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70章 不是作秀,是告知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进入到六月以来,一天热过一天,莫颜忙着帮助楚州城的百姓们接种牛痘。

     起初,百姓们半信半疑,听说接种了这个会产生抗体,以后不用担心感染此类瘟疫,而提前接种过疫苗的百姓们,被派到周边的村子,照顾伤者。

     半个月过去,没有发病,完好无损地归来,其余人这才信了。

     牛痘液有限,还要抓紧培养,药铺的郎中帮忙,协助莫颜一起,她神医关门弟子的名声传了出去,被众人称为女菩萨。

     有名声这个枷锁,莫颜觉得是一种束缚,可若是不暴露身份,根本无法拯救楚州城的百姓们,她的话不会有人相信,就算是菩萨转世,在天花病面前,人们还是会抱着侥幸心理,选择退缩。

     为了救治百姓,莫颜每日都忙到半夜时分,累得几乎瘫软过去,中间,因为名声传扬出去,惹来了师父祝神医的老友。

     那个老头,是有名气的匠人刘巧手,制作的人皮面具,戴上和真人一般,擅长易容术。

     刘巧手开出条件诱惑莫颜,只要她能告知祝神医的所在之处,就送她十二张美人面具,可以任意更换。

     莫颜盯着面具,兴致勃勃地试戴,镜子中立刻出现一个绝色姿容的美人,她喜滋滋地,准备勾引一下皇叔大人,看看他见到美人投怀送抱的反应。

     当晚,莫颜故作找不到路的女子,哭得梨花带雨,虽然没有小铜镜,但是相信美人落泪,也是一道绝美的风景。

     万俟玉翎眸中神色不明,一直站在原地看莫颜表演,等她哭上一刻钟,这才道,“回京之后,你可以去蝴蝶班,做一次客串的戏子。”

     相爱之人,看的是眼神和在一起的感觉,二人早已经熟悉,别说是面具,就算脱胎换骨,他一样可以找到她,否则,怎么约定三生三世?

     “若是我知道师父在哪,一定告诉您。”

     莫颜十分想出卖不靠谱的祝神医,可惜对方在哪里,她也不晓得,最后讲了祝神医在明州藏身牢狱中的情形,换了两张美人面具。

     陈英得到消息之后,从边境快马加鞭地赶来,见到莫颜,当即红了眼眶。

     “颜颜,你真的让我好找!”

     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来,回想这几个月的担惊受怕,陈英用帕子擦擦眼泪,她知道,万俟玉翎的行踪不能轻易透露,不怪莫颜,只要能活着就好。

     “大嫂,是我不对,等你回京,我再好好赔礼。”

     莫颜抿嘴偷笑,为了活跃气氛,调侃几句。

     绝处逢生,这条命,是捡来的,如果没有万俟玉翎,就没有现在的她。

     陈英在墨冰的信中,得知当时的凶险,她心惊肉跳,用手拍了拍胸前,喃喃自语,“没事就好……”

     悬崖处,如今冰雪消融,只剩下一片绿意。站在崖上俯瞰,下面到处是尖锐的石头,险象环生,如果不是冬日里有冰雪作为缓冲,二人肯定要没命的。

     万俟玉翎计划在七月启程,赶在八月十五中秋节之前到达京都。

     “英姐姐,你和我们一起回京吗?”

     莫颜眼神中带着期盼,看到陈英一脸纠结,她心中明白,没有希望。看来,大哥的婚期要继续拖延。

     “你大哥信中说,要考上进士之后,有个身份,再娶我。”

     陈英说着,一脸甜蜜。虽然那个人表面上性子迂腐,可陈英知道,莫轻风是表里不一的典型。

     二人还没有成亲,他的情信就写了几十封,每封信中都包含一个典故,往往要让人理解很久。

     之乎者也,晦涩的文字,陈英看不懂,所以回信只说了几个字,“我喜欢直接通俗易懂的。”

     于是,莫轻风的下封书写道,“小亲亲,啥时候回京成亲?有准信没?等着你一起观赏我的藏书。”

     莫颜满头黑线,那些所谓的藏书,不是香艳的话本,就是春宫吧?她忽然想起来,在成亲之前,还得偷几本出来学习下。

     一场瘟疫,来的快,去的更快,那些退兵的北地蛮族重整旗鼓,再次发兵,而于家疲于应对,大越士兵士气低落。

     最近几次小规模的作战,于家两位将军干脆没露面,是陈老国公作为主帅,硬着头皮上战场杀敌。

     北地形势继续吃紧,陈英只留了一夜,第二日天不亮就离开了。

     为了准备回京事宜,万俟玉翎很忙碌,而莫颜这边,身份无法隐藏,只得对着张家人说明情况。

     张伯和张大娘简直不敢相信,因缘巧合竟然救了如此人物,看到莫颜揭开面具之后,更是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小丫……莫小姐。”

     张大丫伸出手,粗糙的指头摸了摸莫颜的脸颊,细白如瓷,吹弹可破,眼神清透明亮,比小丫面具上的人脸还要美上几分。

     “大丫姐,是我。”

     莫颜的想法是,带着一家人到京都生活,毕竟楚州太遥远,二人想要过来探望,需要一个月之久,可张家人习惯了,定是不愿意背井离乡,而且,回京这一路,可能还会引来黑衣人劫杀。

     “真是没想到。”

     张伯是个倔强的老头,一辈子爱面子,不愿意占别人的便宜,他看了看一脸兴奋的虎子,突然有了私心。

     虎子天生神力,跟着他们在楚州城,只能做农活,以后也是泥腿子,他得了痘疮之后,脸上坑坑洼洼,长的又黑,以百姓们的审美来看,有些丑陋。

     人丑,家里不算富裕,将来能不能找到个可心的媳妇?为此,张伯感到深深地忧虑。

     “能不能把虎子带到京都?这小子力气大,帮着做点杂活。”

     张伯厚着脸皮开口,虽说要和儿子分开,但是他信得过二人,虎子一定能比在楚州过的好。

     “救命恩人的话,千万别再说了,小丫,你救了虎子,就是张家的恩人。”

     张大娘习惯对莫颜的称呼,一时改不过来,她说得情真意切,一点没有想能不能占到便宜。

     “娘,我真的能跟着小丫姐去京都吗?”

     虎子才十一二岁,还是个半大小子,对去另外一个地方很憧憬,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

     张家人舍不得虎子,却知道,能去京都是最好的结果,不求大富大贵,能有个吃饭的本事,不埋没这一身神力就好。

     “虎子,你愿意去京都吗?”

     莫颜摸了摸虎子的头,想到自家的小堂弟莫轻霜,比虎子还小一些,却很乖巧懂事。

     “愿意,我想去京都,听码头管事说,京都扛包给的银子比楚州城多。”

     虎子憨厚地笑笑,在码头上工,他年纪最小,得的工钱最高,码头管事都夸赞他有前途。

     在京都,可以攒下更多的银钱,给爹娘和姐姐买肉吃。

     虎子对万俟玉翎和莫颜的身份,没有概念,他没接触过什么大官,还不晓得和普通百姓的区别。

     虎子决心去京都闯荡,在临行前一天,张家人一夜没睡,不停地叮嘱他,不要给莫颜二人添麻烦。

     七月初三,宜远行。

     东边泛出鱼肚白,一行人告别,准备出城。

     简单和张家人说了几句话,莫颜上了马车,以后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她会给张家人写信。

     到西北这段日子,虽然只有几个月,酸甜苦辣,市井百态,她体会到了不一样的人生。

     在明州城的仵作身份没有暴露,不然今日还有更多的人加入送行的队伍。

     “玉翎,等我们再次回来,明州知府衙门的人,还记不得有祝二妮和青松这对小夫妻?”

     莫颜托着腮,眼中闪过一丝怀念,王老爷子,赵捕快,她的忠实粉丝刘捕快,卖猪肉的老板娘,每个人都努力地生存,平凡的他们,身上总有些不平凡的故事。

     “应该还会有印象,毕竟我可是因为不从廖家的小姐,才丢了饭碗的。”

     万俟玉翎端着茶盏,轻笑地摇摇头。

     私下里和莫颜相处,他眼中总是不自觉地荡漾着笑意,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

     “哼,你怎么不说你是上门女婿呢!”

     莫颜吐了吐舌头,廖喜儿的案子牵引太多人,她不想旧事重提。

     马车一路前行,来到城门口。

     时间尚早,外面却闹哄哄的,莫颜打开马车的车窗,外面人山人海,黑压压地一片,似乎整个楚州的百姓们都挤到这了。

     “莫小姐,女菩萨,要不是您,咱们就没有希望了!”

     “王爷,小的给您磕头了!”

     一时间,人声鼎沸,百姓们下跪磕头,整齐划一。

     莫颜还没见过如此壮观的画面,她因为过于激动,扯着帕子,眼中隐隐有水光流动。

     原来,这就是高高在上的人,被百姓们膜拜的感觉?

     “别紧张,要是以后有更多的人给你下跪,你不是手足无措?”

     万俟玉翎拉上车窗,阻挡住外面投进来的视线。马车里,顿时昏暗下来。

     镂空雕花的烛台放在小几上,映着他的黑眸深不见底,万俟玉翎握住莫颜的手,笃定道,“你当得起,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这天下最尊贵的女子。”

     莫颜眼皮一跳,她明白他话语中的含义,可是,她以为只是大越,而他,竟然要的是天下,其中的区别……

     几乎楚州城所有的百姓都来送行,众人不知道送什么好,带着自家的鸡鸭,鸡蛋,瓜果蔬菜,即便是知道二人带不走,他们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意。

     最后,菜品肉类等,被魏国栋将领征收,远在京都的皇上万俟御风还不知道,自己的私兵已经易主。

     回程的路上,只有几辆马车,万俟玉翎和莫颜坐在头车,后面是拉送行李的货车,二人在西北采买不少土特产,准备带回京都送人。

     距离八月十五只有一个来月,轻装上阵,快马加鞭地走官道,时间还算充裕。

     莫颜以为还能路过草原,一连行了十几天,她才知道,这次的线路是临时决定。

     狼王一家,那个被她救治可爱而傲娇的小狼,神秘的图腾和地宫,以后要是有机会,她一定回来看看。

     七月初七在赶路中度过,两个人没有刻意地准备礼物,路过城镇之后,没停留,马车一路向前,直奔京都的方向。

     虎子人憨厚,却是个机灵的,用了几天就掌握了驾车的诀窍,一路平稳,不颠簸,比有过几年经验的车把式水平高。

     露宿荒郊野岭,三五天,路过城镇,找一间客栈好好洗漱一番,等傍晚时分出城继续赶路。

     农历八月初一,众人已经达到汴州的西山大营,比原定的计划提前了五六天的日程。

     丫鬟墨冰和墨香早已经再此等候,见莫颜下车,二人立刻围上前,墨冰还好,墨香干脆嚎啕大哭。

     莫颜的获救的消息,家里一直瞒着,只有墨香不知情,她相信自家小姐一定活着,背地璃不眠不休,努力练功夫,发誓以后绝对不拖累小姐。

     “墨香,别哭,一会儿发大水了!”

     莫颜看着衣袖上的眼泪,无奈地叹气,这丫鬟心里藏不住事,家人都怕她表现出来,所以就一直隐瞒着。

     “小姐……呜呜。”

     墨香激动得说不出来话,一会儿哭,一会儿又破涕为笑,“您要是嫁人,一定要选奴婢做陪嫁。”

     李德站在一旁,僵硬地扯动嘴角,他有些纳闷,这个泼辣丫鬟吵架时候和一只老母鸡一般,嘴上从不服软,这会双眼含泪,眼眶红红的委屈模样,让他没来由的心一软。

     “喂,都说了你家小姐还活着,用不用这样?”

     李德看不下去,站在旁边小声地嘀咕一句。

     墨香正沉浸在喜悦之中,这段时间,她背负太多,想要借此机会发泄出来,见李德唱反调,气得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气势汹汹,“黑炭头,有胆子你再说一遍!”

     “咳咳咳!”

     一直被遗忘的人站在马车边,墨香吓得一缩脖子,怎么把李嬷嬷这尊大佛忘记了呢!

     “墨香,你的规矩呢?”

     李嬷嬷眯着眼睛扫视一周,见自己余威仍在,满意地点点头,“陪嫁一事,你一个丫鬟也好意思说出口?”

     “可是,李嬷嬷,这事不是京都的人都知道了吗?”

     墨香一头雾水,礼部发了批文,在衙门口和闹市都有类似布告,自家小姐和南平王的婚期在来年五月初九。

     百姓们私下里都说,是因为南平王一天也不愿意等,心急迎娶自家小姐。

     “这……”

     李嬷嬷第一次被堵得没词,莫颜一头雾水,不明白二人打什么哑谜,“知道什么?”

     “小姐,你回来的时候没看公告吗?”

     墨香眼中带光,拉着墨冰与荣有焉,“您和王爷的婚期被定在来年五月初九,老爷还很不愿意,背地里埋怨王爷不给他这个岳父颜面,直接上书皇上定了婚期。”

     莫中臣没少唠叨这件事,有女不愁嫁,他等着万俟玉翎提着礼品上门,到时候他收礼不办事,绝口不提婚期,能借此机会敛财,他早就惦记南平王府的库房的宝贝了。

     谁知道,万俟玉翎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岳父的谱儿没摆上,皇上直接下圣旨,并且让礼部督办,他和众位朝臣一起知道的。

     “莫大人好大的胆子,竟然在背后非议我们王爷!”

     李德立刻跳脚,他们王爷是什么人物?莫中臣就算官至右相,也是臣,胆子可不小,“这么为难我们主子,就不怕莫小姐嫁不出去?”

     “呸!”

     墨香立刻啐了一口,一脸讽刺地看着李德,“黑炭头,你脑袋让炭烧了吧?你们主子人都是我们小姐的,你不知道吗?”

     莫颜惊疑不定,听着这话有些奇怪,那日生辰,她以为一切都是做梦,第二日早上醒来,发现手中有两张卖身契。

     “好吧。”

     提起这个,李德耷拉着脑袋,他现在也算是莫家的奴才,以后得听莫小姐的指示。

     “什么人是我的?”

     二人的感情坚定,确实如此,但是当着王府下人的面如此说,是否过于轻狂?

     莫颜皱眉,对墨香的转变,突然很不理解。

     “小姐……”

     墨香垂着头,用脚尖在地下画圈儿,她就是看黑炭头得意不顺眼,心直口快,说了之后立刻后悔。

     “城门上,张贴了布告,王爷给小姐您签了五十年的卖身契,百姓们都看到了。”

     墨冰替墨香解围,这件事,成为京都最热话题,街头巷尾,百姓们口中的第一句便是,“你知不知道道南平王给莫家小姐签了卖身契?”

     一时间,众说纷纭,一些迂腐的书生认为此举有损皇家威严,大丈夫何患无妻,就算莫家小姐是天姿国色,也能找出替代品,美人不嫌多,何必单恋一枝花。

     而且,南平王可是当今的皇叔,百姓们眼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书生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因为此,莫轻风在国子监和书生们打了一架,书生们的观点是,莫家出祸水!

     “祸水,祸害你家人了?”

     莫轻风也不说之乎者也了,撸着袖子开始揍人,国子监有一半的书生惨遭突然袭击,其中包括几个背后传闲话的。

     说闲话的有,更多的百姓们感慨,一直确认了几天,才肯接受事实,就算是百姓们,也不会对自家媳妇如此宠溺,简直是捧到了天上。

     渐渐地,京都只有一种口风,那就是对莫颜的支持羡慕。

     那些和莫颜有过交集的小姐们,根据她以往的做派,根本不相信她是什么神医的关门弟子,认为南平王为了未婚妻的名声,特地制造舆论。

     此事,给了小姐们很多正能量,一位年过二十,因为其相貌丑陋还没嫁出去的小姐,本想一根绳子吊死,听到消息之后,改了往日哭哭啼啼的怨女做派,当晚多吃了两碗饭。

     小姐的娘亲闪着泪花,颤抖着询问,“是什么让你想开的?”

     “莫家小姐啊!娘,您放心,女儿以后绝对不会再寻死觅活,一定能嫁个好人家。”

     小姐握着小拳头,眼神中闪着坚定的神色,让她娘非常感动,当下追问,“何以见得?”

     “总会有眼神不好的!”

     小姐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草包都有春天,相信丑女的春天也不远了!

     一时间,人们的话题围绕着莫家小姐和南平王之间展开激烈的讨论,若是男子认为此行为有损皇家体面,马上会招来一顿猛烈的攻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一个坚持认为南平王做法丢人现眼的书生拿着一本洋洋洒洒的文章,准备到宫门前长跪不起上书皇上。

     结果刚走出家门,就被她媳妇直接用拳头打成了熊猫眼,并且挑衅道,“你反抗试试?”

     邪不压正,书生坚信,对着宫门的方向忧伤地远眺,然后低着头,老实和媳妇回家。

     真倒霉,被发现了,看来晚上要跪洗衣板了。

     莫颜听完之后,再次觉得自己做梦,她知道万俟玉翎不是开玩笑,可却想不到,他竟然能对着大越所有百姓公开。

     没有退路,不需要,他不怕遭世人诟病,不怕多年的形象被摧毁,他只想告诉天下人,他是莫颜一个人的。

     这其中要承受的压力难以想象,流言蜚语,就能把一个人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可是她竟然有些欢喜。

     “墨冰,你说我是不是要做一些表示?”

     莫颜搓了搓手,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万俟玉翎的做法,一直是为了保护她不受伤害。

     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万俟御风知晓,他不会另娶她人,只要她一个。

     百姓们心中,大越的南平王从一介战神,变为被女子牵着鼻子走的痴情男子,会引起轩然大波,降低他的影响。

     私下里,莫颜问万俟玉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公然秀恩爱,是不是不太好?”

     都说秀恩爱死的快,莫颜不想嘚瑟。她是相当低调的一个人,只想把这份感情珍藏在心中。

     “不是作秀,是告知,昭告天下。”

     从小到大,做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目的,就像下棋,考虑全局,从来不曾随心所欲。

     万俟玉翎淡漠,无欲无求,因为他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可是,到今日,他非常想让别人知道他的想法,也是让大越百姓们做一个见证,见证他们的天长地久。

     此生,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莫颜以为,布告贴了几天,人们的舆论会随着时间被冲淡,过了中秋以后,愈演愈烈,她多了一批疯狂的粉丝。

     每隔几天,莫府的门卫老伯提着一个竹子编的筐,里面有帖子,有来信,很多人都想见她一面。

     “小姐,奴婢给您念念吧。”

     书信来自大越各地,多半都是莫颜的崇拜者。

     当然,也有一些卫道士口诛笔伐,用恶毒的字眼诅咒,这种信一般都是匿名,他们承担不起后果。

     “挑那赞美的念两封。”

     回到京都之后,莫颜闭门不出,谢绝见客。不是她不想出门,用李嬷嬷的话说,她的礼仪规矩全部被狗吃了,比市井中的小家碧玉还不如。

     “小姐,全是对您表达爱意的,叫什么粉条,全是您的粉条。”

     莫颜听后,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都说了多少遍了,叫粉丝,不是粉条,被你那么说,那么老土呢。”墨香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每次看到表达敬仰之情的书信,她浑身热血沸腾,总有使不完的力气。

     正要继续读信,小丫鬟墨枣推门而入,“小姐,门外有个头戴着面纱的女子,鬼鬼祟祟的,和看门的婆子说,把这个给您,您必然认得她,她想见您一面。”

     墨枣递过来一串金手链,上面是桂花的形状。

     这是赵桂花的手串,从小戴在身上,曾经和莫颜提过,听说赵桂花冒着风险回京来找袁焕之和夏若雪算账,怎么找到她这来了?

     “小姐,您见不见?”

     “带她去后花园的凉亭,我一会儿过去。”

     莫颜思量片刻,最后决定见赵桂花一面。

     于太后被关到冷宫之中软禁,冷宫中包括淑妃等妃子被送到皇家寺庙出家,而李月娥趁此机会逃离,回到京兆尹府。

     赵桂花没有找上门,显然认清楚一切,不相信李月娥,此行八成是来寻求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