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23章 骗到手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用春宫图引燃柴禾后,莫轻风把剩余的柴禾抱入灶间的一角,放在大竹筐里,总共摞了两大筐。

     在北地,和京都的习俗不同,百姓人家无论冬夏,都烧炕。

     阴天下雨,被子返潮,放在炕上,一会儿便暖洋洋的。

     一直等到天黑,不见陈英归来。

     莫轻风关上院门,来到熟悉的巷子口等待。

     百姓人家为了省灯油和火烛,院子里不放灯笼,今夜没有月亮,天阴沉沉的,把一片居民区笼罩在黑夜里。

     陈英深一脚浅一脚,几乎察觉不到自己的脚上有血泡,她只想回到小院,依偎在莫轻风怀里。

     那个迂腐的书生,是她全部的倚靠。

     “英英。”

     听见熟悉的脚步声,莫轻风小心地叫了一声,等陈英的回应。

     四周寂静无声,连一点昏暗的灯火也没有。

     好在莫轻风对这里已经熟悉,拉着陈英,每过一个地方,提醒陈英脚下有台阶或者石头。

     “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晚?还没吃饭吧?”

     莫轻风接过陈英的佩刀,放在堂屋,转身到灶间打水。

     陈英虽然到军中,多年的养尊处优,和那些粗鲁的汉子不同,到小院先洗漱才会用饭。

     他已经把她的习惯摸得清清楚楚。

     “轻风。”

     陈英脱下外袍,欲言又止。

     实际上,今日她没去军营训练,而是被于菲儿约出门。

     陈英和于菲儿在京都的时候有过节,后来莫颜写信说了于菲儿到阜阳之事,她从京都逃回北地,并无几人知晓。

     “热水来了,你先洗漱,有话等吃饭时再说。”

     莫轻风提着水桶,测试水温,觉得没问题,这才退出门,而是换另外一个角度偷看。

     屋内点燃的红烛,浴桶里的水冒着热气。

     陈英一件一件褪去衣袍,跟着士兵训练几个月,她的身材健美,腰腹间没有一丝赘肉,小麦色的皮肤,很细腻,让莫轻风想起帮她按摩时的触感。

     陈英的胳膊伸出,不住舀水淋在身上,她心不在焉。

     下晌,于菲儿派人送信,约她在一处茶楼见面。

     陈英搞不明白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出于好奇心使然,她按照书信上的时间赴约。

     于菲儿单刀直入,开门见山,告知她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京都出现大变故,丞相府被抄家,轻风的爹娘被下到天牢中,而陈国公府一样,全府上下,全部进入牢狱,无一人幸免。  陈国公府的罪名是通敌叛国,不仅如此,还连累了莫相。

     于菲儿说得一板一眼,此事京都早已经传遍,学子们为莫相鸣不平,被御林军镇压,京都的牢狱都装不下了。

     百官人人自危,生怕火烧到自己身上,而且,据说皇上万俟御风生了怪病。

     陈英一时间慌了,陈国公府被皇上处置,她一点不意外,这是她为什么一意孤行,没回京的原因。

     回去之后,就没有机会离开。

     只有留在北地,才能保证安全,万一国公府有个三长两短,还能留一条血脉。

     这是陈老国公曾经嘱咐过陈英的,而她只能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

     至于和莫轻风的亲事,她以为成了镜花水月。

     在北地,一呆三五年,莫轻风作为长子,如何能等得?

     而且,莫家门第不一般,她的好姐妹莫颜是尊贵的南平王妃。

     陈英不敢奢望,在见到莫轻风的一刹那,她感动得差点昏死过去。

     京都的消息,如果可靠,她该怎么办?

     都是因为有她这一门亲,才害了莫家,以后她怎么有脸见莫颜?

     陈英失魂落魄,一直到水凉了,还在重复做一个动作。

     莫轻风看了半晌,渐渐地发现不对,陈英整个人都浸泡在浴桶中,看起来很疲惫,他看不到重要部位。

     虽然偷窥不是君子所为,但是两个人定过亲,认定彼此,若是做君子,连禽兽都不如。

     桌上的红烛,火苗微弱,摇摇欲坠,在风中飘忽。

     陈英一直等到水凉,才回过神。她快速地从浴桶中出来,抓起一旁的干布巾在身上一抹。

     沐浴过后,她的脸颊红红,多了女子的娇羞的神色。

     莫轻风咽着口水,转身来到灶间,把下晌准备的饭食摆放到堂屋,等陈英出门用膳。

     和于菲儿密谈一下午,只用两块点心,陈英闻到饭菜的香气,肚子不自觉地叫两声。

     “轻风,我对不起你。”

     屋内摆设简陋,北地条件艰苦,莫轻风能来看她,陈英是感动的,现在过了几个月,他应该到了回去的时候。

     可是,京都消息当真,回京不等于进了龙潭虎穴?

     陈英没隐瞒,把于菲儿所说,一五一十地告知。

     莫轻风放下筷子,眉头紧皱,自家小妹莫颜是南平王妃,爹和皇上的关系微妙,走到这一步,并不奇怪。

     京都有南平王的人,爹娘暂时不会有危险,而陈国公府的百十来口,就不好说了。

     到北地,他一直扎根在市井中,却也打听过如今大势。

     听说,大吴虎视眈眈,在近日即将发兵到边境。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何说对不起我?”

     莫轻风给陈英夹了两筷子菜,心里想,女子果然见识短浅,他催促道,“先吃饭,一切有我。”

     陈英着实饿了,动起筷子,尽管如此,还能表现良好的用餐礼仪。

     这是京都高门贵女被从小培精心教导出来的礼仪规矩,颇具大家之风,绝非市井中小门小户可比拟的。

     此事,根本瞒不过二弟莫轻雨。

     兄弟俩见面,莫轻雨从未提起,只让他在北地安心住下,暂时不要回京。

     他猜想,小妹莫颜生产,南平王一定隐瞒京都事。

     “轻风,若是你不和我定亲,莫家就不会被牵连。”

     陈英为此很自责,陈老国公活着的时候,曾经说起过退亲,是陈英感念莫轻风的好,不情不愿,一直拖到最后才不得不做出决定。

     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出,陈英嘤嘤地哭出声来。

     她是个性格强硬倔强的人,除祖父陈老国公被敌军射杀哭了一场外,再没流过一滴眼泪。

     “英英,这怎么能怪你呢?”

     莫轻风叹息一声,把陈英搂在怀中,轻声安慰。

     爹莫中臣的地位本就尴尬,万俟御风和于太后争权,缺少心腹,爹爹当仁不让地被重用。

     现在的形势不同,于太后倒台,而于家规规矩矩地守在北地,万俟御风又多了旁的心思。

     莫家和南平王是一派,无论真相如何,在世人眼中都是这么认为的。

     和陈国公府没有半点关系。

     陈英吸吸鼻子,擦干眼泪,“那颜颜知道吗?前几天收到她的信,她刚出月子。”

     “小妹不知情。”

     莫轻风抚着陈英的乌发,笃定道。

     以南平王对莫颜的宠爱程度,定会隐瞒,让她安心生产坐月子。

     回不去京都,知道也是干着急而已。

     窗外漆黑一片,夜色正浓,莫轻风站起身,关上窗户的缝隙,用铁丝挑亮了烛心。

     消息传到北地,证明爹娘已经被关押一段时日。

     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莫轻风决定明日一早去军中大营找二弟轻雨,问个清楚明白。

     到现在,二弟,南平王都没动作,说明己方胜券在握,再说爹爹莫中臣也不白给。

     “英英,你知道我爹娘最大的心愿吗?”

     莫轻风灵机一动,面露哀色,想到那本引了柴火的春宫图,心痛不已。

     “是,是什么?”

     陈英眨眨被泪水洗刷过更显得明亮的双眼,磕磕巴巴地问道。

     “希望我赶紧成亲,他们想抱孙子。”

     莫轻风叹息一声,用手捂脸,蹲在墙角处抱着头,“如今想起,是我不孝啊!”

     他这点没撒谎,莫中臣和吕氏一直想要为他说上一门亲事,早日成亲。

     莫家府邸大,空旷,人丁不兴旺,亲人多半不在京都。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莫轻风不禁怀疑自己的点子,万一陈英不上钩呢?看得见,摸不着,这是对他最残酷的考验和折磨。

     “轻风,是我不好,执意和祖父来北地,耽搁了我们的亲事。”

     陈英真心诚意地道歉,她看着莫轻风,认真道,“若不是有我,或许你早和京都高门贵女佳丽成亲,也能多个帮手。”

     有助力,至少能在莫相被下牢狱的时候奔走,而她能给莫轻风什么?

     如今陈国公府倒了,陈英有自知之明,就是个拖后腿之人。

     “英英,我对你的心,天地日月可鉴。”

     莫轻风做个西子捧心的动作,深情告白,“虽然你长的不美,人又粗鲁,说话声音太大,喜欢吃臭豆腐,这些都没关系,我就是喜欢你……”

     陈英感动的无以复加,却有些疑惑,她怎么听着哪里不对呢?

     不美,粗鲁,喜欢吃臭豆腐,说的是她?

     陈英气得脸红脖子粗,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抓住莫轻风的衣领,眯着眼睛,咬牙切齿地威胁道,“你确定你说的是本小姐?”

     莫轻风暗道不好,他过于得意忘形,把这只猫惹炸毛了,刚才好不容易酝酿的伤感气氛渣都不剩。

     “英英,我爹娘的愿望,怕是……”

     莫轻风话只说了一半,心中在和爹娘道歉。

     爹曾经教育他说过,对喜欢的女子就应该用手段,大丈夫光明磊落,一般磊落的人死的都很难看。

     从古至今,两袖清风的大人多半没有好下场。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做人还是有缺点好,这样才能被上位者所掌握,让皇上安心。

     所以,莫轻风借题发挥,到北地几个月,还没煮成熟饭,就是他太拖拉的结果。

     爹娘若是知晓,一定会骂他是蠢货!

     以前家里的婆子暗中讨论过陈英,被莫轻风听个正着,婆子认为陈英的臀部又挺又翘,一看就是好生养的,八成生儿子。

     莫轻风深以为然,他们的儿子,很快就出来了。

     “轻风,你别这么说。”

     陈英的思路被带回来,她在心里默默祈祷,莫家能平安逃过此劫,而莫轻风定能娶个貌美如花的妻子。

     夜色静谧,起风了,风吹着高丽纸,发出沙沙地声响。

     内室里,一片昏暗,二人沉默地对望。

     “英英,我们今夜就洞房吧!”

     莫轻风一开口,就暴露自己真实想法,他觉得,有必要为自己遮掩下。

     “信物我爹娘让我交给你,我们的亲事还算数。”

     事急从权,在莫家面临满门抄斩的情况下,必须要留一条血脉。

     莫颜的孩子,终究是姓万俟的,他是莫家长子,当仁不让。

     “爹娘很喜欢你的性子,早已认定你是我们莫家的长媳。”

     位于京都大牢里的莫中臣和吕氏不停地打喷嚏,彼此对视,难道是颜颜想他们了?

     陈英面上呈现出一抹动容之色,当初违背婚约来到北地,夫人吕氏确实是支持,只说一年后成亲。

     “只是这样,太委屈了你。”

     见陈英面色松动,莫轻风继续装可怜,“爹娘在京都,看不到我和你成亲……”

     “成亲,可以以后补上,我,我……”

     陈英抓紧手帕,把心一横。

     莫轻风情深意重,就算最后不能娶她,又怎么样?他本来就不欠她的。

     如若他没出现,她也是抱着一辈子孑然一身的打算。

     能把第一次献给自己的爱人,是幸福的。

     礼教真的那么重要?能重过情谊?

     莫颜说过,万俟玉翎为了保留初次的纯洁,一直等到新婚夜。

     陈英想,或许,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莫颜为了给南平王留下血脉,勉强自己在成亲后立刻有了身孕,其实颜颜,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

     扭扭捏捏,都是大家闺秀做的事,陈英是个爽利人,决定之后就不会更改。

     她随手解开锁骨处的盘口,当着莫轻风的面,豪放地脱下里衣,露出里面淡粉色的肚兜。

     莫轻风眼睛恨不得长在肚兜上,像个木头人一般,一动不动。

     等陈英身上只剩下一个肚兜,她回过头,见莫轻风还是如呆头鹅一般,视线又转移到她的下体处。

     “你不脱,是等着本小姐伺候你?”

     陈英毕竟是第一次,她跺了跺脚,丝毫不知道自己春光全被莫轻风收入眼中。

     “我自己来。”

     莫轻风反应过来之后,快速地跑出门去,先去灶间打水洗漱,把藏在书房的春宫图打开。

     多年的理论要到实践的时候,他终于不用再纸上谈兵了,哈哈!

     仰天长笑几声,莫轻风心里畅快,对着京都的方向磕头,心中默念,“爹娘,儿子知道您二老坐牢只是权宜之计,不孝子轻风今日就把您的儿媳骗到手,早日生下包子给您二老带着玩。”

     紧张的情绪过后,莫轻风颤颤巍巍地打开春宫图。

     由于过于激动,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把男女欢好的基本步骤忘记得一干二净。陈英躲在被子里,等了半晌也不见莫轻风进门,她用帕子捂住脸,难道,会错意了?

     窗外风更大了,北地的气候多变,春日里忽冷忽热,特别容易染上风寒。

     陈英往被子里缩了缩,急匆匆找一张白色的手帕垫在身下。

     以前身边教导嬷嬷曾经说过,女子第一次,必须要留下象征贞洁的元帕。

     莫轻风*着身子,像一只白条鸡,他冲着陈英的方向,飞奔过来。

     坚持每天晒太阳,他的肤色没有多少变化,比陈英还要白一些。

     “莫轻风,你轻点,有你这么啃的吗?”

     陈英抚着唇,对方的动作太粗鲁,让她不得不抱怨出声。莫轻风不答话,忙着上下其手。

     “莫轻风,你的春宫图看到狗肚子里去了!”

     说好的经验呢?陈英疼的哭泣起来。

     这一夜,只有陈英一人不停地叫喊,莫轻风不言不语,忙着考据,把春宫上的身法试了一遍。

     邻居家的大婶,耳朵塞着棉花,还是一晚上没睡着。

     天啊,两个大男人,半夜不睡在干什么?

     ——  时间一晃进入到农历五月,莫颜带着两个小包子住在颍川的爷奶家。

     颍川地处大越南边,气候炎热湿润,每隔几天固定下一场雨,能解解暑气。

     京都的消息隐瞒不住,最终,还是传到莫颜的耳朵。

     莫颜比想象的镇定,她相信皇叔大人,也信任自己留在京都的人手。

     此事并非到了不可抗拒之时,万俟玉翎有自己的考量。

     早在他计划回京,莫颜就推测出京都出现问题。

     市井中传得沸沸扬扬,爷奶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莫颜安慰两位老人,传言不可信。

     大越几处边境陷入战火,谣言完全是敌人为搅乱民心使出的障眼法而已。

     胖丫回到阜阳家中小住几日,被祝神医接到颍川的乡下,日子过的如鱼得水。

     家里的农活,胖丫干得不生疏,每日打水劈柴,把家中人的活计抢了去。

     大伯娘和三婶娘经常闲得坐在大树下闲聊。

     靠山村的人都很喜欢胖丫,也因此自家跟着借光。

     上山的野果子,地里的出产,经常有人送上门。

     胖丫是个热心人,遇见村头洗衣回来的妇人,见她们抬不动大木盆,会主动上去搭把手。

     “这丫头,真俊啊,而且心地好,听说还没定亲!”

     消息传出去,村里人纷纷上门打听,有把胖丫娶回家的想法。

     祝神医刚送走洛祁,急匆匆地赶回颍川,他必须在一旁看着,不然这傻丫头万一松口了可咋办?

     “师父,胖丫我用着不错,身边暂时不能离人。”

     两个小包子,墨冰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胖丫得跟着,墨香被留在阜阳处理事务,传递消息,她身边只有两大丫鬟。

     “那就好,那就好。”

     祝神医念叨几句,还搞不清楚对胖丫是什么态度,他和胖丫的爹爹同岁,她能接受吗?

     一连在村中数日,莫颜经常跟着采药人进山,每每看到那个树屋,都会想到万俟玉翎。

     不知道他在回京的路上,有没有遭遇凶险,是否一切安好。

     这种思念渗透到骨髓里,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有他的影子。

     想他的时候,莫颜抱着两个小包子,从宝贝和宝宝的小脸上,找万俟玉翎的印记。

     胖丫见王妃郁郁寡欢,提议要去颍川的集市上逛逛。

     莫颜立即答应下来。

     堂姐莫玉经常带着小包子牛牛回村找她说话。受身份约束,她去堂姐的婆家,怕对方不自在,跪来跪去,她也失去闲聊的兴致,所以莫颜几乎不出门。

     一晃过了五月初五端午节,莫颜带着胖丫出门采买,墨冰被留在家里照顾两个小包子。

     集市尽头,有一家药材交易市场,莫颜看到早早来此地等候的赵红袖。

     “夫人。”

     赵红袖眨眨眼,见莫颜只带着一个丫鬟,心知她不想暴露身份。

     “红袖,你还没离开吗?”

     莫颜曾想过到客栈找赵红袖,后来觉得不过是萍水相逢,她不准备与对方有过多的交集。

     赵红袖这几天一直在蹲点,花钱请了中人打探千年人参的消息。

     赵家豪富,有的是银子,就是缺乏底蕴,府中库房,最好的不过是百年的老山参。

     千年人参,太难得了,恐怕只有皇宫内和南平王府库房有。

     莫颜记得她做过盘点,王府中只有半颗而已。

     “颍川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赵红袖垂下眼睛,不到最后关头,她不会放弃,这关系到她娘亲的性命。

     若是南平王妃肯帮忙,定事半功倍。对方对她有恩,她不好提出无理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