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32章 十全大补汤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北地不断有消息传来,谣言四起,在京都内走一圈儿,随处可见百姓们对战事的议论。

     去年南平王得胜归朝,也才一年时间,北地边境战火纷飞,国库空虚,皇上也难,怕又要增加赋税了。

     对于此,大多数百姓很是乐观,北地距离京都遥远,一时半会儿打不过来,就算丢了两个城池,他们还有战神南平王。

     陈英离开的几天之后,朝中传来消息,皇上万俟御风派陈老国公作为督军,带着一万将士前往北地。

     在北地边关,于家两位将军手下二三十万大军,陈老国公的一万将士顶个什么用?不用挂帅却挂了个督军的名头,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皇上不放心于家人,特地派了个眼线,光明正大的监督。

     陈老国公五味陈杂,可是圣意难违,明明知道是个苦差,苦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太后得知皇上的做法非常不认同,博弈的结果就是陈英被召入宫中两次,太后琢磨给陈英赐婚,把陈国公府绑定在己方阵营。

     莫颜万分焦急,按照行程推测,爹娘应当快到泸州,就算以最快速度,也要五六天的路程,她一个未出嫁的女儿,总不能代替爹娘跑到陈国公府上提亲。

     关心则乱,就算与自家大哥无关,陈英是莫颜为数不多的好姐妹之一,莫颜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太后随便指了人家。

     月夜正好,空气中浮动着凉风,解了白日的暑气,莫颜站在屋檐下连续叹息,丝毫没有赏景的心思。

     忙碌了十多天,万俟玉翎特地留下手中事,这几日他越发感觉到寒毒加重,周身的凉气能把人冻住,暗一反应,他们在屋檐上过夜,染上了风寒。

     心中想念莫颜娇憨的模样,脚下不受控制,万俟玉翎站在院中,就见多日未见的未婚妻正在叹气。

     “王爷,您来了!”

     树下白影一闪,莫颜立刻上前,拉住万俟玉翎的衣袖,“我正在想您,您就出现了!”

     太后意图赐婚陈英,陈国公府上乱成一团,莫颜正想找万俟玉翎商议。

     “来看看你。”

     每次二人相见,莫颜都是一副惊喜的模样,万俟玉翎立刻软了心思,面色也变得柔和,两个人相处,渐渐地形成了一种默契。

     “理疗馆刚开业,李嬷嬷不让我去,听说生意还可以。”

     刮痧这种排毒和通经络的方式暂时没有被百姓们认可,去理疗馆的人多半是怕火罐弄伤自己而去拔罐的,为了推广,自家免费赠送一次刮痧体验。

     理疗馆的生意马马马虎虎,和染发坊刚开业的红火不同,不过在城西也有好处,低调不显眼。

     之前离府太久,李嬷嬷不准莫颜出门闲逛,拘着她学习管家看账册,并且下厨做滋补的汤水。

     师父祝神医到永平侯府的庄子上给大吕氏施针,大吕氏已经基本接近好转,前几天师父爬墙头来府上,师徒二人在月下喝了一壶桃花酒,一人吃一个鸡腿,祝神医顺便指导莫颜的功法。

     “会好转。”

     理疗馆的生意已经超出万俟玉翎的预期,掌柜和账房都没想到,搜集的消息比以前做杂货铺子的时候更多。

     “我挺有信心。”

     好不容易见到万俟玉翎,莫颜停不下来,如竹筒倒豆子,把最近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似乎是一种习惯。

     万俟玉翎耐心倾听,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等莫颜说完,他这才道,“放心,太后想要赐婚,皇上会阻止,至少也能拖到你爹娘归京。”

     陈老国公还没走,就琢磨上了陈英的亲事,会越发引起国公府的不满,万俟御风提早下手,怎么也不会任由太后插手此事。

     “要不是京都规矩多,我都想去国公府下聘了呢。”

     北地开战,于太后以此来威胁皇上,把持朝政,暗中收买了好几位大人,万俟御风不傻,见己方失衡,赶紧把自己的“心腹”莫中臣叫回来,指望着莫中臣上书,他好寻个由头,申饬几位于太后的小喽啰。

     “这是京都规矩多的问题吗?”

     万俟玉翎无奈地抬手,摸了摸莫颜的脑袋,这丫头规矩是怎么学的?他记得已经让李嬷嬷加大力度了,怎么又说出这种没头没脑的话来。就是大越任何一个城池,也没有未嫁女为兄长上门下聘的。

     “反正英姐姐心灰意冷,想要跟着老国公去北地。”

     陈英这个人性格耿直,内心良善,品性在京都贵女中首屈一指,也因为如此,性格倔强,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能去北地也是好事。”

     太后和皇上公然撕破脸,还有一番计较,这个时候谁都有可能当做被出气的炮灰,远离京都,何尝不是另一种幸运。

     “最近一段日子我都没出门,在写蝴蝶班的戏本子。”

     蝴蝶班一直唱着杨小花的案子和《双凤奇案》,虽然着实火了一段日子,但是己方没有新戏,胡班主和张大姑娘着急上火,每隔两天跑御史府一趟,问问进展。

     莫颜按照前世的卷宗写了两三个简单的案件,大概能连载三到五回,虽也为百姓们津津乐道,可情节不够曲折,火了一段日子就被遗忘在脑后。

     “王爷,这是我根据人肉包子案写出来的,其中做了大改动。”

     单纯的凶杀案,不值得百姓们关注,重要的是破案的细节,供仵作学习之用,而离奇案中案才是受人追捧的。

     人肉包子的凶手同谋,孙武和苗小花二人,被分别整改,把苗小花写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勾搭房客,某天正巧发现一房客失手杀死自己的媳妇……中间自有一段曲折离奇,百姓们看戏后,只能感叹,无巧不成书。

     月光下,二人站在一处,莫颜正在说着什么,时而抿嘴轻笑,而万俟玉翎则是认真聆听,偶尔点点头,他的眼神专注,只停留她一个身上。

     有皇叔大人的开导,莫颜就好比吃了定心丸,第二日就写了一封书信给陈英,老国公不日去北地,国公府都在准备出行的车马等物,陈英没有出门的机会。

     “小姐,张大姑娘送信,从京都周围的城池来了一批仵作,把蝴蝶班给围住了,非要拜见他们的恩师黑蝴蝶。”

     从京都流行悬疑的新戏开始,仵作的地位慢慢升高,百姓们摒弃了和尸体打交道就是晦气这种观念,真正发自内心地敬佩。每一起凶案的发生,都有冤死者或者被冤枉的人,仵作为死者说话,在案件中起很大作用。

     墨香刚在二门处回来,张大姑娘送个信,匆匆离开,今儿是蝴蝶班在陈国公府开戏的日子,就是为送别陈老国公。

     “我早就想把手上的资料整理,编纂成册,却一直都没得闲。”

     莫颜揉了揉发疼的额角,昨夜万俟玉翎一直陪着她到深夜,看着她入睡才离开,莫颜迷糊了一会儿,感觉到屋内的梅花香气渐渐地飘远,她又醒过来了,睁着眼睛看纱帐到天亮。

     爹娘从湖州归来,府上一切要恢复原有的模样,御史府这两个月开支太大,其中一部分都是从莫颜的小金库支取,她要做个假账,务必要不留痕迹,把之前的账抹平。

     “这次仵作上门,是因为一出棘手的案件。”

     京郊昌武县王家村一户人家走水,烧死了男主人王铁牛。王铁牛的尸身惨不忍睹,外皮已经烧焦,房屋损毁。本来这是一起意外事件,但王铁牛的爹娘觉得可疑,便到县衙报官。

     “这个王铁牛正好二十二,媳妇李桂香小他两岁,二人感情不好,邻居说他们天天吵架,有时候甚至动手,王铁牛不止一次扬言,要休了李桂香。”

     这些都是张大姑娘口述,墨香转述给莫颜,如果说单凭夫妻不和,就断定李桂花杀人有些可笑,偏偏在走水的前夜,李桂香被王铁牛打了好几个巴掌,让村里人看了一场热闹。

     “当时走水,邻居没有受到波及?当时李桂香在哪里?”

     莫颜抿了一口茶水,现在看不出来凶案的痕迹,只能说李桂香有杀人动机。

     “李桂香一大早跟着村中的几位妇人进城赶集。”

     赶集日是提前约好的,所以李桂香躲过一劫。据说从家里的灶膛起火,那天邻居刚好不在,村中在祠堂前开会,王铁牛缺席。

     等到村民们看到村口处冒着黑烟,发现不对劲的时候,王家的房子已经烧毁。

     王铁牛家是村口第一户,旁边只有一家邻居,邻居被波及,西厢房烧没三间。

     “王铁牛的爹娘说,王铁牛的尸身被发现在灶间,很不寻常。”

     墨香说八卦的时候,脸上带着别样的神采,嘴皮子也利索,“他爹娘看过蝴蝶班的戏,因此多了个心眼。平时王铁牛根本不进灶间,无论是缝补洗漱都是李桂香的事。”

     村中人对此认同,王铁牛是个懒汉,除了农活之外,别的一概不管,夫妻感情不好,分房而居,成亲有三四年了,还没有孩儿,也为此,自从分家以后,王铁牛的爹娘从不登门,对这个儿媳颇有微词。

     “看来蝴蝶班的戏本子影响太大,让每个人都成为侦探了。”

     这或许是好事,但是有时候疑神疑鬼没必要。李桂香的说词是,她和王铁牛打架之后,晚饭也没做,躲在房中哭嚎到半夜才睡下,第二日起了个大早赶集去了,早饭是在集市上买的黑面馒头。王铁牛进灶间,准是热房梁上吊着的干硬饼子。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王铁牛的尸身被烧焦,无法辨认死因,仵作们不知道类似情况如何处理,若是李桂香杀人之后焚尸,他们检测不出来,凶手就会逍遥法外。

     “小姐,李桂香拒不认罪,称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

     墨香口干舌燥,喝了一大碗茶水,“小姐,您说到底杀没杀人,只有李桂香自己知道,尸体烧焦了,还上哪看去!”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射在屋中的一角,阳光下,有细小的尘埃的漂浮,莫颜眯了眯眼睛,到底是意外还是他杀,检测起来非常简单,只是,怎么才能让这些仵作信服和接受。

     “墨香,我记得在衣橱里有个猴子的面具,帮我拿上,再找一身平日没上过身的衣裙。”

     黑蝴蝶是女子的事情早晚要暴露,她无需遮掩,只戴个面具,让人看不出面容就好。

     每次发生凶案之后,在检验尸体的时候,都会让莫颜兴奋,她总觉得离真相进一步,而凶手肯定会留下破绽,无论是多么高科技的犯罪手段。

     “小姐,那些仵作住在城西的往来客栈,约您前去见面。”

     墨香给墨冰打了个首饰,墨冰很是配合地找出一件黑色的衣裙,在袖口裙角绣着红色的蝴蝶,看着飘逸轻灵,却多了诡异之感。

     这件衣裙是王府冯管家送过来的,莫颜觉得黑色太暗淡,天热不想穿,便压在箱子底,今日翻找出来,和她这个化名倒是应景。

     马车换新,停在城西之后,莫颜戴着面具下马车。正当午时,街道上的人不多,没有引起注意。

     莫颜手中有师父祝神医给的人皮面具,她试戴非常合适,面具中的女子很美,和她本人美的不同,张扬,绚丽,夺目,和于菲儿属于同样艳丽的长相,却甩于菲儿十万八千里。人皮面具太惹人注意,被莫颜收起。

     仵作们正在一间房内商议,到底是不是凶案,如果不能在尸体上找到破绽,只好刑讯逼供,李桂香毕竟是妇人,打几个板子受不住了,屈打成招,又酿造一起冤假错案。

     “您就是黑蝴蝶?”

     莫颜进门之后,现场鸦雀无声,看仵作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模样,莫颜淡定地找了一个靠窗位置坐下。

     “不错,我就是黑蝴蝶。”

     这下,仵作们就和炸了锅一般,他们虽然觉得黑蝴蝶不应该是女子,却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如何验尸都是家传的绝学,世间自是有高人存在。

     “恩师,请受小人一拜!”

     一个五十来岁的干瘦老头双手交叠举高,其余人也跟着拜下,蝴蝶班的戏本子不单单是精彩那么简单,为他们做仵作的提供很多知识,关于死者的死亡时间,尸斑等计算方法,众人已经做了严密的试验,并且记录在册子里。

     “大家不必客气。”

     都是同行,莫颜见到仵作们觉得亲切,其实这个时代也并不是没有先进的验尸手段,大多都针对于中毒,仵作们可以通过骨骼的颜色来判定到底所中的毒素为何。

     王铁牛一案,被昌武县令压下,目前尸身正在冰库中冷藏,既然有疑问,就要对死者负责。

     “既然这样,咱们约定明日辰时出发,一同去昌武县解决此案。”

     在现代,凶手为了逃脱法网,为自己脱罪的手段五花八门,伪造不在场证明,杀伪造成意外事件,举不胜举,这对莫颜来说小意思,目前的难点是,怎么才能得到认同。

     有些专业知识,并不适应这个时代,最好的办法就测试。离开了来往客栈,莫颜吩咐墨香去集市上买了两头半大的小猪仔,留着明日备用。

     “小姐,您买猪,是为了庆祝老爷和夫人回京吗?”

     墨香给了银子,让卖猪人把小猪送到御史府,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为什么,看自家小姐的模样,似乎胸有成竹。

     “是为了解决王铁牛这个案件。”

     没有见到尸身,不可能武断下评论,从仵作们和王铁牛邻居提供的线索来看,李桂香杀人后焚尸的几率相当大。

     回到御史府,李嬷嬷正阴沉着脸在垂花门处等候,早上万俟玉翎派人送信,让她对莫颜严加管教,她不过是出门一趟,回来就不见莫颜的人影。

     “李嬷嬷……”

     莫颜讪讪地,其实李嬷嬷还是很好说话的一个人,极少体罚,所以她总是忽视身边有这么个教养嬷嬷。

     “嬷嬷。我看王爷日日忙碌,清瘦了些许,不如您教我熬一种滋补的汤,今晚我就让墨冰给王爷送去。”

     莫颜上前几步,拉着李嬷嬷的胳膊祈求,把万俟玉翎提出来做挡箭牌,应该无碍吧。

     “那小姐您换身衣裳,跟着老奴去厨房。”

     李嬷嬷暗地里叹息一声,她一个做下人的,实在不好办,若真打罚了小姐,王爷第一个不愿意,平日说是严加管教,就是不给小姐见外男的机会。

     在厨房里忙活一下午,莫颜终于熬了一锅十全大补汤,里面党参,白术,茯苓,肉桂等药材就加了十多种,熬好之后装在带盖子的小瓮里,派墨冰送到南平王府,顺便请示明日去昌武县一事。

     昌武县就在近郊不远,马车一个时辰的车程,离庄子也近,莫颜好久没在庄子上吃鱼,正好明日解决了案件,在庄子上过夜。

     又到了京都宵禁之时,万俟玉翎一身疲惫从宫中归来,太后和皇上的夺权斗争,在北地被进犯之时,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大越内忧外患,偏偏他还不能在这个时候揭穿一切。

     “主子,您回来了,晚膳被送到小厨房……”

     冯管事披着衣衫,跟在万俟玉翎身后,他已经跟着万俟玉翎七八年,早对主子的性子了若指掌,看着淡漠,却也不是一点不上心。

     对于莫家小姐,自家主子真是疼到了骨子里,只是他可能没意识到罢了。

     “冯管事,你先歇下吧。”

     万俟玉翎摆摆手,神色淡淡地。

     “主子,今儿的汤是莫小姐亲手所做,晚上墨冰送过来,一直等到天黑了才走呢。”

     冯管事叹息一声,就知道自家主子不会用膳,希望提到莫小姐,能改变万俟玉翎的想法。

     “什么汤?”

     那丫头下厨了?万俟玉翎忽然想到三月三生辰,莫颜送的蛋糕,或许,可以期待一下。

     “咳咳,十全大补汤。”

     万俟玉翎挑了挑眉毛,快步进入内室,他若是没记错的话,十全大补汤适用于气血亏虚,肝肾不足,腰膝乏力等,这些症状他都没有,难道他的未婚妻是怕他归于劳累,将来在房事上力不从心?

     到了约定的日子,莫颜起了个大早,她洗漱完毕,准备出门,就看到院中站着一抹青色的身影,脸上戴着一张人皮面具。墨香差点惊叫出声,被墨冰迅速地捂住嘴巴,大惊小怪,能以这种悄无声息地方式出场,除了王爷,还能有谁?

     “王爷,您没去早朝?”

     莫颜摸不着头脑,看着架势,他隐瞒身份,特地来找她的。

     看着自家未婚妻一脸懵懂,万俟玉翎脸色微动,昨夜喝了十全大补汤之后身体燥热,半夜的时候流了鼻血,一夜没有安睡。

     第二日称病,天不亮就来到御史府。他很早就在院中等候,听着内室莫颜清浅的呼吸声,才觉得平静下来。

     “我陪你一起去昌武县。”

     万俟玉翎神色坚定,不容拒绝,把莫颜打横直接抱上了马车,俯下身子,狠狠地吻住她的双唇。

     “恩……”

     莫颜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她瞪着眼睛,眸中带着一层雾气,让万俟玉翎更加把持不住自己。

     “闭嘴。”

     万俟玉翎调整了一个方向,把莫颜轻柔地抱在怀中,莫颜嗅着他身上的淡淡香气,脑海中一片空白。

     许久之后,万俟玉翎这才放开了莫颜,再次恢复冷凝的神色,“以后十全大补汤不要随便乱送。”

     “好。”

     莫颜后知后觉,羞红了脸颊,她眨眨眼,难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不会是被李嬷嬷坑了吧?

     十全大补汤本来只是简单补身子的药材而已,但是在后宫之中,嫔妃邀宠,都会献上此汤,若是皇上轻轻抿一口,就代表晚上翻谁的牌子,在后宫中出来的李嬷嬷不可能不知情。

     仵作们一行人四辆马车,众人出发时间早,到了昌武县衙门,还不到巳时,县令大人听说黑蝴蝶被请来,非常激动,他本人也是蝴蝶班的戏迷。

     今儿是衙门开堂问案的日子,一大早,周围聚集了很多百姓。莫颜受到极高的礼遇,县令特地让人搬了一把椅子。

     “这个,蝴蝶姑娘,这位是?”

     县令摸摸胡子,想了半晌才想到一个称呼,见万俟玉翎站在莫颜身侧,虽然其貌不扬,却有一番威势,他不敢小瞧。

     “哦,我的助手。”

     莫颜偷笑,她戴着面具,只能看到勾起的嘴角,而万俟玉翎面无表情,相当于默认,县令不住地点头,看来这个黑蝴蝶很有来头。

     “大人,我需要看一眼尸体,才能确定死者的死亡原因。”

     关于这点,县令没有异议,不过听说尸身皮开肉绽,他很怀疑一个女子会不会吓得晕过去。

     衙门的冷库在地下,今年的存冰不多,冷库很多无主尸体都被下葬,在用门板搭建的床上,王铁牛的尸身在上面,被蒙上了一层白布。

     几位仵作跟在身边,对莫颜介绍经过,和张大姑娘说的基本吻合。

     尸体外皮已经成为黑色,某些地方皮肉被掀开,还能看到红血丝,莫颜打开小箱子,掏出一把解剖刀来,撬开王铁牛的嘴巴。

     “如何?”

     仵作们等待结果的心切,有人迫不及待地问出口。

     莫颜摇摇头,用解剖刀打开王铁牛的气管,查验完毕,用鸭肠线快速缝合,鸭肠线的弹性不错,缝合得整整齐齐,就好像衣衫破了口子,被打了补丁。

     “王铁牛是先被人杀死,之后被焚尸。”

     莫颜相当肯定,至于为何得到此判断,还要在公堂上举证。当着李桂香的面,让她心服口服,承认罪状。

     “果然是被杀死的!”

     众人浩浩荡荡地回到衙门正堂,李桂香正在哭诉不满。

     “大人啊,不瞒您说,王铁牛真的不是个人,用家中的扁担打我的脊背,扁担都打折了,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差点见了阎王。”

     李桂香比王铁牛还小三岁,不到二十,可能是生活愁苦,看着有些像三十多的妇人,她不安地用手抓着衣摆,低着头隐藏自己的情绪。

     “所以,你就杀了王铁牛然后焚尸?”

     接到仵作的眼神暗示,昌武县令立刻加紧盘问,他是蝴蝶班的戏迷,非常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清官,为百姓们称颂。

     “大老爷,天地良心啊,我虽然恨不得王铁牛下地狱,但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杀人啊!”

     李桂香哭得呼天抢地,外面的百姓们跟着抹眼泪,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容易,爹娘是把她卖到王家,根本不管李桂香死活,受了委屈,别的妇人还能回娘家哭诉,找爹娘说道,而李桂香只得忍着,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最毒妇人心啊,我家铁牛怎么找了这么个毒妇啊!都怪我当年鬼迷心窍,觉得李桂香能生养,结果是个不下蛋的母鸡,还害死了我儿啊!”

     王铁牛的娘哭嚎水平比李桂香更高一筹,声音时高时低,还带拐弯儿的,和唱戏一般。

     “大人,请为我儿做主啊!”

     王铁牛的爹娘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不管王铁牛到底有无过错,只要证明李桂香杀人后毁尸,罪加一等,必然会一命偿一命。

     莫颜在心里同情李桂香的遭遇,在大越,女子地位低下,重男轻女,把女儿卖了为儿子娶亲的比比皆是,若说怪,到底怪爹娘狠心,还是怪自己命不好,没有摊上好人家呢?

     “大人,人不是我杀的,您可不能屈打成招啊!”

     李桂香是个聪明的,关键时候知晓为自己开脱,只要她不承认,人都死了,尸体也被损毁,她不相信仵作能检查出来什么。

     蝴蝶班的写戏本子的黑蝴蝶来了,李桂香着实慌乱了一下,不过戏本子都是胡编乱造的,她在心里说服自己,黑蝴蝶是虚张声势而已。

     “你放心,本官不动用私刑。”

     昌武县令虽然很讨厌李桂香这种说话方式,但是为了体现自己是一介清官,表明立场,不然早就草草结案了事。

     “大人,王铁牛是被人杀害,之后被焚尸,凶手应该是李桂香。”

     莫颜说应该,没说一定是,据调查,王家村的村民关系融洽,王铁牛虽然是个懒汉,只针对于一些琐碎活计,在乡下,汉子不进灶间并不奇怪。

     王铁牛为人还算仗义,农忙时分到各家去帮忙,村民们对他看法不大。可以说,王家村并无仇家。

     “我就说吧,一定是你这个毒妇害的!”

     王铁牛的娘要站起身找李桂香算账,被周围的官差拉到一边。

     黑蝴蝶不会没有把握的胡言乱语,现场的仵作们皱眉,瞪了那老妇人一眼,众人求知若渴,很想知道黑蝴蝶是如何判断而得知。

     “在此之前,请容许我做一个测试。”

     莫颜给墨冰使唤了一个眼色,很快两只猪被带上大堂之中,一只活猪,一只为死猪,众人用疑惑地眼神看着莫颜,等待她继续解惑。

     “去外面堆起火烧两只猪,让百姓们有个见证。”

     等了半晌之后,外面惨叫连连,活猪被烧死。两头猪再次被抬入大堂之中,死猪被烧死,鼻子不能呼吸,口腔紧闭,嘴里没有灰尘。而活猪被投入火中,由于伤口灼伤疼痛,必然拼命挣扎,大口喘气。因此不可避免地,柴火的灰末,碎屑必然要被其吸入口腔和鼻孔之中,通过用两只猪测试,直观地给仵作们上了一堂课。

     “妙,真是妙啊!”

     昌武县令从椅子上站起身,拍了拍手,仵作们也是一脸激动,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破获一宗案件,是他们的思路还是有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