过,只能按照当地的习俗来一杯水酒,象征着此次远行的平安。

     “恩,娘说过,泸州老窖最是有名气,娘想在大堂哥的婚宴上,用这种酒招待乡亲们。”

     毕竟自家在京都算是高门,莫轻云成亲,家里人不出现不像话,不知道的还以为爹爹不孝顺,自从当上了大官之后,就忘记了爷奶的养育之恩。

     吕氏陪嫁丰厚,有的是银子,莫颜根本不用担心,这一路上,爹爹不在,吕氏花银子立刻变得大方起来,连带着莫颜跟着受益。她算是看明白了,只要爹爹在的地方,只能节省,再节省。

     一行人进入泸州城,已经到了下晌,车队找驿站补给,老规矩,李德又安排了一架高档客栈,莫颜在楼下,看着烫金牌匾的“仙客来”之后,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这家客栈的背后主子是谁,莫颜不晓得,但是在两座大城分别有店面,可见规模不小。还是一模一样的三层小楼,这次仍旧是三层,风景最佳之地,进门之后,摆设大同小异,墨香直叹惊奇,甚至用手推了推墙壁。

     莫颜看到这个小动作,面色囧了囧,这个丫鬟那夜中了迷烟后失去部分记忆,根本不明白发生什么情况,对墙壁上的洞耿耿于怀,有时候竟然用怀疑的眼光偷偷观察她。

     “很结实,嘿嘿。”

     被自家小姐看穿,墨香尴尬地牵了牵嘴角,又推开内室的门,到露台上看了一圈。

     这是一条古朴的街道,不算十分繁华,周围都两三进院子的府邸,看起来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居所。楼下临街有好几家酒铺,十里飘香,有不少挑着担子的货郎来往。

     “小姐,您看,那是什么东西?”

     墨香指着下面的一个箩筐,里面放着青红交加的小果子,货郎用皱巴巴的帕子抹着汗,正在卖力的吆喝,偶尔有路人经过,也会买上一串。

     “荔枝!”

     莫颜极其惊讶,府上不常见水果,都是苹果,梨子等常见之物,只有在西园诗会和陈国公府上,才吃到一些香瓜,桃子等等,品相不错,味道却不怎么样。

     “这个红果子叫荔枝?”

     墨香搓了搓手,闪着星星眼看着自家小姐,自从小姐摔了脑子之后,整个人聪明多了,还会看医书,很是上进,对袁小将军不再痴迷,连她这个做丫鬟的,都觉得未来的日子光明。

     “墨香,下去买几串,给我娘送过去,告诉她剥了皮吃,里面是果肉,中心有个果核不能吃。”

     莫颜眼神一亮,娇美的小脸儿闪着莹润的光泽,愈发动人,尤其是一双美眸,雾气散去,里面的灵珠如泡在灵泉里一般,清澈见底。

     “哦,好。”

     墨香瞬间觉得身上一麻,机械似的点点头,然后迅速跑出门去。

     房间内无人,莫颜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每天都在马车上一个姿势,这腰都快断了。这次终于不用和那个南平王做邻居,更悲催的是,二人对门,她觉得晚上或许不用睡觉了。

     前世,莫颜非常喜欢吃荔枝,那种甜滋滋的味道,很特别,只是可惜她工作繁忙,每天的饭菜都用方便面凑合,对于这种还要手剥果皮的水果,实在没时间吃。

     等了又等,也不见墨香上楼,莫颜奇怪地推开露台的门,楼下,墨香正在和黑炭头面红耳赤的吵架,而那个货郎一脸尴尬,不停地摆手,连连后退。

     “谁先给了银子,这红果子就是谁的,凭什么要分给你?”

     李德一脸不耐烦,他刚在准备上楼,看到这个丫鬟兴冲冲地冲着货郎去,他立刻转换路线,先一步把碎银子放在货郎的手里,言明要买下这一筐的红果子。

     哼,上次这个无礼的泼辣丫鬟找他的麻烦,二人当街吵架,让他觉得十分没脸,本来路上想找点麻烦,这不,机会来了,看着她气鼓鼓,眼珠子都要出来的模样,李德心里突然有一抹无法形容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