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15章 胸大了!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初五,风和日丽,似乎,所有的好天气都在这几天被用完,从初六开始,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一天下了两三场大雨。

     雨后,枯黄的树叶扑簌簌的落下,聊城的冬日,和京都的秋天一般萧瑟。

     莫颜忍耐几天,想要出门转转,又赶上恶劣天气,她一个人极其无聊。

     下雨天,洛荷在隔壁坐月子,不能受寒受潮,慕白伺候着,洛祁也会过去小坐,逗弄爱哭鼻子的小包子香香。

     香香被莫颜接生,嗅觉灵敏随了她,闻到不好的味道立刻大哭,哄都哄不住。

     雨天阴暗,房间内没有点油灯,万俟玉翎在军中备战,只有她一人在家,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大年初一庙会,莫颜躺在床上睡了半天,给错过去了。

     表姐吕蓉和季宝珠到寺庙拜佛,派人送消息回来,想要听大师讲禅,所以小住几天。

     “唉。”

     莫颜用手托着腮,沉重地叹息一声,“墨冰,胖丫哪去了?”

     平日里,就指望胖丫这个开心果,听胖丫说话,全是一些土话,仔细想,蕴含深刻哲理,莫颜每次都能受益匪浅,正所谓话糙理不糙。

     “王妃,胖丫告假几天,暂时不能来房内服侍。”

     墨冰脸颊紧绷着,勉强忍住笑意。

     自从胖丫和祝神医扛上之后,祝神医在她爱吃的馒头里下了巴豆。

     一连四五天,胖丫都在跑茅厕,小院屋子后面的茅厕,成胖丫专用,上面时常挂着有人的牌子。

     “还在闹肚子呢?”

     昨天晚上看到胖丫的影子,体型比之前小了一号,原来的衣裙松松垮垮,像挂在身上一般。

     “恩。”

     墨冰上前倒了一杯茶水,有胖丫在,总能及时地为王妃送上吃食,端茶送水,面面俱到。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人,墨冰总觉得缺点什么。

     或许,胖丫就是有独特的魅力,让人讨厌不起来。

     胖丫不在莫颜身边服侍,是有原因的,她连续蹲茅厕,身上有难闻的味道,每日要洗漱几次,她怕被嫌弃。

     这几天没有食欲,见到以前最喜欢的白面馒头,胖丫只能吃两个,然后就无论如何也吃不下了,她心里清楚,是祝神医搞的鬼。

     变美,真的可以吗?

     胖丫在最开始两天怀疑之后,迅速证实,她瘦了,比以前看起来多了份女子的柔美,至少从走路的背影,不会被误认为爷们。

     可是,祝神医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有什么好处?

     还是说,神医怕王妃身边有她这样的丫鬟丢人呢?

     胖丫左思右想,最后认为是后者。她连一般的女儿家都不如,怎么可能被相貌绝世的神医看上,就算是做梦,她都不敢想。

     若是为王妃,一切都可解释的通。

     前段时间,墨香曾经说过,让她好好学习礼仪,以免到京都给王妃丢脸。

     胖丫不懂规矩,经常在暗中观察墨冰,模仿的有模有样,但有一点,她记性不好,很容易忘记。

     刚在茅厕出来的胖丫,脚步虚浮,扶着墙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做了个深呼吸。

     片刻后,胖丫鼓足勇气,坐在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人初步有了少女的轮廓,眉清目秀,瘦了之后,眼皮变薄了,原来浮肿的眼泡,渐渐恢复原貌。

     真的可以变美,可以期待那一天吗?

     胖丫对着镜子,失神地摸摸自己的脸颊,长叹一声。

     莫颜这边,拉着墨冰,正在八卦关于胖丫和祝神医的话题。

     自己师父是什么样的人,莫颜再了解不过,他绝不是滥好人,见死不救不会有心理负担,那么,为什么突然对胖丫上心?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墨冰下意识地说完,立刻察觉到不对劲,可惜为时已晚。

     “对!”

     墨冰话少,言辞犀利,一针见血。

     莫颜抓着墨冰讨论,祝神医和胖丫,谁是黄鼠狼,谁是鸡的问题。

     “要说师父别无所求,我才不信。”

     祝神医为人小气抠门,他身上还有不少上好药材,就是舍不得出手。

     胖丫一个普通的村里出来的丫鬟,有什么利益驱使,让自家师父做无用功?

     师父对胖丫,比对洛祁还重视。

     胖瘦都不是问题,身体健康最重要,若是成了纸片人,胖丫或许不是那个可爱憨厚而力大无穷的胖丫。

     但是,女子对美总有自己的追求,所以莫颜没有阻止,她和祝神医的看法一致,好奇胖丫变美的样子。

     窗户上的高丽纸被雨水打湿,内室进来些许的潮气。

     怀孕以后,莫颜变得娇气,对环境要求更高,内室的阴暗潮湿让她想起曾经在牢狱中蹲过的两天,极其不舒服。

     “奴婢去端个炭盆来熏熏湿气。”

     墨冰转过身出门,不一会儿,万俟玉翎从外面进来了。

     他到隔壁间换好衣服,这才迈着大步来到莫颜身侧,看她愁眉紧锁的模样,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我没事,就是有点心神不宁。”

     莫颜甩甩头,直觉上告诉她不对劲,但是哪里出问题,她不知道,或许,孕妇都是这样敏感。

     内室无人,万俟玉翎亲手给莫颜倒上一杯热水,让她暖手,他垂眸道,“于家村的村民处理结果出来了。”

     “于家村?”

     莫颜只觉得有点耳熟,她后知后觉地拍了拍脑袋,“对了,于谦和他们村人,怎么样?”

     穷山恶水出刁民,于家村人正是如此。不但不知恩图报,极其迷信,试图烧死明兰和她的孩儿。

     有多少人真认为不到一岁的小奶娃是妖怪?或许有些人心里明明知道,却不蹚浑水,故意看热闹。

     在被莫颜发现后,村长竟然有了遮掩以及杀人灭口的心思,罪加一等!

     按照大越律法,滥用私刑是重罪,判十年牢狱,男子还可流放到西北。

     打莫颜的主意,万俟玉翎不能轻饶,把众人全部送上战场杀敌。

     没有经过训练的人手,上战场就一个死,不过负责斩首的人不是他,而是敌方,就当为国捐躯了。

     莫颜不是圣母,她觉得皇叔大人这个主意好!

     法不责众,怎么可能?就是要治治这帮刁民,吃十年牢饭,说不定死在大牢,还不如多个为国捐躯的名声,死在战场上。

     话题揭过去不提,莫颜想起于谦和得了兔唇的小女儿。

     唇裂最佳修补时间是出生后三到六个月,这段时间小婴孩的体重增长迅速,抵抗能力比出生时强,手术后唇组织生长快,而腭裂的修补时间为两三岁左右。

     小奶娃很不幸,两者兼有,所以最好分两次手术。

     “玉翎,看来我要好人做到底了。”

     在大越,能做此修补手术不会超过两个人。

     手术并不算高难度,但是开刀缝针,和传统的医术冲突。

     在行医上,大多郎中采取保守态度,用药严谨,因为加量或者换方子,很可能造成相反结果,多年打造的名声荡然无存。

     到医馆药铺开药,明明三五天就可治疗好的病症,非要拖个十天二十天,用药相对温和。

     祝神医享有盛名,他敢想,通过丰富的医学知识推理,反复实践,精益求精,寻求的是突破。

     “你现在不可劳累。”

     万俟玉翎强烈反对自家娘子为不相干的看病。

     那些人都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得病去找医馆,若是没银子,他可以出,莫颜怀着小包子,精力不好,之前给洛荷开刀,差点晕倒,他现在很怕她有一点闪失。

     怀孕七个个左右,莫颜肚子越来越大,像一个鼓起的皮球,她想治病救人,无奈弯不下腰。

     于谦和的小女儿已经有六个月,唇裂手术耽搁不得,莫颜只得请祝神医出马。

     洛荷出了月子,精神比生产前还好,只是有时候半蹲,腹部上的伤口会有疼痛感。

     做娘了就是不一样,每次莫颜找洛荷打牌,洛荷都以各种理由拒绝。

     喂香香小包子喝奶,换尿布,要么就是要做小衣服和小裤子,洛荷一针一线地缝制,变成贤妻良母。

     慕白整日在院子里敲敲打打,为香香做婴儿床,用磨得光滑的木块做积木。

     夫妻两个人每天交流育儿经,就连香香一个微笑,都要讨论很久。

     对比起来,莫颜十分惭愧,她似乎想的不那么周到。

     而万俟玉翎,更是忙得不见人影,前线战事吃紧,他已经一周没回来了。

     到了农历二月,聊城春风和煦,春暖花开。

     百姓们人来人往,又重现了边关的繁华。

     胖丫经过两个月的改造,和过年之时判若两人。

     高个子,大长腿,走起路来健步如飞,虽然体重恢复正常人水平,力气却没减小。

     每天早晨,胖丫在院中劈柴,一手拎一个盛满水的水桶,丝毫不费力气。

     瘦下来的胖丫也是个清秀的小美人,脸上不知道被抹过什么,原来粗糙的皮肤变得白嫩光滑。

     胖丫的改变,引起有心人注视,原来对她敬而远之的人,总是不自觉地打听她的消息。

     “王妃,奴婢去胡同口的杂货铺子,掌柜的还提到了胖丫。”

     墨冰很苦恼,她现在成为胖丫经纪人,经常有人和她打听,她又不爱说话,有时候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杂货铺掌柜家独子,今年刚好十八,姿容俊逸,在聊城中小有名气,十五岁中秀才,十八岁中举人。

     胖丫到铺子里买东西,正好掌柜的独子在,对胖丫一见钟情,又不好冒昧登门。

     “还有绣庄的老板娘,想把胖丫说给她弟弟。”

     老板娘弟弟是镖局的镖师,常年习武,有几下子,不喜弱不禁风的女子。

     前段时间,胖丫去买布料,一个人扛了好几匹,路上偶遇镖师回聊城。

     “老板娘说,他弟弟眼前一亮,觉得胖丫就是他要找的媳妇。”

     墨冰揉了揉额角,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她出门,邻居家大娘也会和她打听。

     问题是,不是看上她,全是看上了胖丫!

     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莫颜捂脸,对墨冰深表同情,其实,墨冰长相是正经的美人,冷艳,有疏离的气质。

     可能是长期做暗卫,看着与众不同。

     还是有力气,爱说爱笑的胖丫更接地气,所以行情好。

     “胖丫知道吗?”

     窗外,胖丫正在烈日下劈柴,她的汗水顺着额角流淌,快流入眼睛的时候,她随便用袖口一擦。

     这几天,只要有活计,胖丫抢着干,她说前段时间因为身体原因偷懒,心里过意不去。

     胖丫的侧脸很美,带着健康的红晕,感受到有人注视,她抬起头,冲着莫颜的方向,咧嘴一笑。

     “墨冰,你发现胖丫有什么变化了吗?”

     莫颜眯了眯眼,用手指着胖丫,回头道,“你应该看出不同了吧?除了容貌上的变化。”

     “恩。”

     墨冰被作为暗卫培养,观察力敏锐,她顿了顿,轻声道,“胸大了。”

     是了,问题就出在这,胖丫瘦下来之后,胸部竟然迅速变大,鼓鼓的,和莫颜差不多大小。

     莫颜曾经喝过滋补的汤药,为了丰胸喝了长达两年的猪脚汤。

     御史府的厨子做出来的猪脚汤,没比中药好喝到哪去。

     胖丫不用喝猪脚汤,轻松拥有好身材,这一定是师父祝神医的杰作!

     莫颜泪流满面,她还想丰胸,后来汤药被祝神医停了,理由是,药材珍贵难寻,他那里没存货。

     亲徒弟比不上徒弟的丫鬟,这下,若是再说祝神医对胖丫没任何想法,莫颜是绝对不信的!

     窗台下,一丛丛一簇簇,花开的正艳,吸引蜜蜂和蝴蝶在花丛间飞舞。

     莫颜嗅着花香,眼神盯着门口处进来的祝神医。

     祝神医握着拳头,手里露出半截金灿灿闪光的东西,他走到胖丫近前,二人低头窃窃私语。

     期间,胖丫一直没停下手中的伙计,偶尔会给祝神医一个微笑。

     莫颜捂着小心脏,难道说,师父要老树开花,发展第二春了吗?

     祝神医刚在银楼回来,平生没有送过女子礼物,以前他心爱之人认为金银都是俗物,更喜欢戴新鲜的花朵。

     好在,二人所在之处并不是北地,冬日也有各种鲜花,给她送花,陪着她一起悲伤,是唯一能做的。

     好像着魔一样,很多年走不出漩涡,后来,在她走后,祝神医把全部的心思用在研究医术上,不断超越自己。

     这辈子会不会孤独终老,祝神医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知不觉,他被胖丫吸引,为什么心爱之人有良好的出身,衣食无忧的生活,绝色姿容,却整日哀叹?

     而胖丫要什么没什么,和杂草一样的女子,却能如此乐观面对生活?

     祝神医想,他让胖丫变得更美,甚至把手里仅有的存货拿出来,包括珍贵的玉容膏。

     胖丫的蜕变惊人,超乎想象。

     虽然,胖丫和莫颜的清丽脱俗比不得,但她不做作,不拘小节的模样,还是让他心底触动。

     各花入个眼,祝神医眼里的胖丫,总是那么有活力。

     今日心血来潮,他到银楼里转悠,很想送她一件礼物。

     她的头发只有一根简单的木簪,而且上面掉了皮,显然用了很多年。

     银楼珠宝众多,祝神医看中一根上面带着花生状的金簪。

     还记得过年,莫颜送给胖丫两个花生形状的银锞子,让胖丫高兴很久,她应该喜欢花生的吧?

     “贵客,您真有眼光,花生代表早生贵子,寓意好着呢!”

     当时,银楼的伙计如此介绍,祝神医想都不想,立刻拍板买下。

     “快到正午了,天气热,你进去休息一会儿。”

     祝神医绝对不承认自己看到胖丫被晒得脸颊通红,竟然很心疼。

     “刚才王妃喊我进去喝茶,我想着把柴劈好再去。”

     洛荷生了香香,这丫头不老实,总是尿床,隔壁每日都要洗大量衣衫。

     洛荷习惯喜欢用温水洗衣,家里柴火不够用,胖丫每天劈柴,堆得和小山一样。

     这本是丫鬟应该做的活计,祝神医发现自己没反驳的理由。

     他攥紧了簪子,发现手心里,起了一层薄汗。

     太阳毒辣,祝神医换了一个方向,站在树下,把簪子偷偷地放到衣摆后擦了擦,这才拿出来。

     “喏,给你留着玩吧。”

     “啊?”

     胖丫没反应过来,从没有人送礼物,得到的只是赏赐。

     “可是,你不是我的主子啊?”

     胖丫在努力回想,最后摇摇头,木讷地道,“我不能要。”

     “那你就扔了好了。”

     祝神医气得跳脚,果然朽木不可雕也!

     他是大越赫赫有名的神医,容貌上乘,绝对不输给万俟玉翎,更是未成亲的黄金单身汉。

     能接到他送出去的礼物,不是应该感恩戴德吗?

     只有这个死丫头,虽然人瘦了,好看了,性子却没变,还是这么不开窍。

     祝神医把金簪塞到胖丫手中,扭头就走。

     “这人真是,送礼物就直说呗。”

     胖丫摊开手心,看到上面的花生,勾勾嘴角,从袖兜中掏出一面小铜镜,美滋滋地戴上。

     祝神医对她有意思,胖丫从不敢置信到慢慢证实,用了将近两个月。

     嘿嘿,她是故意这么说!

     王妃说了,女子要有自己的矜持,不能太快的答应。

     一旦对方上钩,己方立刻化身为狼,反向扑倒,这样对方就成了你美味的盘中餐。

     王妃就是这么俘获大越第一美男,如神仙般的南平王的心。

     莫颜若知道胖丫所想,定会满脸黑线,她什么时候说过?都是胖丫自己脑补的吧!

     不用出门能看一场热闹,莫颜心满意足,师父那里一定还有好货,她想着用点手段,诓点用用。

     平静地过了一天,肚子还没给出半点反应。

     一般有九成怀了双胎的孕妇都有早产倾向,而莫颜的这两个小包子极其淡定,八个多月,还不着急出来。

     入夜时分,万俟玉翎风尘仆仆地回到小院。

     一场大战打了三天三夜,打扫战场用了三天,尸骨成山,而他,早已经习惯这种场面。

     “回来了?”

     莫颜腿肿的更严重,睡觉也不踏实,每日都靠墨冰和胖丫陪着,今天她想一个人静静。

     “恩。”

     万俟玉翎洗漱换衣,把莫颜扶起来,他蹲下身子,沉默地开始按摩她的小腿。

     两个人相对无言,虽然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绝对不会是分别一周后。

     难道说,这次大越惨败?

     自家皇叔大人是战神,这样的可能性不高。

     一晃战了这么多天,投入人力物力巨大,损失是双方的。

     那么肯定还有别的事。

     “是不是,有什么棘手的?”

     莫颜眼神中夹杂忧色,她拉住万俟玉翎的手,肯定道,“玉翎,你有些不对劲。”

     的确是有事情发生,万俟玉翎眼中冰寒一片。

     万俟御风失去神仙粉供给后,性情大变,宫中有派去的暗卫控制,没有起任何效果。

     发狂后,万俟御风在早朝上大动肝火。

     袁焕之虽然跑到北地,但是,在朝中还有隐藏的势力。

     护国将军府经营几十年,私下里有结盟的官员。

     众人趁虚而入,火上浇油,把苗头对准了莫中臣。

     京都消息传到南边,信鸽,老鹰,最快也要五天左右。

     而万俟玉翎在战场上耽搁三天,也就是说,得到的是八天以前的消息。

     丞相府被抄,莫中臣和吕氏锒铛入狱。

     这个消息,是万俟玉翎心头一根刺。

     他没想到,万俟御风竟然有如此的胆子,不过是一个荡妇所生的野种而已!

     接到消息后,万俟玉翎已经立刻做出指示。

     京都有自己的人手,应该会最大程度确保两个人的安全。

     同样被下了大牢的,还有陈国公府一百多口人。

     信上所说,万俟御风封锁消息,北地有战事,莫轻雨好歹能领兵抵御蛮族。

     自家娘子要生产了,这么沉重的消息,他必须隐瞒,若是手下人敢透露口风,立刻用最严酷的酷刑。

     女人生产是一道鬼门关,特别是怀了双胎。

     这几个月,万俟玉翎的有大半的心思都放在莫颜身上,生怕她有一点不好。

     不能说实情,他会处理好,即便是她以后会埋怨他的决定。

     他必须首要保证莫颜的安全,这是一个夫君的责任。

     家人对她来说,比性命重要,那等于,也是他的性命。

     若是形势有变动,他只能调整计划,提前回京,所以,剩下的时间着实不多了。

     万俟玉翎在思考中,莫颜一直观察他的面部神色,皇叔大人的眼神给人刺骨的冷意,就好像掉进了冰窟窿。

     怎会有这种眼神,有什么是她不能知道的吗?

     莫颜聪明地选择沉默,从心底,她知晓,万俟玉翎所作所为必然有理由,一切都是为她着想。

     “洛峰的盔甲准备好了,要率军亲征。”

     万俟玉翎避重就轻,说起另外一个消息。

     洛祁身体刚刚调养过来,必须要趁机回到大吴。

     敌方的地道位置,己方已掌握。但那处处于偏僻的郊外,凭空出现一人,目标太大。

     洛祁很可能刚进入大吴,就被对方的人手劫杀。

     “那就联系洛祁的人手,我有个好主意。”

     最好的机会,是在战场上。

     把洛祁打扮成士兵混入战场,趁机换大吴士兵服,混入大吴阵营。

     然后假装身受重伤,对方有随军的郎中,想办法把洛祁转移出去。

     “我记得洛荷说过,有位郎中是自己人。”

     这样就简单多了,当然,洛祁貌美如花,必须戴上一张祝神医的面具。

     只要细节上不出现漏洞,保证郎中可靠,洛祁就不会有危险。

     若是哪天想回来,还要等双方交战。

     大越历史上有几场著名的战争,都是己方士兵混入敌方阵营,别小瞧一个人的力量。

     偷取军中大帐的局部图,烧毁粮草,只要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不可能。

     “是个好办法!”

     万俟玉翎准备和洛祁研究一下,他给莫颜做了个全身按摩,坐在床边,直到她沉沉地睡去。

     她或许发觉哪里古怪,却没追问。

     其实莫颜嫁给他到现在,并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一直在随着他奔波劳碌。

     再等等,等天下大定,他要让她坐在同等高的位置,被天下的百姓所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