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26章 顺藤摸瓜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山花烂漫,绿影婆娑,青山绿水,精致恬静优美,这是位于京都京郊,永平侯府的一处庄园。

     对比京都的火热天气,京郊要凉爽多了,夏若雪正坐在池塘边的一处八角小亭,双手托腮,眼神无焦距地盯着连连的荷叶。

     “小姐,快到午时了,您还是回房去歇晌吧。”

     秋意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有几样新鲜的果子。

     此刻正是吃甜瓜的季节,甜瓜用冷水拔过,分成八瓣,入口清脆甘甜。

     往常,夏若雪很喜欢吃甜瓜,可今日看到却皱了皱眉,觉得腻歪的很,“秋意,你刚才离开这么半天,就是去摘甜瓜了?”

     “小姐,奴婢去找庄头娘子说话,顺便塞了点银子。”

     自从大吕氏病重之后,府上的管家权就被永平侯交给了小妾吴氏,慢慢的,府上的下人转移了风向,虽然看在世子夏明轩的面上,明里不敢有什么克扣,但是以前的恭敬荡然无存,只剩下讥讽。

     丫鬟婆子进门取换洗的被褥,板着脸,有那胆子大的,还要嘲笑几句。

     人啊,就要认命,当初作恶多端,有什么事都用他们下人顶缸,这不,报应来了,大吕氏嘴歪眼斜,说话还要流口水,本来一副尊荣就不怎么样,现在更让人不忍直视。

     大吕氏虽说看着骇人,但是内心不糊涂,她极其不甘心,一次深夜,拄着拐杖,从正院跑到小吴氏的院落。那夜月黑风高,小吴氏正和永平侯行房不久,浑身*,处在*的余韵中,猛地看到窗边一个黑影,翻着白眼,披头散发如厉鬼一般,她顿时吓得晕了过去。

     虽然这件事发生在黑夜,被永平侯极力压下,但是府上哪有什么秘密,丫鬟婆子以此为乐,正妻偷看男人和小妾行房,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第二日,永平侯找来夏若雪,让她陪着大吕氏到京郊的庄园避暑,找个清净的地方,方便大吕氏调养身体,他好来个眼不见为净。

     夏若雪想提出异议,后来一想,先避到庄子上也是好事,在府上面对这么多的不尽心的下人,总是听到小吴氏逞威风的消息,娘的病不会好。心病还需心药医,找个依山傍水,风景优美之地,没准就能好转了。

     “恩,娘最喜欢鲫鱼,炖两条吧,用那嫩嫩的豆腐。”

     夏若雪叹息一声,内心悲凉。一个没有管家权的主母,到了庄子上,何时才有回府的机会?

     庄上的下人很多都是在府中犯错的,被娘大吕氏打发来,众人心有怨怼,自然对娘的态度就不会好哪里去,现在是冲着她在,还算尽心,若是她嫁人该怎生是好?

     “小姐,夫人吉人自有天相,等江南的神医来了,药到病除。”

     秋意勉强地勾勾嘴角,劝说一句。好在她要作为自家小姐的陪嫁,跟着到护国将军府,现在就希望夫人能活着,哪怕生不如死,别耽误小姐成亲,不然的话,守孝三年,任谁也耽误不起。

     “但愿吧。”

     夏若雪恹恹的站起身,先去看了一眼大吕氏,然后到房里。最近几日,袁焕之很少来找她,不知是因为忙,还是因为别的事,李月娥被关在冷宫,夏若雪知情,她一直犹豫要不要找个机会放出风声,可若是众人知晓,李月娥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对比赵桂花的府上,同样失踪了女儿,京兆尹李大人只是私下里慢慢寻找,对外一直称病,李月娥人不怎么样,却有一个好父亲。

     正午的大太阳火热,被夏若雪心心念念的袁焕之正在护国将军府的练武场上苦练功夫,他上身*,露出精壮的腰身,腹部有八块腹肌,小腹上方有浓密的毛发,看起来很是性感撩人。

     府上的丫鬟婆子路过的时候,眼睛止不住地瞟着,自家少爷怎么都晒不黑,温润如玉,一点看不出是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袁郎,这是我泡的菊花茶,喝一杯吧。”

     袁焕之年纪不小,已经有了几个教导人事的通房,但是他最偏爱的只有面前的阿苏,府上的人都不清楚阿苏的身份,看在袁焕之的面子上,尊称一声阿苏姑娘。

     “阿苏,这日头晒着,你出来干嘛?”

     袁焕之随手用脖子上的白布巾抹了一把汗,一手接过托盘,一手拉着阿苏到树荫处,阿苏来自北地部落,一直很不适应京都的气候。

     “我想看看你啊!”

     阿苏眨眨眼,明艳的脸蛋上露出一抹俏皮的神色,袁焕之无奈地笑笑,声音越发柔和,他的眼中带着宠溺,竟然没有任何演戏的成分。

     “别闹,过几天我去汴州办事,好好陪陪你。”

     最近朝中气氛沉重,刚死了三位朝廷重臣,原本轰轰烈烈的选秀,悄无声息地结束,万俟御风只留下几个女子,剩下的全部出宫,自行嫁娶。因此龙舟事件,万俟御风终于找到借口,从开始对于菲儿的百般呵护变成冷漠以对。

     叶宛西当夜就被翻了牌子,直接加封为宛妃,是后宫中地位最高的人之一。为此太后很恼火,连续几天拒绝皇上的请安。

     “袁郎,夏若雪那边,还需要去安慰一下吗?”

     阿苏跟在袁焕之身后,刚进门,就被袁焕之抱在怀中亲吻,他的大手不老实地乱摸,声音沙哑,“你提她作甚?”

     提到夏若雪,袁焕之就恶心地想吐,刚升腾的欲火立刻降下,他搂抱着阿苏,眼中带着认真之色,“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袁郎,我懂得你是迫不得已。”

     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手段有谋略,利用女子上位有什么丢人的?男子三妻四妾正常,阿苏就当袁焕之去青楼玩个粉头,她一点也不介意。

     “谁知道夏家这么没用。”

     和夏若雪定亲,袁焕之深深地后悔,永平侯府闹出这么多丑闻,成了京都的笑柄,连带着他出门还要被嘲笑一番。也因此,皇上对夏家颇有微词,夏若晴虽已进宫,但是却没得到皇上宠幸,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没有利用价值,惹得一身骚,袁焕之已经快要呕死了,追根溯源,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他想了一周也没弄明白。

     “还是第一门亲事好,那个林苗月头脑简单,很好掌控。”

     人说死就死了,定是死在女子的嫉妒心之下,阿苏叹口气,并不奇怪。上次算计莫家小姐没成,又损失了李月娥这枚死心塌地的棋子。

     二人坐在一处商议,北地形势变化万分,阿苏决定给北地送信,入侵大越,让袁焕之提前给于家送信,得到太后和于家的信任。

     这边,莫颜正在喝着鲫鱼冬瓜汤,如吕副将的娘所说,她做的有一套,鲫鱼细小的刺已经被煎的酥了,汤是奶白的颜色,上面撒着绿绿的葱花,汤的味道鲜美杂糅冬瓜的清香。

     文娘得知这种汤身体虚弱的人喝容易造成脱水,她担忧地问道,“莫小姐,你喝真的不碍事吗?”

     “不碍事的。”

     莫颜摇头,这碗汤便宜了她,但是有一点还没搞清楚,喝了这种汤对身体有影响,让身体虚弱,文娘说她们家没种冬瓜,这几天都是另外一位军中将领的娘子送过来。

     每次有了鲫鱼,冬瓜立刻送过来,真的不是故意的吗?莫颜沉思,面上有些心不在焉。

     “说起来,锦娘真是个有福气的,一共生了三个小子,胎胎都是男娃,我经常去她那坐坐,希望能沾上点喜气。”

     文娘一脸羞涩,陪着莫颜聊了几句,便乏了,正好到午时,莫颜找了个由头告辞。

     汴州大营的将领人家的院子和百姓人家差不多,前面的过道狭窄,有点类似老北京的小胡同。可能是因为地方有限,需要建造的房屋多,从后排的前窗可以看到前屋的后窗,几乎是相对的。

     “墨冰,那个锦娘是谁,你有印象吗?”

     主仆二人说着,回到院中。万俟玉翎还没回来,应该还在军中,莫颜无聊到厨房转了一圈儿,发现这边也有几条新鲜的鲫鱼,正在水盆里游来游去。鲜活的鲫鱼最好,晚来用来加菜。今天不用万俟玉翎说,她提早准备,也好能早点开晚膳。

     “奴婢以前跟着主子在边境,这些女眷不会跟过去,所以没什么印象。”

     墨冰摇摇头,主仆二人到后院摘菜。菜地一直有专门的人打理,上面结着硕大的果实,豆角秧子上几乎看不到几个虫眼,想来伺候菜地的人很用心。

     莫颜跟着于嬷嬷学炖汤和几样拿手的点心,炒菜这等事都是厨娘的,但是在现代她一个人生活,多少具备点技能,做菜的味道还不错。

     “小姐,您可是发现了什么?”

     墨冰敏感的发现自家小姐神色有些不对,从文娘的脉象来看,应该是接触过麝香和红花等物,在她家中没发现,这么说和文娘平时接触的人有关系。

     “没错,而且冬瓜是那个锦娘送的,我觉得这一切太巧合。”

     做法医的,难免想的多。军中几十万人,不免会出现一两个奸细,若是士兵,作用不大,如果是将领,把己方的作战计划透露给敌方,莫颜用帕子擦了擦额角上的汗,简直不敢想象那种后果。

     晚膳,将领们想要拉着万俟玉翎喝酒,跟随他几年的将士们心中清楚,将军面冷心热,实则还是很关心这些属下们的,众人想开玩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傻,都等着对方开口。

     “将军,您要回去和莫小姐一起用晚膳?”

     一个黑胖子抓了抓头,每次都是他第一个忍耐不住,总是被人说他是个冲动的愣头青。

     众位将领心中暗道问的好,然后齐齐转过头看向万俟玉翎。莫颜草包的名声是在京都发扬光大,这些将领们常年在外打仗,还不知晓,因此对未来的将军夫人好奇。

     万俟玉翎没有回答,淡漠地看了一眼黑胖子,转头离开,这群人太没眼色,没看到他准备回去用膳吗?

     估摸人快回来了,莫颜做好了晚膳,温在锅中,她想了一下午,决定还是和万俟玉翎说说今日的发现。

     夕阳西下,暑气却没有消退的痕迹。房中闷热,莫颜在外面阴凉地支了一张桌子,摆上碗筷,等候上菜。菜品不精致,炒的七零八落,一看就是莫颜的“杰作”,万俟玉翎夹起一片土豆放在口中咀嚼。食不言寝不语是世家大族的规矩,二人沉默地用晚膳。

     “味道还不错。”

     万俟玉翎用淡茶漱口,站起身,背对着夕阳。夕阳的淡淡的金光洒在他的身上,衣袖随着轻风飞扬。

     “你是神仙,我是丫鬟。”

     莫颜出神地望了一会儿,这才撇撇嘴,墨冰那丫鬟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桌上杯盘狼藉,只有她一个人收拾,皇叔果然太不知道体贴了!万恶的古代封建剥削者啊!

     万俟玉翎的脸色淡漠如水,眼睛如一泓清泉,凝望着莫颜忙碌的身影。

     “不急。”

     见自家小未婚妻笨手笨脚,差点把盘子摔倒地上,万俟玉翎出声提醒,其实他还想看一会儿,此刻他竟然体会到百姓人家夫妻的感觉,过着柴米油盐的素淡日子。

     “你不急,我着急。”

     莫颜翻了个白眼,等了一会儿,见万俟玉翎没动作,这才认命地低头捡碗筷。把皇叔大人改造成为一个有眼力价的人,这辈子还有希望吗?

     晚膳没多久就到了掌灯时分,万俟玉翎带着莫颜去校场散步。

     校场有十几个现代足球场那么大,四周种着绿树,脚下是沙化的土地。听说这些泥土是特地从别的地方运来,只为了下雨天不会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泥里。

     现在才到士兵们的晚饭时间,莫颜看到了军中伙食,大锅大灶,里面炖着萝卜白菜,加了一些粉条,主食是每人两个粗面的馒头。

     军中将士们辛苦,一日三餐,但是这伙食太过简陋,清汤清水,上面连个油花都没有。

     万俟玉翎手中有宝藏,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但财不露白,国库中空虚,根本没有给军中拨多少银两,其中有一部分都是用他的私产贴补的。

     二人并肩在校场上散步,远处是一片石头山,月亮被大山遮住了半张脸,多了静谧羞涩之美,远山凝重,天空薄暮轻垂,暗蓝的星辉点点,偶尔路过会看到三两丛野花。

     “王爷,您知道锦娘这个人吗?”

     莫颜没指望万俟玉翎会知晓军中的女眷,只不过她内心总有疑惑,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刘偏将的娘子。”

     刘偏将是军中主帅之一,他的原配早已经去了,留下一个女儿。刘偏将悲痛欲绝,不欲再娶,但是其母闹着要孙子,差点上了吊。刘偏将常年在外面打仗,无暇照顾家人,本就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母亲,这才妥协,由着他娘托人介绍了一个江南女子,那女子臀部生得大,看起来是个好生养的。

     锦娘刚嫁过来没多久就有了身孕,怀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后来再次一举得男,这些将领的娘子都非常羡慕锦娘的肚皮,说她是个有福气的人。

     “是这样啊。”

     莫颜皱皱眉头,心下了然。如果说在军中放入奸细,收买将领的风险太大,不如从家人身上下手,这个锦娘是后来上门的,保不准被某些人买通。

     今天去吕副将家中,才知道如今人们把子嗣看得多么重要,若是无子,多年恩爱的夫妻劳燕分飞,甚至闹到家破人亡的多的是。

     不仅仅是古代,就是思想开放的现代,男子对不孕的女性也并不宽容,莫颜的朋友中有恋爱十三年结婚的,婚后怎么也没生出孩子,离婚之后,女方很快嫁人生子,这么一看,原来是男方的问题。

     而在大越,若是没有孩儿,责任全部由女方承担,什么不下蛋的母鸡等,话说的极其难听,就连京都这些高门夫人,都用此来嘲讽他人,尽显刻薄的嘴脸。

     “王爷,我总是觉得文娘的脉象有问题。”

     莫颜把今日一些小细节说了一遍,并且坦言自己的怀疑,“文娘说身子好的时候去锦娘的院子做客,我怀疑锦娘那里有一些麝香,红花等物,而且锦娘,一定是故意的。”

     或许,这是作为法医的直觉,在案件中,她从来不相信什么巧合,所有的巧合都有必然性。

     万俟玉翎眼眸深深,军中一直有奸细,而且是上层将领,不过对方似乎隐藏很深,并没有和外界人联络过,所以即便是派出了暗卫,一直没查出来那个人到底是谁。

     “没错,若是锦娘加害这些将士的女眷,造成军心不稳……”

     千万不能小瞧女子,若是女子心肠狠毒起来,杀伐果断,比男子更有魄力。军中的人比较直爽,家里没有姨娘小妾,想不到后宅中那些阴私。

     将领们常年打仗,对子嗣看得极为重要,就好比吕副将,三十多无子,若是文娘这胎保不住,恐怕是活不下去了,吕副将夫妻感情甚好,还有什么心思在军中指挥士兵们排兵布阵?

     看着没有任何利益的人,内在有割舍不断的联系。要是锦娘真的加害这些将士们的孩儿,还是很容易的。

     “刘偏将有三个孩儿,在高级将领中最多。”

     万俟玉翎虽然没有明确点头或者摇头,但是他的话,表明接受莫颜的推测。他没说的是,之前另一位偏将的娘子刚刚小产。

     “这不过是我的推测,或许是我把人往坏处想了吧。”

     莫颜轻叹一声,到底如何,明日上门就知道。锦娘家有没有致人流产之物,不用搜查,光靠着鼻子就能嗅到。

     “本王只是觉得,世人皆被表象迷惑了双眼。”

     万俟玉翎抬头看着月色,眉眼深邃,身姿挺拔,越发显得芝兰玉树。京都闻名的草包小姐?把所有人都耍了,哪里草包,分明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多亏这只狐狸归他拥有。

     “王爷,您想什么呢?”

     莫颜从心理学上进行分析,长篇大论,说的口干舌燥,她觉得自己有一瞬间变成了大哥莫轻风,等她好不容易说完,问了半天,万俟玉翎也没反应,那这人做着高冷的动作干嘛?原来是溜号了吗?

     “咳咳。”

     万俟玉翎尴尬地轻轻咳嗽两声,绷着脸,“夜深了,咱们回吧。”

     莫颜抹泪,这是重点吗?她费了那么多唾沫星子,白说了?

     为了验证,莫颜在第二日一早就跑去找文娘,说是想熟悉一下军中将领的家眷,这也是王爷的意思。

     将领们领兵在外辛苦,莫颜作为未来的将军夫人,也不能没一点表示,特地拿了几盒点心上门,本来这些人年纪大些,算是长辈。

     文娘很受感动,觉得高门嫡女的气度就是不一般,原本众人商议一起上门拜见的。锦娘家里离文娘不远,二人进门之时,锦娘正在吃力地压着水。

     将领们并不是家家都有水井,这边打出来的地下水泥沙较多,所以她们都是拎着水桶去河边打水吃用,水井的水作为洗漱,浇灌之用。

     锦娘有江南女子的秀丽却并不清瘦,丰乳肥臀,骨盆宽宽,看着是一副好生养的模样。因为常年劳作,锦娘的手上起了一层厚茧子,她缩了缩手,无所谓地笑笑,邀请莫颜进屋里坐。

     江南女子,心灵手巧,房内摆设别出心裁,尤其是几样花瓶瓷器,听说都是她自己烧制而成。

     门帘,窗纱下面垂着络子,如现代的流苏帘子,偏厅和内室隔着的屏风,上面的美人栩栩如生,房内的摆设无一不透露其巧妙的心思。

     莫颜刚坐下,锦娘便端上茶,不同于普通人家喝的绿茶,上面飘着一层新鲜的花瓣,里面还有几样瓜果丁。

     “莫小姐,这是锦娘最拿手的花果茶,您尝尝吧。”

     文娘对锦娘很是热络,看来二人平日里是相熟的。莫颜尝了一口,发现其中并没有特殊的用料。也对,如此聪慧的女子,怎么会落人口舌呢。

     锦娘不卑不亢,谈吐间语笑嫣嫣,令人心生好感,也难怪锦娘人缘不错。不过莫颜下意识地做了几个小动作,发现锦娘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就好像一张脸上,贴上了一张完美的面皮。

     房间内只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应该是草木的香气,锦娘身上没有挂着荷包香囊之物,一身淡蓝色的衣裙看着清清爽爽。

     “不可能,绝对有问题。”

     根据直觉,越是表面上找不到问题,越是说明此人谨慎。鲫鱼配着冬瓜的禁忌,知晓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医馆的大夫,也不可能检查出问题,再说锦娘只送了冬瓜,鲫鱼是士兵们送过去的,方子是吕副将的娘在集市上听人说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是真的这样布局,莫颜只能感叹锦娘心思细腻得让人觉得可怕,至于刘偏将是否知情,还亟待调查。

     “昨儿在文娘那里喝了鲫鱼冬瓜汤,我也想给将军做上一道,不知道锦娘可否匀个冬瓜与我?”

     在军营里,不拘俗礼,不讲究辈分,彼此都是称呼名字,这样让莫颜觉得轻松不少。

     “当然没问题,正好有大冬瓜呢。”

     锦娘站起身,领着二人到后院的菜园子,听文娘说,锦娘特别会种菜,种出来的黄瓜,冬瓜等都比别人家的大。后院的一角便是菜地,在另一侧,种着很多花花草草,五颜六色,好不美丽。

     文娘很羡慕,但是她是个手笨的,曾经移栽过去两颗秧苗,没有养活。

     “今儿我来了,锦娘,让我带走一束花插屏吧。”

     文娘指着其中红色,白色和黄色开得娇艳的花丛笑道,“还是要这种花。”

     “哇,真漂亮,我在京都都没见过呢!”

     莫颜故作惊喜,内心大惊之色,她就说嘛,这个锦娘有问题,原来问题出现在这里。

     院子种的大部分是夹竹桃,其花有毒性,尤其是孕妇,在怀孕初期不可多嗅其香味,否则容易导致流产。但夹竹桃也可入药,镇痛,去淤,治疗心脏病,癫痫等病症。莫颜一直在寻找,她记得颍川没有,在京都也没见过,那么这种花出现在锦娘的后院,就太奇怪了!

     “当初我也是觉得好看,才买下的。”

     锦娘眼神一深,随即轻笑两声,带着莫颜摘冬瓜,并且不避讳地送了文娘一束夹竹桃。出门之后,莫颜借口很喜欢,便把夹竹桃要了过去,从自家的地里拔出点青菜叶子给文娘插瓶。

     文娘一脸黑线,琢磨着京都的小姐果然是娇贵些,这种菜叶子哪里没有,也能当做新鲜之物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