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72章 男的,活的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转眼间进入了腊月,京都三天两头的下雪,雪后,天气变暖,地上白茫茫的一片,慢慢融化成雪水,露出原来的黑乎乎的泥土地。

     今年莫家搬到新府邸,莫中臣从北地归来,升官发财,更加得到皇上的重用。

     明年五月莫颜大婚,莫中臣也不能太小气,特地找吕氏说项,为府上的下人每人做了两套新棉衣,清水煮白菜的日子已经过去,偶尔有鱼有肉,下人们欢呼雀跃,干劲十足。

     每年年关都是家里最忙碌的时候,人情往来,互相送年礼,给在颍川的爷奶写书信,还有远在外任职的大舅和小舅一家。

     吕氏名下的田产,嫁妆等都要进行年终盘点,这一年到底赚了多少银子,年景如何,用收益来决定来年的发展方向。

     或许是京都百姓们已经产生了视觉疲劳,蝴蝶班的收益在下降,这点在莫颜的预料之中,却让胡班主和张大姑娘感到忧虑。

     那些小戏班子,找到方向之后,开始模仿,其中也有很多创作戏本子的高人,根据真实案例改编成戏本,更能为百姓们所接受。

     染发坊和理疗馆逐渐打开市场,收益稳定。

     京都出现很多染发坊,但是其消费定位在于普通的百姓,对自家生意没有什么影响。

     冬日里最容易受风,自己拔火罐容易烫伤,百姓们也不会吝啬那几个铜板,理疗馆每日人来人往,生意火爆。

     染发坊和理疗馆的掌柜和账房都是万俟玉翎手下的人,值得信任,而蝴蝶班的胡班主一板一眼,张大姑娘爽快,二人不肯占半分便宜,所有的账目记得仔细,没有出丝毫差错。

     莫颜把账册交给墨冰解决,她最近因为礼仪规矩正被李嬷嬷操练。

     在市井中生活了一段时间,接触的都是平头百姓,莫颜不拘小节,回京之后摇身一变,被丞相千金,未来南平王妃的身份所束缚,只得老实重新捡起那些规矩。

     “小姐,老奴都说了五次了,您的步子太大。”

     李嬷嬷摇头叹息,南平王的意思是,只要大体过的去就好,可问题是,大体上过不去啊!

     有谁家小姐健步如飞地在府上行走,走路的时候一手拉着裙角,这动作比府上的侍卫还豪迈。

     莫颜摸了摸鼻子,心虚地点头,她在明州都是穿着长衣长裤,而且每日上衙,为了赶时间,有时候跑步前进,回京之后换裙衫,限制步行的速度,颇为不习惯。

     “李嬷嬷,放心吧,这次我一定长记性。”

     莫颜举起手,再次对李嬷嬷保证,见李嬷嬷一脸不信任的神色,她囧了囧,同样的话,她今天说了好几遍,很显然没有可信度。

     宫里出来的嬷嬷,礼仪规矩十分严谨,李嬷嬷已经是最好说话的,听说原来太后身边的嬷嬷为了板正玉瑶郡主走路的姿势,在裙摆中藏着细针,只要动作幅度过大,针就会刺到肉里,让人痛苦不堪。

     李嬷嬷苦口婆心,最多体罚打手板,还是很宽和的。

     莫颜收起轻慢的心思,努力练习,脑中始终绷紧一根弦,很快,把礼仪规矩融入日常的坐卧行之中,表现得得体自然。

     刚过腊月初八,又下了一场小雪,雪后迎来一股寒流,迅速降温,后花园的湖面上,迅速结了一层薄冰。

     莫颜在花厅放了红泥小火炉,用来烧水喝热茶,又放置两个炭盆,仍然抵挡不住瑟瑟的北风。

     尤其是夜晚,睡在床上,就好像置身在冰窖之中。

     墨香做了一个厚厚的棉窗帘,天黑了之后放下,可以阻隔钻进来冷风,不然单靠高丽纸,一点也不挡风。

     莫颜怀念去年这个时候,和万俟玉翎在偏僻的小山村,与张家人在一处,那里有火炕,晚上睡着热乎乎的。

     “家里人总聚不齐,也不晓得你二哥哪天回来。”

     油灯下,吕氏一针一线地做着过年穿的新衣。虽然家里有丫鬟婆子,她还是习惯自己动手,家里人一人一件,吕氏白天忙着处理府上事务,只有晚上得空缝衣服。

     “二哥写信说,会回来过年。”

     莫颜倒了一杯热茶暖手,陪着娘亲聊天。

     爹爹被公事缠身,这个时候还未下衙。

     莫颜没收到二哥莫轻雨的来信,前段时间二哥在大吴办事,万俟玉翎说莫轻雨会回来过年。

     “过了年,一晃就是五月,你就该嫁人了。”

     吕氏很舍不得,觉得一切太突然,京都的贵女们及笄,都要被爹娘留上一两年,而南平王一天都不等,偏偏选择那一天。“哪有那么快,我还想多陪陪您和爹爹呢。”

     莫颜轻笑两声,南平王府离自家现在的府邸很近,不过是隔着一条街道,最多步行两刻钟,想要回娘家也方便的很。

     吕氏一针一线地锁边,等缝制好了袖子,这才抬头嗔了莫颜一眼,她还记得生产那天,莫颜又瘦又小,皮肤皱得发红,如一只小猫,从小三灾八难,她一直担心养不大,一颗心全部扑在了女儿身上。

     一晃,莫颜要及笄了,乌黑柔顺的长发,眉目如画,谈笑间顾盼生姿,眼波流转,偶尔眼中带着淡淡的雾气,有雾里看花的美感,在京都同龄的小姐们中,姿容出类拔萃。

     以前,吕氏曾经担心过自家女儿的性子,怕她受不得委屈,一心想要找个靠谱的书生,后来机缘巧合,自家女儿竟然成了皇家媳妇。

     “你这丫头,以后就是南平王妃,偌大的王府都要你一人打理,哪有时间回来?”

     吕氏无奈地笑笑,原本还担心怕莫颜不适应,南平王妃身份高,对应的身上的担子重,王府上光是下人就几百号,不是那么容易管理的。

     “娘,您放心吧,有冯管事帮忙,哪里用得着我操心。”

     莫颜未嫁,王府一直没出乱子,可见冯管事是个有能力的人,万俟玉翎治下严格,他的院子,丫鬟婆子并不能接近。

     她嫁过去,不想改变什么,一切按照之前的制度来。

     “你在西北吃了不少苦,有王爷照顾你,娘没什么不放心的。”

     万俟玉翎的卖身契昭告天下,引起轩然大波,吕氏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吓了一跳,她一直以为是万俟玉翎利用自家女儿,左思右想,却发现没有什么值得利用的地方。

     或许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缘分,吕氏很快接受了事实。

     一年过去了,陈英还没从北地归来,眼瞅着莫轻风就要及冠,二人的亲事还不晓得要拖到什么时候。

     “咱们换了府邸,院落锁了多一半,你大哥定亲,一时半会没着落,你二哥也老大不小了,京都那么多贵女,没提过要相看。”

     吕氏念叨着,以前家里最不省心的就是莫颜,谁知道现在相反。这么拖延下去,她要何年何月才能抱上孙子?

     “娘,不只是大哥二哥,您还要愁表姐。”

     大哥莫轻风和陈英虽说不能见面,二人书信不断,打情骂俏,感情与日俱增,大哥比从前更加认真,国子监放假,他也不闲着,埋头苦读,准备开春的科考。

     “唉,那丫头随了你外祖母,性子倔强,决定的事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吕氏想到这么多年和娘家的关系一直处于冰点,唉声叹气,他的夫君已经不是当年的穷举子,她娘仍旧不给她好脸色,软和的话说了一箩筐,吕氏觉得很委屈,毕竟当年是被嫡亲姐姐算计,有苦难言,她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

     吕蓉在季宝珠隔壁买了一个小院,和季宝珠朝夕相处。莫颜前些日子去季府上做客,察觉出二人有些不同。

     不是姐妹一般的友谊,其中掺杂了一些别的东西,尤其是二人互相对视的眼神,彼此间十分有默契。

     莫颜自认为自己是过来人,她和万俟玉翎就是如此,对方什么都不用说,心意相通,一个眼神就能领悟彼此的意思。

     “娘,大舅娘来信了吗?”

     前些日子吕蓉派人传话,到府上来过年,但是坚持住在城西的小院,她是个性格鲜明,有主意的人,莫颜不好说什么。

     “一个月收到三封,你大舅娘还在问蓉儿的事,拜托我说一门亲事。”

     吕氏揉了揉眉心,只觉得很难搞,“那丫头主意大,你大舅和大舅娘都没办法,我一个做姑姑的,还能强行把人押回来不成?”

     再说,不喜欢男子,思想上惊世骇俗,又不认命,始终是缺陷。对于此,吕氏无能无力。

     “娘,要我看,就由着表姐吧,她既然能袒露心事,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吕蓉是个直接的人,她对莫颜说起这一年的变化。

     开始,吕蓉和季宝珠是好姐妹,二人经常在一起聊天。

     因为季老爷去南边进货,一走就是一两个月,季宝珠在京都没什么朋友,身边只有吕蓉一个。

     表姐吕蓉以好姐妹的身份接近季宝珠,偶尔吐露心事,渐渐地,就有些不一样了。

     一次季宝珠洗澡,吕蓉不知情,走到盥洗室,正好赶上季宝珠出浴,她的秘密瞬间泄露。

     身体上的秘密被吕蓉看出来,季宝珠惊慌失措,她真的怕失去吕蓉这个姐妹,为此差点哭出来。

     吕蓉显得很震惊,在震惊过后狂喜,如果季宝珠是男人的话,想必爹娘不会反对二人在一起了。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

     吕氏虽然开明,仍旧不能接受女子喜欢女子的事实,“你表姐不成亲,以后怎么办?到老了孤苦伶仃,你大舅娘的意思,咱们也不求好人家,只要是男的,活的即可。”

     标准一再降低,最后只要求性别,这已经是吕家人的底线。

     莫颜扯了扯嘴角,季宝珠这种案例,在现代有一些,现代有注射激素,可以慢慢改善体质,而在这个时代,她还需要研究一番,没有十足的把握。

     “你明天去季府一趟,把你表姐接回来吧。”

     还有二十天左右就过年了,吕氏这个做姑姑的就在京都,怎么好让侄女一直在外,“家里又不是没院子,让她赶紧回来。”

     因为喜欢女子,不回西南,故意搬到季家隔壁去,吕氏很清楚吕蓉的想法。

     之前家里人刚刚回京,很多事情要忙活,一直顾及不上吕蓉,现在快过年了,不能任由她这么胡闹下去。

     莫颜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第二日一早便动身去了季府。

     季老爷不在家,吕蓉索性搬到了季宝珠的院子,二人在夜里同床共枕,相拥而眠。

     这二人站在一处,一个英气逼人,一个柔媚入骨,看上去很登对,莫颜脑海里满是香艳的镜头,脸颊上染上了红晕。

     “表姐,眼看要过年了,你总不能一个人在外,大舅娘一连给娘写了三封书信,娘亲很为难。”

     莫颜绞着小手帕,在京都,永平侯府是指望不上的,所以吕蓉只有自家一门亲戚,不到丞相府过年,实在说不过去。

     被京都其他人知晓,背地里一定会诋毁吕氏,说她为人淡漠,对亲侄女不管不顾。

     吕蓉看了季宝珠一眼,她其实还想在季府多留几天,她的那些烦恼,季宝珠竟然都懂得。

     “阿蓉,你还是跟着颜颜回去吧,我们同在京都,可以用书信联系。”

     季宝珠也很舍不得,爹爹出远门,吕蓉是她全部的精神寄托。

     二人一起看账本,出游,品茶闲聊,为了怕秘密泄露,季宝珠一直没有什么朋友,和丫鬟也不亲近,孤单多的她,突然尝到有人陪伴的滋味。

     “罢了,我去收拾东西,咱们今日就走。”

     这两天,总有人在门口鬼鬼祟祟,用重金收买季府的人,打听消息,话里话外,都和吕蓉有关系。

     在京都,根本没有秘密,之前莫家在西北,她偷偷住在季府隔壁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不同,吕蓉只对自家人坦诚,却还是怕那点小心思被外人看出来,她要保护季宝珠。

     因为贞洁一事,夏若雪和袁焕之已经恨透了莫颜,沉溺很久,一直在忍受京都百姓的唾沫星子,还不一定钻空子,干出什么事来。

     永平侯府和护国将军府在风口浪尖上,夏若雪称病不出,袁焕之的娘亲李氏是真的窝火,卧床不起,府上由玉瑶郡主理事,下人们人人自危,生怕哪句话让主子不痛快,引火烧身。

     “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夏若雪,婚前失贞,给袁小将军戴了一顶绿帽子。”

     回程的马车上,吕蓉吐出一口气,心中痛快,“袁小将军不得不认下,还要帮着隐瞒。”

     这种说辞流传于市井,还有稳婆自认看人很准,在夏若雪未成亲的时候见过她一面,看走路的姿势和眉眼之间的开阔处,就能看出来她早已不是处子。

     到底是不是有那么神奇,其他人不得而知,但是百姓们宁愿相信这是真的,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看笑话。

     “颜颜,宝珠的秘密,你早就知道吧?”

     吕蓉脸上的嘲讽瞬间变得不见,眼中带着真诚,“你为宝珠保守秘密,她很感激。”

     “这种事,我怎么能说出来?”

     莫颜摆摆手,没有放在心上。她不是那等长舌妇,喜欢说道人的长短。而且那是季宝珠的死穴,因为身体和常人有异,宝珠受了很多委屈,吃尽苦头,自从懂事开始,委曲求全,没有快乐过一天。

     “你是神医的关门弟子,宝珠她,能不能治好?”

     吕蓉说着,羞涩地低下头。她对季宝珠一见倾心,不管季宝珠是男是女都好,吕蓉只要她一人。

     吕蓉现在希望宝珠是男子,这样的话,她的爹娘就不会反对,或许,或许二人以后还能有自己的孩儿。

     “这……我还要和师父商量一下。”

     马车上的炭盆烧得火热,莫颜打开车窗的一角,用帕子点了点额角,光是有了男子的特征,上身有胸,那不是成了泰国人妖?

     如果要变化,胸部也要切除,这么大的手术,她拿不准,而且,季宝珠会愿意吗?

     “颜颜,你不用为难,这只是我们的奢望。”

     吕蓉安慰过季宝珠,根本不在乎她到底有没有缺陷。二人曾经对此事商议过。

     莫颜听出表姐话里话外的意思,重点强调了“我们”,可见,季宝珠也是愿意的,这种病症,在大越医术上几乎找不到记载,讳疾忌医,真有也要藏着掖着。

     吕蓉到了莫府上,吕氏才真正地松一口气,她之前一直担心出什么状况,把吕蓉每天叫在身边,不准她到处乱跑。

     还有十几天的时间过年,莫颜处理好手中的琐事,开始专心研究医书。

     翻遍了所有典籍,其中有几个偏方,专门治疗男子发育不良,阳痿的,莫颜没看过季宝珠的下体,不确定具体情况。

     “这件事交给祝神医,你不准掺和。”

     万俟玉翎来府上,把莫颜拥在怀中,他每日计算着日子,只希望时间可以更快一些。

     南边小国已经进行最后的准备,一旦开战,他必定要亲征,拖延不了多久,所以,成亲前的每一天都如此漫长。

     “可是,我也不晓得师父有没有法子。”

     莫颜一头雾水,她可以肯定,皇叔大人生气了。

     他的眼神如寒潭,深不见底,周身上下开始释放冷气,又是原来面无表情,心如止水的模样。

     “那也不许。”

     万俟玉翎转过头,抿着嘴,眼中很不自然,莫颜医者父母心,他是支持的,但是,若是要看男子的身体,坚决不许,没的商量。

     窗外,飘起了零星的小雪花,落在窗台上,很快融化,莫颜站在窗边,做了一个深呼吸。

     要说古人保守,春宫图的姿势五花八门,让见识过大场面的莫颜瞠目结舌,可到了求医问药上,又是一个样,遮遮掩掩。

     这个时候的郎中多是男子,女子若是得了隐晦的病,只能自己挺着,用乡下的土方子抓药。

     二人出现分歧,莫颜不想挑战万俟玉翎的权威,二人的相处模式是,暂时搁置,拖延一段时日,等事情到了眼下,在想解决的法子。

     冯管事上门送了两趟衣衫首饰,今年的宫宴,于太后倒台,皇上决定犒赏群臣,京都七品以上的官员都在受邀范围,这是大越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小姐,书局把您写的典籍都印好了。”

     墨冰挑了棉门帘进门,搓了搓手,今年的冬日,湿冷,北风阴森森的,雪后在外走一圈儿,湿了鞋,总感觉寒气窜到了四肢经络,得空她应当去理疗馆拔个火罐。

     “恩,等年后,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寻几个机灵的,慢慢培养。”

     作为仵作,除去基本的常识之外,还要有非常强的逻辑思维能力,目前这些典籍发给了周边城池的仵作,他们有底子,一看就能茅塞顿开。

     年后,寻胆大心细的男子好好培养一番,用来做人才的输送基地,也算她没白来大越一回,用她现代的行业知识,为大越法医界做贡献。

     腊月里的日子飞速向前推动,很快到了大年三十宫宴。

     今年宫宴,人数庞大众多,为了助兴,皇上万俟御风兴致勃勃地观看小姐公子们的才艺展示,能在皇上和群臣面前露脸,参与之人都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尤其是五六品小官之女,平日连皇宫都没进过,第一次参加宫宴,生怕自己的礼仪规矩被挑出错,低着头,用余光悄悄地打量。

     来年莫颜和南平王万俟玉翎大婚,她现在的身份是准皇婶,无人敢找麻烦,莫颜理所应当地和叶宛西做起了评委。

     宴会中,很多小姐们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眼带狂热,莫颜有一种满足感,这是粉丝看偶像的眼神,绝对不会错。

     精致的妆容,完美的礼仪,莫颜从草包小姐蜕变为高贵的丞相千金,为人称颂,赞美,其中还有几家高门夫人厚着脸皮来找她求把脉,得了妇科病难以启齿,一直无有效的办法。

     能结交善缘,莫颜当然不会拒绝,把脉开药,十分从容。

     从前顶着草包的名声,可以肆无忌惮,想怎么样怎么样,不用担心名声,反正她也没这东西。

     眼下,要故作高贵矜持,名门贵女范儿,一颦一笑恰到好处,简直痛苦,没有绝对的演技绝对HOLD不住这角色,她开始佩服夏若雪,高贵端庄真的不是那么好装的,谁装谁知道!

     袁焕之带了玉瑶郡主出席宫宴,玉瑶郡主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裙,打扮得像个新媳妇,她走到莫颜面前,眯了眯眼,“倒是看轻了你。”

     “玉瑶,记得以后换称呼,叫皇婶。”

     莫颜低着头,嘴边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玉镯,单单是身份高没有用,要辈分高才可以。

     “你……”

     玉瑶郡主被气得跳脚,真想一巴掌甩过去,她觉得芒刺在背,回过头,人群中,万俟玉翎站在原地,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莫颜的方向。

     她几乎可以肯定,只要对莫颜动手,皇叔会毫不犹豫地一掌拍飞她。

     “玉瑶,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别总想着耍阴毒的伎俩。”

     莫颜故作长辈的姿态,一手拍了拍玉瑶郡主的肩,语重心长,看着玉瑶郡主扭曲的脸,莫颜快要笑抽了。

     人总是要戴上一层面具,被逼得想要撕开伪装之时,才能展现真实的一面。

     莫颜从来没有主动去进犯他人,可她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如果被得罪,会记仇,找机会伺机报复。

     这个年过的很热闹,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每日都有各种宴请,莫颜谢绝见客,陪着家人,距离出嫁的时间越来越近,以后能和家人在一起朝夕相伴的日子也越来越少。

     爷奶从颍川寄来书信,大堂哥莫轻云随着镖局到京都送信。

     年后,家人从颍川赶路,到京都来观礼,不仅如此,大舅舅一家,小舅舅一家还有外祖父和外祖母齐聚京都,这是一个让娘和外祖母关系破冰的好机会。

     ------题外话------

     这章过度, 下一章大婚,^_^

     天气冷了,美人们多多注意身体,多喝水,如果感冒了记得吃药,吃药了才能萌萌哒,别硬挺着,或者把感冒尽快滴传染出去,这样好的快{呲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