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25章 比禽兽还禽兽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夏日里,绿荫浓密,花开得正艳,位于御史府前院的小路两侧,几个丫鬟婆子正在小声地议论,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

     “咱们怎么办?出去救场?”

     一个掌管库房的婆子面有难色,从心里上,她是希望自家大少爷被小小的收拾一下,若是能改掉满口之乎者也的毛病,那么再好不过了。

     “这恐怕不好吧?来者是客,咱们出去,大少爷脸上挂不住啊。”

     另个婆子说着,眼珠不转地观察滚在一起的陈英和莫轻风二人,祈祷陈小姐手下留情,别把大少爷打个生活不能自理,若是不能去国子监,留在府上休养,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

     “看情况好像很严重,大少爷身体瘦弱,架不住陈小姐的拳头吧?”

     小丫鬟眼中闪过一抹忧心。莫轻风今年刚好十八,身量比较高,清瘦,平时穿着一身青灰色的长衫,身上常年带着墨香气,举手投足尽显读书人的风骨。

     “我看不见得,大少爷已经开始反攻了呢。”

     场面有些混乱,陈英完全忘记自己会武艺这一茬,和莫轻风展开一场肉搏战,她骑在莫轻风的身上动拳头,结果这厮竟然喊着打人不打脸,她才不管这些,一股子气血上涌,左右开弓,把莫轻风凑成乌鸡眼。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陈英你个泼妇,别怪我不客气!”

     脸上受伤,莫轻风不能忍,这样如何见人?他虚张声势,快速翻身,手直接冲着陈英的胸口而去。

     “你……下作!”

     陈英面色通红,一时间,竟然愣住,没有闪躲。

     “你想的太多了!”

     莫轻风的手转移方向,从陈英的头上拔掉一根金簪,插在土中,用这股巧劲爬起身,鄙视地看了陈英一眼,扭头就跑。“莫轻风,你禽兽不如!”

     御史府上下人稀少,人少有少的好处,二人扭打一刻钟,也不见有人出面阻止。

     陈英羞愧地面色通红,为什么手到了胸前转移方向?那嘲讽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这厮到底是不是男人,竟然瞧不起她!难道,她很小吗?陈英低下头,看着自己高耸的胸脯,迟疑了。

     “那也比禽兽强!”

     莫轻风跑到一处安全地带,见陈英衣衫不整,不怕死地继续嘴贱挑衅,“有本事你来抓我啊!”

     “莫轻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陈英气得跺脚,提着鞭子从后面追赶,她的裙角处开了线,倒是方便迈开大步,这下莫轻风急了,往自己的书房钻。

     没人知道,御史府书房里藏着一条暗道,他也是想藏匿春宫图的时候才发现,看来今日,得用暗道才能躲避陈英那个泼妇。

     闹了这么久,颜颜呢?这丫头,不会是躲在暗处看他的笑话吧?

     “哪里逃!”

     莫轻风前脚刚进书房,来不及关门,陈英随后便到,二人推搡在一处,旁边的书架承受不住重量,摇摇晃晃,咣当一声,倒在地上,上面的书噼里啪啦地掉落。

     祖父曾经说过,书是读书人的命根子,沾上一点茶水弄脏了,都要肉痛好几天的,眼下她把这么几百本书推到在地,倒是没有底气了。

     “抱歉,我不知道……”

     陈英眼神飘移,摸了摸鼻子,她和莫轻风之间有仇,却是和这些书没仇的,眼瞅着几本书掉落在水盆中,她赶紧捞出来,却是已经被水打的彻底,上面的字全花了。

     “天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孤本,孤本!”

     莫轻风摸着胸口,脸色一白,子曰也没心情说了,他面色颓然,突然用刀子一般杀人的目光看向陈英。

     “这个,对不住,大不了我赔你就是!”

     陈英挺了挺胸脯,输人不输阵,再说是书架倒了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儿,莫轻风自己也有责任。

     “赔,你用什么赔?把你卖了都不够!”

     莫轻风咬牙切齿,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他站起身,缓缓地走到陈英的面前。

     “喂,看在你是颜颜大哥的面上,我对你算客气的!”

     陈英对于损坏别人心爱之物很是心虚,但是莫轻风这个态度,让她极为不爽,什么把她卖了都不够?她好歹是陈国公府尊贵的孙小姐!

     “咦?你这里还有《双凤奇案》啊!”

     气氛冷凝至冰点,陈英皱眉,她退后几步,故意不看莫轻风的眼睛,这么一扫,发现了精装版的《双凤奇案》。

     这本书,书局还没出,陈英是蝴蝶班的忠实戏迷,一直想买一本印刷体作为收藏,见此,她大喜,脸上立刻有了笑模样。“别动!”

     莫轻风瞪大双眼,扑上去快步上前阻止,可此时已经为时已晚,陈英打开了第一页,又是一个蓝色的封面,上书“鸳鸯三十六式”。

     “怎么不记得有这出戏呢?”

     陈英念叨了一句,继续翻看,上面是男女交叠在一起的身体,在私密部位无限放大,并且画工细致。她已经及笄,有教养嬷嬷专门教导男女之事,当然知晓这意味着什么。

     “你这个没教养的泼妇,未经主人允许……”

     莫轻风异常尴尬,这本书是他新得的,还没来得及看完,为了不被人发现,他特地找了一个书皮包上了。

     “莫轻风,你……你比禽兽还禽兽!”

     陈英忍无可忍,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逼真的春宫图,莫轻风这个表里不一,人面兽心之辈!

     二人在书房中吵架,丫鬟婆子们在外面听墙角,比禽兽还禽兽,这意思,大少爷非礼了陈英小姐?

     “看不出来啊,一向呆板的大少爷竟然有这本事!”

     “啧啧,这是好事呢,以后夫人可少了一桩心事,咱们写书信吧,让夫人到陈国公府上提亲!”

     丫鬟婆子们顺着窗户的缝隙看,自家大少爷莫轻风已经把陈英逼到墙角,二人眉目传情,眼神火热。

     看来书信是必须要写了,但是作为御史府的下人,胳膊肘绝对不能向外拐,众人商议,书信上写,莫轻风对陈英一见钟情,已经到达了一日不见岸如隔三秋,茶饭不思的地步。

     此刻,被丫鬟婆子们误会的莫轻风一手扶墙,眯着眼睛,声音充满了魅惑,“到底那个被杀人灭口的应该是谁?”

     陈英:……

     郊外的马车上,莫颜正在哼着小调,吃饱喝足,没有李嬷嬷在一旁指手画脚的操练,日子过的逍遥快活。

     今早醒来之时,她发现自己竟然又躺在万俟玉翎怀中,一回生,二回熟,莫颜已经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她很是淡定地和他打招呼,顺便狗腿地替他捶腿。

     整晚都是一个姿势,血液流动不畅,皇叔大人腿已经僵硬了吧。用过早膳,前面就是汴州大营所在的西山县。当年征兵,因为汴州距离京都近,很多士兵都是汴州人,而西山,十之七八都是军户人家。

     马车进了县城之后,这种差异就体现出来了,百姓们似乎要更加爽利,一些豆蔻年华的小娘子们手里拎着提篮,走街串巷地叫卖,这在京都或者沿途的城池,是看不到的。

     听卫子纤说,北地女子也是如此,那地方苦寒,一年有半年都处在冰雪之中,所以其实一年真正能劳作的时间不多,家家户户都是一个人顶两个人用,在过冬之前,存够口粮银子。

     莫颜很羡慕北地生活,本想和于菲儿打听,但是看于菲儿那惺惺作态的模样,想来也不会说什么,没准还要哄骗于她。

     “白面馒头,好吃的白面馒头!”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揭开提篮上的白布,顿时,空气中弥漫着麦香味儿,这些馒头又圆又大,刚刚出锅,路过的行脚商人纷纷停下来购买。

     西山县不大,却是从北地通往京都的必经之地,常年有来往的客商路过,客栈酒楼的生意火爆,经常满员,有时候吃上一口热乎饭菜都难。慢慢的,百姓们咂摸出味道,自己在路边支小摊子,走街串户,重点和路过商人推销自家吃食。

     “王爷,今夜咱们在哪里投宿?”

     莫颜撩开车帘,县城的路并不太宽,两边酒楼茶馆林立,客栈门口停着车马,看窗子都开着,貌似已经没有空余的房间了。

     “西山大营。”

     万俟玉翎端了一杯茶,却没送入口中,他顺着车帘一角看了看天色,阴沉着,凉风阵阵,没准要下雨了。

     西山大营有万间营房,士兵们按照等级,普通士兵睡着通铺,屋子大就十几人一间,高级将领有单独的院子,可以拖家带口,院子有专门的灶间,一般都不跟着士兵们吃大锅饭。

     在营房不远处,有硕大的校场,平日风雨无阻地操练。万俟玉翎原本手下三十四万大军,经此一战,人数直线下降,不到三十万人了。

     “您也有自己的院子?”

     莫颜并不意外,她以前觉得万俟玉翎是个很矫情的人,接触过后,发现自己的主观臆断容易存在偏差,在战场上杀敌几年的人,又能对环境有多挑剔?真正的战争是残酷的,残酷到她想象不到的地步。

     “恩。”

     万俟玉翎是军中主帅,当然有自己的院子。不过并没有多特殊,就是一个小两进的院落,前面有放置车马和仆从居住的地方,后院正房三间,还有一个单独的灶间。无论是将士还是士兵,在营地都不是来享受的,每日里有残酷的训练。

     一年四季,难得休沐几日,有探亲假,这还是在没有战争的时候,一旦上了战场,十年八年与亲人断了联系的大有人在。

     西山大营是重地,门口处有一队士兵们正在站岗,见到马车,立刻要求其停下,下车检查。

     莫颜以为,万俟玉翎会坐在马车上打个招呼,但是出乎意料,他站起身走了出去。“将军!”

     士兵们立正行礼,眼里带着一抹激动之色。在西山大营,万俟玉翎只有这一个身份。

     “恩。”

     万俟玉翎点点头,接过士兵牵过来的一匹马,身子利落地策马在前面带路,而车夫驾着马车在后面跟随。

     第一次来到军营,莫颜很是好奇,地下铺着青石板路,两边一排排整齐的青砖瓦房,看着还很新,听墨冰说以前的大营在京郊,是皇上万俟御风觉得不太稳妥,才把众人赶出京都。

     那点小心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无非是怕万俟玉翎造反,大军在京都,随时可能包围皇宫,若是在汴州就安全多了,京都内,除去御林军之外,还有十万精英城防军。

     此时,士兵们正在校场上训练,远远地传来气势恢宏的吼叫声,营地偶尔有管理后勤的士兵送粮食和蔬菜,见到万俟玉翎,无一不是激动万分。

     一行人来到万俟玉翎的院子,在军营的一角,为了显示军中主帅地位的不同,房屋要高大一些,不知道谁有雅趣,竟然在前院种上了蔬菜瓜果。

     这个时节,菜地里的菜品丰富,黄瓜,茄子,豆角,还有各种绿色的菜蔬,窗前有一个葡萄架子,一串串的葡萄正青着,若是不看周围的环境,莫颜以为到了一户农家。

     “小姐,您跟奴婢来吧。”

     下了马车,墨冰身上背着几个包裹在前面带路。汴州大营她不是第一次来,因此很熟悉,别看这没有被营房包围,四周都是巡逻的士兵,很安全。

     万俟玉翎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营房已经被打扫得干净整洁,在莫颜的房间,窗纱,床帐和被褥都是新置换的,小几上摆放着几盆鲜花,内室顿时显得有些生动起来。

     窗外刮来了一股凉风,墨冰进门之后,放下支起的窗户,远处的乌云滚滚而来,快下雨了。

     屋内的摆设虽然不比御史府舒心,胜在干净整洁,莫颜坐在椅子上喝茶,心里琢磨着晚上的伙食。军中有专门的议事大帐,万俟玉翎似乎有事情处理,一直到华灯初上,才匆匆而归。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破了天际,紧接着是怒吼的雷声。莫颜站在屋檐下,左侧不远就是灶间,她摸着咕咕叫的肚子,纠结着,“晚饭到底何时开?”

     万俟玉翎迈着大步进门,面上看不出情绪。刚才召集众位将领议事,很明显发现吕副将心不在焉。

     吕副将今年约莫有三十岁出头,是万俟玉翎一手提拔的将士,一手家传的枪法使得出神入化,在战场上勇猛无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此人不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心中有谋略,与袁焕之并称为大周二儒将。

     素日,吕副将是最认真那个,今儿不知道怎么了,如坐针毡,总像是心里有点事,会议结束之后,他草草地往营房赶。

     万俟玉翎平日不言不语,实则非常关心下属的情况,尤其是将士们的家人。前朝有多少将领临阵倒戈都是因为家人被敌方抓起来威胁。

     军营重地,不得带女眷的规矩也被万俟玉翎打破,只有照顾好家人,将士们才能更一门心思的扑在战事上。如今箭在弦上,不能有任何意外。

     “晚膳?你没做?”

     万俟玉翎反问,莫颜瞪大眼睛,把手指着自己的脸颊,“王爷,您说什么?我做?”

     皇叔大人带着她来,和着是为了有个使唤丫头?莫颜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让她做下人的活计,有些为难。

     “不然呢?李嬷嬷教导你小半年,总得有点成果。”

     万俟玉翎淡定喝茶,说得理所当然,营地有专门做饭的妇人和火头兵,他都打发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期待莫颜像平头百姓的夫妻一样,给他做一顿饭。

     “那您不早说。”

     莫颜鼓着脸颊,做饭当然没问题,在御史府上有专门生火的小丫鬟,菜也会洗净切好,她不过是做做样子,在锅里划拉两下,哪有大家闺秀进厨房烟熏火燎的,李嬷嬷教会的主要是做点心和炖汤。

     “厨房里有新送来的鹿肉,你看着做了吧。”

     万俟玉翎说完,扭头进了离间,只留下莫颜一脸忐忑地拉着衣摆,心中默念:皇叔大人,您血气方刚,还需要吃鹿肉滋补?也不怕流鼻血。

     莫颜认命地招呼墨冰陪着进了灶间,鹿肉是新鲜的,她切成薄片,又让墨冰在后院摘了一些新鲜的蔬菜,切了土豆,泡发了木耳,灶间里还有新鲜的莲藕,全部切片端盘。

     “小姐,您……”

     墨冰揉了揉额角,不是说做几样小菜,就这么生着端上去了?

     “火锅,懂不懂?”

     在御史府上,自家人曾经吃过一次,但是那会是夏天,出了一身汗,家里人就用的少了,莫颜是看到厨房有芝麻油和芝麻酱,这才想起来。

     天色晚了,若是做菜还得半个时辰,莫颜已经饿的受不住,正好这会下了雨,吃火锅正好。

     “王爷,出来吃饭!”

     莫颜摆好碗筷,见锅内的水已经开了,赶紧下了一些青菜,这次因为材料有限,做的是清汤锅,其实老鸡汤的锅底更香。万俟玉翎对火锅不陌生,用筷子夹起几样菜蔬,从容不迫地放在锅内。

     火锅,他很少吃,因为洁癖的关系,总是不能忍受其余人的筷子在里面搅合,若是自己吃,又失去了乐趣。

     “恩,这鹿肉已经腌渍过了,滋味不错。”

     莫颜主动给万俟玉翎夹菜,这段在汴州的日子,全靠他照顾,这尊大佛千万不能得罪了。

     外面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内室点着明亮的油灯,火锅冒着的热气,万俟玉翎置身在一片白色的雾气中,感觉暖暖的,这么吃着,常年没有温度的身体,竟然感觉到暖意,额角上见了薄汗。莫颜吃得畅快淋漓,鹿肉滋补,肉片细滑。这个时候的鹿很少有养殖,都是猎户们在山中打来,物以稀为贵,一碗小小的鹿肉汤就要买上几两银子。

     万俟玉翎边吃,边打量莫颜,脸色被白色的水汽染得如胭脂一般,筷子不停地涮着肉片,似乎这桌子上几样青菜都是美味珍馐,让人不知不觉地跟着多吃了一些。

     以前,在军营中,万俟玉翎都是一个人用饭。出门在外,没那么多的讲究,偶尔叫上李德一起,但是李德毕竟是下人,有些拘谨,见他放下筷子,即便是吃饱,也跟着停下。万俟玉翎知晓他不自在,就不会刻意要求了,原来有人陪伴的滋味是那么的不同。

     第二日,雨过天晴。莫颜是被校场里的喊声吵醒的,她揉揉眼睛,盯着头顶的双喜络子发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御史府。

     昨天用膳之后,莫颜觉得不够尽兴,非要拉着万俟玉翎一起喝酒,然后她好像喝多了,具体做了什么,她自己也不知晓。

     莫颜眨眨眼,草草洗漱一番,换上一身轻便的衣裙。

     不远处的青菜叶子已经被雨水洗刷过,变得绿油油的,上面没有一点泥土,翠绿惹人爱。湛蓝的天空飘着洁白的云朵。

     莫颜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地问,“墨冰,我昨夜没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吧?是你送我回房的吧?”

     “没有,小姐您安心。”

     墨冰暗暗翻了个白眼。如果说喝醉了拉着主子的手不放,非要主子搂抱才肯睡觉,对着主子摸来摸去的不算出格举动的话,那真的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那我就放心了,嘿嘿,我就说嘛,我酒品还是很好的。”

     莫颜心虚地笑笑,发现小几上有一封书信。墨冰解释说,这是早上收到的,御史府传来的消息。

     “哈哈,大哥暴露了,怎生是好?”

     莫颜抿着嘴偷笑,上面详细地记录府上的情况,尤其是陈英那句经典,“比禽兽还禽兽”。

     这二人彼此都掌握了对方的秘密,恨不得灭口,最好的办法就是凑成一对,有共同的秘密。

     早膳是墨冰煮的粥,配着几样清淡的小咸菜。咸菜就是军营们的士兵每顿都有的,除了咸就是咸,这滋味真不怎么样。万俟玉翎去军中议事,在晌午的时候回来,对莫颜说了一件事。早年在边关打仗,吕副将一直没得闲,好不容易得胜归朝,才能和自己娘子有朝夕相处的时间。

     二人一直没有孩儿,现在形势吃紧,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上战场了,说句不好听的,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吕家就成了绝户。

     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男子都容忍不了的。吕副将让自己娘子独守空房,不可能去找小妾姨娘,可在爹娘那里又过不去。

     好不容易苦熬着,吕副将的娘子有孕,这可高兴坏了一家人,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开始,他娘子身体突然虚弱下来,郎中说有小产的先兆。

     “哦?”

     莫颜摩挲着下巴,没见到人,这个不好说,她现在不过是学到一些皮毛,跟着丽娘,李嬷嬷都学习一些,家里还有孤本。小产征兆是多种原因造成的。

     “王爷,那我带着墨冰去看看吧。”

     莫颜思虑片刻,站起身,整理一下,上门也不好空手,马车里有准备的精致的点心匣子,她让墨冰提着。按理说,不过是一个下属的娘子,就算身上有诰命,也不用莫颜这个未来的南平王妃探望,她主要是去瞧病,后宅不稳,将领无心训练,作为将军,还要操心这些琐事,莫颜真心感到不易。

     吕副将的小院在营房的最后一排,院子用细密的篱笆围着,篱笆上爬满花藤,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只听到一声声的叹息。墨冰敲门,片刻后有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娘开门,大娘的面色愁苦,见到莫颜一愣,“您就是将军的未婚妻,莫家小姐吗?”

     “快请进,本来应当是老妇人上门拜见,无奈家中忙乱。”

     “大娘,您不用客气。”

     莫颜知道这些军户人家并不是很讲究规矩,她也是怕老妇人拘谨,话了几句家常。

     说到在西山大营的日常琐事,大娘面上带了笑,话也多了起来。吕副将职务不小,家眷可以在京都生活,但是大娘就这么一个儿子,当年千难万难才生出来,自此难产伤了身子,所以对吕副将疼的很眼珠子似的。

     同为女子,当然理解女子的不易,可是她是个当娘的,又不好让吕家绝后,儿媳病病歪歪,这孩儿万一生不下来,都三十多了,以后有孕还是不容易的,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莫颜跟随着走进偏厅,普通将领人家,只有一进院子,分东西厢房,西厢房被用作灶间,东厢房一间放杂物,一间留着住人。

     “大郎媳妇,快快起来,莫小姐来了!”

     莫颜连连摆手,内室的床上,躺着一个病弱的妇人,脸色惨白,有些脱相了,莫颜想,孩子现在没小产,还勉强能保住,也算是运气。

     “莫小姐,真是失礼了,您请坐。”

     吕副将的娘子说话柔柔弱弱,勉强勾起一抹笑。莫颜见她眉眼打结,一副郁结于心的模样,心中怜惜了几分。

     这个时候应该压力很大吧,孩儿若保不住,以她这个年纪,是很难生产了,莫颜琢磨着。

     屋中并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事,摆设简单,听大娘说,吕副将的俸禄有一多半都接济了手底下的士兵,家里只要有口粮就好,一穷二白,自家想吃肉,都靠自己养的老母鸡。

     “文娘,看,刚才有士兵送来了鲫鱼,还是活的,最是新鲜滋补,你喝了一准儿能好。”

     大娘面色兴奋,自家的银子接济了士兵们,士兵们也不是没心的,投桃报李,经常得闲过来帮着打柴挑水,听说文娘身子弱,跑到十几里的河边抓鱼。这鲫鱼难得,是个滋补的好东西,比药材吃了安心。

     “文娘,你陪着莫小姐说话,我去把鲫鱼炖了。”

     老妇人用手擦了擦围裙,眉眼带笑,“莫小姐若是不嫌弃,就在这里用饭吧!老妇人别的能耐没有,做的鲫鱼汤可是顶呱呱的呢!”

     “大娘,辛苦了。”

     不是恶婆婆,手也是粗的,为这个家操劳不容易,没有孩儿,能怪谁?文娘在最好的年华独守空房,而吕副将在外打仗,只能说,造化弄人,好在老天开眼,让他们有了孩儿,千万不能失去了。大娘走后,莫颜帮着文娘号脉,文娘的身体极其虚弱,这才是要造成小产的主要原因。

     内室里并没有如大户人家所用的麝香,红花等物,莫颜的嗅觉灵敏,并未发现异常。

     “咦,冬瓜的味道?”

     两个人闲聊几句,莫颜这才问,“大娘在做什么呢,这么香?”

     “鲫鱼冬瓜汤,娘在市集上听人说的,很是滋补……”文娘说了一半,见莫颜变了脸色,她突然说不下去了,心下奇怪。“我去厨房看看,这味道鲜香,忍不住了。”

     莫颜表现得和十几岁小姑娘一般天真烂漫,文娘欢喜着,脸上有了笑模样,若是自己的孩儿能早点出生,也该这么大了。来到厨房,莫颜先是看了鱼汤,之后拉着大娘,直奔主题,“鲫鱼性味甘,和胃补虚,消肿去毒,利水通乳,是不错的。”

     大娘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就见莫颜神情严肃地转折,“但是,与冬瓜同食,容易造成脱水,身体虚的不能用。”

     “莫小姐,您懂医?”

     大娘的眼神立刻变了,额角上冒了汗滴子,都是她的错,在集市上听人说这是个好方子,才巴巴地回来给儿媳用,她之前一直找不到原因,寻思这两样都是常见的菜,没想到掺和在一起,反倒变成了一张催命符,她的孙子啊,差点因为她的大意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