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69章 巧治天花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六月里,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有成片茂密的荷叶,蜻蜓低飞,偶尔停在荷花瓣上驻足停歇,空气里,杂揉着泥土和花瓣的清香。

     雨后初晴,天边一轮彩虹,莫颜坐在小船上,闭着眼睛感受河面吹来的清风,手里抓着钓线,悠然自得。

     这里,是位于楚州城外的一家农庄,目前也是救命恩人张伯和张大娘的家。

     这个小农庄自带几十亩肥田,还有一个大池塘,池塘里种了荷包,养着肥鱼,莫颜自告奋勇钓鱼,点了名,晚上要吃佃户家的刘婶子做的清蒸鱼。

     “小丫,你钓上来几条鱼了?”

     张大丫叉腰,咱在岸边喊了一嗓子。她穿着一身半新的棉布衣裙,脸颊红润,嘴角含笑,早已经没有和离时愁苦的模样,年轻了几岁,像变了一个人。

     “咳咳,正在钓呢。”

     莫颜看到自己脚边的空桶,囧了囧,她在小船上光顾着享受,小憩片刻,结果鱼咬了钩之后,又自己挣脱出去了。

     “这池塘里都是肥鱼,你钓不上来,有网兜,用网兜也成。”

     张大丫是个直爽的性子,听见莫颜的敷衍,就知道没有收获。

     “好的,大丫姐,你回去纳鞋底吧!”

     莫颜摆摆手,打发张大丫。让她不习惯的是,张家人太实在,用现代人的看法,这一家子有点傻。

     当初莫颜离开,留下百两的银票,本是想让张家人过上好日子,结果张大丫翻到银票,吓得六神无主,以为是莫颜弄丢了银票。

     张伯张大娘觉得他们不容易,身上一共也没有多少银钱,知道丢失肯定要回来找,几人就在楚州城赁住小院子,等候二人归来,这一等,就是几个月。

     张伯带着虎子上工。别看虎子年纪小,力气比壮年汉子都大,码头扛包的工头很喜欢他,给虎子的工钱,比张伯都高。

     就这样,四口人在楚州过着平淡拮据的日子,银票的钱,朴实的一家人分文没动,期间,张大娘因为受了风寒需要抓药,还是和药铺佘的。

     莫颜和万俟玉翎回到楚州之后,自动换了面具,二人本打算暂时住在客栈中,第二日在客栈楼下碰见下工回家的张伯和虎子。

     听说一家人为了银票,等了几个月,莫颜哭笑不得,最后决定去张家,银票她虽然收回来,但是用张伯和大娘的名字,在郊县边上买了一个小庄子。

     屋子都是这两年新盖的,瓦片整整齐齐,添置几样家具,焕然一新,那日,喜得张家四口人失眠一整夜。

     庄户人家,做梦都想有田地,播种时分过去,田地里有着小苗,张伯和张大娘每天跟着佃户一起下地干农活,几天下来,人黑了一圈儿,嘴角的笑意却更多了。

     万俟玉翎一身灰色的衣衫,站在池塘边上远眺。

     他刚回来,听说莫颜在钓鱼,看到的却是那丫头半躺在渔船上,呼呼大睡。

     莫颜又躲了一会儿懒,这才伸伸懒腰,把网兜扔进池塘。

     钓鱼的乐趣不在于能不能有鱼上钩,而是这个过程,看到鱼上钩了,她仍旧无动于衷,这样的人才可以经得起诱惑。这是她曾经对万俟玉翎说过的歪理。

     网兜扔下去,很快有动静,莫颜网了三条大肥鱼,喜上眉梢,晚上又有好吃的清蒸鱼了。

     “你回来了?”

     来到池塘边,莫颜看到早已经等候在原地的万俟玉翎,“你好像比每天提前了半个时辰。”

     万俟玉翎在楚州城一家书铺,找了个抄书的活计,每天固定去上几个时辰,这期间,暗中联系手下。

     秦三达和剩下的两个暗卫,锁定袁焕之私兵位置,查明后吃了一惊,竟然有五万人之多。

     北地有于家军,西北地区有皇上万俟御风的私兵,而袁焕之能在二人眼皮子底下,藏了五万人,的确很不易。

     难怪,朝中运过来的粮草,药材等物,年年被山匪打劫。

     这些山匪杀人不眨眼,专门喜劫朝廷物资,原来都是袁焕之在背后作怪。

     “恩,回来了。”

     万俟玉翎用草绳穿过鱼腮,提着走,莫颜两手空空,把荷叶放在头上,遮挡阳光。

     从五月来,气温持续走高,城中不如乡下凉爽,莫颜已经有十来天没有进城采买。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正午时分才放晴,太阳火辣辣的,出门走上一圈儿,立刻汗流浃背。

     在庄子上,没有冰块解暑,张大娘煮一大锅绿豆汤,放在井水里拔着,喝上两碗,只觉得暑气消了一大半。

     “听百姓们说,楚州城前两天出现个怪老头,把一个断臂的汉子给接上了,是不是师父?”

     祝神医自从跑路之后,杳无音讯。来楚州之前,莫颜在小院中留下了记号,如果师父回去,一定能找到二人。

     “或许。”

     在大越,能把断臂接上的人不超过两个,祝神医在这方面有经验,而且他性子喜怒无常,看到顺眼的人不收取分文救治,否则定会见死不救。

     “我也拿不准,师父正被老友追杀呢,他这样折腾,不是暴露了?”

     莫颜捂嘴轻笑,发现手上还有鱼腥味,她嫌弃地皱眉,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大笑,“师父最喜欢打扮成美男子,每次装扮成老头的形象都是迫不得已。”

     祝神医被传得神乎其神,但是其口碑真不能算多好,这源于他见死不救,还要告诉病人寿数已尽。

     病人觉得祝神医是个江湖骗子,不能医治还要诅咒病人,大加诋毁,只是没活多久,真的死了。

     “擦擦手。”

     余光看到自家未婚妻的小动作,万俟玉翎掏出一块灰色的帕子,放到莫颜手里。

     自从换了身份之后,他已经习惯各种颜色的衣衫,不再只穿纯白色。

     走在乡间的土路上,两旁绿树成荫,遍地是各色的野花,前面有一排篱笆,篱笆墙内种着一排排蔬菜,长势良好。

     莫颜摘了几根带刺的黄瓜,拿到井水边洗过,张大娘做了鸡蛋酱,用来沾着黄瓜吃,清爽下饭。

     院子里养着二十几只鸡,下蛋勤快,一天十几个鸡蛋,自家人吃绰绰有余,张大娘心地好,有时候也攒上几个,送到佃户家里。

     “小丫,你有啥要买的不?明天和我和虎子去城里一趟。”

     张伯咬了一口黄瓜,又喝了一碗绿豆汤。真想不到,一家人能离开大山,来到这么个地方,现在自家也是有田地的人,还有佃户,这种日子,连做梦都不敢想。

     “爹,带上我和小丫,我去扯块布料,给娘和小丫做衣裳。”

     张大丫放下碗筷,她娘眼花,小丫的手劲不足,家里人穿的鞋她都承包了,鞋底多做几层,做软底的,上面加一块蒲草做的鞋垫,穿着松软透气。

     “你俩还是别去了,日头太晒,咱家的牛车上没搭棚子。”

     张伯面有难色,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天热,城中百姓们不太好,听说还有因为中暑,抽搐而死的,那天张伯和虎子正好给人送货,不免哀叹几声。

     从前,夏日炎炎,张伯在村中,只有打猎之后才进城换钱,他印象里,还没有天气这么反常的时候。

     好在,热是热,一场大雨下过后,庄稼暂时不缺水,不用担心大旱之年,没收成。

     “小丫长得白白嫩嫩的,怕晒,那爹你带我去吧。”

     张大丫盘算着,手里有些做活攒下来的铜板,想买点针头线脑,顺便给家人添置点布料。

     今年天热,怎么也要买几块透气的花布,往年的粗布厚实,裹在身上,她后背上起了痱子。

     “你也别去。”

     张伯叹息一声,他这次去城里采买,听说城里正流行怪病,万一传染,染上怪病怎么好?

     “恩。”

     万俟玉翎证实,目前还不清楚是不是传染,城中有很多小孩先发病,身上起了斑疹,最后变成痘疹。

     开始,众人想着可能是因为天热,后来伴随着发烧,昏迷等症状,百姓们急了,跑到医馆去看病。

     这种病症,楚州从来没大面积出现过,有些邪门,大夫认为小娃身上有毒素,开了比较平和的清毒方子,结果病势愈演愈烈。

     莫颜放下碗筷,愁眉紧锁,从张伯所说的病症来看,十有*是天花。

     天花的死亡率相当高,而且一旦病发,根本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案,只能靠病人自身。

     这种病,在现代几乎灭绝,因为人们已经发明了天花疫苗,可疫苗对已经发病的人,没有作用。

     饭毕,莫颜显得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没有生过天花,如果被传染,就算不死,脸上也要留下麻子。

     果然,以后的几天,楚州城爆发了大面积的天花,像一场瘟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张伯从城中归来,唉声叹气,看到那么多无辜的人惨死,他只能龟缩在庄子里,不敢出门一步。

     之前有几天的潜伏期,等潜伏期过去,染病的人们开始出现高烧不退,头晕,昏迷等症状。

     莫颜找到师父祝神医留下的一本手札,其中有关于天花的部分记载,只是这种病统一被归为瘟疫,没有专门的名称。

     以往有人发病之后,官府立刻派人把患病之人抓走,扔到周边偏僻的村子,派士兵把守,禁止患病之人逃出来,任其自生自灭。

     百姓们对此病不了解,在爆发瘟疫的几天之后,楚州城城门紧闭,百姓们怨声载道,街道上的铺子关了一半,人们躲在家中,很怕被传染。

     张伯以为,家里人只要不出门,就不会有事,可祸从天降,家里人也没能逃脱。

     前两天,有一佃户家的儿子发烧,那个小子和虎子同岁,虎子从前在闭塞的山村中,没有什么同龄玩伴,所以和那个小子很快成了好友。

     小伙伴生病,虎子带了张大娘准备的一篮子鸡蛋上门探看,二人笑闹了几句。

     等回来之后,他开始感到有些胸闷,身上出现了疹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佃户家传来惊天噩耗,那小子高烧昏迷,用了所有的药材,可再也没醒过来。

     小子的爹娘同样被传染,目前躲在家中,庄子上一共有几家佃户,人心惶惶。

     附近的村庄不能避免,一样有人染上天花,有人挺过去,可大多人都没挺过最后一关。

     莫颜身子晃了晃,虎子感染上天花,家里人都有直接的接触,天花就是通过飞沫和直接接触感染的!

     “别怕,我陪着你。”

     万俟玉翎把莫颜搂在怀中,轻声地安慰着,“你收了我的卖身契,还能不认账?”

     “别……别……”

     莫颜眼中闪过惊恐,她把下唇咬出血,尝到腥甜的味道,才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前两天她和虎子一起去钓鱼,没准已经被传染,一定要保证万俟玉翎的安全。

     “别什么?难道你还想抵赖?”

     万俟玉翎感觉到怀中人的挣扎,低下头,唇狠狠地贴上她的,霸道肆意,给莫颜一个深吻。

     莫颜只觉得大脑缺氧,已经不能呼吸,水润的眼神看着万俟玉翎,他的眸中清澈,有爱意,有认真,有宠溺还有难以言喻的心疼。

     “现在你应该不会放开我了。”

     一吻过后,万俟玉翎如释重负,而莫颜五味陈杂,天花这种强悍的传染病,就算是神医也无法避免,他用这样的做法,告诉她,他们永远共同进退。

     如果她染上了天花,而他刚才的做法,同样无可避免。

     虎子病情凶险,已经昏死过去,郎中听说张家有人染病,吓得不敢登门,只有一人看在钱财的面子上过来看一眼,摇摇头,让张大娘准备棺材,早日下葬。

     哭喊声,在楚州城的上方环绕,即便是阳光刺眼,照在人们身上,只有冰寒的温度。

     为了避免更多人感染,楚州知府在周边找了几个村子,把得了天花病的人全部赶到村子上隔离,如果不配合,采取强制手段。

     未染病的百姓们怕自己被感染,谁家有点风吹草动,立刻到衙门举报,一时间,楚州城草木皆兵。

     疫情没有得到很有效的控制,边境同样有人染病,正因为如此,蛮族部落们撤军,偃旗息鼓,这是趁虚而入,占领大越边境城池的好时机,可是他们不能拿自己的士兵和族人的性命赌博。

     张大娘悲伤欲绝,却禁止莫颜接触虎子,只肯让她在门外看看情况,怕她被感染。

     张家对二人有恩情,就这么一根独苗,虎子是张伯和张大娘的老来子,为人老实厚道,是个不错的小子。

     若是眼睁睁地看着虎子就这么死了,莫颜良心不安。

     可是师父祝神医的典籍,没有治疗此病有效方案,现代早已经灭绝,莫颜只清楚如何预防。

     “生死有命,若是虎子不在了,等以后,把张家人接到京都。”

     万俟玉翎拍拍莫颜的后背,不想让她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每隔几年,瘟疫爆发,总会死很多人,这是谁也无法控制的。

     他能想到的,就是在物质上做最好的补偿。

     莫颜冷静片刻,抬起头,直视万俟玉翎,“你信我吗?”

     “信。”

     万俟玉翎回答得绝不拖泥带水,只不过一个字,却在莫颜的心湖中划起来涟漪来。

     莫颜得到了勇气和自信,变得更加坚定,她找到了几壶新酒,递给张大娘,虎子现在情况很不好,如果痘疹不发出,定是活不过两天。

     张大娘几乎没有犹豫,抱着酒壶进入其中,她曾经回忆说小时候曾经也有过类似的病症,她身上就有很多痘坑。

     照顾虎子的职责,落在张大娘身上,莫颜给张大娘做了口罩手套等,防止接触传染。

     次日黎明时分,虎子脸上原本下陷的痘疮,变得颗颗分明,粒粒饱满,并且口中有气,呼吸平稳。

     张大娘喜极而泣,要跪下给莫颜磕头,被莫颜拦住之后,跑去烧香拜佛,嘴里念念有词,“菩萨显灵”。

     中医认为,天花是由于先禀胎毒与后感天行时毒而引发,其病程分发热,见形,一直到脱痂等六个阶段。

     各个阶段又可因毒邪深浅和体质强弱,而出现不同的变化。

     虎子毒感特重,致使正不敌邪,毒邪不能发越于外,反而内陷攻心。

     酒是中医习用之药,其味甘苦辛,性温而有毒,功能通血脉,行药势,助阳发散,内托痘毒外发,从而救了虎子一命。

     一切都靠莫颜根据虎子的病症下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几天之后,虎子痘子结痂,开始好转,而莫颜,在研究牛痘接种上,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

     “我先来。”

     万俟玉翎找出一把匕首,在胳膊上划开一个小口,流血不止,莫颜棉花沾牛痘液,涂抹其内,这是最早期接种牛痘的法子。

     接种之人,会产生天花的抗体,只有轻微的发热等症状。

     治好虎子,张家人信任莫颜,这种病症不会二次发作,可张大娘真是怕了,张家人一起接种牛痘。

     只有两三天发热,浑身无力的症状,之后一切正常。

     人们都不敢到城中去,而张家人照样进城采买,佃户们见虎子活蹦乱跳,对此深信不疑,求着莫颜来接种牛痘。

     此种办法渐渐地流传出去,引起了楚州知府的重视。

     莫颜无法解释这种原理,只能把一切都推在自己的师父祝神医身上,同时,她的身份最终隐瞒不住。

     一场铺天盖地的天花,让万俟玉翎和莫颜的身份暴露。

     本以为,还要等一段日子,比万俟玉翎预料之中提前了月余。

     消息很快传到了京都,百官震惊,消失了半年的南平王,又要回来了,而且一出现,就给众人一个惊吓。

     京都闻名的草包御史千金莫家小姐,竟然是神医的关门弟子,这是怎么搞的?

     人们不明所以,奔走相告,在护国将军府上后宅的夏若雪听闻此消息,摔了茶盏。

     “夫人,您别往心里去,她莫颜没死,不是更好?”

     秋意赶紧让小丫头收拾地上的狼藉,自家小姐在嫁人之后,越发沉不住气,除了新婚夜,袁小将军一次都没踏过院门。

     而那位心高气傲的玉瑶郡主,独守空房,每日都要上门找茬。

     什么好姐妹,简直是笑话,二人有了利益纠葛,彼此互相嘲讽,少将军夫人的位置只有一个,先来后到,秋意觉得应该是自家小姐的!

     “早就想到她没死,还真没死。”

     夏若雪眼神狠毒,凭什么她在后院,一步出不去,而莫颜到处游山玩水,还有南平王相伴!

     救治瘟疫,名声有了,为百姓们拥戴,未来的南平王妃,身份也有了,莫中臣回京之后,被皇上任命为右相,那可是一品大员啊!

     莫家顺风顺水,一路青云直上,可夏家,却因为在宫内的堂姐夏若晴不得宠,战战兢兢。

     “皇上亲笔题字天作之合,正在命礼部准备二人的大婚……”

     婚期定在明年五月初九,莫颜及笄那一天,提前将近一年的时间准备,可见皇上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婚期是南平王上书,听说莫相好像不太愿意,想多留莫颜两年……”

     秋意说着打听来的消息,其实,也不能算是消息,京都的百姓们都知道了,众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他们心中的战神,只有女菩萨才能配的上,莫颜原来的草包名声被来个大反转,什么大智若愚,故意藏拙,人低调,不喜欢炫耀等等,而那些有名气的才女反倒被批评成装样子,夏若雪就是其中一个。

     再贤明的女子,看到夫君纳小妾能不窝火?装什么装,还不如真性情的女子招人喜欢。

     夏若雪身子晃了晃,她忍辱负重,才有贤惠端庄,知书达理的好名声,全被莫颜给毁了!

     “夫人,您别生气,那莫颜,还没嫁过去呢,所以您现在是三品夫人,论理,她应该对您行礼。”

     秋意张张嘴,觉得自己说的安慰之言特别的苍白,有些话,她还没说出来。

     原本跟着自家小姐陪嫁,做着能做妾的美梦,谁想到,袁小将军被皇上责罚之后,我行我素,根本不看玉瑶郡主一眼,而自家小姐被牵连,跟着一起吃挂落。

     秋意做了几件轻薄的夏衫,用心刺绣缝制的红色肚兜,没了用处。

     夏若雪做了个深呼吸,站起身看日历,已经是农历六月底,莫颜一行人,在八月十五之前,必定会回京都。

     “夫人,有句话,奴婢不晓得说不说……”

     这个消息也在百姓们讨论的话题之中,而且是其中的重点,她刚才刻意隐瞒,又怕小姐得知以后,责怪于她。

     “你说,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夏若雪让小丫头上了茶盏,抿了一口水。

     嫁人之后在护国将军府,到处都是眼线,屋子里有玉瑶郡主收买的人,有点风吹草动,对方必定知晓。

     夏若雪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僵硬的微笑,她的一言一行都被密切关注,不能让对方抓住小辫子。

     “南平王上书,此生只要莫颜一人。”

     夏若雪的手抖了抖,把茶杯放在桌上。只要一个?男人的话都是说着玩的,谁没有成就霸业的心思?

     不然,袁焕之那么爱那个叫阿苏的通房,同样迎娶她和玉瑶郡主进门,有些事,都是不得以为之。

     夏若雪讥讽一笑,就当听了个笑话,“若是……”

     “夫人,奴婢还没说完。”

     秋意定了定神,继续投下一枚重磅炸弹,“随着上书一起的,还有一张五十年的卖身契,南平王请求皇上代为上档子,并且发文书昭告天下,此生只归莫颜一人……”

     “咣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茶盏滚落在地,滚烫的茶水四处飞溅,碎瓷片在地上滚了滚,撞到了墙角。

     夏若雪呆若木鸡,觉得自己一定是耳朵有问题,她怎么听了这么好笑的事?

     大越皇族,尊贵的南平王,给一个官家千金写卖身契,不怕丢人?

     男子是最要名声的,尤其是战神,百姓们心中的神仙人物,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有人造谣。

     万俟玉翎做了什么,莫颜不知情,楚州城百姓接种牛痘完成,天花基本得到了控制,她要去北地见陈英,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返程归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