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17章 女为悦己者容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二月的京都,春风和煦,草木发芽,百姓们脱下笨重的袄子,换上春衫。

     山野之间,来踏青放风筝的大户人家的小姐们,相互追逐嬉戏,采下一朵野花带在发鬓间,围城一圈,看着远处的开诗会的公子们,窃窃私语,少女心思一览无遗。

     曾几何时,莫颜也是她们其中的一员。

     如今大越边境开战,形势不好,京都已然不是净土,万俟御风忠奸不分,耳根子软又沉迷女色,越发昏聩,文武百官处于战战兢兢之中,生怕成为下一个莫中臣。

     曾任左都御史,后任丞相,莫中臣为人忠厚,一心为民,两袖清风,是大越朝堂的中流砥柱,他的千金莫颜贵为南平王妃,辈分比皇上还高。

     就是这么一个清官,被皇上扔进牢狱,御史府被抄家,即便是消息封锁,仍旧悄无声地蔓延,几天时间,京都的百姓们家喻户晓。

     南平王在边境打仗,为大越立下汗马功劳,就这么对他的岳父?

     天家无亲情,只有利益,万俟御风此举,让百姓们寒心。

     酒楼茶馆,饮宴的百姓们少了,人们来去匆匆,面色紧张,只有那青楼楚馆,男子寻欢之地,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京都的书生们听闻他们心中偶像莫大人被污蔑,夜不能寐,组团来到宫门口长跪不起,写下血书,希望皇上慧眼识人,明辨是非。

     万俟御风没了神仙粉,愈发焦躁,派人把作乱的书生统一抓起来,下了大牢。

     书生们性子迂腐,认死理,比从前更加疯狂,甚至有人公开发表演说,指名点姓骂万俟御风是昏君。

     御林军每日在城内巡逻,不但抓言辞激烈的书生,普通百姓也被无辜牵连,一时间,京兆尹府的大牢都塞不下人了。

     万俟御风处于崩溃的边缘,以前夜晚连御九女,现在被妃子挑逗半晌,他都没有反应。

     皇上成了太监,这消息在后宫不胫而走,万俟御风暴怒之时,把妃子们吊在木头桩子上,用鞭子抽打,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京兆尹衙门的大牢关押的为普通百姓,京都还有一个天牢,关押犯重罪的官员。

     只要进去,就很少有活着出来的例子。

     莫中臣边吃点心,边喝茶水,悠闲自得,他现在的理念是活一天算一天,万一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呢?

     “夫人,为夫没想到皇上如此狠心……”

     天牢里的环境要比普通衙门牢房好,应有尽有,还有可洗澡用的浴桶。

     莫中臣和吕氏被特别照顾,有吃有喝,每天还可到外面放风半个时辰。

     天牢周围重兵把守,二人不会武,根本没有逃出去的机会。

     “让你跟着受苦了。”

     莫中臣叹息一声,万俟御风是个矛盾的人,内心多疑,如果不是女儿莫颜嫁给南平王,或许他还是皇上的心腹。

     “老夫老妻,你说这个干什么。”

     吕氏嗔了莫中臣一眼,用手拧着他的耳朵,怒道,“好在咱们家轻风跑到了北地,不然就被你牵连了。”

     “夫人,都怪袁焕之那个王八羔子,都通敌叛国了,还来祸害老子!”

     莫中臣哀嚎了两声,呲牙咧嘴地对吕氏求饶,“夫人,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为夫也是受害者。”

     “哼!”

     吕氏冷哼一声,到底放开了手,她现在担心莫颜,怀双胎早产的几率大,万一没收到她的信,会不会多心?

     “夫人放心,王爷一定会好好照顾颜颜的。”

     莫中臣拍了拍吕氏的手,这正是他所担心的问题,锒铛入狱的消息,千万不能被女儿知道。

     “也不晓得,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我的外孙。”

     两个儿子不成亲,最小的女儿倒是先嫁人生产了,吕氏很为莫颜高兴,听说祝神医诊断是男胎,一举得男,而且还是两个,这是天大的福分。

     “当然有机会。”

     莫中臣心里没底,大越边境大乱,万一耽误消息的传递,他和吕氏很可能先被斩首。

     要怪就怪袁焕之,留下的暗桩找到皇上自首,并且污蔑他是同党。

     一旦罪名成立,株连九族的大罪,万俟御风没有分辨能力,当即把莫中臣关进天牢。

     坐牢的滋味不好受,夜夜不得安睡,不摸着金银珠宝,莫中臣总觉得空虚。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看京都不稳妥,把收藏的宝贝转移到西南。

     御林军抄家那天,茶具碎了一地,还有博古架上的宝贝们全被推到,莫中臣心里疼的抽搐。

     “不用心疼,都是你在集市上淘来的赝品。”

     吕氏撇嘴,不但是赝品,还是瑕疵品,一套茶具,不是茶碗下有缺口就是有裂缝,整套茶具不超过二百文。

     “夫人,那都是孤品啊!”

     莫中臣捂着胸口,几百文也是钱。

     寒窗苦读十余载,一文钱都想着掰成两半花,他最能体会民间百姓疾苦。

     所以,说他两袖清风,那是因为他从不拿百姓的一针一线,坑的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商人。

     有金银,不拿白不拿,这有什么错呢?

     莫中臣心中有标杆,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他的小金库,一部分转移到西南,一部分留在御史府的地道中,确保万无一失。

     丞相府的库房没有什么,有莫颜回门时备下的礼品,大多为宫造,又不能换银子,就算被收回去,莫中臣也不心疼。

     “夫人,吃了几天牢饭,为夫想通了。”

     莫中臣摸了摸胡子,拉着吕氏坐在椅子上,眼中带着遗憾之色,“为夫看得清楚明白,人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不是人活着,钱没了,而是人死了,钱没花了。”

     该享受的没有享受到,就这样被埋在土里,那些金银还不知道便宜了谁。

     若是人活着,钱没了,没关系,还可以再赚,这才是最好的人生态度。

     “所以,要是有机会出去,你还敢阻止我买布料?”

     吕氏慵懒地靠在椅背,趁机道,“你得记得你今天说的话。”

     “为夫说什么了?”

     莫中臣闪烁其词,试图岔开话题。

     自家夫人的购买能力惊人,她一个月不出门一趟,但是只要出门,那银子就和流水一下花出去。

     吕氏喜欢各种布料,爱好收集,经常买很多,堆积在府上的库房里。

     莫中臣苦口婆心地劝说,最后见没有效果,偷走吕氏荷包中的银票。

     从此以后,吕氏出门不带荷包,京都布料商人都认识她,直接记莫中臣的账,到时候来府上取钱。

     吕氏已经习惯莫中臣的小家子气,小气抠门,能用对地方是好事,他对自己也很舍不得。

     因为小气,养不起小妾姨娘,这么多年,才对她一心一意,放眼京都,这样的男子有几个?

     嫡姐大吕氏当年放弃这门婚事,后来见她日子过的好,言谈之间没少说酸话。

     无论莫中臣是七品小官还是朝中一品大员,这么多年,夫妻俩经历风风雨雨,很少红脸,日子和和美美,吕氏心满意足。

     “蓉儿那丫头也是,跑到阜阳去给颜颜添乱,那边随时可能打起来啊。”

     吕氏又开始担忧侄女,吕蓉比莫颜还要大上两岁,就是拖着不成亲,让人无可奈何。

     “恩,大越是一块肥肉。”

     如今内忧外患,形势堪忧,万俟御风疑心病重,像变了一个人,大越风雨飘摇。

     树大根深,就算四面楚歌,有招架之力,几年之内倒不了,莫中臣对此很乐观。

     此时,让莫中臣忧心的莫颜,正在痛苦地坐月子。

     古代规矩多,不得开窗通风,不得洗头,不得下床,婆子每天念叨即便,听得她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生产后到现在已经有五天,这五天,几乎看不到青菜的痕迹,不是鸡汤就是人参汤。

     莫颜母乳喂养两个小包子,正是恢复身材的最好阶段。

     孕期她能吃能睡,放任自己,胭脂水粉有铅粉,她不涂抹,也很少照镜子。

     前两天掏出小铜镜,惊讶地发现自己胖了一大圈,双下巴,游泳圈都出来了。

     莫颜身上带着自己做的绷带,产后塑身,看到油汪汪的鸡汤,就有种腻味之感。

     于谦和的那本祖传药膳食谱起大作用,莫颜把方子给胖丫,胖丫只听她的话,不遗余力地执行。

     战事紧张,就在她生产那天,南边小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让己方损失惨重,万俟玉翎打算找补回来,给对方惨痛教训。

     皇叔大人不回来,莫颜松一口气,女子总是想在心爱的人面前展现完美一面,她要抓紧时间恢复身材。

     “王妃,祝神医让奴婢送来一罐药膏,说是加了人参等百余种药材熬制的。”

     胖丫端着一个托盘进门,故意大声地叫道。

     女人生产后,都是这么过来的,两个婆子以为有宫廷秘方,没有多加阻挠,行礼后,退出门。

     “王妃,奴婢都带过来了。”

     胖丫鬼鬼祟祟地看了一周,四下无人,她把窗户开个小缝隙,从袖兜里取出两个油纸包。

     “哇,就是这个味道。”

     油纸包里有两个小菜,辣椒拌的酸辣黄瓜条还有炝拌土豆丝,清新爽口,配上一碗小米粥,莫颜吃的很香。

     乌鸡汤,鲫鱼汤,猪脚汤,这些大鱼大肉,在这几天几乎吃腻了,古人的理论就是如此,吃的多才能产生奶水。

     “街上有买山楂糕的,奴婢买了一块,健胃消食。”

     胖丫小心地打开包裹,见山楂糕完好无损,这才用小刀切成小块,放在床边的小桌上。

     “胖丫做的好,不过你怎么知道山楂的妙用?”

     莫颜入口一块,酸酸甜甜,滋味很好,这些民间的美食,在孕期中,被皇叔大人禁止,他怕那些小吃不干净,会吃坏肚子。

     “祝神医说的。”

     胖丫抿了抿嘴,低下头,搓了搓袖口。

     这几天祝神医对她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逆转,从前见面,两个人还能说几句话,现在见她,只有冷哼。

     胖丫纳闷,怎么就得罪他了?

     难道说,他认清楚自己的心思,所以闹别扭?

     说起来,她能理解他,祝神医到了不惑之年,还没有成家,肯定是个眼睛长在天上的奇葩,和正常人不一样。

     所以,他的心爱之人是个绝色倾城的美人,在入土多年后,还让他念念不忘。

     男人啊,就是如此,谁敢说自己爱的不是女子的美貌?

     听说祝神医对那女子一见钟情,胖丫肯定,他好色,被脸上那张面皮吸引。

     俗不可耐!

     胖丫听着八卦,背地里却对这样的情爱嗤之以鼻,她要的是能懂她的人,知冷知热,哪怕对方没有银子,长相差,都不是问题。

     和胖丫闲聊,说的越多,莫颜就被不自觉地吸引,随便用百斤大米换来的丫鬟,是个有思想的人。

     用现代词语来讲,外表老实憨厚,实则是隐性腹黑。

     “胖丫,有一点你说的不对。”

     莫颜咽下口中的黄瓜,喝了一口小米粥,这才道,“女为悦己者容,悦的那个人,也可能是自己。”

     喜欢,欣赏自己,不断完善自我的同时,同样可吸引男子的目光。

     莫颜想快速恢复身材,并不是为万俟玉翎,而是为自己,她想变得更好。

     “王妃,您的话很有道理。”

     一直以来,胖丫认为,总有人能发现她的好,这些人在她还是胖子的时候没出现,相反瘦下来后,桃花不断。

     不能说那些人是为外表,或许从前,没有那么坚定而已。

     “是啊。吃饱了,休息小半个时辰,来给我做按摩。”

     莫颜翻身下床,在窗前站立,吃饱了就躺着,人变得越发慵懒。

     一晃十多天,莫颜背地里洗漱,运动,合理饮食,偶尔看看医书,记录腭裂手术的要领。

     于谦和的小闺女被祝神医治好了唇裂,上面的伤口痊愈,只有浅浅的痕迹。

     出生儿畸形的几率不少,特别是在大越,有着表亲的二人成亲是亲上加亲,更容易引发遗传疾病。

     那些可怜孩儿,刚出生就被爹娘丢弃,或是在异样的眼光中长大,着实很不公平。

     莫颜有很多想法,因为战争的关系,没能实践。

     她想在聊城开设一家慈善堂,专门救治身体上有畸形的孩儿,告诉百姓们,他们不是妖怪,治疗好,和正常的孩童一样。

     莫颜坐在梳妆台前,梳理乌黑的长发,才十几天,她已经恢复到生产前的体重,前凸后翘,多了成熟女子的风韵,少了青涩。

     万俟玉翎几天回来一次,莫颜不让他进门,他就站在窗下,陪着她说话,偶尔逗弄两个小包子。

     宝贝和宝宝两兄弟,有个共同特点,胳膊长腿长,每日都闲不住,总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有时候,洛荷抱来香香,兄弟俩对香香很嫌弃,高冷做派,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

     “墨冰,有京都的消息吗?”

     莫颜站起身,她还是没有接到爹娘的来信,皇叔说京都没有太大的异常,可她心神不宁,总惦记着。

     “有老爷和夫人的来信。”

     墨冰神色镇定地掏出一封信,信是万俟玉翎模仿莫中臣的笔迹写出,字迹上一般无二。

     “哈哈!”

     莫颜打开信看了一会儿,开怀大笑,“爹爹”长篇大论,御林军跑到京都各家府邸搜查,动作粗鲁,损坏不少宝贝,于是,“爹爹”跑到皇上近前参了御林军一本。

     “这样的事儿,只有我爹能干出来。”

     家里的摆件没有值钱的,珍贵之物都被小心地收起来,怕是打碎的是不值钱的几个茶碗而已。

     万俟玉翎按照莫中臣的性格,在信里刻画得淋漓尽致,而吕氏的口吻比较好仿造,担忧莫颜身体,顺便吐槽莫轻风儿大不中留。

     这封信无论从语气还是字体上,都无任何破绽,很完美,莫颜看到来信,心中的大石落地。

     进入农历三月,聊城天气愈发炎热,开启盛夏模式,出月子之后,莫颜舒服地泡了个澡。

     她在聊城买了一个小山庄,院子里种粮食和蔬菜,特别用大理石台堆砌一个小型的游泳池。

     天气热,小包子起了痱子,莫颜觉得小院的环境不适合居住,周围都是百姓人家,来往嘈杂,就带着一行人到庄子上避暑。

     不缺银子,缺的是人手,这个时代有先进思想的郎中不多,光靠莫颜一个人,会累死,她特别想培养几个女大夫。

     有时候,事情顺利得超乎想象,于谦和的小闺女被治好了兔唇,有一个女郎中得知手法之后,想拜祝神医为师,她认为这种手法相当神奇,当得起妙手回春。

     女郎中曾经上过战场,看到郎中们用羊肠线给重伤士兵缝伤口,她偷偷学习技艺,发现其止血效果显著。

     她多次上门,祝神医表示不收徒,但是莫颜看中她的细心和医者仁心。

     女郎中三十来岁,夫君也是个郎中,夫妻两个人经常给穷苦百姓免费诊治,因为日子过得不算富裕。

     二人痴迷医术,对吃穿没有要求,为了拜师,在乡下赁住个小院子,每日上门找莫颜修习。

     莫颜做了老师,要求相当严格,其实在医术上,她也是个半吊子,莫颜盯上祝神医,努力求索。

     满月后,两个小包子长胖了不少,婆子说,就没见过这么健壮的小奶娃,将来错不了。

     老大宝贝相对而言比较懒散,有吃有喝就可以,而宝宝总想去外头看看,不然就哭喊个没完没了。

     兄弟两个心有灵犀,经常对视,然后咿呀咿呀地叫唤。

     每日黄昏,站在院中能看到远处绵延的大山,胖丫经常上山搂草打兔子,山里还有酸酸甜甜的野果子,比在小院舒服。

     夕阳西下,给小山庄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暑气渐消,莫颜让墨冰守门,她先伺候两个小包子在大浴桶里凫水玩,然后自己换上泳装,游泳半个时辰。

     莫颜生产过后,细腰翘臀,腰部无一丝赘肉,万俟玉翎策马归来,就看到自家娘子在泳池里穿梭。

     一层纱衣把完美的酮体勾勒出让人喷血的轮廓,万俟玉翎恨不得施展轻功,跳到水池中……

     “墨冰,你先下去吧。”

     万俟玉翎忍了好几个月,早已经承受不住,他的嗓音带着沙哑的性感,吩咐墨冰。

     “是。”

     墨冰低下头,规矩地转身,顺便提醒,“主子,胖丫在里面。”

     无论如何,也要克制点,万一被胖丫看光了呢?

     又是胖丫,万俟玉翎咬牙切齿,心里想着怎么把这个灯泡弄出去,陪伴自家娘子的时间比他还多,并且极端无眼力见!

     “玉翎,你回来了!”

     听见门口有响动,莫颜浮出水面,对着万俟玉翎招手,“快来陪着我一起,很凉爽!”

     “那奴婢呢?”

     胖丫端着两杯果汁,还有一盘小点心,本来她是想等王妃上岸,两个人一起享受美食,现在王爷回来了,没她的份。

     “退下。”

     万俟玉翎对待他人从来不假辞色,眼神冰冷,惜字如金。

     胖丫撇撇嘴,最后不情不愿地离开。

     无人在,万俟玉翎脱下外衫,露出精瘦的身材,在战场上被烈日暴晒,他一点没有变黑,肌肤白皙带着如玉的光泽。

     莫颜对着皇叔大人的腹肌咽咽口水,看美人真是一种绝妙的享受。

     脱来脱去,最后剩下一条红色的裤头,莫颜揉揉眼睛,好几年了,皇叔怎么还留着呢?

     “突然想起,就翻找出来了。”

     万俟玉翎见自家的娘子的视线下移,他眼神波澜不惊,故作镇定地解释。

     红色代表喜气,在战场上还要穿盔甲,保证不透色!

     “来吧,看咱们谁游得快!”

     还不等万俟玉翎下水,莫颜已经转身,向对岸游过去。

     被水按摩的滋味很舒服,万俟玉翎原地不动,镇定地看着自家娘子的泳姿。

     等她快到终点,万俟玉翎迅速进入水中,很快赶超莫颜,气得她哇哇大叫。

     她的皇叔大人,就没有一点不强的地方,除医术,都能虐她几个回合。

     “宝宝和宝贝呢?”

     万俟玉翎环抱住莫颜,贴着她冰凉的肌肤,夫妻俩各忙各的,很久没有在一起闲聊。

     “折腾累了,现在睡着了。”

     两个小包子有劲头,每天精神的时候多,得用各种玩具逗弄,哄着,很不好打发。

     万俟玉翎点点头,这样他就能安心下来,无人打扰夫妻二人的温存时刻。

     夕阳消失在地平线,天幕一片暗沉,池水没有白日的温热,变得更加清凉。

     万俟玉翎上下其手,用手穿过莫颜的长发,声音带着磁性的魔力,“宝贝和宝宝更像谁?”

     “恩?”

     皇叔大人四处点火,美色当下,莫颜意乱情迷,大脑已经不能思考。

     双胞胎更像谁?五官更像万俟玉翎,将来必定成为新一代妖孽,迷倒天下众生。

     “像你多些。”

     莫颜大脑短路,实话实说。

     “那你我之前的约定?”

     万俟玉翎吻了吻莫颜的脸颊,身体要炸裂一般,两个小包子每天吃奶那么欢实,他还没尝过味道。

     莫颜刚出月子不久,正赶上边境战况激烈,他使计打得敌军落花流水,对方缓不过来,短时间应该处于停战阶段。

     “什么约定?”

     莫颜准备赖账到底,当初同意是本着儿子像妈妈多一些的民间理论,无条件配合对方五次,是不是太多了?

     “你说呢?”

     万俟玉翎把莫颜打横抱起,直接上岸,二人身上滴滴答答地淌水,落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

     “喂,玉翎,在这里不行啊!”

     莫颜无语,虽然院子里已经被清理现场,可她不习惯在外赤身*。

     “没有人,安心。”

     墨冰在外看着,暗卫们识相躲避很远,这里只有夫妻二人。

     内室里,小包子呼吸清浅,睡的正香甜,现在是夫妻二人*的天赐良机。

     野外没有试过,那就来一次刺激的吧!

     “这不是有没有人的问题……”

     莫颜表示抗议,还不等她把话说话,万俟玉翎低下头,紧紧地覆上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