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80章 一句话解决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正午时分,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突然变得暗淡,一刻钟之内,天上飘来厚厚的云层,紧接着,狂风大作,忽然下起雨来。

     豆大的雨点从天幕中倾斜而下,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地面变得湿润。

     衙门口来看热闹的百姓们没有穿蓑衣,四处躲避,大街上到处是处于奔跑中的行人。

     “让一让,俺家的粮食不能被雨浇了啊!”

     一个灰白胡子,满脸褶子的老头儿赶着牛车,用手抹了一把雨水,焦急地大喊。

     前方路上有一个布袋子,正好横在车轱辘的部分,牛突然站在原地,老头儿急匆匆地脱下外衫,小心翼翼地盖在粮食上。

     穷苦人家,粮食就是命根子,老头儿的只穿着灰突突满是补丁的里衣,任由雨水打在身上。

     莫颜看着地下的布袋有些眼熟,同样的款式,看形状里面的分量不轻,难道已经有人丧心病狂到在衙门口当街抛尸?

     来往之人没有人停下来帮着老头儿推车,牛车的一个轱辘,陷入其中的一处坑地中。

     老头一边用鞭子抽打着犯了倔脾气的老牛,双手推着牛车,试图用身体遮掩那袋粮食。

     这一幕,看得莫颜很心酸,上位者,怎知道世间百姓的疾苦。

     “我来吧。”

     万俟玉翎对一切表现得漠不关心,上过战场的人,把生死看得很淡,他见自家娘子眼中闪过不忍,知道她心底的想法。

     “我们一起。”

     莫颜和万俟玉翎携手,从屋檐下走出,帮着老头一起推牛车。

     “谢谢好心人呐!”

     老头儿不住地点头哈腰道谢,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进嘴里,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模糊了。

     “不晓得这是谁家遗落的,就放在这吧,失主要是发现了,还得回来寻找。”

     老头念叨几句,赶着牛车走远,只剩下布袋浸泡在雨水中。

     “玉翎,看来我们要去衙门报官了。”

     莫颜摸着自己的面具,下雨的关系,边缘上有轻微的凸起,她索性背过身揭下面具,露出真容。

     乌云如浓墨一般席卷着,雨势渐大,万俟玉翎脱下外衫拧干水迹,用内力烘干,披在莫颜的肩膀上,“以后这种事情,我来就好。”

     “恩。”

     莫颜赶忙点头,认错态度良好。皇叔大人是不想让她淋雨。

     雨水敲打着地面,传来一阵泥土的腥味,周围的百姓人家,点燃了昏暗的油灯照明。

     布袋被雨水打湿,地下的雨水呈现出红色的一圈,有扩大的痕迹。

     莫颜用树枝挑开袋子,她看到内里有心脏和肠子等,立刻通知衙门里的捕快。

     凶手胆大妄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抛尸,挑战衙门的权威,也给百姓们带来极大的恐慌。

     百花县县令张举正为案子发愁,茶饭不思,他曾经到停尸房看了一眼,尸块并不齐全,无法确定死者的身份。

     百花县隶属于汴州城,紧邻京都,发生这么恶劣的案件,若是不能及时找到凶手,他这顶乌纱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破案的关键是死者的身份,连个人头都没有,谁晓得此人是干什么的!

     目前,只有一对夫妻告官,说自己的五岁的闺女丢了,和死者不相符。

     汴州环绕京都,是进京的必经之地,人口往来频繁,走南闯北的,鱼龙混杂,若是流窜作案,更是无从查起。

     “大人,王……王爷和王妃来,来衙门了。”

     一个捕快跌跌撞撞地跑到公堂上,因为激动,面皮抖动个不停,说话也不是很利索。

     “什么?”

     大越当朝只有一位王爷,新婚燕尔,应当在京都,怎么会来百花县?王妃,莫非是神医莫家小姐?

     言谈间,万俟玉翎和莫颜已经来到公堂之上。

     张举以为是捕快胡诌,正要训斥几句,见人果真来了,赶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扑通一声跪下,“臣百花县县令张举,参见王爷王妃……”

     万俟玉翎背着手,冷眼看着,张举跪了片刻,还不见叫起,有些心虚。

     百花县几年不发生一个案子,偏生南平王在,就来个分尸惨案,他不得不相信京都的流言,清冷如神仙的南平王是瘟神体质,只要出现,就必然有人倒霉。

     “张大人,快快请起。”

     张举一直跪着,额角上冒冷汗,莫颜扭头看了皇叔大人一眼,他就是有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场。

     “谢王爷王妃。”

     公堂上,跪倒一片,张举起身之后,衙役们才默默地站到角落里。

     张举不住地用帕子擦额角上的汗,他是个圆滚滚的胖子,第一次正面接触万俟玉翎,吓得不轻。

     “张大人,不必拘谨,今日来此正是巧合……”

     百花县县令在市井中口碑不错,作为父母官,没有架子,亲切随和,莫颜不想多加为难,把来的目的说了一遍。

     不曾想,此案惊动了南平王和南平王妃,张举眼皮跳了跳,心中直呼倒霉,有人盯着,他必然更加重视,削尖了脑袋也得查明真相。

     “臣没想到,百花县竟然有此穷凶极恶之徒,必然加大力度搜查,查明死者身份,全力侦破此案。”

     张举充当下人的角色,低眉顺眼地奉茶。

     听说吃点心让人发胖,他在上衙几乎不吃东西,饿了就喝点茶水,他的夫人说,作为父母官,应当注意形象。

     张举胖成一个球,总是喜欢眯着眼微笑,百姓们给他起了个外号,“笑弥勒”,形容他像寺庙中的佛,毫无威严之感。

     关于死者身份,莫颜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但是其中涉及*,不好点明。

     百花县的仵作是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这行业有女子着实难得,她精准地分析出死亡时间,并且推断出,凶手和死者之间有密切地联系,很可能是情杀。

     莫颜听了一会儿,发现仵作有独特的见解,夸赞两句,女仵作不会邀功,直言是看了一本手札开阔思路,作者祝二妮才是仵作界的世外高人。

     一下午的时间,一晃而逝,到了下衙的时辰,万俟玉翎和莫颜拒绝了张举的安排,准备回到客栈。

     李德的叔婶和村中人商量,明日一早开祠堂祭拜祖先,墨香和李德在村中拜堂成亲,这二人现在别扭着,还不晓得明日如何收场。

     “扑通……”

     眼见莫颜要离开,张举急切地下跪,身体的重量全部集中在腿上,他膝盖一软,双手伏在地面。

     “张大人,这是作何?”

     莫颜正要踏出门,地面的抖动让她回过头,不解地询问。

     “王妃,臣有一事想求。”

     张举跪在地上不起来,若是以前,他是肯定不敢有任何奢望,现在南平王妃就在眼前,他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他的夫人生了孩儿后,一直卧床不起,请遍了汴州的郎中,只能稍有缓解,却得不到改善。

     眼瞅着,曾经温柔似水的她消瘦下去,面色枯黄,张举心里不是滋味。

     他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家中钱财不多,穷苦人家出身,始终狠不下心索要百姓们的银钱,手头一直不富裕。

     没有银子,请不来神医,眼睁睁地看着夫人受苦,张举想过很多办法,可他在京都没有人脉,太医根本不会行一天路程来此。

     南平王妃的出现,给他希望的曙光,就是这顶乌纱帽不要,也得努力争取一番。

     “这样吧,张大人,如能查明死者身份,找到真凶,本王妃就答应给令夫人看病。”

     莫颜身份高贵,不好轻易破例,如是她开了先河,以后官家都找她看病问药,若是哪天她拒绝,就从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沦为毒妇。

     有了名声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她现在身上背负枷锁,不能像从前一样为所欲为。

     回到客栈,夫妻二人草草用了晚膳,莫颜到隔壁墨香的房间。

     屋内一片漆黑,墨香把自己置身在黑暗中,她回忆自己小的时候,随着爹娘逃荒,后来爹娘病死,她就被送到御史府上做丫鬟。

     以为可以找到了能倚靠一辈子的男子,谁知一切是镜花水月,或许没有战争,她就能如愿嫁给李德了。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莫颜皱眉,屋中窗门紧闭,有潮湿腐朽的味道,她走到桌边,点燃了油灯。

     “小姐……”

     墨香眼神空洞,没有焦距地落在莫颜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想哭出来。

     用手支撑着身体,墨香想要站起身,几乎两天滴水未进,她很虚弱,晃了两下,栽倒在地。

     “唉……”

     莫颜叹息一声,感情的事,任何决定都是两个人的意愿,她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

     墨香自尊心强,李德说不成亲,她就算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也不会说出,容易造成误解。

     墨冰靠在门边,手里举着托盘,上面是几样清粥小菜,她话不多,也不会安慰人,习惯了暗卫的做派,很难改过来。

     “谢谢你,墨冰。”

     墨香很感激,她在门内忧伤哭泣的时候,墨冰一直站在门外,未曾离开,她晓得墨冰的守护,是怕她想不开。

     “先喝点粥吧。”

     莫颜冲着墨冰点点头,看来劝说的任务,又落在她的头上。

     她真是一个好主子,为下人的亲事操碎了心。

     “小姐,奴婢配不上李管事。”

     李德虽是南平王府的管事,实则是万俟玉翎的侍卫,身上有官职,而且并不是死契,而墨香是一个小丫鬟,身份上存在差异。

     李德的出发点是为了墨香好,但是墨香会犹豫,女子心思细腻,难免会胡思乱想。

     莫颜无言以对,她先催促墨香吃饭,等一碗粥见了底,这才道,“墨香,你到底想不想嫁给李德?”

     “想。”

     油灯上冒着一丝青烟,忽明忽暗,墨冰用铁丝挑亮了灯芯,墨香的脸颊在灯火的映照下,变得更清晰。

     散乱的头发,红肿而带有血丝的双眼,面上呈现深深的疲惫。

     墨香盯着油灯出神,好半天,才吐露心声。

     门外,李德被墨冰叫来,他用手捂住胸口,靠在墙上,内心激烈地挣扎。

     王妃对墨香情同姐妹,就算没有他,一样能嫁到好人家,幸福安乐过一辈子。

     他有什么?常年在外,眼瞅着战事将起,万一回不来,不是害了她?

     她难过的时候,流泪的时候,生病的时候,他都不能在眼前,他在千里之外,或许在军营里操练,或是在战场上杀敌,他能给她什么?

     什么都给不了,为什么不放手?

     可是,放手很难,看着叔婶喜上眉梢,跑前跑后地操办亲事,他竟然说不出口。

     万俟玉翎坐在书房中,手里拿着一本兵书,看了一刻钟,只看到几行字。

     打开窗户,窗外一片黑暗,雨点被吹得倾斜,落入房中的青砖上。

     关上窗户,万俟玉翎垂眸沉思,自家娘子对今日的案件,分析透彻,通过手上的指甲和脚踝处的刺青,就可鉴别男子的身份。

     她一个高门贵女,顶着草包的名声,是如何接触到仵作这个行业的呢?

     万俟玉翎不是没怀疑过,但他不会对这个问题多加纠结。

     自家娘子定是有过奇遇,就像他一般,之所以有如此深厚的武功,还是源于他的师父,一个只喜欢吃的怪老头。

     那年,他才五岁,受寒毒影响,形影单只,情绪上没有波动,无喜怒哀乐,每日对他来说就是个太阳升起和落山的过程。

     某日,宫中来个怪老头,找不到御膳房,请求万俟玉翎带路。

     他没有理会,在油灯下看书。

     老头见他从容淡定,产生了兴趣,后来,做了他的师父。

     其实,师父以为他天赋秉异,却不知道,一切都是万俟玉翎的算计。

     尽管只有五岁,他已经能看懂兵书兵法,并且领悟其中的含义,用师父的话说,根骨奇佳,悟性极高。

     万俟玉翎想,能在宫内行走,没有被大内侍卫,隐藏暗卫发现,定是高人。

     于是,他故作镇定,步步算计,老头最终成了他的恩师。

     思绪转个弯又被带回,春宫图上说,食色性也,男女之事,可增进彼此间的默契。

     万俟玉翎以前对此没有半点兴趣,可看到自家娘子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娇嗔模样,特别是二人合二为一,水乳交融的时刻,他会爆发所有的热情,那种疯狂,不足以用语言来表达。

     万俟玉翎的眸子越发幽深,到了快安寝时分,他周身冒火,仍旧等不到莫颜归来。

     推开门,李德正蹲在墙角处,用手抓着前襟,面色扭曲,看起来很痛苦。

     “明日你当如何?”

     万俟玉翎沉默片刻,问出口,李德可以说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亲事上,他还是关心的。

     不过,这人出尔反尔,让莫颜跟着忙活,万俟玉翎很不爽。

     都什么时辰了?这点小事还没解决,彼此都为对方好,要么就明天按时成亲,要么就快刀斩乱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主子……属下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墨香独守空房。”

     李德一句话,说得万俟玉翎额角青筋跳了跳,独守空房?他离开京都,莫颜也要独守空房,莫不是影射他?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南边战事,他不得擅自离开营地,但是若是想莫颜,他会写信,相信她很愿意请旨南下。

     两个人之间,不必计较太多,总要有人付出。

     “既然如此,就把墨香随便配个人吧。”

     万俟玉翎转身要进门,却见李德突然站起身,扑通一声跪下,“属下,属下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让墨香配人,又不想娶,让她在幻想中等待,这就是所谓的为了她着想?

     万俟玉翎十分不能理解这种神逻辑,而莫颜虽理解,却不赞同。

     相爱的人,能在一起一天,都是未来可以回忆一辈子的珍贵回忆,以后的路难说,为何不珍惜当下?

     和万俟玉翎在一起,莫颜永远觉得时间不够用,有时候二人同一屋檐下,并无交流,一人对弈,一人绣花,一个下午的时光悄然而逝。

     莫颜苦口婆心地劝说,墨香已经动摇,她一直觉得女子应当矜持,并没有明确地表明态度。

     而在门外,万俟玉翎的做法更直接,“李德,回去做准备,明日婚期照常。”

     “是,主子。”

     李德喜出望外,他内心总有点愧疚的情绪,过不去那个砍,所以自我折磨,殊不知,同时也在折磨墨香。

     莫颜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愣了半晌,她摸了摸鼻子,说得口干舌燥的心灵鸡汤,比不上皇叔大人的一句话。果然,对于某些人,还是简单粗暴更为有用。

     雨过天晴,李德一夜好眠,神采奕奕,按照村中的习俗,和墨香二人到祠堂门口祭拜,又在村里设宴,招待相亲们。

     下晌开始闹洞房,二人坐在临时的喜房中,被乡亲们各种刁难,作为过来人的大娘,竟然说荤段子。

     万俟玉翎和莫颜只看了半个时辰,给红包之后,立刻返回百花县。

     张举正在找人,亲自到客栈中等候,见莫颜归来,如遇见大救星一般。

     昨日下雨,贴下去寻找死者的布告被雨水淋湿,张举对案子十分上心,早上天不亮,再次派人发下布告,结果立刻有人到衙门提供线索。

     “你是说,是黑蝴蝶班子的?”

     莫颜突然想起在茶馆,消失无踪的小桃红,听完张举所言,案情明朗。

     小腿上脚踝的刺青,被画师临摹,在各个闹市口贴上布告,并且派衙役和捕快挨家挨户询问。

     几个时辰,闹得满城风雨,黑蝴蝶班的班主看到刺青后大吃一惊,跑到小桃红的住处,找不到人,立即来衙门报案。

     “你是班主?”

     莫颜认得这个班主,前两日,在茶馆中,因为小桃红失踪,对着戏迷们接连赔不是,缓兵之计用的不错。

     “是,小的是班主。”

     班主不认识莫颜,但他察言观色,看到县令很恭敬,肯定是高门大户的夫人,言语间很是恭谨。

     在戏班子未成名之前,小桃红跟着大家一起住大杂院,他在更衣的时候,总是喜欢露出一条长腿,几个成员都看到过上面的刺青。

     关于小桃红放来历,班主说不清楚。这人是突然找上他们的,请求收留,有传言说,他原来做小倌,但是不喜欢伺候男子,所以逃出来。

     目前为止,只有半截小腿,一只手并五脏六腑,剩下的尸块,凶手隐藏起来。

     根据第一个发现小腿的大娘所说,当时天色暗,她只看到一个黑影,是男是女,分不清楚。

     但是,大娘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她在没看清布袋里是何物的时候,用手摸了摸,当时的触感很凉。

     农历六月,天气燥热,从小桃红失踪到被杀害,最多有两天的间隔,而且都没有下雨。

     有很凉的触感,说明尸块在冷库中或者加冰块保存过。

     这个时节,冰块是稀罕物,平头百姓人家根本买不起,而百花县除衙门停尸房,只有一个冰库。

     “去,把沈家老爷请来。”

     沈老爷是百花县唯一一家卖冰的,近期有哪家购买过冰块,应该能查到记录。

     自从黑蝴蝶班有了名气之后,小桃红身份水涨船高,赁住的小院,摆放奢华,随便一个高脚花瓶就要百两银子。

     结合他的手指甲,小桃红或许不做小倌,但是他身边应当有一个恩客,不然不足以支撑他的奢侈的吃穿用度。

     死者被确定为失踪三四天的小桃红,黑蝴蝶班戏子们集体认尸,众人可以肯定,其中有一人和小桃红交好,证实他喜欢剃毛。

     小桃红的脚踝上有一块伤疤,伤口很深,就在刺青的部位上。

     戏班子成员表示,小桃红自从成名以后,独自赁住在小院中,买了个丫鬟服侍,除了排戏,几乎不和众人走动,而且他出手阔绰,上次请众人到最好的酒楼,喝的十八年的女儿红,据说用了好几十两,他眼睛都没眨一下。

     黑蝴蝶班火爆,但是人数众多,班主要维持正常的开销,道具,戏服,胭脂水粉,钗环首饰,一个月下来,所剩无几,他们戏子,靠的都是戏迷们的打赏。

     小桃红是旦角,常常男扮女装,戏迷们之中有很多有钱的员外,出手就几十两银子,他们是为了玩个新鲜,觊觎小桃红的身体。

     小桃红在这些员外中混得如鱼得水,让他们揩油,赏银照样收,没听说他和哪个员外私下有什么首尾。

     “小桃红可能喜欢服侍他的丫鬟。”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有人爆料。

     丫鬟不是什么绝世美人,长得眉清目秀,每次戏班子排练,丫鬟都过来送饭,她说小桃红口味重,不吃点辣椒,会吃不下饭。

     小桃红不是京都人,老家在北地,从小养成的习惯,改不了。

     众人吃大锅饭,班主为怕他们伤了嗓子,对饮食严格的控制。

     “小桃红失踪,他的丫鬟也不见踪影。”

     众人有些疑惑,难不成是丫鬟杀了小桃红之后,跑了?

     “丫鬟有杀人动机吗?”

     看来,这些戏子们都是知情人,莫颜趁机询问。

     “说不准,他的丫鬟是好人家的,因为家中给弟弟娶媳妇,就要把她卖了,小桃红路过,买下丫鬟。”

     按理说,那个丫鬟柔柔弱弱的,笑起来很好看,是个温柔性子,怎么也想不到她能杀人,而且这么残忍的肢解尸体。

     从凶手抛尸来看,对方并不是为了隐藏,而目的就是想暴露,逗弄衙门的人玩。

     “小桃红总是做女子装扮,但是他心里是正常的男子,很排斥和员外们亲近。”

     众人七嘴八舌,几乎把小桃红的性格囊括在内。

     小桃红平日里嬉笑怒骂,很骄傲,内心却有深深地自卑感,他曾经在醉酒之后说过,做一行下九流,这辈子都不能翻身,有钱也没用,隐隐约约透露自己,配不上那个丫鬟,因为丫鬟,好歹是清白的。

     丫鬟的家人就在百花县,张举派衙役查明户籍,了解情况,他觉得,应该离水落石出不远了。

     只要能找到真凶,南平王妃答应他会给夫人看病,一想到这里,张举充满干劲,让师爷准备笔墨纸砚,只要有用的线索,全部记录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