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31章 好东西应该分享(二更)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时至六月,京都酷暑难耐,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往年朝中冰的份例有专人送到御史府,而今年,爹爹在湖州办差,自家好像被遗忘了,等了这么久也不见动静。

     正午时分,莫颜恹恹地坐在窗边,外面闷热,出门走一圈儿大汗淋漓,内室同样不通风,隔上纱帘,好歹能阻隔刺眼的阳光,她现在最想去郊外的农庄上住几天。

     “小姐,奴婢打听了,听说的大内冰库走水,宫内的用度吃紧,只有叶相等几位大人得到了赏赐的冰块。”

     墨香风风火火地进门,用帕子抹了一把汗。这两年气候反常,去年夏天,京都就热的怕人,这才六月初,比去年更甚。

     “这样啊,那我就心理平衡了。”

     不是御史府一家没有,莫颜闻言,点点头。皇上派人手接替爹爹莫中臣,算算时日,爹娘正在从湖州赶往京都的路上,若是不耽搁,再有半个月,肯定能回来了。

     许久不见爹娘,莫颜有些想念,大哥莫轻风在国子监,二哥莫轻雨不知所踪,府上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小姐,王府冯管事给您送冰来了,足足一大车呢!”

     一个婆子站在门口处,语气不自觉地带出欢喜来。夏日里,这些冰着实难得,他们做下人的,没有冰盆解暑,但是小姐大方,肯定会赏赐一些碎冰块,加到凉茶里,喝着解暑。

     “恩。”

     自从在汴州归来,万俟玉翎就没有再来御史府看过她,听说北地蛮族部落不单单是蠢蠢欲动那么简单,已经运送粮草,打算攻城,皇上万俟御风头晕脑胀,每日早朝召集众位官员议事。

     北地遥远,一时半会打不到京都,可莫颜仍旧有一种恐慌感,和平年代的人不晓得什么是战争,只清楚打仗就意味着要死人,民不聊生。

     北地形势吃紧,万俟玉翎天不亮就上早朝,留在宫中,一直到京都宵禁才出宫,冯管事怕莫颜误会,特地解释,送来的冰块都是王府的份例。

     莫颜表示理解,大越已经定亲的男女,并不是总能相见,只是偶尔的年节才有见面的机会,她写了一封书信,关心万俟玉翎的身体,并且委托冯管事传信。

     等人一走,莫颜立刻欢呼雀跃,让下人用小银锤砸了一块冰,全府上下人人有份,放在薄荷茶里,刚好解暑。

     “热死了,热死了!”

     陈英手里握着一把小团扇,一边扇风一边往里走,昨天她下了帖子,今日来御史府上做客,赶巧的在门外碰见冯管事送冰的车马。

     日头太晒,百姓们走在街道上,时常有胸闷气短,中暑昏厥的,有那善人就设立个小粥棚,对来往的行人派发绿豆水,解渴解暑,陈英的马车路过,也讨了一碗,那绿豆不知道加了多少水稀释,一点滋味没有。

     “这种天要了人命,最好去京郊的庄子上,可是祖父和我娘都反对。”

     陈英进门之后,熟门熟路地走向窗边,抓起茶壶晃了晃,听到其中有清脆的响声,她笑道,“颜颜,还是王爷心疼你,我就知道你这里肯定少不了冰块。”

     陈国公府除了老国公,后辈已经弃武从文了,门庭高,不过陈家人多在外做官,官职不显,并不被皇上重视,自然没有冰块的份例。

     “少喝一些解解暑,切勿贪凉。”

     在大夏天总是喝冰水,容易积累体内的湿气,造成各种毛病,三伏天是一年调理的最好时间,刮痧拔罐,去湿排毒。

     “恩,我姑姑也这么说。”

     陈英认同,用手指着莫颜,笑道,“明明才十三岁,就像个小老太婆了!”

     “哼,我是为了大哥着想。”

     陈英和自家大哥莫轻风也不知怎么的,互相看着不顺眼,只要碰面,定然会打起来,一向在乎自己言谈举止的大哥,变得毒舌,什么“嫁不出去小姐”挂在嘴边,让莫颜以为他被孙胖子重生了。

     二人发生过肢体上的接触,被府上的下人写信告知爹娘,为此娘吕氏特地写来回信,其中大大表扬了莫颜一番,把好姐妹陈英推进火坑,大吕氏很是支持,等回京之后立刻带着聘礼去陈国公府上提亲。

     “哼!”

     提到莫轻风,陈英的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她真的想不到莫轻风看着死板,实则风流,书房内竟然藏着春宫图。那男女交叠的画面,很多次出现在陈英的梦里,她很怀疑自己是不思春。

     陈国公上的下人已经把二人亲密举止报告给老国公,陈国公甚是欢喜,莫轻风是个文绉绉的读书人,在京都小有才名,而御史府家风清正,又出来个未来的王妃,这门亲事可以结。

     “我娘很信法华寺的签文,怕我去庄子的路上有什么意外。”

     陈英撇撇嘴,在法华寺抽签就是个重大的失误,她忽然想起,自从季粉蝶死后,已经许久没见过季宝珠,本来三人约好一起喝茶小坐,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儿,总是赶不到一块。

     “宝珠姐和她爹在城西开了个铺子,亲自打理呢。”

     季宝珠家的铺子和自家的理疗馆相隔几米远,主营丝绸布匹,从江南招了几个手艺不错的绣娘,专门帮着大户人家的小姐绣嫁妆,喜帕等物,生意不错。

     “她也是够命苦的,粉蝶还在的话……”

     陈英叹口气,人各有命,若是季粉蝶活着,季宝珠没准真被威逼进宫,那样的日子更没盼头。

     “颜颜,你知道吗,北地要开战了。”

     法华寺的凶案,是京都众位公子小姐们心中一个阴影,众人很少提起。二人沉默片刻,陈英叹息一声,眼中闪过担忧之色。

     “皇上有意派我祖父挂帅,到北地……”

     现在消息还做不得准,陈英无意中听祖父和身边的谋士提起。陈国公府上到这一代,已经很懂得韬光养晦,不露锋芒,祖父前半辈子都在战场上厮杀挣得军功,到老了,反倒闲不下来。

     “可是北地不是有于家两位将军镇守?”

     陈英的祖父年过五旬,二十多年没打仗,突然被派到北地,万俟御风有什么意图?想到于太后和万俟御风之间的博弈,莫颜突然懂了,看来消息多半为真。

     “我是要跟到北地去的。”

     陈英咬了咬嘴唇,她从小被祖父培养,无论是习武还是兵法上,皆不输男子,祖父一个人上战场,她放心不下。

     莫颜张大了嘴巴,陈英要跟着去北地打仗,那么自家大哥咋办?现在就差这么一层窗户纸,就等娘亲回京上门提亲。

     气氛一时间低落起来,北地苦寒,战场上刀枪无眼,陈英一个小女子,更为艰难,莫颜虽然不希望陈英去北地,却支持她的决定。

     今日是国子监的休沐日,莫轻风夹着两本精装版春宫图匆匆归来,他在门口看到一个婆子,特地问了一句,“府上可有客人?”

     婆子眼睛骨碌一转,眼神闪烁,“回大少爷的话,府上并无客人。”

     陈英小姐是自家小姐的好友,没准以后还是御史府上的女主人之一,不算是客人吧?

     “那就好。”

     莫轻风拍了拍胸脯,上次陈英把他的眼圈打得乌黑一片,为此被同窗们嘲笑,说他霸王硬上弓,被泼辣的小姐收拾了。是被人收拾,不过可不是霸王硬上弓,若是真被硬上弓,那个受害人也是他才对。

     原来女子胸前那两团柔软感觉那么好,和春宫图里写的吻合。莫轻风摇摇脑袋,试图甩掉脑海中的旖旎。

     “我就说今儿是个好日子,莫轻风,本小姐等你很久了!”

     陈英眼尖,看到莫轻风出现在院门口处,立刻寻找自己的鞭子,结果发现出门忘了带,她四周观望,最后找到一把鸡毛掸子作为凶器。

     “子曰,礼之用,和为贵。”

     莫轻风一个趔趄,手上的两本春宫差点跌落在地,看着陈英一脸怒意,脸颊红红的模样,他心跳加速,紧张得语无伦次。

     陈英和莫轻风结下梁子,几次三番上门,到国子监门前守株待兔,奈何莫轻风跑的比兔子都快,就是不出门,她每次去都扑空。

     “和个屁,本小姐要替天行道,灭了你这个妖孽!”

     日头火辣辣地,莫颜站在门口,手里端着茶杯,她在犹豫要不要出去救场。

     “小姐,您就这样看热闹好吗?”

     墨香弱弱地在身后提示,两个人一个追一个躲,已经在院中跑开了,瞧陈英把鸡毛掸子挥舞得虎虎生威,有自家夫人的风采。

     目前来看,大少爷莫轻风稍微有点优势,个子高腿长,而陈小姐的裙子束缚住脚步,二人始终保留一定的距离。

     “本小姐甚是忧心。”

     莫颜扶着门框,用手揉揉额角。看二人这架势,应该闹不出人命,若是陈英真的想收拾自家大哥,有的是手段,不用始终刻意保持距离。她出现,只能增加尴尬。

     墨香默默地吐了一口血,心里想着,小姐您的眼神发亮,看热闹看的如此明显,还要故作担忧,一点也不像。

     院中鸡毛乱飞,很快,陈英手中的鸡毛掸子,只剩下一根光杆,她用力一掷,正好打在莫轻风的屁股上。

     “岂有此理,你这个泼妇!”

     臀部被袭击,莫轻风恼羞成怒,索性站定,转头瞪视着陈英,“难怪都说你嫁不出去,别想赖上我!”

     “我呸,你个下作的,你手里什么书,敢不敢让本小姐看看?”

     陈英一手叉腰,仰着头,故作骄傲状。嫁不出去就不嫁了,她也不想委屈自己。

     “不敢?那天在你的书房,我看到……”

     陈英见莫轻风微微一顿,下意识地夹紧腋下的书,她眯着眼,威胁道,“若是我告诉颜颜……”

     莫轻风迈着大步,上前几步,把陈英拉到一棵大树后,他打开其中的一本春宫,双手举着放到陈英的面前,阴森森地道,“好东西,是不是应该分享呢?”

     “你……”

     一张彩图突然出现在陈英的眼前,上面的女子半裸,和男子纠缠在一起,女子眼神魅惑,坐在男子身上,姿势大胆,陈英毕竟是个姑娘家,脸色立刻变得通红。

     “你还是脸红的时候好看一些,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莫轻风心下一动,举着春宫图翻了两页,不管怎么说,他坏了陈英的名节,这个媳妇是娶定了,与其针锋相对,不如培养点共同爱好,同流合污。

     “为什么?”

     陈英摸摸自己的脸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好歹也是大家闺秀,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和陌生男子一起看春宫图。

     “因为这样在天黑的时候才能显眼一些。”

     莫轻风说完,夹着春宫图拔腿就跑,很快消失在院中,留下一脸呆愣的陈英。

     “天黑的时候脸红才会显眼一点……”

     陈英默念了几遍,突然反应过来,莫轻风是说她长的黑呢。

     “莫轻风,你个混蛋,你给本小姐等着!”

     这个时候,莫颜及时地出现,捡起地下的光秃秃地鸡毛掸子看了一眼,然后拉着气急败坏的陈英进门。

     真没看出来,自家大哥那么毒舌,超出莫颜的认知,原来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若是大哥娶了陈英,御史府就要开始鸡飞狗跳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