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02章 对症下药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莫颜最受不得有人败坏万俟玉翎的名声。

     郭氏的夫君曾经立下汗马功劳,是南平王的手下,和她犯案,杀小桃红有什么关系?

     “你夫君对大越忠心耿耿战死沙场,然而你背地里偷人后又杀人分尸,这就是你的逻辑?”

     莫颜被郭氏一番言辞气得冷笑,忍不住质问出声。

     “杀死小桃红可不是本夫人的意愿,他拿了我的银子,却和这个低贱丫鬟的厮混在一处,本夫人的下人看不过眼,所以把小桃红杀了,那又怎么样?”

     郭氏伸了伸脖子,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在京都,地位高的人杀人都用下人顶包,几乎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张举有心说几句狠话,他地位不如郭氏,只得在一旁干着急,心里寻思,这郭氏真强横,南平王妃的面子都不给,大祸临头不自知,就是神仙都救不得她!

     莫颜走出门,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若是不能赶在日落前出城,又要耽搁上一天,那样的话,想追上皇叔的队伍,至少要两日。

     “本王妃就问你一句,人是不是你杀的?”

     莫颜懒得废话,喝了一碗茶水,单刀直入。

     “是又怎么样?”

     郭氏勾着嘴角,她才不怕,还没听说哪家夫人因为杀了个戏子就吃牢饭的。

     小桃红的话,日夜在她耳边回响,宁可去死,也不愿意陪伴她,那好,她成全了小桃红,让他去死。

     杀人分尸,魂魄永不得超生!

     郭氏忘不了那一幕。她找下人拿来砍刀,高举着。

     她想,小桃红不过是说说而已,真正面对带着血的尖刀,一定会吓得腿软,立刻妥协。

     “别以为本夫人是开玩笑,今儿庄子上刚刚杀过猪,你看,刀锋上带着血呢!”

     当时,郭氏用手指肚沾了沾上面的血,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又腥又甜,不知道你的血是不是这个味道。”

     地窖里,散乱着堆着一些大白菜,在里面还有一个冰窖,气温很低。

     小桃红的身子抖了抖,脸颊苍白,长长的睫毛颤动,在看到郭氏诡异的面庞时,极尽作呕。

     在床第之间,郭氏最喜欢压着他的头,扭动着肥胖的身躯,让他喘不过气。

     小桃红被郭氏压在身下蹂躏,被迫亲她永远带着猪大肠味道的臭嘴,有时候,还能在她满口黄牙上发现几片菜叶。

     那一年,不堪受辱的小桃红在小倌馆里逃出来,被人追捕时,走投无路,上了郭氏的马车。

     彼时,郭氏刚成为新寡,心内抑郁,她第一眼见了小桃红很是喜欢,救他的同时提出条件,五年卖身契。

     小桃红以为只是单纯做工,很是感激,谁想到,从龙潭出来又进入虎穴。

     没有多久,郭氏露出本来的面目,威胁小桃红,只要不答应献出*,便通知原来的小倌馆,把他带回去。

     小桃红知道,逃跑又被抓回去,定然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为了能活下去,他答应郭氏的要求。

     有时候,和庄上的下人,佃户家的汉子一起玩弄郭氏。

     这种*的荡妇,离了男人不能活,会对他产生情爱,怎么可能?

     小桃红不相信,他已经受够了,认识春儿,他才知道,原来世间有那么多美好和纯真。

     只是,他和她,相识的太晚。

     或许死了也好,下辈子投身好人家,希望有个疼爱他的爹娘,他会一直等着春儿,再续前缘。

     他的身上,有一处刺青,那是为了春儿留下的印记。

     听说,有刺青的人,下辈子投胎也会带着,这样,春儿就不会找不到他。

     在决定远走高飞的那一天,小桃红做了最坏的打算。

     距离五年的卖身契,只剩下一个月,他早就想逃离这个地方,等郭氏找到他,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远行的马车,已经在车马行定做,里面放着软软的垫子,他是舍不得让春儿受半分苦的。

     思来想去,小桃红还是没有下决定。

     即便是春儿的爹娘狠心,她始终没有什么怨怼,甚至会傻傻地以为,能遇见他,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他带着她远走高飞,那春儿的爹娘会不会被郭氏抓走?春儿,应该是放心不下的吧?

     小桃红最后掐灭了提前离去的想法,到临死前,他仍旧隐瞒下来。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郭氏下不去手,她的手在颤抖,不只是肉欲,这么久的陪伴,他交付的是*,她却动了心。

     “春儿,来世再见,你别傻傻的找不到我,要照顾好自己,一切以自己为先,知道吗?”

     郭氏手上的尖刀淌着血,滴在小桃红的脸上,让他多了妖冶的美,他的眼神是那么温柔,里面如百花盛开的春天,正如她的名字。

     “恩,我一定会找到你。”

     春儿没有哭,既然决定了跟随,她多了一抹决然之色。

     一句话,刺激得郭氏发狂,尖刀贯穿着心脏。

     小桃红没有尖叫,他的眼睛里带着解脱,一直看着春儿的方向。

     两个人四目相对,一直到他没了呼吸。

     郭氏的下人见南平王妃插手,在公堂上实话实说,分尸不是一个人来完成,参与者互相举报。

     张举判郭氏斩立决,莫颜盖上印鉴,直接派人斩杀了郭氏,以免夜长梦多。

     这种人,没必要活在世界上,到地狱去赎罪吧。

     解决了此案,早已过了晚膳的时辰。

     看来,今日是无法出城了。

     夜幕降临,抚平了白日的燥热,案子解决,张举心头悬着的大石落地,请莫颜到县衙的后宅休息。

     得知南平王妃到百花县,府上最好准备,屋子都是重新布置,并且打扫过,焕然一新。

     张举把莫颜当做恩人一般,等着她救治自家夫人。

     “好。”

     莫颜应允,通过几次接触,她发现张举是个不错的官儿,一身正气而又不失圆滑。

     和爹爹不一样,张举真的对钱财没有多大的概念,百花县的百姓们安居乐业,杀人分尸的惨案,自从他当了县官,没发生过一起。

     张举做了百花县县令十个年头,没能更进一步,穷书生当官,底子薄,京都无人照拂,没机会晋升。

     莫颜答应为张举夫人看病,为结个善缘,以张举的能力,在京都做个三品大员没问题。

     凭着这么多年的积累,一定能治理好一方水土。

     她存了私心,想把他发展成为自己的手下,百花县是汴州的第一县,距离京都近,有什么消息都能传过来,若是她在外,也好有个消息渠道。

     县衙后宅的面积狭小,只有两进小院,带着一个花园。

     花园里都是鲜花,夜晚带着一股浓郁的香气,沁人心脾,等候晚膳的时候,莫颜用了一小块鲜花饼。

     府中并不富裕,丫鬟婆子只有十人左右,这对一个县令来说,太少了。

     “王妃,下官招待不周,府上着实有些寒酸。”

     张举非常难为情,他的俸禄不多,平日也能有点大户人家送的油水,因夫人卧病,银钱都用在请郎中诊治和抓药上了。

     他的夫人是一户商户人家的闺女,有一些陪嫁,可他说什么都不让夫人变卖陪嫁,只靠自己咬牙挺着。

     “张大人不必客气。”

     桌上几个大菜,看出来是府上厨子绞尽脑汁做出来的,在蒸鱼的时候放上几片花瓣,鱼没有土腥味,多了淡淡的香气。

     “张大人,不若带着本王妃去看看你家夫人吧。”

     明日天不亮,莫颜要赶路,她不准备在百花县逗留,至于小桃红的案子,责令张举尽快斩首郭氏,不必等刑部批文秋后问斩。

     已经很晚了,到了百姓人家安寝的时候,他刚才派了丫鬟通知,让夫人晚一些睡,不然王妃诊治,显得很失礼。

     二人穿过一个小门,借着红灯笼照亮,一盏茶的功夫,来到主院。

     院中挂着几个灯笼,映照花朵是温暖的颜色。

     花的品种不同,被拼凑到一处,高矮不等,颜色相间,院子就是一个广口的大花瓶,这些花草有和插花一般的艺术感。

     张举的夫人,一定是个秀雅的女子。

     莫颜进入正院,门外的两个丫鬟立刻跪倒行礼,规矩不错,低垂着头,没有用余光偷看她。

     内室,传来几声轻咳,张举的夫人想要跪地行礼,被丫鬟搀扶着。

     “张夫人,你是病人,不必多礼。”

     莫颜快走几步上前搀扶,张举的眼里,多了一抹感激之色。

     “王妃……”

     张举夫人出身商户人家,第一次见到皇亲国戚,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自从生产后,出了月子就不爽利,慢慢发展到卧病在床,只要下地走动,全身上下关节疼。

     还有一些女子的隐秘,不好对郎中说,所以郎中开了方子,她坚持喝药,不见好,反倒比以前更严重。

     “张大人,麻烦你到外面等候。”

     莫颜观张举夫人的面色,结合刚才搀扶之中把脉,心中有了计较。

     “夫人生产之时,可有难产的症状?月子期间,恶露不止,是也不是?”

     张夫人面色一变,眼中激动,关于恶露,她一直没和外人说,就是自家老爷都没提起,只有身边从娘家带来的婆子知晓,求医问药,无任何好转。

     恶露不止不能行房,这让她非常苦恼,而张举又是个长情之人,她想把身边的丫鬟开脸做个通房,被严词拒绝。

     张举夫人扑通一声跪在床上,忍着身上所有关节错位扭曲的疼痛,哭泣道,“王妃,您莫非真是神仙转世不成?”

     王妃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个城的瘟疫都治疗好了,她多了信心。

     “是不是本王妃可不知道,不过你的病症只是小意思。”

     莫颜轻笑一声,让一旁的婆子找来笔墨纸砚,张举夫人其实得的不是大病,俗称产后风,民间也叫月子病。

     中医认为本病的主要发病机制是产后营血亏虚,经脉失养或风寒湿邪趁虚而入,稽留关节、经络所致。

     张举夫人产后余血未净,流滞经脉,伤气动血,或因感受寒热,寒凝或热灼致瘀,瘀阻经脉、关节,发为疼痛。

     关于产后风,也分为几大类,血虚,血瘀,外感风寒等,对症下药,每一类都有不同的方子。

     莫颜看了一眼郎中开的药方,是当做外感风寒来治疗,这样经脉中滞留血瘀未去除,所以没有多大的效果。

     血瘀症肢体关节疼痛较重,痛有定处,麻木、发硬、重着,屈伸不利,伴恶露量少,舌暗、苔白,脉弦涩,方用秦艽、羌活、地龙、鸡血藤、桃仁、红花、川芎、当归、香附、益母草、牛膝、五灵脂、蒲黄煎的身痛逐瘀汤加减。

     “一副十二天,一准好,再加一剂巩固。”

     莫颜叮嘱几个平日里的注意事项,张举夫人听得很认真,再次磕头,被莫颜阻止。

     这年头女子不易,得了病有苦难言,尤其郎中多是男子,难免讳疾忌医。

     莫颜突然萌生出一种想法,想要多培养几个女郎中,这样很多病症,女子直接求助于女子,就没了难言之隐。

     第二日天不亮,莫颜乘马车离开百花县,张举跪到城门处,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直到马车远去。

     许多年之后,张举居庙堂之高,回忆当年不过是个小小的百花县令,因为小桃红的案子,改变他的一生,他很庆幸自己行的正坐的端,才能入了南平王妃的眼,以至于以后的仕途,顺风顺水,步步高升。

     马车出城,莫颜吩咐车夫抄小路,追赶万俟玉翎的人马,在荒郊野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春儿拎着一个小布包,一边走,一边用帕子擦额角上的汗水,停下来,她强迫自己吃下几块糕饼。

     小桃红留下的银钱,官府全部返还给她,如今郭氏要被斩首,她只想带着小桃红的骨灰,到一处幽静的山野间,那里是一片净土。

     怀里抱着一个小坛子,里面是小桃红的骨灰,放在胸前,她好像能拥住他一样。

     “春儿,你要去哪里?用不用本王妃带你一程?”

     山间多蚊虫,有毒蛇流窜,并不安全,莫颜不自觉地多了一丝关心,或许是怜惜天下有情人吧。

     人有悲观离合,相聚的时间那么短暂,为何不珍惜眼前人?

     有人说,情深意重或相逢陌路,来世,都不会再见。

     就让春儿期待来生吧,这是她唯一的信念,莫颜不想打破这份最后的美好。

     春儿缓缓地下跪,给莫颜磕头,她摇摇头,要自己带着他,去需找世外桃源。

     马车行了一夜,莫颜陷入深深的思考,最后觉得太费神,被迫放弃。

     大队人马行的太快,一直到三天之后,莫颜才追上,白日里,她腻在万俟玉翎的身旁,抱着他的腰身不撒手,他处理军务,她就在一旁静静地观看。

     “皇上派袁焕之去北地,不是等于纵虎归山?”

     提起袁焕之,莫颜牙根痒痒,恨不得把他一掌直接拍死,但是这人,现在留着还有用。

     “袁焕之的私兵已被收编,他去北地,孤立无援,定会投靠蛮族,露出狐狸尾巴。”

     万俟玉翎画了一个人物关系的草图,之所以没有立刻斩杀袁焕之,是种种迹象表明,袁家是万俟家暗卫之一。

     袁焕之在明处,暗处有暗卫们操控,可以肯定,暗卫中有人做了叛徒,到底是袁家一支,还是另有其人,说不准。

     与此同时,京都护国将军府。

     袁焕之已经接到皇上的任命,他心情格外好,夜里抱着阿苏的时候,安慰她,“阿苏,我们就要回家了。”

     家,只有北地蛮族部落是家,日后,大越也是家。

     脱离气息压抑的京都,是袁焕之早想做的事,他准备唱一出空城计,慢慢转移手下人马。

     府上,最后只留下夏若雪和玉瑶郡主,这两个没脑子的贱货,就让她们斗去吧!

     从成亲拜堂到现在,他进入二人院子不超过五次,这五次,还是迫于皇上和永平侯的压力。

     不知道为何,以前还可逢场作戏,后来,他越来越腻味了。

     尤其是在看到阿苏水润的眼溢满委屈又极力忍耐的神情,袁焕之会发狂,处于崩溃的边缘。

     阿苏是蛮族部落的公主,为何不远千里离家,只为没名分地跟在他身边?

     什么玉瑶郡主,根本就不是皇家血脉,不过是于家的小婊子,就连这个皇上,都是冒牌货,当他不知情?

     夏若雪就更不用提了,比一般的市井人家的闺女不如,惺惺作态,故作高贵,在床上不是照样求着他?

     袁焕之烦了,他给夏若雪和玉瑶郡主下春药,春药使人神志模糊,然后找和他*分相似的替身上阵,他搬着一把椅子,喝着茶水看热闹。

     高傲的玉瑶郡主,搔首弄姿,和一条哈巴狗似的,哪有平日里半分尊贵的模样?

     有时候,替身兴致高,会把二人叫到一起玩弄。

     袁焕之当然不会错过看好戏的机会,拉着阿苏观看,每次阿苏总是羞涩地往他怀里钻。

     场面火爆,刺激地让人流鼻血,玉瑶郡主和夏若雪争先恐后,甚至大打出手,彼此撕扯着头发。

     “真是放荡啊,哈哈!”

     袁焕之哈哈大笑,内心畅快,他要离京,不需要求任何人,原来的低声下气,必须报复回来。

     床榻上,玉瑶郡主扇了夏若雪一巴掌,“毁容的破烂货,还想跟本郡主争男人?”

     玉瑶郡主说着,跨坐在“袁焕之”身上,她的身体要炸裂,迫切地需要止火。

     夏若雪捂着肿痛的脸颊,神智有短暂的清醒,她不明白怎么和玉瑶郡主在一处。

     可是,清醒只是暂时的,片刻后,如潮水般的酥麻感淹没理智,她冲上前,推到玉瑶郡主。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没爹没娘的孤女,还真当自己是郡主了?”

     夏若雪只觉得脑门火热的,她啐了玉瑶郡主一口,大骂,“你姓于,不姓万俟,别给点好处,祖宗都不认了!”

     “哈哈,阿苏,你看看,这就是平时高贵的玉瑶郡主和永平侯千金。”

     袁焕之笑得前仰后合,连连抚掌,指着床上激战的三人,“哎呦,找准自己的位置,又和谐了!”

     纱帐被一只玉手撩起,画面*,空气中漂浮着*的味道,可以看见女子半裸着身体,她的小腹微微凸起。

     “袁郎,玉瑶郡主有身孕了吧,她这样,真的没有关系吗?”

     阿苏看了一眼,面颊滚烫,依偎在袁焕之胸口处。

     “又不是我的孩儿,就算是,没了就没了。”

     袁焕之毫不在乎,不是阿苏生的,都是贱种,他不会给那个孩儿出世的机会。

     明天就要离京了,到时候爹娘通过地道转移出城,一切安排妥当,护国将军府,就送给两个小贱人了,这回,想捅破房顶都没人管!

     一夜未眠,第二日,袁焕之离京,出乎意料,大街上没有一个送行的百姓。

     “他妈的,人都死哪去了?”

     街道上,空无一人,等了好久,才能看到一个匆匆赶路的商人,风尘仆仆,一看就是外地来的。

     “将军,怕是天热,百姓们都在家避暑。”

     手下磕磕巴巴,说着违心的话。

     一大早,正是百姓们上街采买的时候,天能热哪去?

     万俟玉翎离京,下着小雨,百姓们冒雨送行,京都的人都挤在城门口,到了他这里,连个活的都找不到。

     袁焕之最喜欢比较,气炸了肺,口不择言,指着墙根处流窜的一只肥老鼠,怒道,“去,把这只老鼠抓来,为本将军送行!”

     下人呆愣地站在原地,直到屁股被踹了一脚才反应过来。

     墙角的大老鼠看到有人接近,跐溜一下蹿到洞里,露出个小脑袋,眨着黑豆似的小眼,呲牙对着袁焕之等人挑衅。

     停留一刻钟,还是无人送行,袁焕之揉揉发疼的心口,灰溜溜的离去。

     李月娥站在暗处冷笑,袁焕之以为就这样能和阿苏双宿双飞?

     她不是傻子,得知了他的利用后,只剩下恨意。

     至于百姓们为什么没来送行,都是她的“功劳”。

     沿途的风景再好,在接连十天看的都是荒山野岭之外,莫颜也腻味了。

     马车上闷热,和蒸笼一般,只有在夜晚停歇,莫颜和万俟玉翎找到一条僻静无人的小河,二人在月光下共浴。

     或许是要离别,两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莫颜恢复话唠本性。

     “我做的糕点,你一共就吃过三块。”

     小心眼的她,记在心里。

     为了学习制作糕饼,一向小气的爹爹都批准厨房多采买,她则是被李嬷嬷磋磨,用心记下各种繁复的过程。

     “你确定你做的糕点,是为我准备的?”

     万俟玉翎忍不住掐了下莫颜的脸颊,粉嫩的能掐出水来,看她小鹿一样的无辜眼神,更是产生把她揉在身体内的冲动。

     莫颜摸摸鼻子,那些糕饼最后都进了她的肚子。

     市井中,把南平王传言太高冷,不喜多言,当然,你不可在他身边聒噪,否则可能永远张不开嘴。

     莫颜被爹娘惊吓,爹爹在出门之前还嘱咐她,若是忍不住想要说话,就用点心塞嘴巴。

     于是,做的点心都进了她的肚子。

     “还是怪你!”

     所有的错,都是皇叔一个人的,她就算犯错,也是皇叔造成的。

     “好,怪我。”

     万俟玉翎无条件地宠溺。

     市井中传言没有差错,他喜欢安静,喜欢一个人,喜欢沉默,但是在遇到她之后,颠覆一切。

     他喜欢听她说八卦,喜欢她陪伴,只要有她在。

     “在军营,我不在,你提放着点美人计。”

     听说南边小国女子秀美,有不少青楼红牌都是那边过来的。

     莫颜不怕万俟玉翎会被勾引,而是防着对方使用下三滥的手法,戏本子就是这么唱的。

     “这是师父给的药丸,春药和迷药的解药。”

     莫颜献宝似得掏出一个小瓶,浓缩的都是精华,只要一粒,药效是三个月,足足够用。

     “为夫定会守身如玉,娘子大人放宽心。”

     万俟玉翎做保证,心中荡漾起甜蜜。

     他只希望,战争能快些结束,他将用所有的时间,与她厮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