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11章 烧死她!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进入年关后,聊城迎来一次降温。

     一连下了两天的滂沱大雨,很多百姓人家地势低,雨水进入到屋子里,只得用水桶,木盆等运水。

     莫颜住的小院地势高,夜晚还要用炭盆熏着,不然那床铺上的被子,总觉得像洗后未干一样,人在潮湿的环境中,很容易得病。

     一场大雨,淹没士兵的营帐,最近两天,万俟玉翎留在军中大营指挥,时而派人来问候情况。

     慕白和洛荷到来之后,为了方便行事,出高价买下隔壁的院子,莫颜终于不用在深夜里被骚扰,那床板摇晃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过。

     有时候,莫颜也会想,那是因为洛荷月份大,行房有危险,所以慕白只能忍着。

     院中的花草被大雨肆虐,变得残败,花朵全部碾落成泥,只露出花瓣的一角。

     往年年关,正是采买年货的时候。

     莫颜派人给爹娘送了年礼,一共几辆马车的吃食和酒水,跟着商队一起直奔京都。

     关于购买年货,莫颜想亲力亲为,这样才有过年的乐趣。

     “以往过年,奴婢的娘都会炸年糕,然后沾糖霜,可好吃了。”

     胖丫咂咂嘴,一脸怀念之色,前几天送走爹娘,她把工钱和红包都给了爹娘带走,让他们帮存着,万一以后嫁人,她要自己出嫁妆。

     京都,西北的明州,靠近北地的楚州,过年都有不同的习俗,在吃食上,百姓们很讲究,一年有难得的时候休息,绝对不会亏到嘴。

     就是穷苦人家,也要割上点肉,包饺子,炸肉丸,庆祝过年。

     “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习俗。”

     莫颜没打听过,她打算按照以前习惯,年夜饭之后包饺子,守岁,这可能是小包子出生之前,过的最后一个年,明年这个时候,她就要当娘了。

     前世没谈过恋爱,到大越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万俟玉翎。

     要当娘的人,莫颜在心理上还没做好准备,有时候她会怕,怕自己教育不好小包子。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民间的俗语,说的句句在理。

     “王妃,奴婢也会做年糕,不如做点,留着平日做糕饼点心,吃几块。”

     胖丫吞了吞口水,提出自己的意见。

     怀孕以后,莫颜比从前能吃,听说有年糕吃,她忙不迭点头,“那正好,等下晌咱们上街转转,采买点糯米回来。”

     下了两天大雨,集市上的小摊贩没出摊,想要吃点菜蔬,只能冒雨去杂货铺子买,蔬菜也不知道放了几天,蔫头耷脑的不新鲜。

     “王妃,路上滑。”

     墨冰站在一旁,如隐形人,她尽职尽责提醒,“您还是等两天再出门为好。”

     莫颜怀是双胞胎,又是头胎,要处处小心谨慎。

     聊城虽然是南平王的地盘,现在两国开战,有些混乱,谁晓得会不会遇见敌方的刺客。

     “唉,那好吧。”

     几天没出门了,只能坐在窗边,看院中那么一小块地方,和坐井观天差不多,莫颜坐不住。

     洛荷在,两个孕妇能聊聊天,一起做针线打发时间,顺便谈谈未来对孩儿的教育问题。

     “若是女儿,就给她最好的一切。”

     女娃要娇养,如果生了儿子,让他自己经历风雨,见世面,不会娇惯,养成纨绔的脾气秉性。

     莫颜认同这一点,但是让她对小包子严厉,她做不到,一想到是从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是和万俟玉翎的结晶,她就心软得一塌糊涂。

     皇叔基因那么强,小包子总不会差吧?

     “小姐,要过年了,把表小姐留在阜阳县不好吧?”

     胖丫歪着头,想起吕蓉和季宝珠,提了一句。

     莫颜想接人过来,这样也不能留洛祁一个人在阜阳县,半路上为确保安全,需要派士兵们去接人,她得和皇叔大人商量。

     “小院就这么几间房,不够住,得安排在隔壁。”

     洛荷和慕白只占用一间屋子,隔壁院落有正房和厢房,稍作整理,就可以住人。

     聊城和阜阳只几天的路程,气候却大不相同,洛祁身子弱,换一个地方,很容易感染风寒。

     洛峰派人严密追查洛祁的下落,不敢轻举妄动。

     己方商议过后,决定等洛荷生产之后,再安排洛祁回大吴。

     夜深人静,万俟玉翎才从军中大营归来。

     莫颜半睡半醒,听见轻微的动静,她突然精神了,揉揉眼睛,坐起身,在后背放了一个大引枕。

     “是不是吵醒你了?”

     万俟玉翎几乎是悄无声息地进门,他上前两步,拉开床边的纱帐,见莫颜面色如常,这才放心。

     “没有,我也是才睡下。”

     屋中有淡淡的血腥气,虽然被掩盖,莫颜还是敏感地嗅出,她抬头上下打量万俟玉翎,问道,“你受伤了?”

     “没有,沿途杀了几个小毛贼。”

     万俟玉翎眼中古井无波,说得云淡风轻。

     事实并不是如此,对方一共十多个黑衣人,无论是隐藏还是夜袭的功夫都非常高,绝不是原来的那些乌合之众。

     若不是早得到消息,他一个人应对费力。

     “聊城并不安全,或许有人浑水摸鱼,所以太阳落山之前,务必要回来。”

     万俟玉翎不能保证时刻陪在莫颜身边,他的一颗心悬着,把自己身边的暗卫,全部调配到小院周围。

     隔壁有洛荷和慕白,带着几个高手,万一出事,彼此间可相互照应。

     “恩。”

     莫颜郑重答应,有身孕后,身体脆弱,她要谨慎再谨慎,不然就不是一尸两命的问题。

     莫颜还想说什么,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她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在不停地回放,皇叔大人说,忘记说明不够重要。

     第二日一早,床边已经没有了余温。

     莫颜浑浑噩噩地起身,她惊讶地发现,前几天做的裙子,肚子那里又紧了一圈,也就是说,她肚子大了。

     “奴婢做针线快,给您改改吧。”

     墨冰找了一件最近做出来的裙子,在腰部预留的位置放下尺寸,莫颜觉得松快了点。

     这么大的肚子,生过之后,肚皮会松吧?听说现代产妇都有塑形的腰带,配合精油按摩可以起到紧致作用。

     莫颜爱美,她画了个草图,让墨冰帮着找找,坐月子期间,恢复身材很重要。

     “今儿是腊八节了?”

     早膳有一碗腊八粥,莫颜恍然大悟,“墨冰,你找人去给王爷禀报一声,问问何时派人到阜阳县接人。”

     连日来大雨,山野中泥泞,路不好走,得做好提前准备。

     “王妃,王爷临走前交代过,让您不必忧心。”

     万俟玉翎早已做了妥善安排,他想告诉莫颜的时候,莫颜已经睡着了。

     腊月初八是个好天,太大阳,在小院里就能听到门口处的喧闹声。

     沉寂几天的百姓们带着小篮子出门赶集,置办年货,买足够的粮米之物。

     北地严寒,冬日里大雪封山,习俗和聊城不同,他们习惯在大雪之前做采买,然后把肉食等埋在雪地里,这样能放到开春。

     聊城天气暖和,采买年货的时间要晚,腊月初八,刚好是一个开始。

     集市上人来人往,墨冰和胖丫怕莫颜被冲撞,一前一后开路。

     莫颜被保护在中间,走走停停,集市上的小摊贩大多是附近村里人,卖自家的粮米,菜蔬,菌类,还有活着的鱼虾等等。

     “祖传秘方做的五香花生,好吃的五香花生!”

     前方一个身材高大的妇人在吆喝,招呼过往的百姓,“来来来,尝一颗,不买尝尝也没关系!”

     有了便宜,大多数百姓都接受了花生,很多人表示味道好,会停下来购买,也有人无动于衷,继续前行。

     妇人很会做生意,称重的时候还不忘记和主顾聊上几句,说说拜年的吉利话。

     有些人生意人很拘谨,像个木头人,一言不发,摊位前要冷清的多。

     莫颜注意的是卖花生妇人旁边的年轻人,头上戴着书生的方巾,面前摆放一摞子书,看样子是来卖书。

     这年头,书本金贵,百姓人家哪里念的起书,都是大字不识的睁眼瞎。

     在到处都是烂菜叶子的集市中卖书,很违和。

     莫颜处于好奇心,停下来翻看两页,这一看立刻眼睛一亮,迈不动脚步。

     其中有一本书是坐月子期间如何恢复身材的食谱,有几样莫颜曾经听说过,所以觉得这本书很靠谱。

     “怎么卖?”

     莫颜见书生沉默不言,主动问道。

     “五十两银子。”

     书生报完价,再次沉默,这些书籍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贝,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卖的。

     五十两,对比书中的价值,真的很便宜。

     “什么?”

     胖丫很激动,惊叫一声,对着书生道,“你确定你不是想银子想疯了?”

     “胖丫。”

     莫颜开口训斥一句,胖丫立刻低头,但是不忘记站在莫颜的身后,帮着她抵挡拥挤的人潮。

     五十两,再便宜不过了,莫颜不想占便宜,她知道祖上传下来的物件对子孙的特殊意义。

     “不如这样,五十两银子我没意见,你的书我找人摘抄一份,这原本,抄完就还给你,你留个地址吧。”

     莫颜又在书堆里挑挑拣拣,没有适合她看的书。

     书生不相信能有这等好事,张大嘴巴,惊讶好久,这才苦涩地一笑,“谢谢这位善心的夫人,不过这本书,小生可能用不到了。”

     “为何?看落款的年份,应是祖传之物。”

     莫颜犹豫了下,她想实在不行,就让墨冰记下书中的几个方子和菜谱。

     “唉,一言难尽。”

     书生见莫颜是个面善的,他心里苦,想找人倾诉,不自觉地吐露心声。

     他本名于谦和,家在聊城城郊的于家村,家中原本小有田产,后来家到中落,爹娘沾染恶疾而亡,只留下他一根独苗。

     村里人都说他家以前干了缺德事,所以遭到报应,背地里议论,他也会沾染恶疾而亡。

     于谦和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生,偶然听见谣言后,找村中的长舌妇人理论,因为此事,闹出好一通官司。

     古人迷信,最惧怕的就是发誓和诅咒。

     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于谦和性子耿直,想到去世的爹娘,不禁潸然泪下,一怒之下,跑到衙门告官。

     结果,自然引发村里群众人的记恨,那些人动不动就在于家门外拉屎撒尿,要么就是乱涂乱画。

     “真不是东西,诅咒别人还有理了?”

     胖丫掰了掰手腕,发出清脆的响声,义愤填膺。‘

     爹娘沾染恶疾,这书生就够难过了,村中人还要在他心口上扎刀子。

     “小生爹娘原来做生意,小有积蓄,村里有人上门借粮,借银子,他们从不拒绝。”

     于谦和嘴角苦涩,爹娘的性子软弱,良善,后来家道中落,还是尽量帮助村中人,想不到却在死后被流言污蔑。

     斗米恩,担米仇,莫颜了解,一个人总是付出,长此以往,会被当做理所当然。

     在她看来,于家村都是一群白眼狼,不在村里呆着也罢。

     “所以,你想离开老家,准备到哪里?”

     到处战乱,定是要用到银钱,莫颜把书递给墨冰,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速记。

     本来,莫颜也可以,但是怀孕之后,得了健忘症,人也变得傻乎乎。

     “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于谦和酸了几句诗文,继续道,“求夫人买下书,小生今日就离开,晚了怕不安全。”

     “哦,你们村人还能不让你离开?”

     莫颜火冒三丈,平时她根本不爱多管闲事,怀孕后,个性敏感,心里总觉得窝火,想要找个途径发泄。

     她平生最讨厌就知恩不报的白眼狼,极其厌恶!因为,莫颜曾经深受其害。

     以前在现代,每次给一个女同事打饭,因为莫颜是法医,找不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好不容易有人给她抛出橄榄枝,她很珍惜,愿意为对方做力所能及的事。

     莫颜一直在不断付出,她以为,只有付出才能维系这段友情。

     直到有一天,她连续加班三十六小时,累倒在解剖台上,对方打电话让她去打饭,她第一次开口拒绝,得到的是“娇气,矫情”等评价。

     付出那么久,只有如此残酷的字眼。

     “唉,夫人,不满您说,小生确实是受到诅咒的。”

     于谦和眼眶红了,站在街道上失声痛哭,引得来往的百姓们驻足。

     莫颜黑了脸,这样会被误会她欺负于谦和。

     “于书生,你怎么在这里,赶紧回去吧!”

     一个好心的大娘擦了擦汗,气喘吁吁,“快快快,回去晚了,你媳妇和闺女要被烧死了!”

     大娘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两眼失神,“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什么!”

     于谦和双目充血,眼睛闪着寒光,他不过就出来这么一小会,就有人把主意打到他家人身上!

     “我们这有马车,带你回村。”

     周围议论的百姓,有不少临近村子的,不停地叫骂,“于家村那些黑心肝的,早晚遭报应啊!”

     于谦和点点头,也管不得那么多,委托送信的大娘帮着看书摊。

     大娘抹着眼睛,“好孩子,快回去吧,万一回去晚了……”

     说着,哽咽了,于家老两口都是好人啊,咋摊上那么些个吃人的村人。

     情况紧急,莫颜顾不得太多,让于谦和暗一坐在车架两侧,由于谦和指路,火速赶往于家村。

     “王妃,烧死,烧死是什么意思?”

     胖丫颤抖着说出两个字,脑海中回响一个妇人带着小娃,在火堆中的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大越早已禁止私刑,可能偏远地区的百姓们并不知晓,活活烧死人,是不是太残忍了?

     莫颜靠在车壁,身体像被掏空一样,突然没了力气。

     “您是不是不舒服?”

     墨冰倒了一杯水,又打开马车中早已经准备好的糕饼。

     “无事,刚才肚子动了几下,我感觉是宝贝和宝宝让我去一趟。”

     这两个小包子,平日很老实,邪门的是只有她和万俟玉翎亲热,才会动几下抗议。

     刚才那位大娘说于谦和的媳妇和孩儿要被烧死,莫颜的肚子就连续跳动好几下,好像两个小的在翻跟头。

     于家村不算远,也就不到半个时辰,马车进入村口。

     村中一个人都没有,家家户户门口敞开,却看不到院子里站着人。

     于谦和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勉强控制自己,指着一个方向,那边有空地,平日村里开会的地方。

     莫颜打开车窗,远远的,看到一片火光。

     早晨明明是大太阳,现在却阴暗下来,天空中翻滚着厚厚的黑云,让人多了沉闷。

     村民们点燃着火把,一个妇人被捆绑在木头桩子上,在她怀里,抱着一个襁褓。

     尽管如此,妇人仍旧怜爱地看着怀中的小娃,那目光充满母爱的温柔。

     “烧死妖怪,不然要祸害我们于家村!”

     “对,姓于的书生就是扫把星,娶个兔子精,咱们没好日子过了!”

     远处的天空,只有云层和云层中缝隙有一处光亮,村民们手里举着火把,似乎在进行某种仪式。

     前几日下了大雨,泥土松软,散发着腥气,四周环着冷风。

     胖丫给莫颜披上斗篷,主仆三人下了马车。

     幸好时间来得及,没有酿成惨剧。

     于谦和推开人群,快步向前,试图解下他娘子的绳索。

     他和他娘子明兰是订的娃娃亲,因为他家生意上损失钱财,对方的爹娘悔婚,想把女儿送给一个肥头大耳的员外做填房。

     明兰不愿,在婚前逃跑,来找于谦和,两个人办了一场没有任何人能作证的仪式

     还记得那天拜高堂,只放了两把空椅子。

     明兰性子柔和,夫妻俩都不曾红过脸,日子过得平淡却温馨。

     于谦和在明兰的劝说下,渐渐地捡起书本,若不是为爹娘守孝三年,他现在至少是个秀才。

     两个人曾经想过以后的生活,等于谦和中了秀才,他们就搬到聊城去,远离于家村这群牲口。

     于谦和找一家书院教书,明兰替绣坊做针线,日子不能说大富大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好。

     这一切,在女儿降生那刻被打破,稳婆抱着孩儿,想要摔死,大喊一声“妖孽!”

     因为孩儿天生唇齿是豁开的,有些像兔子,而正常的孩子嘴唇不是这样。

     很快,于谦和的闺女是个妖精变的,这种流言迅速蔓延,得到有心人证实后,村长决定把明兰和孩儿一同烧死。

     只有妖怪,才能生出来孽种。

     村里人一直密谋,而一个妇人回娘家,和娘家的爹娘说了,刚好那老两口曾经得过于家的恩惠。

     半夜三更地偷偷来给于谦和报信,于谦和又惊又怒又怕,这才决定白日去卖书,换得离开此地的盘缠。

     谁想到,他离开之后,村里人就抓了她的娘子和孩儿。

     “你们想要干什么!”

     于谦和被村民们按倒在地,他在挣扎的过程中,吃了不少泥土。

     “老实点,你媳妇和闺女都是妖怪,没烧死你就不错了!”

     村人冷笑一声,振振有词,“就是因为你家的妖怪,带衰了村里的运气!”

     “对,烧死妖怪!”

     村民们举着火把,呼声很高。

     冷风肆虐,吹散了明兰的头发,她的头发妖异地纷飞,冷眼看着一切。

     在看到自家夫君被按住之后,明兰眼眸中泪光闪烁,火把的光亮照在她的脸上,她笃定道,“你们一定会遭到报应,我会生生世世诅咒你们!”

     “臭婊子!”

     有人上前给明兰两个巴掌,一瞬间,明兰的脸颊被打肿,呈现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她的嘴角流着血。

     “时辰到了,烧!”

     村中大手一挥,根本不理会,于谦和双目充血,撕心裂肺地喊叫,“不要!”

     “慢着!”

     莫颜清了清嗓子,在墨冰和胖丫的搀扶下,走到前面。

     “去,把那女婴抱来,给我看看。”

     莫颜冲着胖丫使了一个眼色。

     于家村村民全部看过来,对于这个闯入者,众人竟然觉得有下跪的冲动。

     这位夫人肚子很大,要两个人搀扶,她面容妍丽却有不怒自威的气势,扫视一周,村民们缩了缩脖子,鸦雀无声。

     “你是谁?这里是于家村的事,和外人无关!”

     过年之前,必须解决了妖怪,让村民过个好年,村长对外来的闯入者很不爽。

     “天下人管天下事。”

     莫颜说得心不在焉,但是墨冰了解,这群人犯了王妃的忌讳,怕是没好下场。

     胖丫顺利地接过女婴,一路上踹翻了几个来阻止的村民,“您看,她的唇上是裂开的。”

     女婴很小,抱在怀中几乎没有什么重量,哭声微弱,如小猫一般。

     这种病症并不算多稀奇,典型的先天性唇腭裂,俗称兔唇,兔唇影响面部美观,因口鼻相通,影响发育,经常招致上呼吸道感染等病症。

     “笑话,关你屁事!”

     村长跳脚骂了几句,强硬地道,“你又不是我们村的,当然不会被妖怪害了,识相的赶紧放下人,不然……”

     村长眼中寒光四射,今日他们是铁了心的要烧死妖怪,要是这妇人不识相,那么就一起弄死了,反正村中都是自己人,谁也不敢说出去。

     “不然如何?”

     莫颜感觉对方眼里的杀机,觉得异常可笑,本来呢,他是想给这些愚昧的人留一条生路。

     现在看,有时候好心,真会为自己招惹祸端。

     有这样心思的人,缺少的是一个机会,万一莫颜只是普通人,今日就凶多吉少了。

     “那么你只能死了,只有死人才不会多管闲事。”

     村民听后,呼拉一圈,把几个全部围拢在圆圈之内。

     于谦和悲愤大骂,呕出一口血,他到底不愿意牵连无辜人,“你放了他们,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死。”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他不能和白眼狼一样,拖累好心的夫人。

     “你们有谁是觉得明兰和小女娃是不该被烧死的,有没有?”

     没有,空无一人,村民们骂道,“你脑子坏了吧!父债子偿,哪有罪名不是连坐的!”

     “那好,真好。”

     莫颜拍手大笑,声音冰冷,“记住,你们说的话。”

     “烧死她!”

     众人以为控制住莫颜,盯着被捆绑的明兰,这个斩妖除魔的仪式,需要全村男女老少传递火把,最后传到村长那里点火。

     稻草已经铺好,又撒了油,只要村长上前,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