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23章 刮痧疗法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进了五月,京都的天气就好像下了火一般,一天热过一天。

     正午时分,莫颜正在小榻上小憩。窗外的树叶蔫着,没精打采地打着卷儿,一条肥胖的青虫正在慢悠悠地蠕动着。

     莫颜托着腮,盯着青虫好一会儿。身后,丫鬟墨香正在打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不自觉地神游天外。

     自从自家小姐生辰过后,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可若是仔细观察,又发现毫无踪迹,这让一向喜欢八卦的她心痒痒的,总想作为蝴蝶班戏本子里的神探,去查证一番,凭借她敏锐的直觉,这一切来自于自家小姐和王爷的关系上。

     “唉。”

     莫颜幽幽地叹口气,一想到那天她的所作所为,不禁面热,脸颊滚烫的。都是月亮惹的祸,她怎么就禁不住美色的诱惑呢,抱着万俟玉翎的腰身,飞快地亲了一口,结果身形不稳,向后仰倒,若是摔了个四仰八叉,那脸可丢大了。

     关键时刻,还靠皇叔大人出手如电,快步将莫颜抱在怀中,二人的唇碰到了一处。

     于是,御史府的下人就看到了这么一幕,月光把大地披上了一层轻纱,前院的书房,三座大山上面的珠宝闪亮着,而在假山边上,自家小姐正搂抱着南平王的腰身,二人四目相对,柔情似水,唇也相接在一处。

     小姐,您是女子,为什么不懂得矜持?御史府的下人们在心里流泪,寻思着作为一个忠仆,忠言逆耳也要说,大不了……大不了最多一个月不吃肉了!仆人们内心分外悲壮,可又不得不承认,他们还想多看两眼。

     四目相对,二人眼中都有一些惊诧,万俟玉翎柔和地接受了这个吻,并且变得主动起来,于是,莫颜觉得自己心跳快要停止了!

     以前都说妖妃祸国,美色害人,莫颜想,要是她是一国之君,也希望身边陪伴的是美人,更何况是大越第一美男的万俟玉翎,皇叔的优点多多,关键很土豪,必须紧抱大腿。“小姐,今儿从早上到现在,这已经是您第十八声叹息了。”丫鬟墨香打扇的手一顿,她甩了甩发酸的手臂,换上门口看门的小丫鬟墨枣。下晌还要学习礼仪规矩,莫颜被李嬷嬷碎碎念的耳朵都起茧子了,这程度和大哥莫轻风有一拼。

     “天这么热,本小姐心浮气躁。”

     莫颜慵懒地侧过身,打了一个呵欠。都好几天了,王爷也没出现,不会是生气了吧?按理说,这都是男子占便宜的事儿,王爷千万别想不开。

     “咳咳,小姐,墨冰在薄荷茶中加了点冰块,要不您喝一碗降降火?”

     至于到底是什么火气,墨香就不得而知了。她上前几步,放下镂空花纹的窗纱,把那条肥肥的青虫阻隔在外。

     御史府上供应的冰有限,往年府上几乎不用冰,爹莫中臣是个有头脑的,把皇上赏赐的份例高价转让给其余府上,得的银子正好填补御史府的家用。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若不是爹爹头脑灵活又节约,府上的银子根本就不够过日子。丫鬟婆子的月俸银子,还有占了大头的人情往来,即便是莫颜不差钱,也觉得有些头疼。

     “不喝了,女子贪凉可没好处。”

     莫颜烦躁地摆摆手,她的院子是御史府最好的,冬暖夏凉,打开窗户就能看到不远处的池塘,而后窗,与后花园相接,一年四季,别有一番景致。大哥送的生辰礼,是一本关于膳食方面的手抄本,关于食物的相生相克,一次她在看书的时候被李嬷嬷发现。

     李嬷嬷接过看后,大为赞赏,有些她这个在后宫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都不知晓,可见这本书定是某位大师做作。

     别小看这本书,学问大着呢,尤其是嫁入高门的女子,更应该学习技能,就算不想害人,也不能被人算计了去,多掌握点学问是好事。

     于是,李嬷嬷逼着莫颜,把一本厚厚的册子背了遍,不时地还要考校一番。对李嬷嬷来说,医术只是辅助,毕竟寻常生活中作用不太大,若是有人生病,府上有专门的郎中,而膳食不同,这是人的根本。

     “我记得大哥休沐就在这两天吧?抓紧时间,给英姐姐下个帖子。”

     莫颜有段日子没见到陈英,五月初五端午节,陈英躲在府中,没有出门,莫颜想,可能是在法华寺的签文,成了陈英的心结,心中暗骂那群坑人又爱敛财的老和尚。

     这个时候的人都迷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签文上说陈英出府必遭打劫,这好像是诅咒一样,让人心里不痛快。

     “小姐,大少爷休沐,和陈小姐有什么关系啊?”

     墨香喝了一口茶凉,随口问道。

     莫不是二位有点什么?上次莫轻风的话,墨香可是听了个音,似乎说陈小姐举止粗鲁,没有大家闺秀文雅的做派。

     想起府上的大少爷,墨香呲牙,京都有哪家闺秀愿意嫁进来?不如坑了陈英小姐,至少陈小姐为人爽利,没架子,是个顶好的人,和自家大少爷凑成一对,正好摆脱那个“嫁不出去小姐”的名头。“这个……”

     莫颜眼神闪烁,有什么关系,当然要制造一个狭路相逢的机会,然后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她在一旁加油助威,看看热闹。

     最近的日子太单调了,莫颜揉揉额角,甚至有些想念那个满口之乎者也的大哥了。墨冰打了帘子从外面进门,天气热,她却没出一滴汗,身上带着一股子凉风。她打开一个箱子,寻了个广口的细瓷瓶,插上一束黄色的小花。

     “小姐,您要是热,就把寒玉找出来。”

     墨冰提醒之后,莫颜才想到这么一茬,因为寒玉贵重,去年她就收起来,放到一个带锁的匣子里,钥匙由她贴身保管。

     有了寒玉,能缓解不少暑气,至少针对身体由内而发的燥热,有奇效。带上寒玉之后,静气凝神,莫颜歇了个晌。

     下晌,城西杂货铺的掌柜徐伯来府上一趟,和莫颜请示,上次说找的男女伙计全部到位,一共六十人,目前安排在杂货铺的后院。

     这次找的人都是京都土生土长的百姓,有几户人家的娘子,曾经给大户人家做过帮佣,稍微懂一些药理和人体的经脉走向,相信学习来事半功倍。不愧是万俟玉翎的手下,办事有条理,莫颜半分都不用操心。其实刮痧比较简单,主要是能否掌握人体经络穴位,还需要巧劲儿和一些基本常识。

     刮痧后不得马上沐浴,见风,根据各个部位出痧的颜色来判断到底是身体哪方面有问题,病情是否严重。“既然这样,就晚一些吧,我去城西。”莫颜拍板决定,在这之前,她要先教会墨冰,毕竟她一个小姐,去亲自指导那些伙计有些不妥当,教会墨冰,再由墨冰去教导就方便多了。近期,京都处于一片低气压中,端午节龙舟事件,皇上万俟御风气得罢朝两日,这是*,文官和武官的冲突,处置哪一方,都会让另一方寒心,尤其此关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战争,良将难寻。

     可若不处置,死的是三个文官。万俟御风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只得暂时躲避着,进宫选秀的秀女们每日在路上苦苦等他,开口闭口都是于菲儿的错,难不成还能让表妹做替罪羊?这些事,掺和不进去,莫颜默默地打探京都的动向,现在急需一件大事转移百官的注意力,而一般大事,肯定没好事。

     和掌柜徐伯约定好之后,李嬷嬷来找莫颜请假,算算时日,她侄女刚好在这两天生产,女子生产,就是一道鬼门关,李嬷嬷放心不下,想过去住几天。“李嬷嬷,库房有一根老参,你切片带过去一些,再准备一些上好的药材和补品。”

     这种时候,不能小气了。自从爹娘走后,御史府的库房日益壮大,丝绸布匹等,莫颜搜罗很多,有些是用低价从季宝珠家采买的,她想着以后肯定能用得上。头几天,丽娘跟着商队来京都,给染发坊送药材,顺便送莫颜一些颍川的出产。不过丽娘事忙,来去匆匆,只在府上住了几天就回去了。“老奴替侄女儿谢谢小姐。”

     李嬷嬷从后宫出来,当然不是眼皮子浅的,她小有家产,不是买不起,这是态度问题,莫颜给她尊重和体面,李嬷嬷看着越发水灵的小姐,暗暗点点头,将来作为南平王妃,重要的是气度,宠辱不惊,小姐还得历练两年。李嬷嬷一走,墨香立刻在院子里疯跑一圈儿,最近跟着练习礼仪规矩,把她也操练得够呛,胳膊腿酸疼酸疼的,得知李嬷嬷请假回乡,有可能几天不回来,她的眼睛一直眯着。“墨香,来来来。”

     青璃给了墨香一个狐狸般的微笑,墨香顿时背后一寒,全身警惕起来,心里琢磨,自家小姐没准又要有什么馊主意了。“好事儿。”

     莫颜把墨香按到小榻上,开始扒衣服,习武之后,莫颜力气增长不少,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小姐。

     墨香默默垂泪,好好的,小姐就要扒衣服,这做派倒像是个强抢民女的山大王,就算要扒,也得提前给人个心理准备啊。“好了!”

     莫颜拍拍手,招呼墨冰,关于刮痧,她已经和墨冰讲解过了,并且用墨冰做过示范,让墨冰感受上牛角在经络上挂的滋味。经脉不通的人,刮痧会疼一些,刮痧之后,背部有很多小小的痧点,晚间睡觉会刺痛,但是这种症状最多一天便会消除。“墨枣,去把窗户和门都关上。”

     墨香勉强扭过头,见墨冰正在摩挲着刮痧板,吓得一哆嗦,她觉得自己此刻就是砧板上的肥肉,而墨冰就是磨刀霍霍的屠夫。刮痧之前,墨冰净手,接着,在墨香的后背上均匀涂抹了一层油。目前为止,没有太适合的,反正就起到润滑作用,用花生油就可以替代。

     完了完了,上油了,下一步是不是得放油锅里炸了?墨香胡思乱想,脑子也乱糟糟的,见自家小姐抱着胳膊一派淡定的模样,突然就放松下来了。墨冰从墨香的脖颈开始,按照经络的顺序刮,刮到肩甲两侧,墨香疼得大呼小叫,可这种疼过之后就舒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墨香,忍忍,你肩甲不怎么好。”

     莫颜轻声安慰,平日端茶递水做粗活,多少有点职业病。墨香听后,趴着不动了,等墨冰刮完之后,指点了几处墨香的身体上的问题。“墨香,你是不是小日子不太正常啊?”莫颜仔细看了一下墨香的情况,除肩甲处有结节之外,在臀部坐骨区出痧较多,这个部位一般代表月经不调,妇科病,痛经,坐骨神经痛等病症,她排除之后进行筛选。

     “小姐,您……您怎么知道?”

     墨香弱弱地,刮痧这种疗法到底是怎么发明出来的,这么神,她不但小日子不准,而且经常会腹痛,不过墨香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她都两三个月才来一次葵水。“当然是看出来的。”

     刮痧不是万能的包治百病,主要是作用的通经络,排毒养生,顺便能察觉身体哪项机能出了问题。

     墨香年纪不大,刚来小日子没多久,应该喝一些中药调节下。高门大户人家出来的丫鬟,生养困难,寒冬腊月在外面走动,寒气入体,很多人都有宫寒的毛病。将来,墨香是要陪嫁到王府去的,莫颜不想轻易给自己的丫鬟配人,定要找一处好人家。“墨香,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莫颜问得很隐晦,在大越,高门大户的小姐出嫁,身边总会跟着几名陪嫁丫鬟,这些丫鬟卖身契捏在小姐们手中,只得乖乖听话,一般都是做夫君通房小妾的人选,这是心照不宣的。

     虽然这是规矩,可莫颜接受不了,想到神仙一般的皇叔身边浑身*地躺着丫鬟,她就觉得膈应,心里不怎么舒服。

     “打算?奴婢没打算啊。”

     墨香好不容易爬起来,懵懵懂懂,她一个丫鬟,当然是跟着小姐,如果可能要跟着一辈子的,作为奴婢,哪能有自己的打算,她可不是心大的丫鬟。“我的意思是说,将来我出嫁之后……”

     这丫鬟平时挺机灵的,怎么现在就犯傻了呢?莫颜再次点明,说的很直接。

     墨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红了脸颊,眼神中还带着一抹惶恐,“小姐,奴婢自从被您和夫人救下,就没想过要离开您了,奴婢知道自己不算太伶俐,等以后您嫁给了王爷,奴婢就跟着您,配个王府的小子,或则自梳一辈子不嫁人都行。”墨香诚惶诚恐,生怕自家小姐不要她,差点哭出来了,以前,她的心向着夫人,那是怕自家小姐受委屈,现在小姐变得聪明,而且很体贴,对她也好,墨香更离不开小姐了。“就算夏日,这地上也是凉的,赶紧起来!”

     莫颜伸出手,把墨香拉起来,按到一旁的椅子上,嗔道,“我们墨香这么美,若是自梳一辈子不嫁人,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埋怨我呢。”“可若是让你嫁给王府的小子,本小姐于心不忍。”

     墨香好歹是大丫鬟,怎么能配普通的小厮,莫颜的脸面都过不去。

     墨香咧咧嘴,差点哭出来,小姐是什么意思,不是让她做王爷的小妾吧?呜呜,不要啊,还不如自梳呢!王爷是天边的云彩,她就是脚下的尘土,高攀不起,而且,她这么聒噪,王爷会拍死她的。

     “你放心吧,我是说将来给你找个管事。”

     莫颜现在就开始琢磨起丫鬟的婚事,总得找户人口简单的好人家,听说万俟玉翎的暗卫还没娶亲,暗一,暗三,暗四,可这三位的性子……她摇了摇头,说到底,暗卫见不得光的,而且危险也要大些,她不能坑了丫鬟。万俟玉翎身边的人,莫颜接触的并不多,王府的冯管事得有三四十岁了吧?其余的人要么是车夫,要么是打杂的,莫颜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位,远在湖州的李德。墨香是个随和的性子,只要遇见李德,立刻变成乌鸡眼,二人谁也不让着谁,吵翻天,莫颜琢磨,吵着吵着没准就到一起去了。“小姐……”

     墨香期期艾艾,总觉得哪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什么来,摇摇脑袋,把刚才奇怪的感觉抛到了脑后。第二日,张大姑娘上门请安。蝴蝶班从正月开始忙到现在,众人几乎没有一日得闲,这样下去,对嗓子不利,莫颜做主让众人休息几天,结果从早上开始,就有人拍响城西宅邸的大门,要求加戏,还有不少人是从远道而来的乡绅,花费重金请蝴蝶班上路,为他们老爷太太的唱戏。“小姐,当初我就想一定会火爆,可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张大姑娘眼底带着青黑,一脸疲惫,眼中隐隐有红血丝。好在,杨小花的案子,已经在京城唱完了,现在缺少合适的戏本子。

     每日盘点账目要到深夜,除去正常的花销之外,增添道具,油彩,胭脂水粉等也需要投入一笔银钱,不过对于收入来说,投入点不算什么了。“银子谁也不嫌多,但是也不能为了赚钱而不顾自己的身体。”

     莫颜一向主张身体第一,若是身体垮了,得不偿失。最近她一直在尝试写话本,却总不能静下心来,前世几个轰动的案子都属于高科技犯罪,似乎不太适应这个时代。其中的DNA,指纹比对,用高科技手段寻找尸源等等,在大越用不上。除非是外乡人克死他乡,否则找个人还是挺容易的。

     百姓人家,乡里乡亲,大家都熟悉,经常走家串户的闲聊,不像现代人那么冷漠,一个楼的居民,在电梯里相遇,招呼不打,各种漠视。“小姐,咱们今儿休息,胡班主想来和您商讨一下未来的戏路。”

     悬疑目前很火爆,但是不晓得可以火爆多久,或许未来百姓们口味会变化,蝴蝶班总要做好随时转变戏路的准备。“这个我有想法,等过一段时间,咱们再商量。”

     莫颜很笃定,本来想写一些言情的肥皂剧,才子佳人,花前月下,可发现,对这个时代的女子,是一种思想上的毒害。

     蝴蝶班是为了赚银子,但这不是根本的利益,她给百姓们茶余饭后找点乐子,想给仵作们提供一条新的思路,传统的验尸手段,有诸多漏洞,仵作们需要接受新的思维。季粉蝶一案,被写成了卷宗,发往大越各个城池,作为仵作们学习的教材,以后在勒死和自缢而亡上,有更好的判定。莫颜发现,因果报应,天道循环这是个很好的观点。至少人们相信善恶终有报,所以这成为百姓们的信仰,还是善良的人居多。“小姐,那咱们下个戏本子,您……”

     张大姑娘眨眨眼,有些迫不及待,这两部戏在京都造成了轰动,已经火到周围城池,相信在南边,百姓们也有所耳闻。

     “你们先休息几天,过几天咱们再排练新戏。”

     莫颜低着头,思索一番,太简单的案件没办法作为连载的模式,其实蝴蝶班也可以唱几出短戏的,不过这样就抢了京都戏班子的生意,现在大家都在自己的领域发展,安安分分挺好,她不想节外生枝。蝴蝶班的老老少少都比较辛苦,起早贪黑,唱戏的能得到一部分赏钱,而后勤负责道具的只有基本的工钱,同样付出劳力,非常不平衡。莫颜知晓这点,所以更大力宣传后勤人员的辛苦,月钱定的很高,而大家都有上台做群众演员的机会,蝴蝶班个人所得的收入并不是很大。

     等悬疑火过之后,莫颜有其他的想法,她想在蝴蝶班的戏里,宣传一些民间比较简单的方子,例如风寒,风热,腹痛等,一些基本草药的辨认,尤其是村里人家,田地中很多野菜都有各自的功效,根本不需要花银钱到药铺采买。

     “小姐,您心里有数就好,胡班主一直因为没有新戏而着急上火呢。”

     张大姑娘调侃几句,胡班主真是一颗心全部扑在上面,眼瞅着快火遍大越了,突然断掉戏本子,着急上火,牙都肿了。“火遍大越算什么?或许有天可以火遍天下呢。”

     莫颜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胡班主就是心思太重,也太心急了些,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而且能适应大越这里的案子,她还需要琢磨琢磨。送走了张大姑娘,莫颜托着腮,琢磨的现代的案例,最近忙着城西铺子的事,忽略了蝴蝶班,这戏本子拖不了几天了。又到了一天的正午时分,屋内如蒸笼一般闷热,王府送来了冰块,莫颜放在冰窖中舍不得用,才农历五月就这样了,等到了酷暑时分,出门走几步都要晕头转向,也不晓得爹娘在湖州如何,过了夏,总要回来了吧。“小姐,奴婢帮您收拾几件衣物,王爷的马车停在垂花门处等您呢。”

     墨冰进门之后,手脚麻利地翻箱倒柜,快速收拾出两个包裹来,见莫颜没动静,催促道,“首饰匣子的钥匙在墨香手中,奴婢没有。”墨香刚刚出门不久,去陈国公府上给陈英送消息,后日大哥莫轻风休沐,肯定要回家一趟,莫颜安排一个二人相见的机会。“恩?出门一趟,带这么多东西作甚?”

     莫颜迷糊着,万俟玉翎上门之前也不通知一下,每次都是,直接到府里,让她措手不及。“王爷带您去汴州几日,奴婢跟去伺候。”

     墨冰接过莫颜手中的备用钥匙,快速打开首饰匣子,找了几支轻便的朱钗,出门在外,一些从简。“可是,可是我已经告诉陈姐姐明日来做客了啊!”

     莫颜扶额,墨香才出门送信,她这么快就反悔,不好吧?

     “小姐,现在也来不及过去送信,不如您写书信一封交给门房。”

     眨眼的工夫,墨冰收拾妥当,莫颜那边也写好了书信,二人一同来到垂花门处,莫颜上了马车。果然,万俟玉翎是夏日居家旅行必备利器,马车上没有放冰盆,却分外凉爽,还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莫颜自觉坐在一侧。“咳咳,王爷,您带我去汴州庄子上消暑?”

     万俟玉翎低着头,乌发凌乱地散在两肩之上,他修长的手执着白子,正对着棋盘苦思冥想,没有理会莫颜的话。“王爷,您听不到?”

     莫颜提高了嗓音,这下,坐在马车外的车夫和墨冰都听到了,二人对视一眼。

     “桌上有点心。”

     万俟玉翎抬起寒眸,状似不经意地看了莫颜一眼,再次低头,声音冷硬。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害羞呢?她以为那天是小孩子过家家?李嬷嬷到底有没有教导所谓的男女之事?“您是嫌弃我聒噪了吗?”

     莫颜苦着脸,装可怜,然后毫不客气地拈起一块点心,恩,味道不错,王府的厨子就是不一般,听冯管事说,还有一位在宫中退下来做点心的御厨。万俟玉翎没有回话,内心万分纠结,这几天确实在处理一些事务。

     在大越开国之时,万俟家的老祖宗留下一部分隐卫,誓死效忠万俟家,而隐卫分为明卫和暗卫,明卫多半已经成为大越的各个世家家主,这并不是秘密,而暗卫十分隐秘,是一股相当神秘而庞大的势力。万俟家每一位皇帝登基,都要得到明卫和暗卫的支持,这是惯例,可到父皇那辈,隐卫便不知所终,不晓得其中出现什么差错,或是隐卫内部出现了动乱,隐卫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了。万俟玉翎仔细查探,当年万俟家老祖宗的藏宝图在机缘巧合之下落入他手中,现在缺少的,正是这隐卫的势力。

     隐卫有多少人,分别藏在什么地方,有可能在庙堂,也有可能藏匿于市井,万俟玉翎完全猜测不到,大越各地的暗桩遍布,却没一点线索,相信太后和皇上万俟御风的人也在追查,万万不可让他们的人先下手为强。这次去汴州,是接到汴州传来的消息,万俟玉翎要去前往查证,可他一人出行,目标太大,就借用了带着未婚妻游山玩水的名头。另外一点,他也考虑到了,让手下将领见见莫颜,万一日后若他出事,虎符无法调动军队之时,只得让她跑一趟了。万俟玉翎不答话,莫颜就安心吃着糕点。既来之,则安之,皇叔大人会把一些都安排好,她需要跟着服从就好。

     双驾马车宽大,车厢内布置奢华,走在官道上非常平稳,莫颜倒在小榻上,睡得正香甜,迷迷糊糊,感觉马车出了城。万俟玉翎放下手中的棋子,在拉门里找了一条毛毯,车厢内的温度有些低,若是就这么睡着,兴许会染上风寒。沉睡中的莫颜,朱唇微微翘起,明眸紧闭,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如蝴蝶的羽翼一般,发出匀称的呼吸,万俟玉翎无奈地摇摇头,从怀中掏出一方纯白的帕子,这丫鬟,吃了点心之后不擦嘴,红润的唇上,还有糕饼的碎屑。

     轻轻地用帕子扫了一下,莫颜眉头皱了皱,却没醒过来,一转身,用后背对着万俟玉翎。

     还能不能行了?竟然偷看她睡觉,莫颜自从习武之后,很是敏感,有人接近定能感觉出来,尤其被皇叔大人气场那么强大的人注视,她想到唇上有碎末,脸都红了,马车上哪有缝隙,让她钻进去吧,再也不想出来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