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29章 母式催眠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场面混乱,三嫂子坐在地上,接过傻丫送来的帕子,慢慢地镇定下来。

     她强迫自己挤出一抹微笑,用手顺了顺傻丫的头发,柔声道,“乖,先回家,咱们家的小鸡没吃饭,该饿了。”

     三嫂子一副哄孩子的神情,让村中人动容,尤其是有了子女的妇人,偷偷背过身去,用手抹了几滴眼泪。

     刘大力偷鸡摸狗,坑蒙拐骗,她家媳妇爱占小便宜,两个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势利小人,让村人很不齿。

     如三嫂子所说,这件事还不一定发生多久了,农忙时分,家家户户在地里,农活忙不完,也没闲心打听别人的闲事。

     看傻丫的肚子,有六七个月大小,半年多前,正是整地的时候。

     谁也没亲眼所见,无法作为证人,傻丫又是个脑袋有病的,到公堂上的话不作数,县老爷如何定案?

     众人心里有了计较,怕是强了傻丫的不仅仅是刘大力一人。

     真是作孽啊!

     一个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妇孺,对方也下得去手,畜生不如!

     傻丫对娘的话,似懂非懂,还是乖巧地点头,看到打着赤膊的刘大力,她眼中带着恐惧,突然退后几步。

     傻丫的表情,被在场的村民看在眼里,三嫂子说的九成是真的,刘大力就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有本事就让这傻子把孩儿生出来,让县老爷评评理,孩儿到底是谁的?”

     刘大力蛮横无理,丝毫不退缩,他就不信,这种案子能有头绪。

     以前别的村也有类似情况,都是不了了之,就算有村人知情,也不愿意出来作证。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自找不痛快呢!

     “对,我们没证据。”

     见傻丫走在回家的路上,三嫂子深吸一口气,看向傻丫爹,“当家的,就按照咱们之前商量的办。”

     夫妻两个人,至少留下一人照顾傻丫。

     所以,另个人杀刘大力,一是给自己闺女讨回公道,二是告诉村里人,他们不是毫无办法,杜绝以后发生类似的事。

     炙热的太阳烤着地面,焦灼着村民的内心,为什么无辜的好人,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要付出代价?

     诚然,杀死刘大力,能解气,可杀人偿命,这个家不再完整。

     刘大力贱命一条,却不能为此而搭上好人的性命。

     有村民忍不住,站出来苦苦地相劝,“三嫂子,傻丫有身孕,这孩儿都很大了,怕是不能流掉的,你若没了,谁来照顾傻丫?”

     再有两三个月就要生产,又是一道鬼门关。

     换个角度想,有个孩儿也不错。

     三哥和三嫂子不可能陪着傻丫一辈子,说句不好听的,等他们去了,傻丫怎么办?有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

     有了这个孩儿,再过几年,孩儿就长大了,是傻丫后半辈子的倚靠。

     村里人只会同情傻丫的遭遇,能照顾就照顾点,而不会践踏她的尊严。

     傻丫的世界,是单纯的,因为她什么都不懂。

     她以为男女之间,是单纯的做游戏,被侵犯,被威胁,会害怕,彷徨无措,自己找个角落舔舐伤口,如一只受伤的小兽。

     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三嫂子面色松动几分,大家说的话不无道理。

     可闺女被侮辱,就这么算了?

     她咽不下这口气。

     “你家闺女虽说脑子有病,却是个风骚的,没事站在别人家的院门,偷看老爷们光着身子洗澡,不是勾引是什么?”

     刘大力嗤笑一声,试图把全部的问题推在傻丫身上。

     傻丫闻到肉香味,会静静地站在门口。

     她不会随便要别人给的东西,也不会进入院门,就好像有人喜欢花香,她喜欢肉香的味道。

     就算农忙,也没人在院子里*地洗澡。

     刘大力的话,让村民很羞恼,“刘大力,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哎呦呦,挖坑就有人跳,对号入座?”

     刘大力勾起一侧的嘴角,眼中有轻蔑,他人高马大,根本不怕村里任何人。

     傻丫被他玩弄之前,不知道被多少人轮过了,他就是捡着人家吃过的剩菜,还他妈的惹一身骚。

     说话的村民鸣不平,被刘大力气了个倒仰,用手指着他,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活到五十多岁,一直行的正,坐的端,被人污蔑,一时间怒极攻心,生生地喷出一口血。

     “陈家老哥!”

     村里人对吐血的男子还是很信服的,纷纷指责刘大力。

     “特么的,傻丫脑子坏了,你们也坏了?”

     刘大力大喊大叫,今儿邪门,怎么都和疯狗一样咬人。

     “还是那句话,有证据,你们就来抓老子,没证据滚远点,小心老子到衙门告你们污蔑!”

     刘大力挺直腰板,把村人全部骂进去了,态度极其嚣张。

     “哪里要杀人?”

     村口来了几匹快马,打头的是刘大力的媳妇,他见三嫂子拿了砍刀要拼命,吓得溜到镇上。

     刘大力常年做体力活,有几下子,万一那人转移方向,冲着她来咋办?

     于是,她跑到县衙门哭嚎,报官。

     一般这种乡野之间纠纷,最多派一个官差了解情况。

     林县令听说事发地是靠山村,立刻上了心,王妃还在村里,这帮人闹来闹去的,影响不好。

     于是,林知县很重视,派了手下六人,来靠山村查案。

     三哥三嫂子的刀还在手中,刘大力的媳妇眼尖,立刻指着二人,对着几位官差道,“你们看,小妇人没撒谎,就是他们两个,要砍杀我家大力!”

     村民没想到刘大力家的跑去报官,一个个的变了面色。

     让官差看个正着,如何辩解?

     刘大力一看局势被扭转,苦着脸,装出瑟瑟发抖的恐惧模样,拉着官差的衣袖,大喊,“差爷救命!”

     莫颜冷眼旁观,从头看到尾,若是胖丫在,定会后悔那天没能好好的收拾刘大力。

     官府查案,凡事讲究证据,傻丫爹娘举起砍刀,想要杀人,有杀人动机,后被劝说,属于杀人未遂。

     此事可大可小,就看如何辩解。

     刘大力明显是死咬着两个人不放,官差了解情况后,要带着两口子到衙门调查。

     “差爷,我们走了不怕,我家傻丫自己一人在家,可怎么办啊!”

     三嫂子嘤嘤地哭泣,莫颜理解一个做娘的心情,若是她,也会提着砍刀,灭了刘大力这畜生。

     “怎么会这样。”

     寡妇张氏见外面乱糟糟的,站在墙根下听了会,她心软,想到自己的经历,也跟着一起哭。

     她死了男人之后,不敢出门,就是这样,还要被骚扰,有黑影进家门不敢声张,生怕别人给她泼污水。

     傻丫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姑娘,竟然被强了,又说不出所以然。

     张氏见众人为难,她站出来,拉着三嫂子的手,道,“三嫂子,相信恶人早晚会有报应的。”

     “林大人是清官,明辨是非,不会让无辜的人受苦。”

     张氏拉着三嫂子的手,“你要是信得过我,等晚上我去你家陪着傻丫一起。”

     张寡妇如今住到莫家,村里人改变态度,不敢欺负她,而她没男人,去陪着傻丫,最好不过。

     三嫂子感念于张氏的好意,“张妹子,那就麻烦你了。”

     这一去,要被关押到牢中,眼瞅着中秋节,还不一定能不能回来。

     傻丫一直期待中秋这天,她和傻丫爹答应要做一小盆红烧肉给傻丫解馋,还有她喜欢吃的月饼。

     这话,三嫂子咽到肚子里,她终究不愿意欠下太多的人情。

     烈日下,村民们目送夫妻二人被官差带走,久久不愿意离开。

     刘大力得了便宜卖乖,嘚瑟的很,骂骂咧咧,而村民们心事重重,无人理会,沉默地回了家。

     案中难点太多,莫颜不确定能不能顺利解决此案。

     傻丫或许不是被一人强奸过,都有谁,现在不清楚。

     希望靠山村的村民还是好人多,她真的不想把人性想的如此黑暗。

     回到小院,宝贝和宝宝已经睡着了,旁边的香香小包子精神的眨着圆眼睛,呆萌可爱。

     香香不爱吃饭,因此个头窜不起来,和双胞胎比,还小了一圈。

     “慕白呢?”

     莫颜进到偏厅,见只有洛荷一个人托着腮沉思,下意识地四处看看。

     “到前院陪着老爷子下棋去了。”

     慕白很会做人,准备的礼品,爷奶喜欢,直呼他破费,尤其是送的那几坛子酒,是慕家酿酒秘方,比醉仙楼的醉酒纯度还要高。

     打开盖子,十里飘香,爷爷,大伯和三叔立刻被俘虏,恨不得引慕白为知己。

     “颜颜,刚才那件事,怎么解决的?”

     洛荷给香香换了一套衣裳,放进摇床里哄着睡觉,还不忘记关心在门口看到的一幕。

     一个智力有障碍的傻姑娘被侵犯,不但不能让淫贼伏法,还要背上水性杨花的名声,别说做爹娘的,就她一个外人看到,心里都颇为不是滋味。

     “两口子被带到县衙门去了。”

     莫颜叹息一声,落后的时代,哪里有DNA的鉴定,而且,现在鉴定也没有用。

     傻丫被刘大力威胁,执拗地以为说出去会给家人带来危险。

     从她口中套出刘大力一人,三嫂子用了九牛二虎之力。

     要想清楚地调查案情,必须让傻丫开口说出来。

     其实,就算傻丫的话不一定可作为证据,却能给案情引导一个侦破方向。

     到底,侵犯她的还有谁?

     “杀人未遂,也是不小的罪名。”

     刘大力媳妇到官府告状,若是追究,三嫂子两口子就逃脱不了牢狱之灾。

     村民们不懂法,只晓得杀人偿命。

     按照大越法例,杀人未遂这种情况,要判个几年,除非刘大力撤诉状。

     但是,若刘大力有重大过失,另当别论。

     莫颜要做的就是,从傻丫那里了解事情真相,帮助傻丫,把欺辱她的淫贼送到牢狱。

     洛荷看着熟睡的香香,叹息一声。

     不管孩儿是什么样,都是爹娘眼里的心头宝。

     村人对傻丫不屑一顾,因为傻。

     可傻丫没做过天怒人怨的事,没有偷鸡摸狗,只是心智像个小孩子。

     她没犯错,为什么要遭受如此痛苦?

     有人说,因为她傻,难道傻子就活该被奸淫?

     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

     万幸的是,莫颜看到这一幕,她愿意帮助这饱受折磨的一家人。

     生活的重担压在头上,一家人并没低头,而是努力生存,就凭此,就值得尊重。

     不求别的,还傻丫一个公道,希望此事能引以为戒,让痴傻的人多多得到关怀,而不是冷嘲热讽和无尽的欺辱。

     家中有客,晚饭比平时还要丰富,三婶娘特地加了几个农家菜,把家中之前做好的香肠熏了几根,切好之后,放在蒸锅里。

     香肠三分肥七分瘦,油汪汪的,作为下酒菜刚刚好。

     等莫颜这边用完,慕白还在陪着自家人吃酒闲聊。

     月上柳梢头,村中分外宁静。

     走在乡间的土路上,被皎洁的月光所笼罩,村里人家点着昏暗的油灯,透过高丽纸,能看到清晰晃动的人影。

     几个起落后,莫颜来到傻丫的家,位于靠山村最东边的小角落,屋后不远就是一条河。

     傻丫躲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身上不停发抖,寡妇张氏端着一碗水,只要接近傻丫,傻丫就扯着头发尖叫。

     张氏在旁边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下晌,村里人送了不少吃食过来,她陪着傻丫,担忧她出事。

     村民嘴不严,听说爹娘被收押,傻丫人就变得呆呆的,那些官差是坏人,爹娘去衙门蹲大牢,她就见不到爹娘了。

     “您来了?”

     张氏给莫颜施了一礼,说了傻丫的情况,看样子不太好,受不小的惊吓。

     “无妨。”

     一天没吃饭,这么饿着,对腹中的胎儿有影响。

     张氏又把饭菜热了一遍,莫颜哄着傻丫,“傻丫,你先吃饭,你爹娘明天就能回来了。”

     张氏抽抽嘴角,她知道这是哄人的话,却不敢说。

     傻丫很单纯,会无条件信任一个人,若是那人不遵守信用,就成了她眼中的坏人。

     昏暗微弱的烛火,掉落的墙皮,桌椅板凳残破不堪,这个家用家徒四壁形容不为过。

     莫颜搬了一把椅子,单独留傻丫在房间里。

     “闭上眼。”

     傻丫感觉到一丝柔和的气息,慢慢地放松下来。

     莫颜只掌握普通最为粗浅的催眠术,她曾经用几个人做试验,发现精神强大的人无法被左右。

     傻丫的智力只有小娃的水平,莫颜对自己的手段还是很有信心的。

     “放松,你的前方有一个无尽的黑洞。”

     内室安静,张氏到院门口等待,防止这么晚有人打扰。

     虽说,催眠让傻丫回想曾经的经历很痛苦,却也是治疗的一种手段。

     催眠师可帮助受术者改善压力,调节情绪,解开心结。

     莫颜使用的是最基本的母式催眠,用温情突破受术者的心理防线,也是一种柔情攻势。

     “傻丫,你看到了什么?”

     见傻丫的身体全部放松,莫颜循循善诱。

     她的声音空灵,带着虚无缥缈的味道,傻丫仿佛置身在黑暗中,不停地奔跑,看到前面有一个光圈,她朝着光明之地而去。

     “有肉香味,真香啊。”

     这是一个冬日,天阴沉沉地,下了小雨。

     村中没有人,傻丫到村口等候去集市上卖竹筐的娘亲,她站了许久,也没看到通往镇上的路有娘的身影。

     天很冷,傻丫抱着胳膊,她早上喝了玉米糊糊,现在有些饿。

     爹爹不能下地,早上也没吃饱,若是有吃的就好了。

     可家里的米袋子空空如也,这个时候没有野菜,她不知道能带回去什么。

     “傻丫,你怎么来了?”

     这是村头付二壮家,付家老二在镇上开一个倒卖药材的小铺子,有点闲钱。

     “没啥事。”

     傻丫懵懵懂懂,她是被肉香的味道吸引,家里穷,娘亲教过她,不能随便要别人送的东西。

     傻丫蹦蹦跳跳,准备往家走。

     雨大了,淋湿了她的衣衫,冷得她打了个哆嗦。

     衣衫贴合在她的身上,露出玲珑的曲线,付二壮的眼神露出贪婪的贼光。

     早前听说有人强了傻女,听说滋味不错,比普通的妇人要听话。

     “傻丫,进来坐坐,付伯伯给你端肉吃。”

     付二壮自己在家,就起了歹心,他刚才已经套过话,傻丫娘去了镇上,她爹是残废,阴天下雨出不来。

     看着天色,从镇上步行回来要一个时辰,这时间,够他玩弄几次的。

     “不,我要去等我娘。”

     傻丫想都没想地拒绝,被付二壮硬是拉进门。

     “啊!”

     傻丫尖叫,似乎是回想痛苦的经历,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珠,浑身上下不住地抽动,却没醒过来。

     “别怕,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

     莫颜抚摸着傻丫的头发,抛出几个问题。

     傻丫平静了片刻,再次陷入痛苦的回忆中。

     付二壮烧了热水,要和傻丫玩游戏,洗澡的游戏。

     他把傻丫脱得干干净净,绑起来,扔进浴桶,里面放了馨香的花露。

     很香,比花朵的味道还要香,她心里的惊惧被好奇心取代。

     付二壮流着口水,大手在傻丫身上乱摸,口中说着淫荡的话。

     “小婊子,细皮嫩肉的,黄花闺女就是好,哈哈!”

     常年在外做生意,接触走南闯北的人,男人在一起,不免要说荤段子。

     付二壮是青楼常客,学了几手本事,全部用在傻丫身上。

     他翻遍家里,没找到毛笔,见墙角处有一根鸡毛掸子,眼珠一转,立刻有了主意。

     抽出一根鸡毛,付二壮在傻丫身上瘙痒,他欣赏傻丫的表情,发出猥琐的笑声。

     白色的水汽熏染得傻丫脸颊通红,她挣扎地想要爬出来,却被付二壮摁住头,逞兽欲。

     “你要是和别人说,我就杀你娘。”

     *过后,傻丫疼得哭肿眼,被付二壮威胁。

     后来,这个付二壮不仅没收手,还带着几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来一起玩弄傻丫,最多的时候有五个人,轮流对傻丫进行奸淫。

     因为另辟蹊径,讨了合作人欢心,付二壮生意越做越大,一年后就去县城开了铺子。

     这件事被外来的采药人知晓,采药人们也会拉着傻丫进山,找荒山野地发泄。

     刘大力是其中一个,这些男人的共同点是,每次强奸后,都有言语上的威胁和虐打。

     傻丫很痛苦,她知道自己被欺负了,却不敢和爹娘说。

     莫颜怕记不住,做了笔录,强上傻丫的大概有十多人,其中以付二壮带来的人居多。

     剩下村里的,只有一个刘大力。

     可见,靠山村的村民,大多数人还是好的。

     催眠结束,傻丫累得睡着了,眼角挂着一行清泪。

     莫颜看着她大大的肚子,无奈地垂头。

     这个时代的女子,就算受了委屈,也不敢站出来。

     这件事换成村中其他女子,也未必有勇气指证几个人的恶行,因为她会为此失去名节,甚至娘家人也跟着抬不起头来。

     女子是受害者,怎么反倒被人扣上个勾引的罪名?

     人们言语刻薄,一句风凉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把事情定性。

     所以,女子只能默默地吃个哑巴亏,有人委屈,不得已走上自绝的路。

     傻丫得到村民的同情,正是因为她傻,什么都不懂。

     刘大力若是说傻丫勾引,定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付二壮,简直人渣中的人渣,这种人,决不能姑息。

     傻丫睡熟之后,莫颜出了门,见张氏还在门口处守候,和村里一个妇人闲聊。

     妇人怕张氏一个人照应不过来,主动相陪,两个人正在屋檐下说悄悄话。

     莫颜打声招呼,离开傻丫家。

     快到正月十五,月亮圆了,从柳梢头升到半空中。

     地上的沙土被照成白色,远处的山,忽隐忽现,莫颜低着头,踢着地上的石子儿,她对傻丫的遭遇,已经了解基本大概情况。

     有一点问题,傻丫被这么多人凌虐过,三嫂子会追究这些人吗?

     还是说,为女儿的名声,隐忍下来。

     莫颜不希望最后息事宁人,她想让作恶的人伏法。

     对此,要和傻丫的爹娘商议。

     “颜颜,这正是我担心的,这件事,还得看她爹娘怎么说。”

     洛荷听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万一傻丫的爹娘被那个有钱的付二壮买通,那么己方的所作所为,等于给他人做嫁衣裳。

     那么,此举的有什么意义?

     莫颜深以为然,她之所以愿意帮助傻丫,就是被傻丫爹娘所感动。

     二人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愿意用性命给女儿一个公道。

     莫颜做了娘之后,体会到爹娘的不易,心里对前世父母那点怨念,也没有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莫颜和洛荷相约一起来到颍川县衙,先见了林知县。

     刘大力的媳妇表示追究到底,定要让二人吃牢饭。

     三嫂子不怕坐牢,心甘情愿,她担心的傻丫在家中无人照顾。

     “用一千两银子换息事宁人,你愿意吗?”

     莫颜让林知县出头,到牢狱中找夫妻二人谈话。

     被关押一夜,牢中湿冷,夫妻二人形容凌乱,脸色憔悴,老了十岁不止。

     “大人,草民没念过书,不识字,但是最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

     三嫂子作为代表发言,她说得认真而诚恳,“傻丫虽然傻了点,却是清白的好姑娘。给银子摆平此事,就等于让草民卖女儿,那和青楼的粉头有何区别?”

     “草民穷,却做不出干卖儿卖女的事。”

     夫妻俩一致表态,现在他们被关押,但是不会放弃,等到出去那一天,还会找刘大力拼命。

     “那如果有多人对傻丫不轨呢?”

     林知县对二人颇为赞赏,就该有宁折不弯的骨气。

     “那就一个个地找出来。”

     三嫂子说得斩钉截铁,傻丫的名声早就不在了,这辈子就是夫妻俩的责任。

     他们不会为所谓的虚名,让闺女受这种非人待遇,只想求一个公平。

     莫颜听林知县转达后,彻底放心。

     既然对方态度坚决,她帮一下又何妨?