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10章 一孕傻三年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聊城的冬日不比京都严寒,但是连日来的阴雨天,让人多了惆怅之感。

     和万俟玉翎相聚几日,莫颜按照临来时候交代的,她准备在农历十月底之前回去。

     阜阳县没有父母官,一切由师爷代管,而且局势紧张,万一大吴出兵,己方必须得有人镇得住场面。

     昨天晚上莫颜和万俟玉翎提出返程,遭到拒绝,皇叔大人的意思,既然来了,就别想着回去。

     阜阳和聊城之间,有几天的路程,她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不在他眼皮子底下,万俟玉翎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

     其他事情,可以由莫颜做主,但是这件事没的商量。

     至于阜阳,不缺少军需,征兵工作有条不紊,而新兵训练的担子落到刘副将身上,莫颜不用操心。

     大吴人手有限,有大部分军权在洛祁手中,洛祁不回大吴,那群人不会轻举妄动。

     前几天第一次胎动,往后越来越频繁,奇怪的是,每次夜晚夫妻二人想亲热,在关键时刻,肚子都要动几下打扰,每每闹得皇叔大人一身是火,不能及时消灭。

     近期又和南边小国打了一场,这次以己方胜利告终。

     虽是最终取胜,却建立在无数人战死沙场的基础上,这胜利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战场上,没有绝对的强者,因为无论是哪方最终取胜,无一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郎中救治士兵们的速度有限,很多士兵伤口得不到最快的处理,莫颜是个闲不住的人,她曾经帮助十几名士兵缝合伤口,一直到医疗箱里的羊肠线用光为止。

     阜阳暂时未开战,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把备用的医疗队伍调到聊城,而阜阳那边可以重新培养。

     莫颜找的绣娘手脚麻利,不但能应付最基本的外伤,还可以帮助士兵们缝补衣衫,一举两得,很得边关将士们欢迎。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之前为礼教所束缚,不让女子进军营的做法是错误的,有这些绣娘们,士兵们明显更轻松。

     在军中大营,有特殊的群体,这群女子毫无地位,是男子们发泄的对象。

     军妓们比普通妓女不如,普通妓女生活惬意,赚了银子可以享受奢侈的生活,万一运气好,被那个大户人家的老爷看上,赎身之后,得了一儿半女,后半生有倚靠。

     军妓多半是各地流放过来的女子,她们早被灌下绝育的汤药,在军中和士兵们吃食一般无二。

     狼多肉少,每日至少要接待好几人。

     莫颜曾经在护送伤兵回大营的时候看到军妓们外出,每个人都是满脸愁容,其中有一人,她看着面熟,曾是京都官家千金,因为其父犯事,家破人亡,斩首的被斩首,流放的被流放,女子为奴为婢,下场凄惨。

     莫颜和这位千金只有一面之缘,并不熟悉,所以她没多管闲事。

     罪臣之女,能来当军妓,总比到西北地区盐场强。对比起来,或许军妓更有出路。

     一场战争打个三年五载,结束时,军妓可获得自由,另外朝廷派发相应的赏赐,如若进了西北盐场,被人侮辱不说,想保留全尸都难。

     军妓的营帐,外面被红色的布料围着,加以区分。

     “王妃,既然那位小姐您认识,为什么不和王爷说说,放她出来呢?”

     在胖丫的眼里,妓女是最低贱的职业,让人看不起。尤其流落到军营中,更是个被人玩弄的下场。

     “若是我救了她,或许她活不下去。”

     莫颜叹气,她和那位小姐没交集,只是陌生人。

     在这种情况下,她是高高在上的南平王妃,而那人是自尊被踩在泥里的人,反差太大,莫颜救人,那位小姐一定会感激吗?

     实则不然,或许,被熟人撞破最窘迫的时刻,那位小姐羞愤欲绝,说不定产生了自尽的心思。

     在这里,一视同仁,身份已经不重要了,就让她抱有美好的幻想,等候重见光明的那一天吧。

     胖丫似懂非懂,王妃说的非常有道理,有时候好心救人,其实是害人,把对方推到深渊。

     “管闲事,也是一门艺术,和本王妃学着点。”

     莫颜嗔了胖丫一眼,这丫头可塑性非常强,看着憨厚迟钝,实际上有常人无法理解的直觉。

     罂粟花,几乎京都未出嫁小姐都喜欢她的妖冶迷人,而胖丫不喜欢。

     挺着大肚子,去哪里都不方便,莫颜出入坐马车,车夫是万俟玉翎身边的暗卫,第一高手暗一,他现在被送给莫颜做车夫。

     暗一时常被称呼小一,他可是南平王身边暗卫第一人,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打杂的小喽啰了!

     可是,就这样,暗三和暗四还很羡慕他。

     跟着王妃,有口福,而且,没准将来能找个媳妇,他们想做车夫,武功不如暗一,被淘汰了。

     暗一习惯夜晚现身,就和鬼魅一样,他想,对于吃食方面,他不上心,若是能找个媳妇,每天晚上搂着一起睡觉就好了!暗一的出现,给莫颜增添不少安全感,她知道万俟玉翎为了她,付出心血。

     他怕她睡觉压迫内脏和神经,每日晚上醒几次,特地帮助她翻身。

     进了农历十一月,莫颜怀孕五个月,肚子有一般要生产的妇人大小,走路必须扶着后腰,出行要胖丫和墨冰两个人扶着,每天都感觉在带个球走。

     得知自己现在的情况,莫颜不敢逞强,万一在回阜阳的路上遇到劫杀,她不确定可以保护小包子,没有万全把握,她不敢冒险。

     “王妃,聊城知府夫人派婆子给您送了几样糕饼,说是府上厨子的拿手特色。”

     婆子进来通报,拎着个食盒。

     打开之后,里面是几样精致的点心,呈花瓣,桃心状,还有聊城的一绝,打糕,确实都是莫颜喜欢的口味。

     “奴婢给王妃磕头。”

     一个二十岁左右清秀的大丫鬟下跪,磕了三个头之后,自觉地起身,给莫颜介绍糕饼的用料,上面黄色的点缀是厨子研究出来的橘子酱,味道很好。

     “恩,替本王妃谢谢你们夫人。”

     莫颜点点头,端茶送客,“聊城开战,本王妃这里地方窄小,就不请你们夫人来做客了。”

     “您真是太客气了。”

     丫鬟连连摆手,道不敢,恭敬地退下。

     糕饼的样式美观,有些不比京都御膳房差,可见聊城知府家的厨子一定是精通此道的大师。

     来到此地后,聊城知府夫人时不时地派人送东西,莫颜不会当众打脸,她会收下,然后处理掉,她一个孕妇,怎敢吃外人送来的东西?

     就好比在后宫中,送吃食方面颇为忌讳,听说知府夫人出身商户人家,想来也不懂这些规矩。偏生碰上莫颜这么好性子的,傻人有傻福。

     万一是个疑心病重的人,不仅是知府夫人,就连知府也会吃挂落。

     “王妃,这盒糕饼真好看,您不吃吧?”

     胖丫吞了吞口水,盯着点心,强迫自己抬起头,不为吃食所诱惑。王妃说,京都好吃的东西更多,她想吃老字号的核酥。

     “不吃。”

     莫颜回答得很干脆,她现在的吃食全部交给墨冰,胖丫,还有一个婆子打理,这些都是得用的可靠人,她不能为了口腹之欲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哦,对了,胖丫,你爹娘是不是来看你了?”

     莫颜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头,她现在反应迟钝,前几天记得胖丫提起过。

     “恩,昨天晚上到了聊城,就住在胡同口不远的客栈。”

     胖丫搓了搓手,白日里她要服侍王妃,只得晚上才能去客栈和她爹娘说话。

     胖丫爹娘是疼女儿的,当初把她换大米是为她能吃饱,迫不得已。

     在拿到粮食之后,张权还惦记留给胖丫吃,被莫颜拒绝。她堂堂一个南平王妃,还会缺那点米粮不成?

     那么多卖儿卖女的,莫颜一眼看中胖丫,可能是所谓的缘分吧。

     看情况,今年过年应该留在聊城,所以趁着没到腊月里,张权的爹娘放下手头上的事,背着小包裹,从阜阳跋涉而来。

     “今儿我不出门,不用你伺候,胖丫你去陪陪你爹娘吧。”

     有爹娘在眼前多好,墨冰准备了几样自作的小菜,莫颜让胖丫带着糕饼,和她爹娘一起享用。

     胖丫走后,小院立刻安静多了。莫颜托着腮坐在内室的窗边,品茶赏景。

     冬日里也能看到绿树成荫,真好。

     就和京都的秋日一般,一场雨,枯黄的树叶纷纷落下,掩埋在泥土里,屋前的种着耐寒的花草,只要打开窗户,就有一股清香袭来。

     前几天,莫颜收到娘吕氏的信,信中大发雷霆。

     大哥莫轻风溜了,一连几日没回家,吕氏到京都城门查看登记,才知晓莫轻风已离京。

     看方向,是向着北地去的,吕氏差点气炸肺。

     莫轻风的确上陈国公府退亲,阳奉阴违,眼瞅着要过年,自己一声不吭地跑了,吕氏到书房翻了半天才找到一封书信。

     莫颜垂眸,大哥也是个有主意的,三兄妹似乎都一直让爹娘操心。

     娘并非不是个开明人,当初也只是说希望大哥在明面上退亲,那么暗地里如何做,至少和娘亲商量一下吧?

     大哥先斩后奏,明显防着娘吕氏,莫颜能体会娘的心情。

     可能是有身孕的关系,她更能体会出女子的不容易,特别是当时吕氏生她难产,差点一尸两命,以后再也难有孩儿了。

     莫颜给吕氏回信,说了很多自己在阜阳和聊城的小事,以及怀孕以来的各种苦恼,吕氏永远都是她的支撑者,背后的坚定力量。

     与此同时,莫颜写信给陈英,她不确定大哥的行程,把京都家里的事告诉陈英,希望她能自己抉择。

     陈英不回京,就是放弃了大哥,莫颜虽然希望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前提是,大哥可以得到爹娘的谅解。

     一意孤行,其实是最错误的一条路,娘心里不会舒服。

     总之,生活哪有平静如水的,无论外面看起来多么登对的两个人,关起门来,仍旧有自己的不如意,只是有些时候,要在外人面前秀恩爱,表演的自己很幸福。

     京都风雨飘摇,爹爹莫中臣在朝中的地位尴尬。

     万俟御风还是更信任叶宛西的爹爹叶相。

     爹经常遭到申饬,有时候在皇上的唆使之下,被十几个官员唾沫星子围攻。

     吕氏在信中说,爹莫中臣并不介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他也曾经这么虐过别人,好在爹脸皮厚,现在变得圆滑,谁也找不到他的大毛病。

     有些大人最要面子,受不得被众人指责,一气之下,辞官不做。

     莫颜知道,这种傻事不会发生在他爹身上,万一丢了官,就要被赶出丞相府,买宅邸是一大笔银子,然后维持日常开销的俸禄没了,爹爹一定会悲痛欲绝。

     精打细算之后,发现还是继续在朝堂上混着比较好,至少能拿到俸禄。

     “王妃,王爷回来了。”

     墨冰说着,打着帘子静静地退出去。

     莫颜托着腮,还在想京都之事,看来大哥早日成亲也是有好处的,这样偌大的丞相府能热闹一些。

     万俟玉翎进门之后,原地站立良久,还是没得到自家娘子的一个注视。

     莫颜看着窗外,留给他白皙美好的侧颜,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优美的脖颈,下方肚子如小圆球一般。

     “颜颜。”

     半晌后,不甘心被忽视的万俟玉翎终于开口,他走到莫颜身后,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力度适中地揉捏。

     “恩?你刚才说什么了?”

     莫颜恍然回过神,歉意地笑笑,她现在和别人说话经常忘记自己要说什么,而且忘记到底说了什么话题。

     脑海中的思路天马行空,整天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万俟玉翎还不等说话,被问的愣神一刹那,他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很快地淹没在眼底深处。

     “收到轻雨的信,暗卫在楚州发现你大哥的行踪。”

     莫颜的腿肿的像两根萝卜,只要两军不开战,他每日坚持帮她按摩活血。

     从前他不晓得,原来女子生产不易,看来以后他们的孩儿越少越好,不如就这两个,老大宝贝将来继承皇位,老二宝宝做大将军辅佐,一母同胞,好好培养,将来也省得有别的心思。

     “我大哥这么快?”

     莫颜激动地站起身,头晕目眩,她无力地坐下,靠在万俟玉翎怀中。

     是了,从京都送信到聊城就要二十天,而且娘吕氏用几天时间调查。

     大哥一个人,轻装出行,应是节约时间。

     “恩,他还安全吧?”

     有二哥和陈英都在北地,莫颜就不需要为大哥担心。

     “安全。”

     万俟玉翎眼神闪了闪,一些内幕没告诉莫颜。

     莫轻风在晚上到了楚州城,城门口有一群女子招揽生意,见到人就问,“老弟,住店不?”

     这种人其实不是为客栈招揽生意,有些是为花楼招揽恩客,有些干脆是接私活,这些女子都是无根的浮萍,靠着出卖身体,赚辛苦钱。

     每个城池都有自己的习俗和底蕴,莫轻风以为这个时间找不到客栈,听说楚州繁华,走南闯北的客商众多。

     为了加快行程,对方要一两银子一晚的高价,莫轻风并没迟疑,很爽快地答应。

     结果,就闹出了事,莫轻风跟着去了一家民宅。

     莫颜曾经在介绍楚州城风土民情的时候说过,有很多民宅改成的客栈,提供热水和饭食,比住客栈舒服。

     若是找暗娼也就罢了,莫轻风格外倒霉,遇见了碰瓷的,那女子有夫君,夫君是个五大三粗,二百来斤的黑胖子,制造机会,讹诈钱财。

     莫轻风之乎者也一通,秀才遇见兵,最后两个人大打出手,邻居也是好心,到衙门报案,于是,莫轻风在大牢里住一天。

     一直到被暗卫发现,才找了楚州知府捞人。

     万俟玉翎不说,莫颜不晓得,她以为是暗卫们消息太灵通,所以能及时发现人。

     “这么说,现在大哥或许和英姐姐见面了。”

     莫颜抱着万俟玉翎的胳膊,柔软处触碰着坚硬,多亏现在是青天白日,万俟玉翎勉强能克制住自己。

     男女欢爱,就好比令人上瘾的神仙粉,万俟玉翎想,若莫颜是神仙粉,他恐怕一辈子都戒不掉,除非死。

     “恩,消息传过来也要几天,应该见面了。”

     万俟玉翎敏锐地察觉到,自家娘子反应慢半拍,前几日他给祝神医写信,私下里询问,只得到五个字回复,“一孕傻三年”。

     原来,有身孕之后,后遗症强大,所以还是少生为妙。

     “玉翎,我好像忘记点事,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莫颜疑惑地玩弄着指甲,怎么月份大了,就好像得了老天痴呆一样,智商急速下降,难道都被肚子两个小包子分过去了。

     “别纠结,既然能忘记,就是不重要,安心吧。”

     万俟玉翎抱着莫颜轻声安慰,现在两个人拥抱在一起,还要隔着个肚子,若是抱着紧了,小包子会立刻胎动抗议,每次都很准时。

     几天之后,莫颜终于想起被自己遗忘之事,因为正主慕白带着洛荷找上门。

     一见面,慕白就开始忙着诉苦,说好的几天就在聊城回来,左等右等,一个来月还不见踪影,最后只能他带着洛荷找上门。

     洛荷怀孕将近八个月,身子笨重,她身体本来就不好,需要慕白守在身边照顾。

     慕白清楚,按照洛荷的身体状态,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孩儿。

     “我怎么记得我好像写信了。”

     莫颜转了转头,大脑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地提醒自己忘了某件事,之前提醒过胖丫,结果胖丫说了后,她当时答应写书信,又因为一件事岔过去了。“姑奶奶啊,荷儿不会有危险吧?”

     慕白说完,用怀疑的眼光打量莫颜,肚子这么大,记性也不好,真的能帮助洛荷顺利生产吗?毫无说服力。

     “当然不会,你别总往坏处想。”

     莫颜和慕白的约定是醉仙楼的产业,她准备留给小包子老二宝宝,早那么一刻钟出生的宝贝做了皇上,她总觉得亏欠宝宝。莫颜给洛荷把脉,又摸了摸肚子,她不算多有经验,但是洛荷很大可能会胎位不正,又是头胎,生产千难万险,最好的办法是剖腹产。听说去有些恐怖,莫颜隐瞒慕白,找洛荷谈心,自从做了母亲,应该了解一个当娘的想法,真是为了自己的孩儿,再苦再难都能承受。

     “我本来是不能有身孕的,这一胎冒险,服用了虎狼之药。”

     洛荷神色淡淡的,生死有命,她一直在赌博,用自己的性命为赌注,明明知道她的生子生产凶险,可她不后悔。

     “我爱慕白,从见他第一眼开始。”

     洛荷娓娓道来二人的认识经过,她一直想,若自己只是个平头百姓就好了,大吴公主有什么好?

     锦衣玉食,不过是进了一个华美的牢笼,没什么比自由更重要。

     “颜颜,我和他在一起不容易。他是慕家独子,若我不能生产,他又不会纳妾找通房,慕家断了香火,我有什么脸面面对慕家列祖列宗?让他背负不肖子孙的骂名?”

     洛荷满嘴苦涩,她不愿意,慕白为她付出太多,她不能辜负,一定不能,这个孩儿,不管是男是女,都是他们的骨肉。

     “若是我有一天不在了,还有孩儿陪着他,他不孤单。”

     眼泪顺着眼眶打转,洛荷倔强地憋回去,她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表露她的脆弱,不过是开膛破肚,就算是死,只要孩儿是健康的,她也能闭上眼了。莫颜被这种哀伤的气氛感染,圣母般地跟着掉了几滴眼泪,现在她心软的一塌糊涂,一点不像原来那个冷静果断的女法医。

     怀孕之后,性情大变,有时候自己都觉得不像自己了。

     “你放心,有墨冰在,她有经验。”

     其实没什么经验,为了让洛荷稳定情绪,莫颜给她吃了个定心丸。

     剖腹产手术大概在一个月以后,那会莫颜的肚子会更大,行动起来不方便,最多在一边指挥,而以她现在健忘模式看,到时候没准会把手术刀忘记在洛荷的肚子里。

     听说先现代有这样案例,所以说,作为救死扶伤的大夫,必须要小心再小心。

     “颜颜,我肚子里是男是女,你能不能查探出来?”

     洛荷的情绪不稳定,是孕妇的通病,她比从前嗜睡,能吃,脾气暴躁,有时候还会想和慕白吵嘴,尤其是看到慕白一脸隐忍,会更加窝火。“这个师父没说吗?”

     莫颜没这个本事,民间有说法,能看出生儿生女,但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准确率不高。

     “没有,祝神医在忙着给季宝珠调理身体。”

     洛荷看不到祝神医,对方神出鬼没,一个月以来只见过一次面,还是他给季宝珠送药。

     莫颜摇摇头,她怀孕以后,比以前笨,健忘,心软,每天晚上抱着万俟玉翎撒娇,夫妻间行房,她百般挑剔,在上吧,肚子大,没力气动,在下又怕压到肚子,都由皇叔大人解决。

     最后得出结论,万俟玉翎是万能的。

     “颜颜,祝神医真的是神医吗?”

     两个女子在一处,少不得八卦之心。

     洛荷不清楚季宝珠身体上的缺陷,她小声地在莫颜耳边道,“有天,我看到厨房采买了羊鞭,以为祝神医老当益壮,要滋补身体,后来在知道是给宝珠吃的。”

     “可是,女子吃那个东西,真的没有事吗?”

     洛荷高冷的仙女神态已然不见,神秘道,“而且我看到她下巴上长了胡茬,又黑又粗,听说每天都要刮一次呢。”

     师父的药效果显著,莫颜囧了囧,这个问题涉及到季宝珠的*,她没办法回答。

     洛荷见她不说话,继续重磅爆料,“我怎么觉得你表姐和宝珠之间不同寻常,暧昧,对,就是有些暧昧。”

     女子和女子腻在一起,不是姐妹之间的打闹,彼此之间含情脉脉,洛荷只要这么一想,就会哆嗦一下,浑身上下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