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81章 不走寻常路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杀死小桃红的凶手似乎已经知晓百花县知县张举在全力调查,并没有按照预期那样继续抛尸块。

     黑蝴蝶班在百花县享有盛名,戏班子的红角小桃红被分尸,百姓们相当震惊,尤其是小桃红的忠实戏迷们,一天到晚等候在衙门口,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询问一次最新进展。

     小桃红的丫鬟叫春儿,因是春天生,她爹娘随便起的名字。

     春儿家住在周边一个小镇,她爹娘对春儿一点不关心,态度漠然,既然卖出去,签订死契,就是别人家的,是死是活,和他们没半点关系。

     不仅如此,春儿的弟弟还嚣张地道,春儿就是家中养大的母猪,到了年份,卖个好价钱,能换二十两银子给他娶亲,算是遇见了好心人。

     这极品一家,让捕快们很窝火,暗中找到春儿家的街坊邻居,熟识的人都对这一家子看不上。

     邻居说,春儿是她看着长大的,几岁开始做苦活,伺候一大家子,吃不好穿不暖,冬日顶着大北风,还要到外面捡树枝。

     春儿性子好,不爱说话,遇见谁都是羞涩一笑,或者抿着嘴低头,若不是有这么死要钱的爹娘和小弟,要聘金二十两,她肯定选春儿做儿媳妇。

     邻居已经有半年多没遇见春儿,她自从当了丫鬟之后,住在百花县城里,很少回家。

     她爹娘就是个吸血鬼,得知春儿有工钱,每隔一段日子进城讨要,后来不知道怎的,碰了一鼻子灰,骂了一个晚上,吵得邻居睡不好觉。

     “小桃红遇害,春儿若不是凶手,会不会凶多吉少?”

     张举捋着下巴上的胡子,在公堂上来回踱步,目前还未找到嫌疑人,案情僵在这里。

     黑蝴蝶班的戏子们提供了几个经常骚扰小桃红的名单,经过调查,这些人皆是四五十岁的色老头,在百花县有固定的铺子,衙役们暗中走访,名单上的人在近日都没有什么反常。

     莫颜看到其中几位的画像,她记得这些人,那日在茶馆碰到过,他们为小桃红出场,等到很晚才散。

     一个时辰后,沈老爷气喘吁吁,一头是汗地送来一份名单。

     由于最近气候炎热,冰市走俏,沈老爷生意不错,听闻县令张大人招他过去说话,他不明所以,以为自己犯了忌讳。

     “大人,这是草民铺子一个月之内的记录。”

     农历五月的账本上经过对照,和六月的所差无几,在百花县,舍得用冰块的人家就那么二三十户。

     有钱的人家不少,但是有钱的也抠门,一块冰要几两银子,属于消耗品,化成水就一文不值了。

     张举双手呈上,给莫颜过目,她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异常,又把账册交给戏班子成员。

     “你们看看,这些人,有谁是和小桃红熟识的?”

     沈老爷刚从地上站起身,一听说小桃红,踉跄向前,哭丧着脸道,“大人,小桃红不是草民杀的啊!”

     “与你无关,稍安勿躁。”

     张举摆了摆手,转过头,定定地看着戏班子成员,现在,没有谁比他更想让真凶落网。

     “这,夫人,小的不识字啊。”

     一个十来岁眉清目秀的小哥儿抓抓头,红了脸,有时候不识字,看不懂台词,还要靠人在旁人讲解。

     “我认得,给我看看。”

     班主接过账本,边看边皱眉,上面用的都是代号,例如李老爷,赵员外等等,没有具体的名字,他一时间对不上号。

     “咱们铺子给送货,所以都留下具体的地址。”

     沈老爷是生意人,不缺精明,他一想,此案应该与冰块有关系,他必须配合,万一让张大人高兴,以后没准能多加照拂。

     张举派来一个掌管户籍资料的衙役,衙役平日负责上档子,走家串户,对上面的人熟悉。

     “住城南的付老爷,家里有三房小妾,做胭脂水粉生意,咱们县衙对面主街上霓凰阁就是付老爷开的,浓眉大眼,四十岁挂零……”

     衙役按照账册上的依次介绍,最后锁定了几家经常看戏,熟识小桃红的。

     一天很快的过去,一晃,月上中天。

     莫颜站起身,让张举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天网恢恢,杀人行凶者,早晚要遭到应有的报应。

     百花县的夜晚,街道上静悄悄的,周围的铺子早已经打烊,百姓们受小桃红案的影响,关门闭户,看不到几个行人。

     月光洒在青石板路上,上面有被岁月雕琢的痕迹,清风一吹,飘着淡淡的花香。

     百花县,几乎家家户户都养花,鲜花饼是百姓们最喜欢的糕点,无论是办喜宴,丧葬还是走亲访友,都少不了。

     莫颜和万俟玉翎慢慢地行小路上,月光把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莫颜对着影子做了几个展翅高飞的动作。

     “玉翎,都是因为我,不然咱们就能尽快回京了。”

     莫颜有些自责,眼瞅着大战在即,万俟玉翎公事缠身,前段时间忙得见不到人,现在陪在她身边,她又觉得不踏实。

     本想以后专心从医,谁知道竟然赶上凶手抛尸。

     莫颜是个较真的人,遇见了就想管,这和前世的职业有莫大的关系,当法医那一天,她就被洗脑了。

     “无妨,这里离开西山大营不远,传信方便。”

     万俟玉翎安慰自家娘子,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懂她,心里惦记着案子,不如就此解决,省得留下一道坎。

     “今日是李德和墨香的好日子,不能回到京都的喜房,难道他们要在客栈中洞房?”

     彼此在客栈中交付自己,莫颜觉得有些不踏实,她忽然想到个问题,拦在万俟玉翎身前。

     “玉翎,那个……李德跟你上战场,有没有那个?”

     莫颜眼神闪躲,说话吞吞吐吐,就当是为了姐妹而打听李德的品行。

     正常男子都有需要,尤其是战场上,每日提着脑袋,在刀尖上行走,就是寻常的士兵,都希望到红帐中发泄*。

     李德作为万俟玉翎的亲卫,应该不能避免吧?

     莫颜从没想过,能把冰清玉洁的皇叔骗到手,可以说,像万俟玉翎这种人在高位,却毫无经验的,大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她运气真好!

     “哪个?”

     万俟玉翎抖了抖衣袖,故作不知,他的半个侧脸在阴影之中,显得越发深邃,完美的轮廓好像一件艺术品。

     “就是那个,红帐!”

     莫颜跺跺脚,皇叔大人明明清楚,非要让她说的直接。

     “哦。”

     万俟玉翎拉了长音,了解地点点头,带着笑意的眸子,隐藏在黑暗中,他轻轻地道,“你猜呢?”

     “我猜出来还用问?”

     莫颜急躁地抓住万俟玉翎的胳膊,蹭了蹭,皇叔大人越是避而不谈,她就越想知道。

     是人就有那么点好奇心,可以说是八卦心里。

     “李德应该没有,我讨厌脂粉气。”

     军营重地,除去红帐中的姑娘,几乎找不到女子存在的痕迹,李德作为管事和亲卫,每日都围绕万俟玉翎转悠。

     “这样啊。”

     莫颜挎着万俟玉翎的胳膊,放心地点点头,脑中胡思乱想,她面上带着一抹怪异,眼神闪烁不停。

     自家娘子一定是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什么男子和男子,这种思想都是被奇葩所影响,那些长得和猪头一样的官员们,女子玩弄够了,开始对清秀的小童下手。

     万俟玉翎下定决心,等他上位那一天,必定把此加入大越法例,不管是谁,都不能坏了伦理纲常。

     “我有一个想法。”

     莫颜眨眨眼,无辜地看着万俟玉翎,“咱们没闹洞房,不如去听墙角吧?”

     在大越,没任何娱乐项目,莫颜多了一丝恶趣味,而且对方是李德和墨香,一定很有意思。

     “不去。”

     万俟玉翎觉得这种行为见不得光,而且很不符合他的身份,他好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动静,上次是躲在青楼中,不得已而为之。

     “那我自己去。”

     莫颜就知道高冷的皇叔大人定会拒绝,她呲着牙,威胁道。

     “一起。”

     夫妻二人产生分歧,万俟玉翎立刻无奈妥协,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咱们先回房,准备一个点心匣子,并一壶茶水。”

     莫颜在衙门里听张举调查情况,过了晚膳的时辰,现在饿的肚子咕咕叫,她本想提喝酒助兴,想到吃下的药丸,或许她已经有了他的骨肉。

     回到客栈,莫颜准备了蜡烛,竹垫,食盒,茶水,两个人到房顶上,不像是听墙角,反倒像是野炊。

     “听墙角,赏月,还能吃吃喝喝。”

     夫妻二人坐定,发现一件很尴尬地事儿,暗一,暗三和暗四就在房顶上趴着,他们随身保护万俟玉翎,附近没有隐藏的好地方。

     万俟家的十二暗卫有三个认主,分别是七*,为了区分,暗一他们要被改名字。

     莫颜懒得想,直接叫小一,小三,小四,暗三和暗四还不知道自己被坑了。

     几双眼睛相对,暗卫们齐齐转身,当做没看见,自从看到自家主子穿着粉红色裤头之后,他们三观尽毁,渣都不剩了。

     “月色正好,赏月饮茶,嘿嘿。”

     莫颜尴尬一笑,掩耳盗铃,这是她的习惯。

     不解释还好,解释之后,立刻收到暗卫们鄙视的眼神。

     自家主子,近墨者黑,被带歪了!

     揭开一块瓦片,只能看到内室的红烛,墨香和李德洗漱完毕,在纱帐中,两个人小声地说话。

     内室里一股子浓重的酒气,在乡下要热闹,拜堂之后,新娘也得陪着出来敬酒。

     “黑炭头,你为什么想通了?”

     墨香擦了擦眼角,嗓音中带着浓重的鼻音,可能是之前曾经哭过,她声音很轻,“若是你真的不娶我,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小姐说,女子也要勇敢,矜持只能让彼此误会。”

     听到这里,万俟玉翎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家娘子,二人对视,彼此无言,但是他的意思很明显,“你还说过这么有哲理的话?”

     莫颜羞涩地低头,心里暗骂,“这个缺心眼的丫鬟,几句话,把她出卖了!”

     主要是,万俟玉翎和莫颜夫妻二人在闲聊的时候,莫颜坚决不承认是她看上的万俟玉翎,并且表明态度,如若他不够主动,她不会多看他一眼,因为女子要矜持。

     墨香的话,等于在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万俟玉翎勾了勾嘴角,嗓音轻挑,充满磁性,“女子要勇敢,矜持只会让彼此误会,嗯?”

     “场面话,别当真。”

     莫颜摆摆手,不再看皇叔大人的眸子,清澈的眸中,有一个漩涡,能把人吸进去,对视下去,她会忍不住说实话。

     “王妃真的这么说?”

     李德很是激动,他们能结成夫妻,首先要感谢主子,是万俟玉翎一句话,让他豁然开朗。

     命令,主上对下人的命令,成亲,不得有半分犹豫,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小姐说,男子要守身如玉,黑炭头,你到底有没有经验?”

     墨香脸颊绯红,侧着身,露出鸳鸯戏水的大红肚兜,胸前一片雪白。

     李德喝多了酒,正在醒酒,他咽了咽口水,感觉到身体某处正在蠢蠢欲动。

     莫颜做了一个晕倒的姿势,男子守身如玉,这话她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成想,影响到墨香。

     “经验?”

     李德黝黑的上身*着,下面盖着丝被,他还是童子鸡,但是这话说出口,有点丢人。

     “你难道没看小册子?”

     墨香摸了摸枕头,下面的小册子是她的陪嫁之一。

     记得自家小姐洞房以后,她去服侍,那身上青紫的痕迹,触目惊心,她希望李德能温柔一些。

     “看了,主子给了我一本,女子第一次都会疼的,你忍忍,下次就舒服了。”

     李德瓮声瓮气,话毕,开始在墨香脸上乱亲,不得章法,而墨香在抱怨,李德亲了她一脸口水。

     这二人领悟能力太低,莫颜等得心急,约莫一刻钟以后,才听到墨香的哭喊,骂李德是个骗子。

     莫颜捂着嘴,强迫自己不笑出声,她吃了一块小点心,又用茶水润唇,“你给李德小册子了?”

     “给了一本用不上的。”

     李德还是雏,做主子的总得有点表示,所以万俟玉翎好心地送给李德宫廷版。

     “难怪……”

     难怪光是找地方就用了一刻钟,还是在墨香有点知识的前提下,若是都学习宫廷版春宫,估计二人搂搂抱抱,就以为能怀孕了。

     *过后,李德和墨香诉衷情,开始计划以后的日子。

     精彩片段过去,房顶上的二人都不打算再听,匆匆回到房间,莫颜因某些话得罪了皇叔大人,被惩罚的做了几个高难度动作。

     天不亮,夫妻二人被门外的拍门声吵醒,边境来报,北地失去一个城,目前于家将领消极抵抗,退到楚州,并给皇上万俟御风施压,要求于太后垂帘听政。

     南边小国听到消息,不放过钻空子的机会,挥师进犯大越边境。

     大吴蠢蠢欲动,大越完全处于被动。

     陈老国公浴血奋战,力保边境平安,无奈体力不如当年,在与于家发生冲突的时候,被敌军用火流箭射死。

     消息从北地到京都,用了八天时间,是最快的速度。

     古代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传信只能靠信鸽,专门饲养的老鹰,还有人力。

     陈老国公殁了,陈英按照规矩守孝一年,她坚持不回京都,要为陈老国公报仇,并且写下一封关于退婚的信函。

     一日不能报仇,就一日不成亲,莫轻风作为莫相长子,不可能拖着。

     莫颜看到书信之后,只觉得脑袋涨大三圈,这代表万俟玉翎在近日内出征。

     “这封信先压着吧。”

     莫颜没有把信交到大哥手中,在此之前,她想问问大哥的看法,他和陈英一直保持书信联系,并非没有感情。

     书信上,字迹被水晕染,外面的信封却是整洁的,说明,陈英在写这封信的时候,相当痛苦和绝望。

     万俟玉翎洗漱之后,骑着快马到西山大营调兵,莫颜坐了一会儿,心里七上八下。

     “小姐,咱们是不是要启程回京?”

     昨夜洞房花烛,一大早,李德就跟随南平王万俟玉翎赶往大营,墨香摸着枕边那一丝残留的温热,拭了拭眼泪。

     初承雨露,墨香浑身上下和散架一般,走路还要扶着墙边。

     “恩,先回京都。”

     万俟玉翎上战场,要准备很多东西,这些她没经验,得回京和冯管事商议一番。

     小桃红的案子,暂时搁置,莫颜给张举送了消息,她原来的话还作数,找到真凶后,卷宗上交到她手里一份,到时候,她会亲自前来,为张举的夫人诊治。

     没时间用早膳,墨冰在路边买了几样小点心,马车抄小路,务必要在天黑之前进京。

     行的焦急,车上没有冰块,车厢内闷热,莫颜不停地打着团扇,感觉心中火烧火燎的。

     战争到底是什么概念,莫颜始终不能理解,她的思维,终究和土生土长的大越人有差距。

     “小姐,陈老国公殁了的消息瞒不住人,您怎么和大少爷解释?”

     墨香用颤抖的手,倒了一杯茶水,谁想马车骤停,她差点把茶杯扔出去。

     这个动作,逗笑了莫颜,不过是经历过初夜,怎么和半身不遂似的,看来昨日李德还是用了蛮力,但愿小墨香以后在房事上不会产生心理阴影。

     “不需要解释,估计大哥会提前找我谈。”

     说起这个就头疼,娘吕氏的确很喜欢陈英的性子,但是不代表亲事一直拖延下去,大哥作为家中长子,娶妻生子是责任。

     而北地边境城池失守,什么时候夺回来难说,动辄三五年,谁能等得起?

     站在大哥的角度上,莫颜觉得,若是两人有情,无论是时间和距离,都不能淹没那份坚定。

     站在爹娘的立场上,莫颜又想,或许二人退亲,未必是坏事。

     无论怎么选择,总会有人不满意,莫颜叹息一声,遇到亲人有冲突的问题,她从来都没主意。

     既然暂时没有解决的办法,就撇开不谈,她心里盘算要开始打理皇叔出征的行李,还要托可靠之人送洛祁回大吴。

     路上的风险可想而知,北地的消息,打乱一切计划。

     难怪皇叔大人这几天不太对劲,他应当的提前得到了消息,为了怕她过分忧心,未曾提起。

     一路上没停下整顿,等到达京都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城门紧闭。

     莫颜揉揉的肚子,如果今夜不能进城,只得露宿在马车,或者去周围村中人家借宿。

     “小姐,咱们可以拿王爷的令牌。”

     墨香出了个主意。

     莫颜摇头否定,要是在平时,用一次没大碍,现在正是敏感时期,万一有人误会是军情上的消息,惊动朝野就不好了。

     “墨香,你就留在马车里吧,等天亮进城,我带着墨冰先回府。”

     回府召见冯管事,万俟玉翎以前出征所带的物件,都是冯管事帮着打理。

     “可是小姐,您不用王爷的令牌,怎么进城?”

     夜晚并不如白日那般燥热,在城门口处附近是一条宽阔护城河,城门下,点燃着火把,在火把的周围,有一只只扑火的飞蛾。

     墨香指着火光之地晃动的人影,京都一直都是重兵把守,城墙坚固,不像某些小城池,年久失修,有的地方有百姓们为了方便挖出来的狗洞。

     “不走寻常路!”

     城门约有十几米,单纯靠轻功肯定上不去,墨冰手里有攀爬工具,主仆二人找了一个角落,快速登上城墙。

     京都的守城军训练有损,莫颜二人目标大,又没有穿夜行衣,把巡逻的士兵吓了一跳,大喊,“什么人?”

     “小点声,是本王妃。”

     莫颜手里举着王妃印鉴和南平王的令牌,冲着士兵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挤眉弄眼。

     “您怎么在这?”

     士兵太过惊讶,一时间忘记下跪行礼。

     “怎么了?”

     四面八方传来询问的声响。

     莫颜指了指天,示意士兵撒谎,她会武之事,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看到老鹰,吓了一跳。”

     士兵是个机灵的,很快圆谎,然后等待莫颜的指示。

     “就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就好。”

     莫颜一脸严肃地忽悠眼前的士兵,“大敌当前,千万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本王妃和王爷商讨后,决定测试下你们的应变能力,你,合格了。”

     话毕,从袖兜中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作为士兵的奖励,并且直言,赏银只有这么多,若是告知其他人,他就要把银子分出去,不能吃独食。

     士兵掩护着莫颜主仆二人下了城墙,用手捂嘴,他千万不能说出去,这可是五十两的银子啊!

     王爷和王妃真不是寻常人,竟然能想到这么有趣的点子!

     已经进城的莫颜则是摇头,心疼银子,离开之前,忘记和墨香要钱袋,她身上最小面值的银票就是五十两。

     南平王府灯火通明,冯管事得到消息之后,在前院书放处等候,看到莫颜归来,他心中一喜,赶忙上前迎接。

     “王妃,朝中传来消息,出征的日子选定在六月十八。”

     晚上万俟御风和朝臣议事,王府马上得到最新的情报。

     六月十八,只有几天的时间,除一些生活必需品,还要准备多种多样的伤药,药丸和药粉。

     成品药丸的库存有限,正巧师父祝神医在府上研究洛祁所需的解毒药丸,莫颜可以央求师父做一批上好的止血药。

     “还有五天,太赶了。”

     很多话没来得及说,莫颜还没和万俟玉翎商议好怎么给孩子起名,虽早已得知他要南下,仍难免失落。

     夜色渐深,莫颜丝毫没有睡意,她让墨冰帮忙从库房里找出几匹好料子,坐在油灯前,一针一线地缝制衣衫。

     到了临别时,她突然察觉作为妻子,有些不合格,好像他身上的衣物,没几件是她做的。

     “小姐,您睡下吧,夜晚动针线伤眼睛。”

     墨冰打理好一切,站在一旁,轻声劝阻。

     莫颜摇头,就算伤眼睛,也是这四五天的事,她只是想能为他做点什么。

     现在想起,从认识以来,一直都是他在默默无闻的付出,二人有分歧,也是他先妥协,莫颜只管享受他的呵护,可到这个时候,她感到做的有点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